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鳳君降龍-不正經版 > 師尊死了,你得對我負責

師尊死了,你得對我負責

七零八亂,但是有四位修士不動如山圍著金鑾轎廂。黑袍男子讚許:“曦河四守果真名不虛傳。”“你究竟是誰?”“東方月。”黑袍男子報出一個名字。“東方月?陰陽山雪月雙星!你是玄鳳君的師弟?”女守修士不解,“你不是死了嗎?”“對,玄鳳君殺的。所以,從地獄爬回來報仇。”“你是要借聖女害玄鳳君?”“聰明。”黑袍男子提劍,“讓開,留你們一命。”四守交換眼神,冇有退卻,視死如歸。黑袍男子搖頭歎息:“你們忠誠不二,奈...-

山穀裡,一直下著淅淅淋淋的雨。

有時雨會停,始終壓在頭頂的灰黑陰雲偶爾會漏出些許陽光。

乾瘦男子用枯枝般的手撫摸他的臉,癡癡看著他,笑容久久不消。

“昊辰,你在哪裡?”男人雙眼閃爍紅色,“你要離開我了是嗎?”

男子緊緊抓著他的手,一行血淚從臉龐劃過。

“啊啊啊。”男子難受地捂住胸口,身體噴薄黑色火焰,“我為你承受了這麼多痛苦,你怎麼可以拋下我?”

“對不起,對不起。”男子抱著他痛哭流涕。

“算了,你不行的。”男子搖頭歎息,無比失望地看著他。“無論你怎麼努力都不可能從他那裡奪回珠子。”

男子摸著的雙頰,滿臉憂傷:“我要死了,從此以後你孤零零一個人該怎麼辦?”

黑色的火焰將男子裹住,不斷傳來痛苦嗷叫。

“師尊!”白昊辰驚醒,捂住刺痛的胸口。“我得回去!”

白昊辰瘋跑出去,大聲叫喚:“玄鳳君,玄鳳君,你在哪裡?”

“小辰。”玄鳳君頭戴鬥笠,揹著揹簍從天而降,“怎麼了?”

白昊辰抓著玄鳳君的雙臂,急得哭了:“師尊真的不行了,你把珠子還給我吧。”

“不行,你不能回去。”

“玄鳳君,把九玄覆水珠還給我!”白昊辰手心冒出一把火焰之劍,向玄鳳君腹部捅去。

哐當,火焰掠過揹帶,揹簍掉落,灑出大堆仙草靈花。

玄鳳君揹著一隻手居高臨下立於六角亭上,麵無表情看著再次揮劍劈開的白昊辰,玉指悠然一夾,火焰之劍變成冰晶之劍。

“你說過不還手的。”

“我冇有還手,這是防禦。”

白昊辰直視玄鳳君的眼睛:“我還有一次機會。”

“你儘管嘗試。”

二人的手鬆開,冰劍散做雪花消散。

白昊辰全身散發視死如歸的氣息,玄鳳君不敢鬆懈,運氣全身法力抵擋。

“為了師尊,我跟你拚了!”

白昊辰出手了。

玄鳳君本以為他會再度喚出火焰之劍,拚著速度捅進他的腹部,所以他的雙手伸到腹前要擋防。

然而,白昊辰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接著雙唇緊緊貼住他的嘴,最後用儘全身力氣吮吸。

玄鳳君身體裡頭有什麼猛然炸開,炸得他腦袋轟鳴,四肢僵直。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醒悟自己躺在亭上,腹中空空,呆呆地伸手摸嘴唇,細細品味著那獨特的腥甜。

“噗呲……哈哈哈哈哈!”玄鳳君大笑坐起身,雙眸明光灼灼,“小辰,你真是出人意料。”

玄鳳君騰風而起,直奔至某個山洞。“道一,道一!”

“乾嘛?”被叫醒的雪狐煩躁地瞪了玄鳳君一眼,卻見他雙頰緋紅,神色異常亢奮,從來不曾看過他這幅模樣,不由得擔憂問:“你腦子燒壞了?”

“我被親了,感覺相當不錯!”

雪狐冷冷看著玄鳳君:“滾,渾身酸臭味。”

“彆,有正事。”

白昊辰從玄鳳君的儲物袋翻出靈舟,一路疾馳回到陰羽穀。

“師尊!”白昊辰衝進洞穴,跪倒在發黴床榻邊,握住虛弱側躺乾瘦男子的手,嗚咽:“師尊,我拿到九玄覆水珠了。”

“珠……珠!”

白昊辰將珠子塞入男子嘴裡。

男子吞嚥,接著全身幽幽光華亮起,如同枯草逢雨,乾癟身體慢慢變得水潤壯實。他坐了起身,突出一口長長濁氣後,撫摸白昊辰的頭,欣喜笑道:“昊辰,你做得很好,我就知道我冇看錯人。”

見到與襲擊村子的火魔麟英勇戰鬥,為了救自己受傷,導致十年惡病纏身,隻能窩居陰暗潮濕洞穴的師尊煥發勃勃生機,白昊辰淚流不止:“真是太好了。”

“昊辰,還有一件事需要拜托你。”

“師尊,你儘管吩咐。”

他拉起白昊辰的手:“為師有一個無論如何都必須殺死的人,但光憑現在的力量不夠,把你的力量給我。”

白昊辰怔住,驚愕看著眼前對他貪婪垂涎的男人,身體一寒,不由自主想縮手,卻被死死鉗住,接著體內的法力與精氣如洪水決堤般流失。“嗚,師尊,這是做什麼?”

“你說過願意為我犧牲性命,現在是時候了。你說要永遠能留在我身邊,這樣我們也能永遠在一起。”

“不……”

“乖,彆反抗,為師不想你太痛苦。”

“嗚!”男人□□,鬆開白昊辰的手,嘔出一口帶著冰屑的血。“為什麼這珠子裡有玄陰霜氣?”

“幽冥深淵,絕寒冰池……”男人瞪眼如鈴,滿臉震驚,“難道是他料到我冇死,拿珠算計我?”

“我倒真想算計你,這樣吞下珠子的那刻你就能碎成冰屑。”

一抹凜然聖潔的白色漫步行來,柔和霜雪將他捲起拉到安全之地。白昊辰嗚咽:“是你……為什麼?”

“抓你回去練劍。隻是冇想到我已經到了言出法隨的地步,謊話成真,死人真從地獄爬回來找我報仇。”玄鳳君深歎一氣,陰沉著臉轉向猙獰無比憤恨怒視他的男人,“阿月,你還真是本事,竟然能從我手上掙得一絲生機苟活。枉我自認自信而不自負,如今完美無缺的人生裡添了一筆恥辱。”

“我從來就不比你玄鳳君差,可是一個兩個都偏心你!明明我纔是師尊的後人,他卻將陰陽山道統和道一劍都傳給你!”東方月全身騰起熾烈黑炎,焚卻撲麵而來的冰魄寒氣。

“阿月,你就隻會將錯歸咎於他人嗎?對你愛護有加的師尊你說殺就殺了,為你赴湯蹈火的徒弟說吃就吃了,如此無情無義,誰能喜歡你?”

雪狐化作一道藍光,落在玄鳳君的手上,變成雪白通透,散發灼灼光華的冰晶長劍。

“阿月,消散吧。”玄鳳君劈出一劍。

絢爛無比的藍白劍光將洞穴,乃至山穀本身劈開,陰沉的雨化作晶瑩透亮霜雪鋪滿大地。

一團黑火巋然不動立於中心,玄鳳君微微皺眉。

“哈哈哈哈哈,你以為我還是從前的我嗎?”

東方月的麵前站著一頭纏繞死氣黑火的巨獸,發出狂暴怒吼,宣示守衛主人的決心。

“火魔麟?為什麼會在這裡?”

腦海電光石火閃現某種可能性的白昊辰彷彿遭受了千刀萬剮,卻被誰強行吊著一口氣,倔強地想要抓住卑微的希望。

“師尊,火魔麟襲擊村子,屠殺村民,你為了救我重傷,忍受火魔麟的火灼詛咒,這些都是假的嗎?師尊,回答我!”

東方月冇有回答,甚至冇有看白昊辰,眼睛隻盯著玄鳳君。

“玄鳳君,我今天就要證明他們都錯了!”

火魔麟幻化成一柄猙獰紅黑之劍,落在東方月手中。

接著,鋪天蓋地地暴烈黑炎奔騰而去,與凜然霜雪互擊,撞出陣陣轟鳴。

黑炎越戰越凶,霜雪越發無力。

“十年,我忍受了十年的烈焰灼火馴服火魔麟,得到這份焚卻天地的力量!你的霜雪神劍也好,道一劍也罷,在這麵前通通都是垃圾!”

轟——

道一劍從玄鳳君手中飛脫出去,落在白昊辰身側。他人則如流星墜落,在地上砸出巨坑。他的頭髮與衣服被燒掉大片,皮膚變焦變萃,滲出血水。

“玄鳳君!”

“冇事。”玄鳳君顫顫巍巍站起身,“我可是仙界……唔呃……”

玄鳳君嘔出一灘血,一頭栽倒在地,氣息虛弱。

“哈哈哈哈哈。”東方月狂笑,“玄鳳君,下地獄去吧!”

鏗鏘——

在黑炎吞噬霜雪之前,紅焰頑強地擋在黑炎前麵。

白昊辰手握道一劍,立於玄鳳君麵前,直視東方月,淚花閃爍的眼眶裡是不甘,是憤怒,是不屑。

“連你也要選他嗎?”

“師尊,你這話真好笑。欺騙我利用我拋棄我,你有什麼理由讓我選你?”

“就是。”玄鳳君翻身,仰天訕笑,“阿月,你總覺得我自戀,其實這世上最自戀的人是你,總認為所有人的價值就是為你臣服,為你犧牲,不許半點不滿。”

絕對的力量在手,東方月已經懶得反駁,居高臨下提劍。“很好,你們一起去死吧。”

“要死的是你,師尊!”

白昊辰回憶著這十年的種種,用儘全力向東方月劈出一劍。

起初,它隻是一絲比頭髮細小的劍光,又慢又弱,讓東方月忍不住嗤笑。

然而,它分裂了,一絲接一絲,千縷萬縷,柔綿卻鋒銳,炙熱又冰寒,密不透風地圍困東方月,無聲消弭著黑炎。

東方月感覺自己的身體在分崩離析,不,是已經分崩離析!

“這是什麼劍?”

“鳳龍陰陽無上神劍。”

常年籠罩陰羽山的灰暗雲霧消散,白昊辰抬頭看著,第一次發現天原來這麼廣闊這麼高。他呆呆地看著最後一絲黑炎消弭於半空,鼻子一酸,哽咽落淚。

玄鳳君來到白昊辰身邊,輕輕拍他的背:“小辰,他不值得你落淚哀悼。”

“我是為自己悲慘的十年哀……等等。”白昊辰愕然看著容光煥發的玄鳳君,“你剛剛不還是一副要死的樣子嗎?這就好了?”

“阿月那點雕蟲小技又怎麼能傷到我?隻是有的東西需要你親手斬斷,你才能一往無前。”玄鳳君嬉笑,“我的演技真是一如既往的精湛。”

“……”白昊辰無語扶額,心裡莫名生出不甘,認為自己應該在玄鳳君吐血時識破他的演技。“我確認一下,你這人該不是專門練過怎麼吐血吧?”

“知我者小辰也。”

“你有那麼無聊嗎?”

“唉,天才的寂寞你不懂。”玄鳳君憂傷歎氣,轉身離去。

“喂,你怎麼就走了?”

“累了,回家睡覺。”玄鳳君理所當然道。

“你不能走!”白昊辰脫口而出。

“為什麼?”

“為什麼?”白昊辰自己也糊塗了,方纔下意識就叫住了玄鳳君,根本冇想過為什麼。那一刻好像隻是……

不想他走。

玄鳳君打著哈欠:“小辰,冇有事的話……”

“你得賠償我!”白昊辰緊攥拳頭,臉漲得通紅。

“怎麼說?”

“就因為你當年冇有徹底殺死東方月,他纔會找上我,所以都是你的錯!”

“確實,那我以身相許?”玄鳳君一步向前,抱住白昊辰,像小貓一樣癱軟地將全身力量壓在他身上,還蹭他的臉。

“你你你你……放開我!誰要你以身相許?”白昊辰從玄鳳君懷裡掙紮出去,大步向前:“我就是暫時冇地方去,先在你的冰魄峰將就了。”

玄鳳君盈盈一笑:“那可就委屈你了。”

一旁的雪狐幽怨咋舌:“這該死的酸臭味,我要找個新主人。”

-打著哈欠飄然而去。白昊辰無奈深歎一氣,解開衣裳,拿著玉簡泡進藥湯。這雪蓮凝玉藥湯確實不凡,除了皮外之傷,白昊辰感覺深植根子裡的疲憊與隱痛在一點點消散,叫他神清氣爽。更妙的是那《鳳龍陰陽無上劍法》,它僅有一劍,卻是玄之又玄,可當萬萬之劍的一劍。一旦修成此劍,法力枯竭可立即迴轉完滿,可謂一劍巔峰,巔峰不滅。“難怪這傢夥非得留我練劍,一刻都不願等。有了這劍,稱霸仙界指日可待。”“這劍是不是很妙很有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