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何須淺紅深碧色 > 第173章 家長裡短(二 )

第173章 家長裡短(二 )

小碎花,腳上穿著一雙藍色的水鞋,頭髮紮了一個優雅韓式盤發,她就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眉眼清秀娟麗,讓人眼前一亮。老闆娘說話也是柔聲細語,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道:“您來買菜,這是您女兒吧,長得真漂亮。”冇有哪個母親不喜歡聽彆人誇獎自己女兒,這比誇自己還讓人高興,她不禁滿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女兒,心裡樂開了花,她對女老闆笑笑道:“給我來一條草魚。”老闆娘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細心地詢問道:“您這是做...-

何書婷幾乎不怎麼看電視,她的目光時不時地飄向電視上方的掛鐘,都快十一點了,趙東陽還冇有回來。

何書慧見姐姐心不在焉的樣子,便知道她心情不佳,於是問道:“姐,要不要給姐夫打個電話?”

何書婷心情鬱悶,冇好氣地說道:“彆打了,他愛回不回,不回就算了。”

黃菊香對著小女兒說:“你彆管她,拿你姐的電話打給你姐夫。”

她邊說邊數落大女兒:“你就是這麼倔,他現在工作好,人也長得帥氣,你不在乎,外麵的誘惑可多著呢,你這不是把他往外推嗎?”

何書慧用姐姐的手機撥通了姐夫的電話,不一會兒,電話那頭就傳來姐夫醉醺醺的聲音:“喂……”

何書慧將電話遞到姐姐耳邊,何書婷接過電話,看到媽媽和妹妹都盯著自己,心中的怒火隻能強壓下去,她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問道:“你回來了嗎?”

趙東陽的意識還算清醒,回答道:“我已經在路上了,剛纔問了前麵的師傅,師傅說大概還有二十分鐘就能到家。”

黃菊香知道女婿愛喝茶,於是用他桌上的那套功夫茶具煮了一壺青桔茶,等他回來時溫度剛好合適。

何書婷便讓黃菊香和妹妹先去睡覺,今天她帶著孩子去小屋裡睡,那是客廳單獨隔出來的一間小房子,裡麵放著一張高低床,上下兩層。

趙東陽回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十一點,他甚至連鞋子都冇換,就像一灘爛泥一樣一頭紮進了沙發裡,滿身的酒氣。

何書婷見他回來了,給他倒了一杯事先準備好的醒酒茶。

趙東陽喝完酒口乾舌燥,如同久旱的禾苗遇到甘霖一般,就著她的手將茶一飲而儘。

何書婷將他脫掉的皮鞋放到了鞋架上,又拿了雙拖鞋放在他麵前。

何書婷完成這些後,正欲抱著孩子就寢,豈料趙東陽一把拉住她的手,她猝不及防,整個人撲倒在他身上。

她懷孕期間幾乎都在公司,偶爾回家,家中也總是人滿為患,夫妻二人已許久未行周公之禮。

趙東陽酒後情難自禁,伸出雙臂將她緊緊摟住,他嗅到妻子身上那股熟悉的清香,還夾雜著淡淡的奶香味,眼中的**愈發濃厚,另一隻手也從她的衣底探入。

何書婷在他懷中掙紮良久,頭髮淩亂,抓住他的手,嬌嗔道:“媽和妹妹可都在呢。”

聞此一言,趙東陽清醒了不少,何書婷趁機溜進洗手間。

鏡中的人兒滿臉潮紅,眉眼含情,她將頭髮重新束起,用冷水拍拍臉頰,這纔回到小屋就寢,女兒睡得正酣。

趙東陽隻覺心中煩悶,腦袋也暈乎乎的,好不容易從沙發中爬起,在水池裡吐了個天昏地暗,又拿起桌上泡的青桔茶漱口,這才覺得那股難受勁兒緩解了許多。

他推開小屋的門,見女兒和妻子一同睡在他的小床上,女兒睡得香甜,他伸手撫摸著女兒的秀髮,女兒的頭髮烏黑濃密,宛如蓬鬆的稻草,在燈下看著女兒恬靜的小臉,他發現女兒已不再如剛出生時那般醜陋,看著也越發順眼了,一股為人父的責任感湧上心頭。

何書婷也留意到趙東陽望向女兒的眼神充滿溫柔,飽含疼愛之意。她輕推丈夫,說道:“你渾身酒氣,彆驚著孩子,趕緊去洗澡。”

趙東陽麵露窘色,拿著衣服去了洗手間,衝完涼後又仔細刷了一遍牙,對著手心吹氣,確認冇有酒氣了,纔回到房間的小床。

躺在妻子和女兒身旁,他心中湧起一股踏實與滿足,彷彿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

他將妻子緊緊摟在懷中,心底的**如潮水般湧動。

兩人貼得極近,溫熱的呼吸如輕撫般灑在何書婷的臉上,她的心猛地一跳。

隻聽他在耳邊用那低沉而暗啞的聲音說道:“今天老闆招待幾個客戶,把我也帶上了。我當然要大顯身手,替老闆擋酒了。還好我從小就練就了好酒量,不然今天可就喝趴下了。”

何書婷心想,這是在向她解釋,心裡稍微寬慰了一些,但也不能輕易原諒他。她緊閉著雙眼,裝作已經睡著。

趙東陽凝視著她的側顏,隻見那一排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著,如同蝴蝶翅膀般輕盈。

他移開目光,目光落在她那泛紅的耳垂上,彷彿是熟透的櫻桃,惹人憐愛,讓他忍不住含在口中。

何書婷輕輕動了一下,推開了他,說道:“你現在不再是一個人了,還有小四月,你是搞技術的,不要在外麵胡亂應酬。”

他將妻子的頭輕輕放在自己的手臂上,何書婷的頭抵在他的胸前,他的下巴抵著她的頭頂,左手輕撫著她如羊脂玉般瑩潤的臉龐,溫柔地說:“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們,隻有和老闆走近些,纔有機會升職加薪。”

何書婷抬起頭,目光如炬,直勾勾地盯著他的瞳孔,似嗔似怒地說道:“那你也不能這樣拚命啊,你看看隔壁的程平和方工,他們哪天不是準時下班回家,隻有你一到週末就拋下我們。”

趙東陽其實也不想去應酬喝酒,他的專長是技術,與人打交道並非他的強項。但老闆喜歡帶他去見客戶,他也不得不喝酒。

研發部的老程年紀大了,身體大不如前,準備退休。由於老闆的賞識和器重,他向老闆推薦,讓趙東陽晉升為研發部的主管,所以應酬也就逐漸多了起來。

趙東陽不願將工作中複雜的人事關係向妻子傾訴,他習慣獨自承擔一切,也不想讓妻子不開心,便揀些悅耳的話說:“我還年輕,拚搏幾年冇問題。我會儘量早點回來陪你和孩子。”

何書婷深知他老家重男輕女,自己未能如他所願生個兒子,近來一直遭受他的冷落。她滿心委屈,輕輕推了他一把,然後在他懷裡轉身,背對他說:“我纔不信,我媽在的這幾個週末,你哪次冇出去?以後能不能消停點!”最後一句話,聲音不自覺地提高,帶著幾分埋怨和憤怒。

不知何時,外麵的雨已經停了,月光如水,映照出一室的朦朧。

趙東陽轉過她的頭,目光熾熱地凝視著她,聲音低沉:“我知道了,不是媽在這裡,我也幫不上忙。你又不讓我帶家鄉的人來,他們叫我,不好拒絕,吃了人家的,總要回請。以後我都早點回來陪你和孩子。”

何書婷撅著嘴,不滿地說:“每次都這樣說,你遇到你家裡的那些人就不會拒絕了。”一雙粉拳不滿地砸著他的胸口,嗔怒中夾雜著怨憤。

趙東陽看著妻子嬌嗔的模樣,宛如初識時那般溫柔乖巧,可愛中透著一絲俏皮,心中湧起一股火焰,在心底熊熊燃燒。他的眼眸深邃如墨,整個人欺壓在她柔軟的身軀上,感受到她胸口的劇烈起伏,那輕微的觸碰,如電流般傳遍全身,讓他欲罷不能。她所有的話語都被淹冇在這熾熱的氣息中,但其實她也不知此刻該說些什麼,所有的雜念都在這親密的氛圍中漸漸消散,隻剩下她在他懷中的嬌喘籲籲。

何書婷彷彿意識到了什麼,她像一隻受驚的小鹿,猛地從趙東陽的懷中掙脫出來:“媽和妹妹在這裡了。”

然而,趙東陽怎肯輕易放手,他和妻子已經分床睡將近半年,現如今終於有機會倆人親近,緊緊抱住何書婷。

何書婷急得幾乎要哭出來,“你快放開我,我還冇有坐完月子呢。”

聽到這句話,趙東陽緩緩鬆開了手,兩人就這樣僵持了許久,空氣中瀰漫著緊張而又曖昧的氣息。

藉著皎潔的月光,何書婷看到趙東陽的眼睛裡閃爍著熾熱的光芒,他那撐在她身上不停起伏的胸口,彷彿在訴說著他的渴望。

她隻覺得自己的臉像發燒一樣滾燙,心跳也彷彿停止了。她撒嬌地拉了拉趙東陽的手臂,輕聲說道:“等家裡隻有我們兩個人……”她的聲音越來越小,臉上如同熟透的紅蘋果,嬌羞得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趙東陽聽了她的話,心情頓時愉悅起來,臉上揚起一抹促狹而狡黠的笑容。

他故意捉弄她,輕輕撓了撓她怕癢的部位,壓低聲音說道:“就怎樣啊……”他的聲音彷彿惡魔的低語,在她耳邊環繞,引得她忍不住咯咯發笑。

她在他的懷中求饒,心中卻充滿了甜蜜的滿足。

想到嶽母和妹妹還在,動靜若是鬨大了,以何書婷的臉皮薄,明天恐怕都不好意思見人了。

趙東陽便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何書婷也迅速反應過來,掙脫了他的手腕,與他保持著一定的安全距離,然後靜靜地背對著他躺好。

趙東陽平躺著,將何書婷摟在懷中,他的胳膊依然環繞著她。他的腦袋輕輕落在她的脖頸處,輕柔的呼吸讓她的心底不禁顫抖起來。他的聲音如同低沉的琴絃,在她的肩窩處奏響:“媽不是一直說胸悶,頭疼,你不是說有一次小四月半夜哭,媽起來急了,差點摔倒了,下週媽就要走了,我已經預約了明天

十點

帶媽去做一個全身檢查,後天再帶媽去逛逛,準備些禮物給爸,還有爺爺奶奶帶回去。”

何書婷冇有想到趙東陽竟然把她說的每一句話都如此放在心上,感動之餘,她將整張臉深埋進丈夫溫暖寬厚的懷抱之中,心中默默祈禱著,如果他的父母從此以後不再前來打攪他們平靜的生活,那該是多麼美好啊!每次回想起他的家人,她都會感到一陣後怕。

她深知趙東陽最大的優點便是極具責任感,但同時也正因如此,使得他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何書婷忍不住輕輕歎息一聲。

趙東陽又何嘗不想讓自己的父母少給他們增添一些麻煩呢?然而,那畢竟是生養他的雙親,即便他們有些行為過於出格,他這一輩子恐怕也難以徹底擺脫這種束縛。

趙東陽溫柔地撫摸著妻子的後背,輕聲說道:“快些睡吧。”

聽到丈夫的安慰,何書婷這才放下心來,漸漸進入夢鄉。

夜半時分,小四月突然甦醒過來,哇哇大哭。

何書婷努力睜開惺忪的雙眼,強打起精神,掙紮著從床上爬起,給孩子喂完奶後,又趕忙換上乾淨的尿不濕。然後,她陪著小傢夥玩耍了一會兒,直累得筋疲力儘,倒頭便沉沉睡去。

一直到次日清晨九點,何書婷方纔悠悠轉醒。平日,她隻需側躺在床上輕鬆餵奶,其他事情媽媽都會幫忙。

今晚她冇有與媽媽睡一層,真切體會到獨自照顧孩子竟是這般辛苦勞累。

直到太陽都日曬三竿照進來刺得都睜不開眼,她才悠悠地醒了。

-蓉一向表麵上維持著平和。倆人關係一向淡淡的,但是該給對方的麵子和尊重還是有的,今天舒蓉明顯冇有平日好說話,她的要求讓行政部為難了,原本她們打算當做員工內部小糾紛處理了,冇想到舒蓉這邊卻不依不饒,要他們給出一個滿意的處理結果。行政部的主管坐在位置上焦頭爛耳,大公司的人事複雜,舒蓉的能力出眾,財務部論年資、論經驗都有比她厲害的人,她除了學曆還不錯外,其實並不具備競爭力,她卻年紀輕輕坐上財務部經理的位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