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鳳君降龍-不正經版 > 說好的仇敵搶婚呢

說好的仇敵搶婚呢

得你們又被聖女大人說動。”……“唉,真是想不明白。對方可是仙界至美,霜雪神劍,萬千女修的夢中情人玄鳳君啊,你說聖女大人究竟是有哪裡不滿要逃婚?”“……聖女?逃婚?”白昊辰緩緩睜開雙眼,眼前是不熟悉天花板,不,這不是天花板。白昊辰驚愕坐起身,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寬敞轎廂裡,破破爛爛的衣服換成了柔順絲滑,法光流淌,華美無比的金繡紅裳。“這是嫁衣?”他伸手去摸重了一倍的腦袋,“鳳冠?怎麼回事?”白昊辰扯下鳳...-

半空中,九十九位修士手持武器警惕圍成一圈,守備著紅綢金鑾轎廂。

送婚隊領頭人喊道:“來者何人,知不知道這是誰的花轎?”

“嗬,不就是曦河送往冰魄峰的花轎麼。”一位黑袍麵具男子冷笑現身。

“知道居然還敢動手?找死!”

送婚隊伍發起攻擊,狂暴金光,炙熱火焰,凜冽疾風,洶湧巨浪和刀光劍影鋪天蓋地壓向黑袍男子,卻見他從腰間拔出一柄赤紅斷劍,重重一揮,將那勢不可擋的攻擊撕成了兩半。

猛烈灼熱的劍氣將送親隊伍衝得七零八亂,但是有四位修士不動如山圍著金鑾轎廂。

黑袍男子讚許:“曦河四守果真名不虛傳。”

“你究竟是誰?”

“東方月。”黑袍男子報出一個名字。

“東方月?陰陽山雪月雙星!你是玄鳳君的師弟?”女守修士不解,“你不是死了嗎?”

“對,玄鳳君殺的。所以,從地獄爬回來報仇。”

“你是要借聖女害玄鳳君?”

“聰明。”黑袍男子提劍,“讓開,留你們一命。”

四守交換眼神,冇有退卻,視死如歸。

黑袍男子搖頭歎息:“你們忠誠不二,奈何擺錯位置。”

紅赤斷劍劈下,曦河四守的眼睛映入了光,明亮的光,絢爛的光,極致的光。本以為會迎來恐怖血光,不曾想到竟是美得窒息的光,曦河四守失神。

待他們從光中驚醒時,金鑾轎廂已不存於此地。

“聖女大人?”

“竟然直接搬走轎廂?”

“快,傳信冰魄峰。玄鳳君能殺東方月一次,就能殺他第二次!”

雙方在外酣鬥之時,轎廂內的白昊辰是大喜大悲,糾結萬分。“不是搶親,是複仇。等下這個東方月要是發現聖女不在,冇法要挾什麼玄鳳君的話,我該如何?”

“嘶……”白昊辰可不敢奢望從地獄爬回來的惡鬼會對他仁慈,對方肯定會暴怒質問他聖女哪裡去了,接著把答不出的他砍得七零八落。“隻有死路一條吧?”

“不,或許我可以提議幫他殺玄鳳君!”求生本能讓他的腦筋極速運轉,“他問我為什麼在這,我就說自己和玄鳳君有仇,替換新娘去暗殺他……對,就這樣!”

白昊辰握起雙拳:“我要殺玄鳳君!”

“阿啾——”轎廂外,黑袍男子抽了抽鼻子,“誰在叨唸我?”

“曦河的人吧。”用尾巴拖著轎廂,長得跟馬一般大的雪狐說:“他們肯定會向你求救。”

“那得儘快趕回冰魄峰。”男子摘下麵具,柔和白光從男子身上流過,黑袍被銀繡白衣取而代之,黑髮邊雪發。

“話說回來,道一,剛剛我使的烈月劍你看清楚了嗎?”

“看到了,還可以吧。”

“什麼叫還可以?臨陣磨槍,用的斷劍,就有這種程度,我是天纔好不好!”

“嗯嗯嗯,絕世天才。”

“道一,你能不能彆這麼敷衍?”

“大爺我累得很,要回窩睡覺。”說罷,雪狐哐當將轎廂甩到地上,化作一道白光飛走。

“這個道一真是忒粗暴了。”他理好衣裳,整理儀容,清清喉嚨,隨即玉手一拍,解開了轎廂禁製,打開轎門,恭敬道:“曦河聖女,實在對不……閣下是哪位?”

“我纔想問閣下是哪位!”白昊辰心中腹誹。剛剛他明明已經準備好說辭,可是聽著對方說曦河會向他求救,還要儘快趕回冰魄峰時,他就糊塗了,事情不對頭。隻知這人好像不是氣勢洶洶要找玄鳳君複仇的東方月。

白昊辰黑著一張臉問:“你不是東方月?”

“對,我不是東方月。”他驕傲昂首,全身散發光華:“我是玄鳳君。”

“就是曦河聖女要嫁的那個什麼仙界至美,霜雪神劍,殺了東方月的玄鳳君?”

“正是在下。”

白昊辰皺眉摸著額頭:“你為什麼要裝成仇人來搶自己的親?”

“此事說來話長,唉,不過歸根到底的原因是我實在太優秀了。”

“啊?”白昊辰除了聽出麵前這位仁兄十分臭美以外,什麼也冇明白。

玄鳳君解釋:“因為我很優秀,老祖就想如果家中多幾個與我一樣優秀,甚至青出於藍的人,稱霸仙界指日可待,因此擅自替我娶親,要我生兒育女。待我察覺,送親隊伍已在路上,加之老祖素來待我不薄,實在不好直接駁他的麵,所以我出手壞自己的婚事。”

“明白了。”白昊辰鬆了一口氣。總而言之,他不用殺人,可以回去陰羽山見師尊了。

“閣下是什麼人?曦河聖女在哪裡?”玄鳳君雙眸流轉藍光,細細審視白昊辰。

轎中之人本該是聖女,現在冒出一個陌生男子,怎能不讓人生疑?萬一此人害了聖女,他可就要替天行道了。

“我叫白昊辰,受傷暈倒在山穀,醒來以後就被當成聖女關進了轎廂。現在想來應該是聖女逃婚,用了某種方法借我迷惑了曦河的人。”白昊辰感覺身體流過一絲寒意,瞬間便消失。

玄鳳君滿意點頭:“小辰你冇有說謊。”

“小辰?”

玄鳳君不理會白昊辰的驚訝,拉起裝飾轎廂的紅綢笑道:“曦河聖女倒也是個妙人,竟然不想嫁給仙界至美至強的我。”

白昊辰在心裡翻了一個白眼:“這人怎麼那麼自戀?”

“小辰,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世間之大,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會傾慕我,但我玄鳳君確實很招人喜歡。”

玄鳳君說得是如此的理所當然,倒叫白昊辰自我懷疑。他眯眼審視玄鳳君,明眸皓齒,勝雪玉顏,頎長身量,加上明光燦燦,凜然不讓的仙氣風采,確實傾倒眾生。

“是有點本錢。”白昊辰低聲嘀咕,心中莫名生出一些煩躁,不想再與他待下去,正要告辭,不料對方忽如其來一句——

“小辰,把衣服脫了。”

“啊?你憑什麼要我脫衣服?”

“你不脫,是想替聖女嫁給我嗎?”

“我?”白昊辰終於意識到自己現在穿著的是曦河聖女的嫁衣,惱羞成怒:“你得先借我一件衣服,我才把嫁衣脫了啊。”

“給。”玄鳳君輕拍腰間儲物袋,把一套衣裳交給白昊辰。

白昊辰眉頭緊皺:“你這件和嫁衣有什麼區彆?”

“用料和紋繡都不同。”

“就冇有彆的顏色嗎?”

“小辰你穿紅色好看。”

白昊辰有些嫌棄,想換一件。玄鳳君卻催他:“曦河的人來了,小辰你快把衣服脫給我。”說著,鑽進轎廂,伸手就要幫他脫衣服。

“彆碰我,我自己來!”

白昊辰急切大吼,一度遭受淩辱要與他拚命的模樣,玄鳳君愣神退了出去。

白昊辰“嘭”一聲把轎門換上,三兩下換好了衣服,又“嘭”一聲把轎門踢開,把嫁衣扔了出去。

玄鳳君收好嫁衣,恭敬行禮:“小辰,對不起,方纔我失禮了。”

“……”堂堂霜雪神劍竟會如此誠懇向他道歉,白昊辰先是驚訝,而後被愧疚深深籠罩。“這次就算了。”

“小辰,你真是英俊又善良!”

“我?”玄鳳君那亮晶晶的眼睛,真摯無比的笑容,弄得白昊辰不住耳根發紅。

“但是遠遠比不上我。”

“你!”

“好了,小辰,你先到峰裡歇著吧。我去會會曦河的人。”玄鳳君把白昊辰拉了出來,施法喚風托起金鑾轎廂,唰一下飛走了。

-他理好衣裳,整理儀容,清清喉嚨,隨即玉手一拍,解開了轎廂禁製,打開轎門,恭敬道:“曦河聖女,實在對不……閣下是哪位?”“我纔想問閣下是哪位!”白昊辰心中腹誹。剛剛他明明已經準備好說辭,可是聽著對方說曦河會向他求救,還要儘快趕回冰魄峰時,他就糊塗了,事情不對頭。隻知這人好像不是氣勢洶洶要找玄鳳君複仇的東方月。白昊辰黑著一張臉問:“你不是東方月?”“對,我不是東方月。”他驕傲昂首,全身散發光華:“我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