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古樓新韻 > 第 1 章

第 1 章

,又看了看妹妹那張滿是期待的小臉,最後還是決定把紅薯遞給了她。小女孩接過紅薯,迫不及待地吃了起來,那速度彷彿在跟饑餓作鬥爭。但很快,紅薯就被她吃完了,她的小肚子還是咕咕作響,彷彿在訴說著它的饑餓。小男孩的肚子也在咕嚕咕嚕的響著。“哥哥,肚肚還餓。”小女孩委屈地對小男孩說,她的眼睛裡閃爍著淚光,那是對食物的渴望,也是對哥哥的依賴。小男孩聽著妹妹的話,心裡更加不是滋味。何況自己也很餓,他在灶邊尋找了一...-

淡淡的白雲如同棉花糖一般掛在高高的天上,碧藍的天空如同一塊清澈的寶石,已經看不到大雁從這裡經過,風也變得不再輕柔,帶有一絲絲的涼意。遠處和近處的樹上還掛著零星的葉子,它們在果樹的高處搖擺,彷彿在跳舞般,在略微有些尖銳的風中搖搖欲墜。而田地裡的麥苗、青菜、油菜已經開始返青了,它們在陽光下顯得生機勃勃。而在冇有複種小麥的棒子地、棉花地零星有幾個農民在勞作,他們的身影在田間地頭忙碌著,彷彿是在和這片土地對話。

漫山遍野的黃和綠交織在一塊,構成了一副自然的畫卷,讓人心曠神怡。坐落在百佛村當街的一個青磚平房裡,房頂上還有許多半開嘴的棉花桃子平攤著,它們在陽光下綻放著,房頂邊緣堆放著黃燦燦的棒子,棒子皮編成辮子,一大提溜整齊地堆放著,彷彿是一串串金黃色的珍珠。院子裡堆放著一堆冇有剝完皮的棒子,它們在陽光下散發著淡淡的清香。陽光已經照射在東屋的牆上,映照出一片溫暖的光影。

時間似乎變得緩慢而寧靜。西屋的鐘表,像是守護著這個家的古老守護者,用它那沉穩而莊重的“當”“當”聲,宣告著時光的流逝。而在這鐘聲的陪伴下,炕邊火灶旁的小男孩,正小心翼翼地在灶的周圍中輕輕翻動,直到他抓住了一個寶貝般的東西,一個拇指粗細的紅薯。這是昨天晚飯時的餘糧,現在已經所剩無幾。小手捧著這最後的食物,它還散發著淡淡的暖意和甜味,彷彿是寒冷冬日裡的一絲溫暖。

就在小男孩準備將這紅薯送入嘴中的那一刻,門檻外傳來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小心翼翼的扶著門檻進來了。是一個不到兩歲的小女孩,穿著鮮豔的紅色衣服,胸前掛著一個可愛的小兔子錢包,她紅彤彤的臉頰和黃色的稀疏頭髮,在後麵紮成了兩個俏皮的小辮子。她的眼睛清澈而渴望,緊緊地盯著小男孩手中的紅薯,嘴裡嘟囔著:

“哥哥,餓。”

小男孩聽到妹妹的聲音,心裡一軟。他看了看手裡的紅薯,又看了看妹妹那張滿是期待的小臉,最後還是決定把紅薯遞給了她。小女孩接過紅薯,迫不及待地吃了起來,那速度彷彿在跟饑餓作鬥爭。但很快,紅薯就被她吃完了,她的小肚子還是咕咕作響,彷彿在訴說著它的饑餓。小男孩的肚子也在咕嚕咕嚕的響著。

“哥哥,肚肚還餓。”小女孩委屈地對小男孩說,她的眼睛裡閃爍著淚光,那是對食物的渴望,也是對哥哥的依賴。

小男孩聽著妹妹的話,心裡更加不是滋味。何況自己也很餓,他在灶邊尋找了一番,但已經冇有什麼可以吃的了,隻剩下燃燒的火光。他決定去小東屋,那是媽媽經常放饅頭和餅的地方。他希望能找到些吃的,哪怕是一點點也好。

他走進小東屋,打開媽媽常用的瓦缸,但裡麵空空如也,什麼也冇有。他的心裡湧起一股失望,但他的目光並冇有放棄。他知道,為了妹妹,他必須找到些什麼。就在這時,小女孩從西屋跟著他的身後也過來了,嘴裡嘟囔著餓,她的聲音像是激勵著小男孩去尋找希望。而小男孩的肚子也不爭氣地“咕嚕咕嚕”地叫著,那聲音似乎在提醒他。

在院子的小東屋子裡,時間似乎變得緩慢而寧靜。小男孩看到了瓦缸旁邊的陶罐,他的記憶中,那是媽媽放著雞蛋的地方。他記得,平時隻有在爸爸回來的時候,媽媽纔會用雞蛋做飯。雖然雞蛋平時捨不得吃,但他小心翼翼地拿掉了扣在陶罐上的裂紋碗,看到陶罐裡還有七個雞蛋,小男孩的心中還是湧起了一股高興。

從中取出了兩個雞蛋。小女孩看到哥哥手中的雞蛋,興奮地說:“噢,噢,蛋蛋,吃蛋蛋。”他們的眼中,這兩個雞蛋無疑是珍貴的食物,是他們的希望。

小男孩帶著雞蛋回到了西屋,他找到了南牆桌子上的碗,學著媽媽的樣子,輕輕地在碗邊緣磕了一下雞蛋。不幸運的是,這個雞蛋冇有裂紋。他加重了力氣,隻聽到“當,哢”的聲音,半個雞蛋卡到了碗的邊緣。他小心地將雞蛋從碗邊抽出來,碗邊還殘留著蛋清,他用手從這個大縫隙中剝開,把雞蛋打進碗裡。另外一個雞蛋他就熟練許多,冇有將蛋清留在碗邊。

接著,小男孩又找到了媽媽平時炒菜的鍋,放到灶上。他用筷子學著媽媽的樣子,將碗中的蛋清和蛋黃打成青黃相間的樣子,然後倒到了灶上的鍋。鍋中的雞蛋發出了“滋滋”的聲音,還伴隨著陣陣青煙。小男孩趕快用筷子在鍋中攪拌,但雞蛋液總是往鍋上粘,不一會鍋裡的雞蛋就變成了黯淡的黃色,中間還夾雜著黑色。

小男孩用雙手把鍋從灶上端到地上,小女孩也圍著鍋看裡麵的雞蛋。小男孩夾起一塊雞蛋送到了小女孩的嘴裡。當他自己也要吃的時候,妹妹皺著小眉頭,嘴裡含糊地說:“苦。”

他安慰妹妹說:“不苦,一會喝點水。”

小男孩將筷子上的雞蛋放到了自己的嘴裡。一股炒糊的苦澀味道傳遍了整個口腔,而且冇有味道,一點鹹味都冇有。妹妹邊皺著眉頭,一邊吃著。兩個孩子,你一嘴,我一嘴地就著水吃完了雞蛋,小男孩的肚子也不再叫了,但還是覺的餓,小男孩想把裡麵的雞蛋都吃了,可是自己炒出來太苦了,如果是媽媽做炒雞蛋的話,小男孩覺得自己一個人就能把剩下的雞蛋全部吃掉。小男孩領著小女孩在家裡玩耍,小女孩很聽話,冇有喊著找媽媽,隻是跟著哥哥在家裡玩。雖然肚子不在叫了,但是饑餓一直伴隨著他們,這反而使兩個孩子的心中,卻充滿了對父母的思念。他們的父母去了哪裡,為什麼連兩個孩子的飯都顧不上做?

-著淡淡的暖意和甜味,彷彿是寒冷冬日裡的一絲溫暖。就在小男孩準備將這紅薯送入嘴中的那一刻,門檻外傳來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小心翼翼的扶著門檻進來了。是一個不到兩歲的小女孩,穿著鮮豔的紅色衣服,胸前掛著一個可愛的小兔子錢包,她紅彤彤的臉頰和黃色的稀疏頭髮,在後麵紮成了兩個俏皮的小辮子。她的眼睛清澈而渴望,緊緊地盯著小男孩手中的紅薯,嘴裡嘟囔著:“哥哥,餓。”小男孩聽到妹妹的聲音,心裡一軟。他看了看手裡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