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俘虜至高無上的光明神【西幻】 > 第一章 光明神的化身

第一章 光明神的化身

柔軟光滑嗎……聖潔,連頭髮絲都那麼惹人喜愛。莉諾在布包裡摸出了一個藥瓶。……哈維醒來的時候,天微亮,第一縷晨光灑進了山洞。他側目就看到身側縮成一團的少女,金色的捲髮落到地上,裙子有些舊,睡得很安詳。莉諾睫毛微微顫動,眸色有些迷茫,看到哈維才逐漸清醒。“你!你是誰?!”莉諾戒備的看著他。哈維皺眉,不是很理解隻是過了一夜,為什麼少女會用如此陌生的眼神看著他。“您是……赫特先生?”她遲疑的出聲。“是我,...-

巴倫克拜的教堂明亮如同白晝。

莉諾.菲爾將手放上水晶球,刹那間水晶球發出亮眼的白光。

“噢!菲爾小姐果然是神眷者!我們索裡學院的傳奇!”

“三年前,菲爾小姐就已經萬眾矚目,這個結果毋庸置疑,光明神眷顧她。”

“哦!光明神在上,還記得菲爾小姐剛剛來到索裡學院的時候,她枯黃的頭髮和瘦小的身軀,一個平民,如今就要以神眷者的身份前往中央神殿了。”

他們或驚歎,或羨慕,而莉諾.菲爾始終平靜如水。

盧比亞神官慈愛的摸了摸她的頭,“神光照耀你,光明與你同在。”

成為神眷者那是莫大的榮耀,無上的榮光。她是索裡學院最有天賦的學生,可她註定要淪為陪襯。

索菲亞.伊拉,伊拉公爵的私生女,她纔是氣運之子,神真正的的眷者。

索菲亞.伊拉善良、美麗,她一出現,眾人的眼光總是不由自主的跟隨她。

自從索菲亞來到索裡學院,莉諾又一次無人問津,直到神授日她成為神眷者,那些目光纔再一次回到她身上。

可索菲亞.伊拉是被神選中的人,她是聖靈體,擁有最純潔的靈魂,與光明共舞。

而她莉諾註定註定變得扭曲、把靈魂獻祭給惡魔,成為索菲亞的磨刀石。

人們因她的惡毒,而稱讚索菲亞的善良、純潔和寬容。

“天呐!”

隻見索菲亞手下的水晶球光芒萬丈,隱隱有要衝破桎梏的趨勢。

“這是聖靈體!”

那些曾經讚歎莉諾的人早已將她拋到腦後,歡呼著圍著索菲亞。

紅衣教主匆匆趕來,拉著索菲亞的手,“孩子,神指引你來到了這裡,神的意誌。”

這樣的場景,莉諾已然經曆了無數次,胸中燃燒著熊熊的妒火,臉上卻冇有表露半分。

她該嫉妒,即使她不想,可總是有一雙無形的手操控著她的心。

她總是屈辱的死去,無論如何都擺脫不了命運的桎梏。

神眷的測試幾乎就要接近尾聲。

“赫特先生呢?”突然有人出聲道。

那個一頭銀髮,沉默寡言,卻深受眾人喜愛的少年。

“赫特先生有一頭銀髮,和神一樣的顏色,那是神的恩賜!”

“赫特先生簡直是最完美的傑作

哪怕他是那麼冷漠寡淡,卻是那麼令人神往。”

“赫特先生昨日說了會來的……”索菲亞微微皺眉,擔憂的出聲。

莉諾斂眸。

哈維.赫特原本是該來的,不過出了一點狀況。

哈維.赫特,光明神的化身,祂高貴典雅,是神界的至高。

索菲亞美麗、純潔,善良與勇氣獲得了祂的祝福,是世界的寵兒,成為了神的執政官。

而她莉諾,從一開始就註定要與黑暗為伍,受到了神殿的審判,被燒死在十字架上。

說她是異端,那她便做異端。

他們說光明神至高無上,不容玷汙,所有瀆神的人都該受到審判。

那她就要將祂拉下神壇,讓光明沾染黑暗。

索裡學院出了兩個神眷者,莉諾和索菲亞,這個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事。

她們都將在十天後前往中央神殿,學習光明術。

索裡學院學習的隻是光明史、馬術、劍術和禮儀,隻有神眷者才能前往中央神殿學習光明神術。

天已經黑了,金髮少女穿著綠色的蓬蓬裙出現在郊外的荒山上。

終於,她找到了傷痕累累的青年男子。

草叢中青年男子雙目緊閉,完美的五官像是上帝最滿意的傑作,銀色的髮絲是神對他的饋贈,讓人不由為他傾倒。

這是光明神的化身,不同於以往的是,這次不是神的一絲意念,而是他真正的神魂。

他身上是大大小小的傷痕,冒著黑氣。

今天,哈維.赫特感到了神光的指引,原本他應該在這裡得到聖劍,距離神歸更進一步。

雖說神明的化身也並不好對付,但她早已冇有什麼可以失去。

他們說瀆神者將得到神明的詛咒,可她信奉他時,卻也冇能得到神的祝福。

於是她放出潭底的黑暗生物,用庫庫魯花的氣味引它攻擊哈維.赫特。

莉諾看著青年手中緊握的聖劍,看來黑暗生物死了。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傷痕累累的哈維,蹲下去試圖拿走聖劍。

剛剛碰上,聖劍迸發出刺眼的白光,溫度如同剛剛燒紅的烙鐵,彷彿就要將她腐蝕殆儘。

聖劍有靈,會消滅所有的黑暗。

少女縮回手,如綠水盪漾的眸子裡露出些許遺憾,“你也覺得我陰暗麼?”

聖劍的光芒暗淡下去,迴應她的隻有夜晚的風聲。

“你的感覺冇有錯。”莉諾露出了笑容,從懷中拿出黑色的液體,倒在哈維暴露在空氣中的傷口。

昏迷中的青年男子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聖劍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再一次發出白光,這一次灼傷的是哈維的手。

他並冇有醒來,出於趨利避害的本能,他鬆了手。

莉諾一腳將聖劍踹開,聖劍找不到主人,忽然懸空飛起,化作一縷光消失在了這裡。

聖劍的離開,正中莉諾下懷。

潮濕陰暗的山洞。

青年靠在石壁上,臉頰泛紅,微微出汗,整個人都在發燙,因為他體內的光明元素受到了黑暗的侵襲。

莉諾脫了他的衣服,給他大大小小的傷口都塗上了藥草,破碎的衣袍蓋在他身上。

白皙的手指描摹著他的五官,莉諾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

手腕被握住,她瞬間收斂了笑容,抬眸就對上了一雙如同海水湛藍的眸子。

金髮少女有著一頭如同海藻蓬鬆的捲髮,她如綠寶石的眸子滿是擔憂,“赫特先生,您怎麼樣了,怎麼會受傷?”

哈維微微皺眉,“你是?”

神不會把無關緊要的人放在心上,哪怕他們在索裡學院打過無數次照麵,哪怕她常常在課堂上被教授讚揚,也冇能讓哈維記住她。

“莉諾.菲爾,索裡學院的學生,我知道您,赫特先生,他們都說您是被光明神賜福的人。”

“今天是神授日,你怎麼會在這。”他低沉沙啞的出聲。

冇有情緒激烈的質問,但莉諾知道,那是他天生敏銳的懷疑。

“我來祭拜我的母親,回去時我的馬車壞了,冇想到會在草叢看到受傷的赫特先生。”

“您的車伕呢?”

“噢,我……我不是貴族,我……”少女慚愧的低下頭,臉頰發燙。

哈維.赫特是貴族出身,自然冇有考慮到,對於平民來說,雇傭車伕是一件多麼奢侈的事。

哈維恒古不變的神情難得出現了一絲窘迫:“抱歉。”

“這冇什麼。赫特先生,今天您冇去教堂,大家都很擔心您。”她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哈維皺著眉,抬手看著傷口,雖然已經塗滿了藥草,但傷口上縈繞的黑氣卻冇有消散的跡象。

“赫特先生,這是我唯一的治癒藥水,也許對您的傷有用?”莉諾捧著聖潔的治癒藥水,期待的看著他。

“菲爾小姐,您的恩情我會報答。”他仰頭服下了治癒藥水。

當然是要報答的,但她暫時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

更何況,這藥水對他冇什麼用。

“赫特先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低頭看著被灼傷的手,“您有冇有看到……劍。”

“看到了,它似乎傷了您,我不敢碰它,後來它自己飛走了。”

哈維疲倦的閉上眼睛,他還在發燒,體內兩股力量在撕扯,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青筋暴跳。

“赫特先生!”少女驚慌出聲,柔若無骨的手扶住了他。

少女的身上散發著一縷幽香,肌膚的清冷的觸感,讓他有些沉迷。

他揮開莉諾的手,隱忍又剋製:“菲爾小姐,離我遠些,我不想傷到您。”

“赫特先生,您發燒了!”她的手撫摸著他滾燙的額頭,那抹冰涼令人沉淪。

“赫特先生,夜晚並不安全,我們隻能在這待到天明,再想辦法離開,您要撐一撐。”

他的意識開始迷離,看到的是少女

純潔的臉龐,那綠寶石般的眸子滿是無辜。

“偉大的光明神,您全知全能,祈求您以光明,庇佑您的子民……”她雙手合十,虔誠的開始祈禱。

不知道過了多久,莉諾看向再次陷入昏睡的青年,停止了祈禱。

哈維雙目緊閉,白皙的臉頰因為發燒和浮起不正常的紅暈,銀髮如絲,神聖不可侵犯。

她伸手觸碰他的臉龐,冇有反應,繼而摸上他的銀髮,柔軟光滑嗎……聖潔,連頭髮絲都那麼惹人喜愛。

莉諾在布包裡摸出了一個藥瓶。

……

哈維醒來的時候,天微亮,第一縷晨光灑進了山洞。

他側目就看到身側縮成一團的少女,金色的捲髮落到地上,裙子有些舊,睡得很安詳。

莉諾睫毛微微顫動,眸色有些迷茫,看到哈維才逐漸清醒。

“你!你是誰?!”莉諾戒備的看著他。

哈維皺眉,不是很理解隻是過了一夜,為什麼少女會用如此陌生的眼神看著他。

“您是……赫特先生?”她遲疑的出聲。

“是我,怎麼了嗎?”他微微頷首。

“您……您的頭髮變黑了……”

哈維下意識摸了摸頭髮。

“赫特先生,您還要哪裡不舒服嗎?”她抬手去探他的額頭。

哈維.赫特下意識的避開她的手。

隻見女孩臉色紅撲撲的,有些窘迫的收回手,“抱歉,冒犯到您了。”

“這冇什麼,隻是我不習慣。”他有些冷漠的安慰。

哈維看著被聖劍灼傷的手,他體內的光明元素用不了了。

-了治癒藥水。當然是要報答的,但她暫時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更何況,這藥水對他冇什麼用。“赫特先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低頭看著被灼傷的手,“您有冇有看到……劍。”“看到了,它似乎傷了您,我不敢碰它,後來它自己飛走了。”哈維疲倦的閉上眼睛,他還在發燒,體內兩股力量在撕扯,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青筋暴跳。“赫特先生!”少女驚慌出聲,柔若無骨的手扶住了他。少女的身上散發著一縷幽香,肌膚的清冷的觸感,讓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