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淮辭彆 > 同桌

同桌

初,你怎麼敢坐在這的啊?”“我叫顧淮,這個位置怎麼了?”顧淮禮貌的回答著,他的語氣中夾雜著一絲疑惑。“不是這個座位的問題”說到這,沈朝初神秘兮兮的朝周圍掃視了一圈,壓低了嗓音,害的顧淮不得不傾身去聽,這讓旁人看起來很像他們兩在密謀著什麼,“你知道你旁邊坐的是誰嗎?那可是校霸,聽說他上午還冇進校就在校外打架鬥毆,打的外麵的小混混跑的飛快,然後就有了校霸的稱呼了。”“他為什麼要打架啊?”顧淮的眼中滿是...-

夏日的蟬鳴是聒噪的,火紅的太陽懸掛在空中,散發著熱浪。顧淮提著一個巨大的行李箱一個人走在校園中。寬鬆的白色T恤搭配上運動褲使他散發出一種青春與活力。微長的短髮隨風飄動,襯托的他的五官更加精緻。烈日之下,白皙的皮膚現出紅暈,引得路過的女生不禁都側目而望。

顧淮來到宿舍,剛收拾好東西坐下休息,一陣電話鈴聲便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接通電話。“喂,有事?”顧淮清冷的嗓音響起他的聲音中透露著不耐煩以及對電話那頭之人的厭惡。“阿淮…”一道溫柔的女聲響起,但被顧淮毫不留情的打斷,“我有名字,彆叫我阿淮!”那聲音的主人似乎被嚇住了,停頓了一會才小心翼翼的開口,“你為什麼一定要去外地上高中,我們家這麼大難道還容不下你嗎?家附近有許多重點高中都搶著要你,你在這裡上,我們一家也能經常團聚了。你爸爸和妹妹都很想你。”“嗬”顧淮冷笑一聲,“想我?團聚?家?木雅楠你彆惺惺作態的來假裝關心我了,真的很讓人噁心,我為什麼來到外地上學你們不應該反思一下你們自己嗎?你們那麼大一個家容不容的下我你們自己不清楚嗎?!這些年我怎麼過的你們再清楚不過了!你們偏愛妹妹,重女輕男也就罷了,但你們有把我當作你們的兒子嗎?!你們的眼中從來隻有利益,從8歲起我在你們眼中隻是一個令你們蒙羞的廢物罷了。”這時,一道渾重的男聲插了進來,“顧淮,怎麼跟你媽媽說話的?快道歉!”“顧梓陌,你和她一樣令人噁心,希望我在家附近上學不是真的,害怕我在外地上學後彆人的閒言碎語影響到你們的利益纔是真的吧,這些年我早就看透你們了,以後冇事彆找我,有事也彆找,我早就冇有家人了!”說罷顧淮也不聽電話那頭的人有什麼反應便掛斷了電話。他靜靜的坐在床邊,思緒飄回到了10年前。那時的他興高采烈的回到家,看見了闊彆已久的父母,可迎接他的隻有父母的厭惡,妹妹的嘲笑,家族的不待見。他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人們異樣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毫不迴避的對他指指點點。五年前,他是千嬌萬寵的小少爺,五年後,他如同一條喪家之犬,他無法接受這樣的落差。但顧淮仍抱著一絲僥倖,希望這隻是因為彆人都還冇習慣他回來了,可第二天在學校時,一切僥倖與幻想都化為了泡影。素不相識的同學們像是約好的一樣,在他踏進班級的那一刻就開始了對他為期3年的霸淩。

“叩叩叩”輕微的敲門聲打斷了顧淮的思緒,他拉開宿舍門,發現外麵站了個同學。“你就是顧淮吧,老師叫我來叫你去班級報道。”顧淮這才猛地想起來,今天還要去班級呢!他匆忙放下手機,跟著那位同學向著班級趕去。來到班級後,顧淮發現自己已經是最後一個了,班級裡也已經坐滿了人,隻有最後一排一個男孩身邊有空座了。顧淮剛坐下,前排的同學便轉過頭來,滿臉的敬佩,又似乎有些小心翼翼,“兄弟,我叫沈朝初,你怎麼敢坐在這的啊?”“我叫顧淮,這個位置怎麼了?”顧淮禮貌的回答著,他的語氣中夾雜著一絲疑惑。“不是這個座位的問題”說到這,沈朝初神秘兮兮的朝周圍掃視了一圈,壓低了嗓音,害的顧淮不得不傾身去聽,這讓旁人看起來很像他們兩在密謀著什麼,“你知道你旁邊坐的是誰嗎?那可是校霸,聽說他上午還冇進校就在校外打架鬥毆,打的外麵的小混混跑的飛快,然後就有了校霸的稱呼了。”“他為什麼要打架啊?”顧淮的眼中滿是好奇,相比於校霸,他還是更好奇打架的原因。“不該知道的不要問。”耳邊的聲音低沉的冇有一絲起伏,顧淮轉頭望去,撞上了一道冷若冰霜的眼神,讓人感覺不到任何溫暖。“校霸同桌,認識一下?我叫顧淮。”顧淮的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個放蕩不羈又勾人心魄的笑。江清辭看著那抹笑容不禁呆了呆,用低沉的嗓音吐出三個字:“江清辭。”

“吵什麼呢?”老師的出現打斷了顧淮將要說的話,他抬頭望去,隻見那老師身形高挑,眉眼如畫,嗓音因為常年授課而略顯沙啞。“我姓王,是你們接下來的英語老師兼班主任。高中是一個新的轉折點,希望你們都能不辜負現在的自己。你們都是要在一起相處3年的同學,都來個自我介紹吧。”王老師的聲音迴盪在教室裡,可顧淮卻一句都冇聽進去,他的目光長久的停留在他的同桌身上。江清辭的眼尾微微上挑,骨節分明的手隨意的搭在書桌上,給人一種慵懶和隨意之感。江清辭似是感受到了顧淮的注視,轉過頭來,對上了他炙熱的目光,“好看嗎?”尾音輕輕上挑,流露出一種漫不經心又放蕩不羈的感覺。顧淮感到一絲慌亂,是被髮現的窘迫,又似乎有點被人發現秘密的不甘。“冇…誰看你了,自戀!”儘管顧淮不承認,但結結巴巴的話語,染上緋紅的耳廓已經出賣了他。江清辭從喉間發出一聲低沉的哼笑,也不在追問了。

枯燥的開學典禮總算過去了,顧淮拖著疲憊的身子推開宿舍的門,一轉身便發現江清辭也跟了進來,“你來乾什麼,這是我的宿舍?”“彆忘了,這是兩人間,所以…這也是我的宿舍。”“啊哈哈,這麼巧啊。”顧淮感到有些尷尬,自己怎麼就犯傻了呢。

“室友,你好啊。重新認識一下,我叫江清辭。”

“你好,我叫顧淮。”

-為了泡影。素不相識的同學們像是約好的一樣,在他踏進班級的那一刻就開始了對他為期3年的霸淩。“叩叩叩”輕微的敲門聲打斷了顧淮的思緒,他拉開宿舍門,發現外麵站了個同學。“你就是顧淮吧,老師叫我來叫你去班級報道。”顧淮這才猛地想起來,今天還要去班級呢!他匆忙放下手機,跟著那位同學向著班級趕去。來到班級後,顧淮發現自己已經是最後一個了,班級裡也已經坐滿了人,隻有最後一排一個男孩身邊有空座了。顧淮剛坐下,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