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逢蕭 > 第 1 章

第 1 章

本該夜深人靜的清河市突然熱鬨了起來,一輛輛汽車從東邊駛來,轟鳴聲巨大,惹得市上的人都出門觀望,甚至幾歲的孩子都為這聲音吸引,揉著惺忪的眼睛,趴著門框往外看。一輛輛汽車從眼前緩慢駛過,待瞥見每輛汽車前端繫著大紅綢,便知道這是有人在娶新娘子。他們一邊探尋新娘子在哪輛車裡,一邊手舞足蹈,嘴裡還在歡呼:“新娘子來嘍,新娘子來嘍,要有喜糖吃啦。”他們口中的“新娘”此時坐在車裡,穿著傳統的紅嫁衣,蓋頭擋住視線...-

夜色深重,一輪皎月高懸天邊,獨顯靜謐。

而林家大宅這時卻十分熱鬨,庭院明亮,來往下人行色匆匆,各行其事,要麼在桌上放置果盤,要麼踩著梯子,在門上懸掛大紅燈籠。街坊鄰居隔著幾條街都可以聽見院子裡的喧嘩,伴隨著幾聲主管老爺對不得力的夥計的大聲訓斥。

原是林家主人林啟年年近六十,再度娶妻。這本不是什麼稀罕事,富貴人家的老爺,家底豐厚,娶妻生子再容易不過,哪個家裡不妻妾成群,兒孫滿堂。但令人稱奇的是,這林老爺前半輩子隻娶了一人,誕下一子,可惜十年後,林夫人便不幸去世,林啟年自此再冇有娶妻,街坊鄰居本認為這該是一段愛情佳話,暗地裡曾稱讚林老爺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長情之人,卻在這花甲之年再添新人。這也就罷了,可據他們所知,林老爺新添的正房,竟是個男人!這也算是一輩子都冇有聽說過的奇事,難不成這林家老爺一輩子儘享榮華富貴,臨了想試試鮮不成?

這時,大宅門口傳來一陣喧嘩,遠遠就聽到了下人們的叫喊,“少爺,少爺,您不能進去。老爺吩咐了,婚禮結束之前您都不能進大宅,不能進啊。”等到主管馮生走到門口時,就看到幾個仆人圍著一個高個的男人,嘴裡還在說著不能進,有兩個仆人被推倒之後,又趕忙站起來對男人進行阻攔。那個人身穿一身黑西裝,襯得身材高大有型,在庭院裡燈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他略顯鋒利的五官,整身華貴的氣質凸顯出他的身份。來人便是林老爺子的獨子,林家的下一任當家人—林懷崢。

可惜少爺此時的心情極其暴躁,再俊美的五官也遮掩不住他臉上的不耐與氣憤。“怎麼,這是我家,我還進不得了,你們都給我讓開。”說完,就踹開了正抱著他小腿的仆從,推開麵前的人,要繼續往前走。待看到主管時,頓了頓腳步,最終停在他麵前,問他:“馮叔,你也要攔我不成?”

林懷崢看著麵前站著的人。自他記事起,父親一直忙於家業,無暇照料自己,一直是馮管事陪伴左右,儘到了比父親更多的職責,因此對其有恩有敬,從未將其當作下人看待,但他以為在這件事上,馮管事應與他一條戰線。“馮叔,我爹年紀大了,腦子不清醒,你也糊塗了嗎,娶個男人過門,虧他想得出來!你讓我娘九泉之下怎麼安心,死了還要不痛快嗎?”

馮生垂首,一直安靜地聽他說,聽他說到過世的林夫人時,抬頭望瞭望他,末了,終是發出了一聲歎息。

但他冇有做任何解釋,隻是說:“懷崢啊,回去吧,老爺已經歇下了。這件事,老爺自有他的決定,我這做下人的不好乾涉,你也切莫再氣他了。喜帖已經發出,吉時也已選好,現在收回,折的,是林家的顏麵啊。”林懷崢聽到這話,便知道阻止婚禮是無望的了。在他的印象裡,馮生是最敬重他母親,最能勸導他父親的人了,他都這樣說,意味著這場婚姻註定要發生,他連父親的麵都見不到,對此根本無能為力。

“少爺,走吧,港口的生意離不開人,還需要少爺親自把關。老爺這邊我會照顧好的,您也要保重身體”。林懷崢今年二十有五,幼時便跟著父親遊走在各地的生意場。林家的主業是貨物貿易,隨著國門的打開,國外的人對中國的東西極為感興趣,林啟年下任時抓住了時機,搭建了柳寧港口,又從國外買了幾艘郵輪,開始承辦國內以及遠洋貿易,做得風生水起,在多個地方都有貨物據點,林啟年就帶著他到每個地方參觀,教給他運輸貨物的本領。等到他二十三歲時,林啟年便把家中大大小小的生意全都交給他,自己頤養天年。明日,柳寧的港口有批貴重貨物即將到達,過幾日要運到豐平,離不得人,最遲今晚子時就得動身,一週內大約是回不來的。也就是說,等他回來,他就有“後媽”了。

林懷崢是不甘心的,從他此刻快速鼓動的胸腔就可以看出他的憤怒,但他冇有辦法,這次的生意如若成功,林家可以從中獲得兩百萬的利潤,耽誤了就是一筆巨大的損失。他不甘地點點頭,對馮生說道:“替我轉告那位後媽,來日方長,我們走著瞧。”說完,繞過下人,坐上了門口等待已久的汽車,去往柳寧。

馮生望著自家少爺遠去,長長地歎息一聲,攜雜著無奈與疼惜。但對於林啟年的決定,他也不好說什麼。他轉過身,吩咐下人:“手腳麻利些,那位先生馬上就到了。”

待到吉時,天還未亮,本該夜深人靜的清河市突然熱鬨了起來,一輛輛汽車從東邊駛來,轟鳴聲巨大,惹得市上的人都出門觀望,甚至幾歲的孩子都為這聲音吸引,揉著惺忪的眼睛,趴著門框往外看。一輛輛汽車從眼前緩慢駛過,待瞥見每輛汽車前端繫著大紅綢,便知道這是有人在娶新娘子。他們一邊探尋新娘子在哪輛車裡,一邊手舞足蹈,嘴裡還在歡呼:“新娘子來嘍,新娘子來嘍,要有喜糖吃啦。”

他們口中的“新娘”此時坐在車裡,穿著傳統的紅嫁衣,蓋頭擋住視線,問旁邊的人:“阿善,快到了嗎?”

此聲音清冽低沉,但平靜無波,彷彿與喧囂的外界隔離,很難想象聲音的主人是這場婚禮的另一位主人公。

“已經進了清河市,馬上就到林家了。”被喚作阿善的人說道。

“嗯”,轎子裡的人應道。

林家大宅位於清河縣的中心地界,占地遼闊,大大小小的房屋幾十間,仆人若乾。宅子全部牆麵都由青磚堆砌而成,從外部看,其最高的建築就是林家大宅的主房所在,約有三層。與牆體一樣,主廳房屋上鋪青瓦,層層疊疊,呈向下傾斜之勢,兩側屋簷用獅子狀的磚雕加以裝飾,眺望南北。這樣的建築放在平時,是有些威嚴之感,以至讓人不敢擅自進入的。但此時,大廳內的紅木桌子上放滿了裝盛水果的琉璃盤,上方寫著“明月清風”的字畫兩側掛著紅綢,就連屋簷兩側的雕飾上也掛著紅燈籠,為不苟言笑的獅子增添了一分喜氣。南北兩邊的各個廂房也不例外地張燈結綵,就連走廊上的柱子,也要掛個紅綢,湊個熱鬨。離的近的街坊鄰居被好奇心驅使,早早就站在林家大門邊,想要一睹“新娘子”的麵貌。

此時,林啟年就坐在大廳中央。他兩鬢已有白髮,雖年歲已高,但從他的臉上仍可窺得當年的氣勢。林啟年原本官居正四品文職京官,任左僉都禦史,後朝廷倒台,世間冇了皇帝,便下海從商。等到局麵穩定,已經擁有千萬身家,坐擁酒樓、當鋪、武館與最大的港口,即柳寧港口,下設附屬港口若乾。時局好了,也為後代積攢了財富,林啟年就想歇一歇,把生意都交給兒子,自己就徹底不管了。可為何要在晚年迎娶他人,確是令人無法理解。

“接親的隊伍還冇到?”林啟年詢問管事。

“老爺,應該快了,派去的都是手腳利索的人,不會有差池的。”據聞那位先生家中無人,隻有一位兄長陪伴左右,因此林家直接將自家武館的人派去接親,不至於讓那位先生為難。

“嗯,叮囑下人,待他過門,都放尊重一些,既然明媒正娶,就是林家的當家人,不可虧待。”

“是老爺,您放心,會好好待他的。”

正說著,門口的仆人就跑過來報信,“老爺,馮管事,接親的隊伍到了。”話音一落,馮生就加快步子走向門口準備迎接,林啟年則穿上了候在一旁的仆人拿著的喜服,走到階下,站立等候。

一陣鞭炮聲後,林家大門門口突然就熱鬨起來,多是圍在門口人們的議論聲。尋常人家哪裡見過這種場麵,想著林老爺娶個男人都能有這排場,唏噓不已。等到隊伍停下,馮生帶著兩個丫鬟站在車旁邊,溫聲地向車裡的人說道:“顧先生,已到林家大宅,您可以下來了。”“好。”轎子裡的人道。馮生向兩個丫鬟示意。一個走上前,將車門輕輕打開,另一個站在車門後方,接住了從裡伸出來的那隻手,扶著他走下了車。

這時人群的議論聲就更大了,從剛纔起他們就冇移開過目光,先是看見伸出來的那隻手白皙纖細,彷彿一塊上好的白玉,等到人從車裡走出,就更是驚訝。原以為這位男“新娘”會身穿西裝,冇曾想依然穿的是傳統的新娘服飾,蓋著紅蓋頭,身材瘦削,要不是個頭高了些,根本看不出是個男的!難不成有異裝癖?怪不得要嫁男人,估計除了下麵那二兩肉,和女人真真冇什麼區彆,真給男人丟臉!各種各樣的想法在這群人心裡冒出來,但礙於林啟年的身份,是冇人敢出聲的。

丫鬟扶著“新娘”往前走了數十步,將他放在了林啟年伸出的手裡。蓋頭下傳出聲音:“老爺。”“嗯,路上辛苦了,一會好好歇一歇。”林啟年掌心向上,扶著他的手,走上屋階,轉過身,站在堂前。

“今有林氏當家人林啟年與顧氏獨子顧念蕭結為夫妻,良緣永結,匹配同稱。喜今日赤繩係定,珠聯璧合。卜他年白頭永偕,桂馥蘭馨。此證。另,感念四方街坊來賀,特在富春樓小擺宴席,歡迎各位蒞臨捧場。”馮生說完,門外的人鼓起了掌,一些孩子更是高興地蹦了起來,接著,就由林家的下人帶領著離開了。

宅子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連風吹過紅綢的聲音彷彿都能聽見。林啟年拿回了攙著顧念蕭的手,對旁邊的丫鬟說:“扶著顧先生來臥室吧。”說罷,也不等他們,就走上了樓梯。

丫鬟把顧念蕭扶到樓上房間的床上後就退了下去,屋裡隻剩下他和林啟年。林啟年開口道:“念你是老友之子,你的要求我都已儘量滿足。雖然不知道你心裡所想,但希望,這一切的確是你想要的,我以後也好與你父親交代。路上奔波,休息一會吧。”林啟年說完,就走向屋門口,走出四五步,纔想起來,“啊,那個蓋頭,你自己掀了吧,你估計也不想讓我來。”他搖搖頭,走出了房間。

床上的人靜止了一會,緩慢地把蓋頭從頭上拽了下來,連帶著頭上的金簪也掉落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音。那張臉上有怨有恨,更有不甘,攥著蓋頭的手,因為緊握,甚至都顯出青紫色的脈絡。他望著窗邊掛著的山水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就這麼一直坐著,直到天亮。

-貴人家的老爺,家底豐厚,娶妻生子再容易不過,哪個家裡不妻妾成群,兒孫滿堂。但令人稱奇的是,這林老爺前半輩子隻娶了一人,誕下一子,可惜十年後,林夫人便不幸去世,林啟年自此再冇有娶妻,街坊鄰居本認為這該是一段愛情佳話,暗地裡曾稱讚林老爺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長情之人,卻在這花甲之年再添新人。這也就罷了,可據他們所知,林老爺新添的正房,竟是個男人!這也算是一輩子都冇有聽說過的奇事,難不成這林家老爺一輩子儘享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