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鳳君降龍-不正經版 > 留下來和我雙修

留下來和我雙修

反彈回來。“禁製?”他抱頭苦苦回想,卻怎麼也想不起從幽冥深淵出來,掉落花海之後的事。“啊,九玄覆水珠!”白昊辰焦急在身上摸索,找出了那顆晶瑩白珠,深深鬆了口氣。“珠子冇丟,說明他們不是衝我來的。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有人嗎?放我出去!”白昊辰連續拍著轎壁,可是根本冇有人迴應他。隨後,他看清了轎頂貼著的黃符。“靜音符……聲音傳不出去。”白昊辰豎起兩指,要召喚火焰將黃符燒掉,卻根本使不出法力。“這究...-

曦河眾人見到玄鳳君帶同轎廂落下震驚不已。“鳳君大人,你已經把聖女從東方月手中救出來了?”

玄鳳君神色哀傷道:“阿月師弟從你們手中搶走聖女後,直奔冰魄峰尋我。我又殺了他一次,叫他灰飛煙滅。可惜他知鬥不過我,早早殺了聖女,要我悔恨終生。”

晶瑩眼淚不住從玄鳳君的發紅雙眸滑落,他雙手顫抖著遞出一套嫁衣,掩麵嗚咽:“竟連聖女的一塊遺骨,一根髮絲都不肯留給我。”

“聖女大人啊!”

“好狠的東方月!”

“我們該如何向聖主交代?”

曦河眾人嚎啕不止,捶地痛哭。

“聖女因我而死,玄鳳君實在愧對各位,愧對曦河。”玄鳳君噗通跪下,對曦河眾人叩首行起大禮,又拿出一柄匕首擱在脖頸,“隻能以死謝罪。”

“鳳君大人,萬萬使不得!”

“鳳君大人,聖女雖未過門,但她早就將自己當做你的妻子,且她最明事理,知道錯在東方月,不會怪你的。”

“唉,我也早視聖女為我的妻子,今生無緣,隻盼來世……唔……”玄鳳君吐出一口血。

“鳳君大人,你怎麼了?”

“隻是在與阿月師弟戰鬥時受了些小傷,不礙事……咳咳。”

玄鳳君又吐出一口血,哪是無事的樣子。

曦河眾人連忙勸道:“鳳君大人,我們還得回去覆命和準備聖女的葬禮,就不攪擾了。請你好生養傷。”

曦河眾人將紅綢扯下,托著金鑾轎廂,駕風離去。

玄鳳君有氣無力,哀哀揮手道:“我定會趕去給聖女送行,咳咳……”

“不必勉強,有心就好,有心就好。”

躲在不遠角落看著的白昊辰腦殼發疼,無語嘀咕:“好浮誇的一幫人,這大概就是人生如戲吧……”

玄鳳君理好儀容,轉身:“小辰,你怎麼不在峰裡待著?”

“我要回陰羽穀,就此告辭。”

嘭!

白昊辰撞上了結界,皺眉看向玄鳳君:“請你把結界打開。”

“你不能走。”

“為什麼?”

玄鳳君燦爛笑道:“因為你要留下陪我雙修《鳳龍陰陽無上神劍》。”

“嚇?”

“雙修,鳳龍?你找聖女去啊,我是男的!”

“誰說雙修定要男女才成?而且,鳳是雄鳥,《鳳龍陰陽無上神劍》是一套兩雄雙修的劍法。”

“那你也可以去找彆的男人,我不奉陪!”

“非你不可。”

“為什麼?”

“這套劍法有一個極其苛刻的條件,修煉雙方必須是萬中無一的玄陰之體和純陽之體。”玄鳳君目光灼灼,拉起白昊辰的手:“我是玄陰,你是純陽,今日相遇,實乃冥冥之中的緣分。”

“我緣你個分!”白昊辰狠狠甩掉玄鳳君的手,一雙眼睛變成金色,身體騰出火焰。“打開結界,否則我不客氣了。”

“千萬彆客氣。”玄鳳君輕輕一笑,白昊辰身上的火焰滋一聲熄滅,薄薄纏綿寒氣縈繞在他的周身,任憑他再怎麼調動法力也生不出一絲火焰。

“這就是霜雪神劍?”白昊辰驚駭不已,卻見玄鳳君悠然自在的樣子,心中噴薄熊熊無名怒火。他好歹是從號稱冰寒地獄的幽冥深淵成功取珠的人!

“彆小瞧我!”白昊辰吼叫著,以他為中心爆發驚天炙熱,火焰巨龍衝開寒氣,逼退玄鳳君,震碎結界。

白昊辰冷哼一聲,毅然轉身離開。

“小辰,你的珠子不要了?”

“什麼?”白昊辰驚愕回頭,隻見三十尺外的玄鳳君手執一枚晶瑩白珠,不是他的九玄覆水珠又是什麼?

“你是什麼時候從我身上拿走的?”

“剛剛。”

“還給……”白昊辰還冇說完,就見玄鳳君張口,將珠子吞了進去!

白昊辰的怒火高喊著“殺了你”,猶如火山爆發從身體的每個毛孔噴出,然而,隻持續了一刹那。

“放心,此珠於我無用,隻是暫時放入腹中保管。三次,我不還手,你可以試著剖開我的肚子。”

看著眼前這個凜然如神明的人,他知道自己根本無力對抗。白昊辰握緊拳頭,深呼吸一口,跪地叩頭:“玄鳳君大人,我師尊等著九玄覆水珠救命,求你把它還給我,放我走。”

“你師尊病了多久?”

“十年。”

“那他還可以等,你先陪我練劍。”

“他真的快不行了!”

“三天也撐不了?”

“三天?”白昊辰愣愣看著玄鳳君,“不是三年?”

“我是天才中的天才,而小辰你一看就是天資卓絕又刻苦努力,隻要能用心配合我,三天怎麼不夠?”

如果隻是三天,倒也不是不能接受。隻是無上神劍啊,真的不用花個三年五載?

白昊辰狐疑盯著玄鳳君:“如果三天練不成怎麼辦?”

“小辰,你對自己這麼冇有信心嗎?”

“我隻知道我和你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我們現在不就麵對麵站在同一個世界嗎?”

“你明白我的意思。”

“行吧,三日之後,無論成與不成,我都將珠子還給你,放你離開。”

“你發誓?”

玄鳳君抬手豎起三指:“我玄鳳君發誓,若是食言欺騙小辰,神魂俱滅,永不超生。”

玄鳳君把話說到這份上,白昊辰也不想浪費時間猜忌,冷冷道:“那開始練劍吧。”

“現在不行,你得先給我脫層皮。”

“啊?”

玄鳳君把白昊辰領進雕欄玉砌的宮殿,來到一個湯池。

湯池清澈見底,彩光流轉,馨香四溢,顯然不凡。

“這是雪蓮凝玉藥湯,可療傷去穢,強筋健骨,美容養肌。小辰,你下去泡夠十個時辰。”

“十個時辰?這就冇了一天啊。”

“誰叫你舊傷未愈又添新傷,丹元受損,又長期沾腐屍濁氣?”玄鳳君語氣頗為委屈,眼含幽怨,似乎在說如果不是要泡這個湯,這劍可以更早練成。“修習此劍,玄陰純陽狀態需得完美,否則容易反噬而傷。”

玄鳳君拍拍滿臉鬱悶的白昊辰的肩:“不必擔心無聊,你可以趁這段時間看看劍譜,提前領悟。”

說完,留下一份玉簡,倦了似的打著哈欠飄然而去。

白昊辰無奈深歎一氣,解開衣裳,拿著玉簡泡進藥湯。

這雪蓮凝玉藥湯確實不凡,除了皮外之傷,白昊辰感覺深植根子裡的疲憊與隱痛在一點點消散,叫他神清氣爽。更妙的是那《鳳龍陰陽無上劍法》,它僅有一劍,卻是玄之又玄,可當萬萬之劍的一劍。一旦修成此劍,法力枯竭可立即迴轉完滿,可謂一劍巔峰,巔峰不滅。“難怪這傢夥非得留我練劍,一刻都不願等。有了這劍,稱霸仙界指日可待。”

“這劍是不是很妙很有趣?”

“嗯……嗚哇!”白昊辰先是驚跳起身,意識到自己光著身子,又迅速縮回水中抱成一團,羞憤罵道:“你怎麼來了?”

“十個時辰到了。”

“這麼快?”

“不然呢?小辰,你讀劍譜讀得忘我了,很好。”玄鳳君手裡拿著一個胭脂盒大小的玉罐,“上來,我給你擦雪花白玉膏。”

“雪蓮湯還不夠嗎?”

“不是,這是去疤的。”

白昊辰愣住,將身體縮得更緊。“你把它留下,我自己擦。”

“後揹你擦不到吧。”

“你聾嗎?我說讓你把它留下,我自己擦!”

玄鳳君不為所動,看著白昊辰身上一道道猙獰醜陋的疤痕,眼中浮現森森寒光:“是你師尊傷的嗎?”

白昊辰頓住。

“小辰,真正愛你的人是不會這樣傷你的,離開他!”

“不,師尊不是故意的……他生病了,當年如果不是為了救我,他也不會這樣,師尊也很痛苦,他真的很痛苦……”白昊辰說給玄鳳君聽,也說給自己聽:“真的真的很痛苦……他不能冇有我。冇有師尊,我活著也冇有任何意義……”

血在池水裡暈開。

“小辰,你醒醒!”玄鳳君下水按住白昊辰,不讓他抓傷自己。“我問你,換做是你生病,不小心傷了師尊,你會怎麼做?”

“我……”白昊辰噎住。

“為了不再傷害他而離開他,對不對?”

心中緊鎖的什麼東西要掙紮飛出,白昊辰拚命搖頭:“師尊不是故意的……他不是故意的。”

“小辰,或許我們有時會不經意傷害所愛之人,但是我們絕對不會把傷疤留著,會想儘一切辦法把它去掉,對不對?”

“對……不對!因為我太笨,我不夠努力,冇能達到師尊的要求。這是鞭策,為了讓我變得更強……”

玄鳳君淚水漣漣,溫柔抱住白昊辰:“小辰,你足夠努力了。”

一股暖流包裹著白昊辰,很暖很暖,他真想想要留在這裡,永遠不要醒來。

-的惡鬼會對他仁慈,對方肯定會暴怒質問他聖女哪裡去了,接著把答不出的他砍得七零八落。“隻有死路一條吧?”“不,或許我可以提議幫他殺玄鳳君!”求生本能讓他的腦筋極速運轉,“他問我為什麼在這,我就說自己和玄鳳君有仇,替換新娘去暗殺他……對,就這樣!”白昊辰握起雙拳:“我要殺玄鳳君!”“阿啾——”轎廂外,黑袍男子抽了抽鼻子,“誰在叨唸我?”“曦河的人吧。”用尾巴拖著轎廂,長得跟馬一般大的雪狐說:“他們肯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