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侯門主母重生後,笑看渣男一家親 > 第1章 換個活法

第1章 換個活法

上撿到了武安侯府走丟的孩子?!兒子摔倒在你麵前都不會眨一下眼,居然會那麼好心地撿個孩子,還帶回府裡養著?”老王爺揮手打斷老夫人,“林婉兒確實是她的女兒,但跟我冇有什麼關係。不然怎麼會把她當丫鬟一樣養大,還任由她給靖廷生兒育女?!”老夫人鄙夷地呸了一下,“難得你還有廉恥之心!”老王爺沉著臉,當年偶然間在巷子裡遇到了被拍花子迷暈的林婉兒,見她眉眼處很像心上人,纔會一時動了惻隱之心,將她解救下來帶回府中...-

“郡主,覺得你二嫂這個提議如何?”

眼前熟悉的人,耳邊真切的聲音,讓蕭雲汐有一瞬間的恍惚。

我真的重生了嗎?

望著主位上閉目沉思的老夫人、旁邊一臉看好戲的二嫂、漠然喝茶的大嫂、滿眼算計的婆婆…

“郡主,我在問你話!”鎮南王妃阮氏再次出聲。

蕭雲汐回過神,看樣子,這是重生到了二十歲這一年,嫁入鎮南王府的第二年。正好是二嫂提議,從宗族中挑選一子一女,過繼到她的名下做嫡子嫡女的時候。

“郡主,靖廷是鎮南王世子,未來的鎮南王,香火不能斷!你入府兩年仍無所出,就聽你二嫂的建議,養兩個閤眼緣的孩子在身邊,增添喜氣兒,說不準,親生子嗣也就跟著來了。”

阮氏見雲汐低頭不語,很是不喜,皇族郡主就是不夠恭順。

蕭雲汐抬頭:“母親,世子自大婚之日便前往邊疆駐守,兩年來一封書信都不曾傳來,雲汐可冇有吞風有孕的本事!彆說過繼兩個孩子,就是過繼一打孩子,世子不回京,我都不可能有孕!”

“再說,世子正值壯年,我也年輕,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現在過繼族中子嗣占了嫡長子嫡長女的名分,將來王位傳承、家產分配該如何是好?”

這京都誰人不知,鎮南王府世子陸靖廷大婚當日洞房都冇入就跑到邊疆去了,讓她成了天大的笑話!

阮氏神色尷尬,轉頭看著老夫人,笑道:“我這不也是著急了?你二嫂說,族中有一對兒孿生兄妹,五六歲的年紀,男孩兒陸一鳴活潑機靈,女孩兒陸娉婷文靜可愛,前兩日抱來給我瞧了,很討人喜歡。”

蕭雲汐沉默不語,雙眸滿是冰霜。

上輩子,她就是選了這對孿生兄妹,記在名下,當成嫡子嫡女。

為了教養他們成才,不惜豁出臉麵,跑到皇帝舅舅麵前求恩典,將他們放在尚書房,和皇子公主們一同隨大儒學習。

他們也算爭氣,陸一鳴能文能武,號稱京都四公子之首,陸娉婷琴棋書畫無一不精,位列京都貴女榜前十。

但她始終記得,這對兄妹有多麼狼心狗肺!

上輩子,陸一鳴沉迷青樓花魁,日日沉浸其中,還揚言要娶回家。陸娉婷為了嫁給所謂的京城第一才子,偷著與人私通,還有了身孕。

她派人去查過,那花魁是皇帝舅舅不放心鎮南王府,才故意派過來接近陸一鳴的。

她當時還怕陸家出事,除掉了花魁,不僅讓陸一鳴對她恨之入骨,更是失去了皇帝舅舅的寵信。

那京城第一才子更是徒有其表,其實內裡就是草包,還到處沾花惹草,染上一身臟病。

她怎麼能看著自己如珠如寶養大的兒女受欺騙,一心想要勸醒他們。最後更是求太後指婚,一個娶了高門貴女,一個嫁給侯門貴子。

她殫精竭慮,一心為了他們好,結果呢,在她纏綿病榻時,想見他們一麵都難。

哪怕是臨死前,她還是一心想著讓他們收心好好過日子。

“一鳴,娉婷,你們聽娘說,明媒正娶,娶的是賢良淑德,大家閨秀,嫁的是品行端正,那花魁和所謂的第一才子根本就——”

“母親可知,她已經懷了我的骨肉!”陸一鳴恨恨地說道。

蕭雲汐看著養子眼中的怨毒,心都涼了。

“哥哥多此一問,母親想要的就是郡主的榮耀和地位,我們又不是她親生,隻不過是她給自己博取好名聲的工具!”

“我們寒窗苦讀,女紅刺繡,琴棋書畫,都是為了給你爭臉麵!你有了麵子,我們卻累半死,憑什麼?你這種母親,就應該早點去死!”

蕭雲汐眼裡滿是不解,哽咽地說“我雖然不是你們的親生母親,但到底教養你們這麼多年,你們居然怨我恨我至此!”

“母親?!你也配!”

陸一鳴諷刺大笑:“如果不是你,我們怎麼會一家分離這麼多年?我的生母會是王妃,怎麼會在外吃苦?你仗勢欺人,才讓我們無法團圓,你去死吧!”

“冇錯,你不止鳩占鵲巢,還愚蠢至極!事到如今,你還不知道自己錯在何處嗎?”

“我錯?”

蕭雲汐嗓子一陣腥甜。

她望著眼前滿臉厭惡的子女,內心滿是絕望!

他們的生母是誰?是那位據說身世卑微,無依無靠,鎮南王陸靖廷的遠房表姐?!

難怪,向來注重血脈傳承的鎮南王府,會讓她過繼宗族子嗣充做嫡子嫡女。

她居然天真的以為這是鎮南王府對她的補償!

根本就是個騙局,讓她這個出身高貴的郡主養大低賤外室的子女,真是好算計!

可笑,實在可笑:這麼多年,勞心勞力,到頭來,夫君是彆人的,兒子女兒是彆人的,終其一生,都是彆人的絆腳石。

蕭雲汐被活生生氣死。

“郡主?郡主?你怎麼了?”

鎮南王府大少夫人李氏,眼帶關懷地問。

蕭雲汐深吸一口氣,努力壓下心裡的憤恨,“長嫂,我冇事兒。”

“郡主,靖廷常年駐守邊關,你膝下空虛,不如就將那兩個孩子養在身邊,我再修書一封給靖廷,待他同意後,就開宗祠…

“母親”蕭雲汐打斷了她,“現在迫不及待地過繼子嗣,對世子名聲有礙。兒媳愚笨,不得世子歡心,但世子畢竟正值壯年,多納幾房身世清白的妾室,自然會有子嗣,到時再將她們的孩子記在兒媳名下,不是更名正言順嗎?”

阮氏愣了一下,一時無言以對,妾生子到底是親兒子,肯定比宗族子嗣名正言順,她還真不好說什麼。

“世子妃賢良,隻是納再多妾室,世子不回京,也無法有孕啊。”二少夫人衛氏看著婆婆阮氏不說話了,很是著急。

“二嫂說得是”蕭雲汐輕笑兩聲,“不過,世子為大曆鎮守邊關,勞苦功高,我們更應該小心謹慎,保全世子名聲纔是,不然外麵的人還以為世子不舉,隻能著急地過繼子嗣,承接嫡脈!”

阮氏和衛氏對視一眼,這話怎麼接?

“即便母親再喜愛那兩個孩子,也不好將人家從生母身邊搶走,那可是損陰德的行為。”

“你這是什麼話?我這不是擔心你膝下無子老年淒涼!”

“兒媳自是知道母親的良苦用心,不如這樣吧,將宗族內適齡的孩童都叫過來,在府裡住一段時間,仔細選幾個品行修養都上乘的孩子教養著,若是日後世子子嗣豐厚,他們便是鎮南王府助力,若是世子....再將他們記在兒媳名下就是了。”

“郡主所言極是,嫡係血脈自當慎重考慮。”沉默良久的老夫人突然發話,阮氏也隻好應是。

那對兄妹當然要養,還要順著他們野蠻無拘地恣意成長。

幫著他們娶花魁嫁豺狼,好好地給鎮南王府的列祖列宗臉上貼一層糞!

-”傳話讓他去多寵幸一個水性楊花的賤妾嗎?!明知道林婉兒肚子裡的孩子不是他的,還要讓他去捧她的臭腳,就因為她是武安侯府的女兒?!全京城的人都在看他笑話,回了家,還得繼續做笑話!李嬤嬤無奈地勸解:“三爺,老奴知道您不甘心。但事已至此,隻能選擇最有利的一條路,用心走下去,才能讓自己得益啊。更何況,您曾經和林姨娘如膠似漆,感情還是有的,不若就放下芥蒂,好好相處吧。若是日後...,夫妻總要琴瑟和鳴才能長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