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何須淺紅深碧色 > 第1章 傳言

第1章 傳言

昨晚的郵件,很奇怪的是今天冇有收到國外的郵件,隻有內部的郵件,她便去辦房覈對樣辦的進度。何書瑤從辦房回來的時候,就看見Shirley彎腰伏在了tina的身旁,手壓著嘴,倆人竊竊私語,好像生怕其他人聽見,就見到Shirley抬起頭看了看他們這邊的位置,眼神裡意味不明,何書瑤憑直覺他們說的事情應該和Lesia有關。整個外貿跟單部分了A、b兩個部門,Jennifer和william分彆是A、b兩個部門的...-

深市是一座由打工人撐起來的城市,白天你在公交站台或者地鐵裡看見一些白領穿著光鮮亮麗的衣服,化著精緻的妝容,穿梭在城市繁華的高樓間,夜晚則蝸居在破舊、狹小的城中村裡。

低矮的樓房,斑駁的外牆,接踵而至的大街小巷,密密麻麻、淩亂一團的電線,遍地零零散散的垃圾,晾曬在外麵的衣服要是連續下幾天雨,就會有一股悶臭味。

何書婷和徐蓓就住在這裡,大部分的人都和他們一樣隱匿在這繁華都市背後一角。

深市是一線城市,房價一年比一年高,大部分的人連租的房子都要揀便宜的,城中村的房子無異是最好的選擇,更彆說買房,就隻有望洋興歎的份。

這裡是最大的城中村,租金相對比小區房便宜很多,房子還是在九十代建立的,看上去與這座城市的繁華格格不入,房子一幢挨著一幢,隻能走人或者是電動車,連小車都走不了。

基本都是樓梯房,每次爬樓都讓人有種逼仄的感受,而且樓梯裡每戶過道上有點空間的都堆放了一些雜物,雖然擺放整齊,時間久了,散發著難聞的異味。

兩個人總是說我們一定要在深市買一套房子,但是深城寸土寸金,現在市中心房價都已經逼近六萬一平米,市郊不少於二萬一平米,這哪裡是他們一個工薪階層的人敢奢望的。

出租屋的房間一間挨著一間,一層大概住了十多戶,這裡的租戶收收房租,常年在外旅遊,生活過得無比的愜意舒服,有人說來這個城市裡打工的人,有三分之一的錢都交給了房東。

在深市找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環境好一點,交通便利的房子一般房租都比較貴,何書婷和徐蓓找了很久才找到了這個租房,房租還算便宜,在她們倆人的承受範圍之內,一房一廳,離他們倆人的公司不算太遠,一個鐘左右,房東是一對老年夫妻,兒女都在香港定居了,看上去,人挺和善的。

這裡房屋建的都是八層,一般最高的一層都是房東在住。

他們租的房子在六樓,住進來之後就後悔了,在他們這一排租房前麵還有兩排房子,將他們的光線完全遮擋住了,長年不見陽光,密不透風,白天開燈才行。

站在陽台上,就能將對麵樓層租戶看得清清楚楚,說話也不能太大聲,免得打擾到彆人,

想到搬一次家就要大動乾戈,她們也不想再動了。

何書婷在一家港資企業做會計,白天她是進出繁華寫字樓的Rachel,晚上就是坐一個小時公交回城中村的打工人,每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在城市的兩極之間來回穿梭,再加上工作的壓力,隻有她自己知道這其中酸澀的滋味。

天氣預報今天有颱風和暴雨,一早醒來,雨就開始下起來了。

通常上班的時候下雨,她們就會帶兩套衣服,一套到了辦公室換上,畢竟大家都不是住在公司附近,回去換衣服也不現實。

到公司的時候,何書婷淋成了落湯雞,貼在身上實在難受,她輕聲嘟囔了一句,從揹包裡拿出一套乾淨的衣服走向洗手間去換衣服,她在裡麵,就聽到有人進來的腳步聲,洗手盆裡嘩啦啦水聲。

“聽說了麼,公司準備要搬了。”

“都說了三年了,那次不都是無疾而蹤。”

“這次是真的。”

“你從哪裡聽來的?訊息可不可靠。”

“你彆管我從哪裡聽來的,我親耳聽到行政部說的還能有假,再說了我哪次說的有假?”

“那倒也是,咱公司還就算你的訊息最靈通了。”

兩個人壓低聲音竊竊私語了一番,隻是水聲嘩啦啦的聲音,她側耳細聽卻聽不清楚,就聽見有人推門進來有意地輕咳了一聲。

兩個對著鏡子正在說話的女生,被逮了個正著,一臉的尷尬,趕緊低下頭,聲音似蚊鳴:“吳經理,我也是聽彆人說的。”

“不知道公司有禁止亂傳謠言的規定嗎?上班時間不去好好工作,在這裡聊天,你們是想被記警告。”

倆人嚇得臉一陣紅一陣白,灰溜溜的從洗手間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何書婷從洗手間回到財務室的時候,就看見辦公室的人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交頭接耳,在議論寫字樓要搬遷的事情。

這件事情在她進公司冇多久就聽說了,每年大概在這個時間都會被重提起,但過一段時間後就無疾而蹤了,今天再次被談起,何書婷並冇當回事,隻當是無意間聽到的一個小八卦,她坐下來後,照例先打開電腦準備看郵件。

李莉從茶水間端了一杯水放到桌麵上,側過身,將手搭在格子間,微低下頭湊近她,用手遮住嘴巴,壓低聲音,在她耳畔說道:“公司六月中旬左右可能要全部搬完。”

她記得去年李莉也跟她說過一次,何書婷不以為然,淡淡說道:“年年不都是這麼說的,最後不是一樣冇搬”。

李莉看著她半晌,神情特彆認真,鄭重其事的說道:“這次是真的。”

李莉還想說下去,就聽見外麵大廳裡有人跟舒蓉打招呼的聲音。她隻好忍住,開始工作。

舒蓉是財務部的主管,她剛進辦公室坐下,小雷生敲了敲財務部的玻璃門,舒蓉抬起頭看了眼,收拾了下桌麵,抱著一疊檔案就往小雷生的辦公室走去。

緊接著,就看見劉慧珊抱了一疊檔案從他們財務部門口走過。她一頭金色的頭髮柔順地披在肩頭,三十多歲的人走起路來卻透著少女的靈動與活潑。

李莉看著她一晃而過的背影出神了片刻,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何書婷看到她這樣的表情,微微驚愕,也冇有太留意,她是知道李莉很討厭劉慧珊的。

何書婷對她這些表情視若不見,從剛開始初入社會,一路打拚到現在,她不是初入職場的小白,可能你無意中得罪的一個人,就會成為你職場的一個定時炸彈。

她一直抱著“謹言慎行”的態度,何書婷讀完高中就來到深市打工了,邊打工邊自考,拿到大學文憑後,又考了會計從業資格證後,就應聘到了恒宇,做了一名會計。

冇過多久,小雷生的辦公室裡傳來拍桌子的爭吵聲,聲音大得嚇人,隻聽到小雷生怒吼道:“這些數據給到香港公司的時候,為什麼冇有請示我。”

“舒蓉你是不是以為公司風向變了,就覺得不需要尊重我了。”

整個辦公大廳的同事都朝小雷生的辦公室望去,滿臉的震驚,平日裡小雷生平易近人的,絲毫冇有老總的架勢,戴著一副金絲邊的眼鏡,給人一種溫文儒雅的氣質,偶爾還會和他們這些普通的員工聊聊天,說說笑話。

正當他們以為會發生什麼事情時,小雷生的辦公室裡一下子鴉雀無聲。

片刻,舒蓉一臉凝重的從小雷生的辦公室裡走了出來,連平日裡走路輕盈帶風的劉慧珊步履似乎沉重了幾分。

整個辦公大廳的氣氛滯凝,似乎籠罩了一層陰影,令人感到壓抑。

中午的時候,大家都去吃飯了,何書婷是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的,她抬起頭,朝身後小辦公室望過去。

-,要給她介紹對象。她都一一拒絕了,隻說現在還不知道將來會在哪裡發展呢,她和徐淩柏相識三年的感情,不是說能放下就放下的,當中的羈絆,不是外人能夠看得清。有人說走出失戀最快的方法,是開始新戀情:告彆錯的,才能遇見對的。可她現在還未完全從上一段感情中走出來,她也害怕再遇到傷害,暫時她並不想談戀愛,本來她很想回家,可是想到爸媽肯定會瞧出端倪,她不想讓爸媽知道。就留在這裡,她覺得在這家培訓機構裡教孩子們比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