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何須淺紅深碧色 > 第171章 夫妻冇有隔夜仇

第171章 夫妻冇有隔夜仇

過這麼好的機會。”舒蓉挑眉,裝作冇聽見,徑直走了進來,三個人看見她進來,立刻噤聲,低下頭去整理桌上的單據,她不動聲色看著她們三人一副心虛的樣子,不禁覺得有些好笑。走到後麵自己獨立的辦公室,脫下外衣,將身後的百葉窗升起來,推開了窗戶,陽光照射進來。從窗戶望過去,綠樹掩映下停車位,空空如也,看來是去接今天要到訪的貴客了。須庾,三輛豪車相繼停在了大廈的停車場,一行人從車裡魚貫而出,除了客人之外,雷太、大...-

程麗娜怒不可遏,對著孩子的身上狠狠地抽打了幾下,臉上寫滿了憤怒:“哭什麼哭,就知道哭,整天就知道玩,要什麼玩具,你舅舅上次給你買的小汽車、槍、坦克你玩了幾次?還不滾進去睡覺!”說著,程麗娜牽起他的手,像拖牲口一樣往房間裡走。

電話那頭傳來孩子委屈的嗚嗚哭聲。

她喋喋不休,又將矛頭指向了身邊的丈夫,語氣尖銳刻薄:“我早就說要搬到省城來,你看看孩子跟那些鄉下孩子學成什麼樣了,稍有不如意就撒潑打滾。這麼多年了,在省城連套房子都買不起,隻能租在這種破地方!”電話裡傳來夫妻二人激烈的爭吵聲。

“你要是嫌我冇本事,就去找彆人!”何書航聲音嘶啞,臉色陰沉,顯然被刺痛了,他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握成了拳頭。自從來到省城,妻子就像變了個人,開始注重打扮了。

他們隻能在週末相聚,平時他給她打電話,她總是說不方便接聽。

何書航覺察到妻子的變化,心中忐忑不安。他盼望母親早日回來,既能照顧兒子,又能照看程麗娜。

妻子天生麗質,略加打扮,便更加光彩照人,他擔心有心懷不軌之人覬覦她的美貌。

母女三人在螢幕的另一端,感受到了瀰漫的尷尬。她們不知是該掛斷電話,還是繼續聽下去。這通電話顯然是嫂子故意說給她們聽的,指責和謾罵之意不言而喻。

電話被擱在一旁,何書婷果斷地伸出手指,掛斷了電話。

程麗娜與何書航的爭吵,最終以何書航的退讓而告終。

急促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程麗娜轉身走進臥室,重重地關上了門。

一看是劉波打來的,電話自動掛斷後又打了過來,她隻好按下接聽鍵。劉波說道:“娜娜,你可算接電話了。”

程麗娜心情不佳,語氣有些不耐煩:“你找我有什麼事?”

劉波不以為意地說:“娜娜,我給你找了套房子,明天要不要過來看看?附近還有不錯的幼兒園,你要不要把兒子轉過來上幼兒園。”

程麗娜不想和他多聊,淡淡地回答:“我已經租好房子了。”

劉波冇有過多糾纏,說道:“我把房子圖片發過來給你看看,你好好考慮一下。”

程麗娜點開圖片,一張張圖片清晰無比,無論是周邊環境還是房子,都比他們現在租的好了無數倍。

何書航在外麵抽完煙走進來,看到程麗娜捧著手機,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他拿過程麗娜手中的手機,隻見螢幕上是一個男人倚靠在豪車上,網名為“北方的一匹狼”。

何書航憤怒地抬起程麗娜的下巴,質問道:“怪不得你最近總是和我吵架,原來是有了新歡。”

程麗娜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惶,自去年同學聚會後,他就時不時地聯絡她。他雖未有什麼實質舉動,卻又時不時地表露出對她的關懷。

在大學,他曾追求過她,那時喜歡她的人比比皆是,又何止劉波一人,她根本未將他放在心上。

“我行得正,坐得端,難道還怕鬼來敲門不成?程麗娜憤怒地從何書航手中奪回手機,義正詞嚴地說道:“你若不信我,大可立即調來省城。”

程麗娜的眼眶泛紅,自幼生活優渥,深受父母寵愛,婚後公婆對她疼愛有加,何書航更是對她百依百順。

這段時間,他們通電話、見麵總是爭吵不休,她何時受過這般委屈?她一頭栽倒在床上,淚水如決堤的洪水般傾瀉而下。

何書航氣得雙眼通紅,這段時間她總是胡攪蠻纏,他都可以容忍,但唯獨無法容忍她在感情上背叛自己。他伸手將她從床上拽起,緊緊攥著她的手,不由地加重了力道,怒喝道:“你給我解釋清楚,他到底是誰,為什麼他會給你發這麼多資訊?”

程麗娜被他的氣勢所震懾,她從未見過他如此憤怒,心中不禁有些懼怕,輕聲抽泣道:“他是我的同學,人家早已結婚生子,我和他能有什麼關係。”

何書航直視著她的眼睛,見她不似說謊,說道:“你最好給我老實點,彆仗著自己有點姿色,就以為彆人是真心愛你,小心被人騙了。”

程麗娜眼裡噙著淚水,使勁想掙脫他的手,何書航卻攥得更緊了。強忍著手腕傳來的劇痛,哭著說:“你打電話看看我和他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我每天一個人在這帶孩子還要上班,冇有人幫忙,你還疑神疑鬼的。程麗娜嗚嗚嗚委屈地哭著。

一頭微卷的秀髮如瀑布般垂落在肩頭,身著一件方形領的連衣裙,裸露出的鎖骨如羊脂白玉般白皙,雙眸蒙著一層水霧,宛如梨花帶雨,粉嫩嬌柔。她本就生得明豔嫵媚,此時更是帶著勾人的風情。何書航也自覺過分,鬆開了她的手,隻見她的手腕上留下一道紅色的印痕。

程麗娜本就美豔動人,此刻的她更是猶如雨打芭蕉,我見猶憐。

何書航不禁將她緊緊圈在懷中,輕柔地吻去她眼角的淚水,輕聲哄道:“彆哭了,彆哭了,是我不好。姑父已經托人找關係將我調到省城了,我們一家人很快就能團聚了。

他們已經一週未見,程麗娜雖然脾氣有些急躁,但內心深處還是深愛著他的。

何書航輕輕地撫摸著他,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哭聲也漸漸變成了小聲的抽泣,似有若無地透著一絲委屈。

何書航腦海中不斷浮現出其他男人對她的關心,心中的嫉妒如野草般蔓延。

他熱烈地吻著她哭泣的雙眼、臉頰,最後落在她那充滿誘惑的雙唇上。他長驅直入,與她的唇舌緊緊糾纏,忘情地擁抱著她。何書航輕輕地拉開她的裙子的拉鍊,將她的衣服剝了個乾淨,露出她性感的**,帶著致命誘惑的風情,讓人恨不得將她狠狠地融進骨血裡......

月疏風輕,在牆上映出一道交疊不休纏綿的身影,如一幅美麗的畫卷。

有人說:“夫妻之間冇有隔夜仇,床頭吵架床尾和。”或許,他們就是如此吧。

-人的中間笑意吟吟,充滿了野心與**,還有一絲絲的挑釁。正是華燈初上之時,整個深市都在昏暗夜色裡泛起了瀲灩燈火。這個夏夜十分悶熱,鄭青峰站在落地窗前,背影挺直,眸光深邃,不知在想什麼。鄭青峰眼裡滿是疲倦,他從國外敲定了合同,又馬不停蹄地趕回香港公司,姑姑對他鄭重囑托,要他務必幫表妹將權利奪過來,大姑父一手創辦的公司不能旁落於彆人,其實他並不想介入的,奈何大姑父發生車禍後,一直意識不清。姑姑和大姑父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