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花事了 > 我不喜歡女人

我不喜歡女人

立刻擺出求饒的姿態。“在美國四年同住已經夠我受的了,文少。何況你家大業大,冇必要來我這裡討苦吃。”文生撇撇嘴。“你這裡挺好的,一個人住多自由。我們家老頭子生怕我在外麵惹事,把我放在他眼皮子底下,抬頭不見低頭見,看犯人一樣看著我,難受的很。”“我還是第一次見開豪車的犯人。”映風揶揄他。大概在所有貴公子的眼裡,家庭都是個金籠子,耽誤了他們振翅高飛。一杯冰茶飲儘,文生不忘初衷,載映風到鬨市的酒吧消遣。他...-

南川的夏季太過漫長,儘管已經是十月份,依舊像個大蒸籠。家家戶戶緊閉門窗,人人躲在空調房裡乘涼。

隻有徐映風是個例外,他是沙灘上唯一的觀光客。每天都舉著相機在附近遊蕩。

陽光刺眼,他從椰子樹下走出來,浸了一身汗。

刨冰店的小姑娘正坐在門口看《熊出冇》,一眼就看到了徐映風。

他每天都穿白襯衫,又不戴帽子,襯得那張在太陽底下暴曬的臉更黑了。

小姑娘放下動畫片,快步跑過去,歪著腦袋打量徐映風的臉,眼睛裡閃著光,像是發現了新大陸,嗓音帶著幾分激動。

“呀,映風哥哥,你都快成了熊二了。”

說完捂著嘴格格笑起來。

“有這麼誇張嗎?”

映風對著店門口的鏡子一照,再看看桌子上平板裡正在啃玉米的熊二。不由地一驚。這才幾天功夫,已經曬脫了一層皮,像換了一張臉。

不過一想到拍到不少滿意的照片,他也就覺得無所謂了。他並不是很在意外貌的那類人,等到冬天捂一捂,還是會白回來。

阿嫲從裡屋出來,端一碗四果湯給孫女小七。映風照常點了一份芋頭芋圓綿綿冰,他近來尤其嗜甜,加上生平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的東西,所以每次出門都會來這裡光顧。

“映風葛格,我也要。”

小七不知何時湊了過來,突然冒出一口的台灣腔,軟軟糯糯,讓人忍俊不禁。

映風被她的天真打敗,學著她的口吻回覆,“小七要次芋頭嘛?”。那聲音連自己聽了都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要……”。小七尾音拖得好長。兩個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阿嫲端來新切好的芒果請映風吃。祖孫倆都是很可愛的人。這是映風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刻。

小七賣力地嚼著芋頭,嘴巴圓鼓鼓,映風拿起相機,記錄下這美好的一刻。轉頭邀請阿嫲也來拍一張,小七從旁邊的樹上摘下一朵雞蛋花,彆在阿嫲的發間,與她的黃色短衫相得益彰。

雲把天邊燒紅了,一團團的火焰,倒映在海麵上,像一幅瑰麗的油畫,小七的父母從油畫裡歸來。張哥從桶裡撈出一條石斑魚,堅持要送映風。淡紅色的一條,很漂亮,像水族店裡玻璃缸裡的觀賞魚。

“送給你們一家人當晚喚。”

他操一口當地人特有的普通話。

“不用了,我一個人住,吃不了的。"映風連連推辭。

“你一個人住,你家裡人嘞?”

張哥心直口快。一旁的妻子扯了扯他的衣角,提高了嗓音,“你先把東西搬進去再說。”

拽著張哥進了屋。

映風搬來半個月,一直都獨來獨往。也從來冇有提過他的家人朋友。

阿嫲又送給他一些龍眼,映風拗不過,謝過她的好意,拎著龍眼往家去。

從小店到他住的地方,大概五分鐘的路程。道路兩旁開滿了三角梅。映風住的院子裡,也有好幾株,沿著院牆伸展出去,形成了一座花牆。讓人有一種置身於春天的感覺。

映風坐在屋子門口的藤椅上,慢悠悠地把剝好的龍眼,一顆顆送進嘴裡。偶爾一陣風過,窗邊的芭蕉樹搖擺著它的葉子。周圍都是極安靜的。

他的龍眼還冇吃完,手機的響聲就打破了這安靜。

映風看了一眼,接起來。傅文生的聲音傳過來,還是跟以前一樣聒噪。

“你回國了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也太不夠意思了!明天一起出來玩。”

映風並冇有那樣的興致。

“你也該認識認識新朋友了,彆這麼快拒絕我,明天我去接你。”

文生一幅不容置喙的語氣,映風想到兩個人這麼多年的交情,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或許明天出門去,可以拍到新的素材,也不錯。他這樣安慰自己。

傅文生一向都是要睡懶覺的。他起來的時候已經中午十二點多,出門開車到映風的住地,已經接近下午兩點。

他開一輛騷粉色保時捷,在這地方格外紮眼。路過的居民都免不了多看他幾眼。

映風聽到聲音打開院門,看到傅文生正從車上下來,一身天藍色印花短袖短褲,鼻子上架著常年都戴的那副黑色太陽鏡,不知道的以為他是來度假的。

“乾嘛搬到鄉下來”

文生掃視一遍四周的環境,兩條眉毛皺起來,他對這裡頗有微詞。他是熱衷於燈紅酒綠,沉迷繁華都市的人。

這裡綠樹紅花,植物比人多。隻有徐映風受得了這種寂寞。

不過是比市區遠一些,鄉下還算不上。隻不過在文生的眼裡

郊區跟鄉下冇有區彆,都是一樣的冷清。

“文少今天這身衣服,跟我這裡最般配不過”。映風打趣他。

藍天白雲,沙灘,一排排高聳如雲的椰子樹,風裡裹挾著海水的味道。沿著院門口的路左拐,走到底就是海邊。海風把文生前額用髮膠固定好的頭髮吹亂,他伸手撥了幾下。

“你這地方也太難找,多不方便。”

雖然這裡環境好,鳥語花香,碧海藍天。

映風隻是笑笑,“我又不用擠公交,擠地鐵。”

國外三年,他早已經在攝影界赫赫有名。年輕輕輕,財富自由,不用看彆人臉色討生活。時間都由自己做主。

“我真羨慕你。”

文生進了門,一屁股坐進門口的沙發上。

映風不以為意。

“你都是大少爺了,何必羨慕我。喝什麼?”

文生的父親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他是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冰薄荷茶。”文生摘下墨鏡,暑氣難耐。他還是更喜歡紐約的天氣。回來三個月還是不適應。

映風在廚房裡忙碌,叮叮咚咚。

文生仔細打量屋子裡的一切。房子空間很大,客廳裡一張黃花梨實木的茶幾,配灰色布沙發。

牆角的置物架上下各擺著一盆他叫不出名字的綠植,枝繁葉茂。木製的地板上一塵不染。映風永遠這麼愛乾淨,他自愧不如。

不一會兒映風從廚房出來,遞給他一杯薄荷茶。文生淺嘗一口,還是以前的味道。在美國的時候,映風經常會做些飲品,身為舍友的文生口福不淺。

“你還缺不缺室友。”

文生放下杯子,伸手指了指旁邊的兩間臥室。

映風立刻擺出求饒的姿態。

“在美國四年同住已經夠我受的了,文少。何況你家大業大,冇必要來我這裡討苦吃。”

文生撇撇嘴。

“你這裡挺好的,一個人住多自由。我們家老頭子生怕我在外麵惹事,把我放在他眼皮子底下,抬頭不見低頭見,看犯人一樣看著我,難受的很。”

“我還是第一次見開豪車的犯人。”

映風揶揄他。

大概在所有貴公子的眼裡,家庭都是個金籠子,耽誤了他們振翅高飛。

一杯冰茶飲儘,文生不忘初衷,載映風到鬨市的酒吧消遣。他走進燈紅酒綠的歡場,如魚得水。五顏六色的光打在身上,叫人眼花繚亂。文生熟練地替映風點一杯不太烈的酒,介紹他與不遠處走來的年輕男子認識。

“蘇凱文,我的生意夥伴。”

蘇凱文穿紅色印花短衫,黑色短褲,一頭金髮,還戴著耳釘,比文生還張揚。整個人看起來痞痞的。

“叫我Kevin

就可以。”他中文並不是很流利,帶ABC

口音,但是語氣很和善。

“我是徐映風,是個攝影師”

映風與他握手,做簡單的自我介紹。

“原來是徐大攝影師,Vincent經常跟我提起你。”蘇凱文很是客氣地恭維。他兩頰有酒窩,笑起來自帶孩子氣的天真。

三人落座,交談中得知,凱文自幼在舊金山長大,他的父親是大律師,跟文生的父親的多年好友。

“今天是為你接風洗塵,以後都是朋友,徐少有空可以來我們公司看看,說不定以後還能合作。”

蘇凱文倒了一杯威士忌遞給映風。文生接了過去。

“他酒量不行的。我跟你來。”

兩個人都有些喝上了頭。

映風並不習慣這樣的場合,他藉故去了衛生間。

回來的時候,蘇凱文跟傅文生一人摟著一個女孩子,談笑風生。

映風吸了口氣,回到了座位上。蘇凱文正跟懷裡的長髮女郎你儂我儂,**的話語一字不落入映風的耳朵裡。

“我對你一見鐘情。”要多深情有多深情,彷彿電影男主角。

哄得長髮的女孩子喜笑顏開,兩個人吻作一團,把周圍的人都拋到九霄雲外。

映風雖不是主角,卻不禁有些難為情。

“對麵的那個女孩子,八成喜歡你。”

文生用目光指了指映風的身後。映風轉過頭去看了一眼。

紅裙配紅唇,很是矚目,光豔四射。但是他內心毫無波瀾。

“彆亂開玩笑。”他否定了文生的說法,端起酒杯,烈酒送進嘴裡。辛辣地直咳嗽。

文生跟他的女伴目光灼灼,饒有興趣地盯著他看。時不時耳鬢廝磨。

映風雖然聽不見,但絲毫不覺得他們談論的是與自己有關。

直到感覺有一隻手搭在自己的背上,濃烈的香水味傳來。

“你好,可以認識一下嗎?”

是那位紅裙女郎。笑靨如花,一雙狐狸眼,魅惑地盯著他看。冇有人會拒絕這樣的一個美人。但徐映風是個例外。

“我不喜歡女人。”

女郎聽了他的話,為之一震,臉色變得很難看。映風身後的四個人,表情也好不到哪裡去。女郎很快就踩著高跟鞋走了。

文生似乎對映風的舉動毫不意外。他轉頭對著女伴低聲道,“我就說他會拒絕她,你輸了,今晚去你家。”

“你好壞。”

女伴佯裝掐了他一下,文生將她攬進了懷裡。

蘇凱文吃驚地看著映風,有些難以啟齒。

“徐少,你,喜歡男人啊。”

徐映風百口莫辯,他不過是一時情急,編了一個一定能拒絕對方的理由。還冇等到他解釋,文生先搶過話頭。

“Kevin,彆看映風一臉人畜無害,單純無辜的樣子。他最喜歡胡說八道,你可千萬彆信他。”

文生跟他住了四年,還能不瞭解他。

蘇凱文還是不相信。徐映風長相太過溫柔,五官比很多女孩子還精緻,身上又有一股似有若無的憂鬱氣息。

他繼續追問。

“那徐少談過幾個女朋友?”

“最起碼有三個吧。”文生搶答。

映風不解地看著文生,他從來冇有談過戀愛。但是他隻想結束這個話題,於是點頭默認。

晚上十點鐘,各自回家。蘇凱文已經喝醉,司機載他離開。映風叫來代駕,文生的女伴先上了車。

“不用我送你回去嗎?”文生覺得有些過意不去,畢竟是自己載他來的,如今回去卻丟下他一個人。

映風果斷拒絕,他可不像當電燈泡。

“你還是陪佳人吧。我打車回去就好”

“那我給你報銷路費。”

“不用。”

文生欲上車,映風追問道。

“我哪裡來的三個女朋友?”

“你的那些相機咯。”

真是被他打敗。

文生說完跳上了車,與他揮手再見。

-,他也就覺得無所謂了。他並不是很在意外貌的那類人,等到冬天捂一捂,還是會白回來。阿嫲從裡屋出來,端一碗四果湯給孫女小七。映風照常點了一份芋頭芋圓綿綿冰,他近來尤其嗜甜,加上生平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的東西,所以每次出門都會來這裡光顧。“映風葛格,我也要。”小七不知何時湊了過來,突然冒出一口的台灣腔,軟軟糯糯,讓人忍俊不禁。映風被她的天真打敗,學著她的口吻回覆,“小七要次芋頭嘛?”。那聲音連自己聽了都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