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蝴蝶困境 > 克拉克挪用彈藥就為了這一口

克拉克挪用彈藥就為了這一口

贏下去,她有可能失去這份工作。到時候她真的無路可走了。怎麼辦?常用的控場手段她都用上了,冇日冇夜的練習發牌,但在黑鬼出其不意的運氣麵前所有技巧都失效了。荷官的手已經伸向了牌堆,指尖炫麗的玫瑰花美甲花了600塊,還是因為和老闆關係好給賒的賬……給弟弟的存款,父母的詰問,經理的暴怒,好友體諒擔憂的神情還有眼前神氣的國王表情像是cut短片一幕幕切換,荷官的額頭滲出冷汗。雖然這冷汗是係統數據,但是有絕對體...-

L集裝箱堆區附近林區。

治安警克拉克和發小同事正用警槍瞄準一隻妊娠期母鹿。

“克拉克,我覺得我們還是回去吧。”

一滴汗垂在克拉克的上眼皮,開槍的一刹那,汗珠掉進瞳孔,短暫的模糊讓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克拉克的心頭。

母鹿大著肚子敏捷力有所下降,被槍聲驚嚇後憑著求生本能拚了命地蹦躂逃命。

克拉克打偏了,母鹿很快消失在林區更深處。

“吵什麼,我們多久冇吃過肉了你還記得嗎,一年半!一年半一點葷腥冇沾過,工作餐油少,鹽少,嘴快淡出鳥了!”

克拉克泄氣地把槍收回腰間,朝來時相反的方向踏出一條小徑退出林區。

“可是我們用的是警槍,少一顆子彈的後果多嚴重你知道的。”發小還在擔心那顆打歪的子彈。

“除了S區的治安警跟偷吃燈油的肥老鼠一樣,哪個區的治安警冇有挪用過彈藥,如果是在F(漁)區或者G(牧)區,起碼還能撿點魚乾或者整點牛羊肉,偏偏我們在L(農)區,雞都是用來下蛋的,等到老死了才能吃,肉質不好不說,三四年才能等到一回。我們能有幾個三四年?”

兩人騎著摩托路過L區的「綠洲堡壘」,龐大的堡壘安放著數以千萬的人類身體,他們的身體浸泡在休眠艙,頸椎上釘進去一排插口接入「夢弧係統」,意識傳導進虛擬世界。

「921教院」的無人機每天密切監視著堡壘中的休眠艙,氧氣供應和醫療需求上報都由它們來完成。

全球有上萬的這樣的堡壘,人類以這種方式躲過了末世危機。人類可以依靠的這一套安放□□和靈魂的避難係統被稱為「夢弧·綠洲」。

克拉克已經快30歲了,還冇有進入係統,焦慮每天晚上都會光顧他的床頭,鑽進他的夢鄉。

摩托的轟鳴聲穿過集裝箱堆區,這些堆在一起的集裝箱是尚且居住在陸地上的人類群居的場所。

一個又一個集裝箱組成了堆區,到處可見「係統是唯一出路」「少吃多種,早日進入係統享福」之類的橫幅標語掛在集裝箱外。

“地麵上需要補充的物種太多了,921教院最近在投放動物實驗體,那些實驗體是不能吃的,被髮現我們就得吃槍子兒。F區G區已經成了死刑重災區,剛剛那頭在妊娠期的母鹿難保不是921

投放的實驗體……”

克拉克罵了一聲“操淡”,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來一塊布,打開布拿出半根皺巴巴的煙點染狠狠抽了一口,給發小也抽了一口,半支菸變成了小半支。

“921的那幫混蛋,非要在人家生活的地方放實驗體,直接說想整死那些地區剩餘的人類得了!”

“聽說他們又和「蟲子」正麵對上了,這次「蟲子」的規模不小,他們一邊要管係統內,一邊又要管係統外,也是碰到硬骨頭硬啃,腹背受敵。”

克拉克把煙掐滅重新包回布裡塞進上衣口袋:“子彈的事你彆想了,我去「紅皇後」那裡想想辦法,你先假裝冇這回事。”

“又要找你那個賭徒朋友嗎?克拉克,我還是要警告你,那人不靠譜,那裡也不是樂園。”

克拉克搓了搓額頭,幾小時被含沙土的風吹臉,稍微動動手就能從臉上搓下來一點灰:“朋友,你還記得我原來的名字嗎?”

發小一愣,克拉克隻是係統ID,人類使用係統的頻繁程度已經讓人們忘卻了自己和身邊人的真名,人們習慣於用係統ID稱呼彼此。

“你我都是為係統而生的,人人都說那裡不是樂園,可它就是我們的歸宿。”

……

夢弧係統內部——紅皇後遊輪底層。

“你小子敢在紅皇後的地盤出老千,給我卸了他的□□腿!”

穿著黑西裝的狼人保安頭子嘶吼一聲,指揮著手下一擁而上,出老千的那隻金蟾被咬掉了一條後腿,隨即那條後腿爆出了無數金幣散落一地。

金幣被保安頭子撿起來收納進揹包麵板,咬斷金蟾後腿的那個狼人保安在眾人冇有反應之時“嘭”的一聲倒地,渾身抽搐不止。

“就你們也想抓住我老蟾,嚐嚐我的毒吧!”

金蟾趁機鼓起皮膚上麻麻賴賴的膿包,噴射出濃稠的毒液,沾上毒液的狼人皮毛被腐蝕,傷口冒出滋滋的響聲。

狼人們最受不了挑釁,蓄勢新一輪抓捕。

眼見金蟾已經退出副本,保安頭子製止了想繼續追的手下,“遊輪之外不是紅皇後的權限區,他用了「蟲子」,上報給921教院,交給執行者們。”

這樣的鬨劇在副本「紅皇後的遊輪」每天都在上演。

作為整個「夢弧係統」中幾個未曾有人通關的大型副本之一,很多係統用戶來這裡已經不是為了打通關,而是賺點外快。

畢竟這個副本裡有全係統裡最全的博弈玩法和最公平的Dm——紅皇後。

「紅皇後警示:這裡不是樂園,時間和籌碼在天平一端,未知在另一端,請勿迷失。重複……請勿迷失。」

紅皇後手持金色天平的的影像投射在牌桌上,十位玩家確認進入新一輪博弈。

“5k,跟嗎?”

黑鬼一根手指卷著自己的一縷金色長髮玩,臉上的撲克牌麵具變換出黑joker表情。

牌桌上的人紛紛選擇了跟,克拉克今天跟著黑鬼已經賺了小1w,冇理由不跟。

自從第一次和黑鬼硬碰硬差點丟了營養液預算,克拉克打定了以後跟著黑鬼混,早點把棺材本攢齊。

他今年二十六歲了,存款卻還隻有30w,他可不想被係統拋棄,那跟被全世界拋棄冇什麼區彆。

“開牌!”

黑鬼把牌翻過來往桌麵上一摔,手裡的黑花A、K兩張牌和桌上的黑花10、J、Q組成了同花順,賺了大發。

牌桌上一片叫好,雖然遇到黑鬼不是什麼稀罕事,這傢夥在公休日幾乎整天泡在「紅皇後遊輪最底層」。

克拉克太高興了,組成腰部的彈簧晃晃悠悠的左右搖晃,他今天在牌桌上拿了半年的工資。

發牌的狐耳美女荷官笑得有些不自然,原以為今天碰上黑鬼會是她升職的機會,冇想到這傢夥今天手氣出奇的好。

要知道,紅皇後遊輪最底層最赫赫有名的人物之一就是臭手黑鬼,大多數時候手氣都臭的看不下去,偏偏關鍵時刻運氣爆棚。

今天可能是黑鬼的好日子,卻是荷官的災難日。

這下彆說升職加薪,起碼有一個星期她要被老闆送去教堂做淨化,這是傳統,去去黑鬼帶來的黴運。

一個月冇有提成,給弟弟的存款又少了,她會被父母逼瘋的。

“姐姐,怎麼還不發牌?”

黑鬼的撲克牌騎士麵具上變換出一個國王的微笑,他在係統裡的昵稱是「黑鬼騎士」,聽起來有些中二,實際上是因為這人喜歡撲克牌遊戲。加之他身上某些邪門的運氣,大家更樂意叫他「黑鬼」,除此之外,黑鬼還有個名號——賭徒。

荷官得知今天的值班經理已經生氣了,如果黑鬼再贏下去,她有可能失去這份工作。

到時候她真的無路可走了。怎麼辦?

常用的控場手段她都用上了,冇日冇夜的練習發牌,但在黑鬼出其不意的運氣麵前所有技巧都失效了。荷官的手已經伸向了牌堆,指尖炫麗的玫瑰花美甲花了600塊,還是因為和老闆關係好給賒的賬……給弟弟的存款,父母的詰問,經理的暴怒,好友體諒擔憂的神情還有眼前神氣的國王表情像是cut短片一幕幕切換,荷官的額頭滲出冷汗。

雖然這冷汗是係統數據,但是有絕對體感,這是設備對她身體反應的無差模擬。

“你看起來身體不太舒服,我來吧”

一隻娃娃手輕拍荷官的肩膀,那手纖長卻不失肉感,手腕上戴著一串玉佛珠。

來人一身淡綠色旗袍,烏黑長髮被翠玉簪子挽在一側隻留一縷停靠在胸前。柳眉鳳眼,眉心偏左有顆美人痣,唇色鮮紅,臉型流暢帶著點豐腴。荷官眼前恍惚,彷彿看到了舊世界的菩薩像。

狐耳荷官不記得場子裡有這號人,但是係統用戶裡本來就可以自定義自己的虛擬樣貌。虛擬皮膚來源於古早遊戲中的捏臉,係統用戶可以自己製作,然後提交稽覈備案,隻要申請通過,哪怕你長成畢加索的畫都冇人在意。可能是同事換新皮膚了吧,荷官給自己安慰。

眼前之人給荷官莫名的親切感和安全感,她把位置讓出來淡出人們的視線,但還是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女人的ID,隻有一個「枝」字。

枝在牌桌前坐下,有條不紊地洗牌,一舉一動自帶風情。

也許是穿旗袍的原因,也許是她的虛擬皮膚和正常人類一般無二,在花裡胡哨的虛擬皮膚之間反倒吸引了視線。枝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黑花A、K兩張牌和桌上的黑花10、J、Q組成了同花順,賺了大發。牌桌上一片叫好,雖然遇到黑鬼不是什麼稀罕事,這傢夥在公休日幾乎整天泡在「紅皇後遊輪最底層」。克拉克太高興了,組成腰部的彈簧晃晃悠悠的左右搖晃,他今天在牌桌上拿了半年的工資。發牌的狐耳美女荷官笑得有些不自然,原以為今天碰上黑鬼會是她升職的機會,冇想到這傢夥今天手氣出奇的好。要知道,紅皇後遊輪最底層最赫赫有名的人物之一就是臭手黑鬼,大多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