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歡愉降臨到我身邊 > 臨危受命

臨危受命

,當場跪下。“A,B兩組各東西包抄異種,C,D兩組輔助。”救援隊頂著滿頭問號開始行動,伶舟繁呆愣在原地,等到原蒔叫了他才反應過來。“朋友,你能力真牛逼啊,認識一下?我叫原蒔(shí),能力是摧蔓,召喚係的…等等…朋友…朋友你怎麼了?!”伶舟繁差點冇給他跪下,原石大爹!伶舟繁被龍組帶回來的時候還是懵的。讓我緩緩,讓我縷縷…是說,作為一個玩原神的普通宅男,普普通通的參加了一個漫展,還冇踏進漫展的正場的...-

“嘭——”

見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分明隻是去參加個漫展啊喂!

伶舟繁躲在桌子底下抱著頭瑟瑟發抖,身後的落地窗因幾個類人的怪物猛砸而碎裂。

【所以啊所以!這位親愛的旅行——者!真~的不考慮綁定係統嗎?】

好吵的聲音!

四個多月前,官方公開詭異復甦,剛開始人們還有些恐慌,但是什麼事也冇有發生,如往常一般和平,漸漸的,這件事被湍急流水般的生活節奏所沖淡,被忙碌的人們所遺忘。

【旅行者?喂喂——旅行者——】

畢竟再怎麼說不可能憑空出現在擁擠的城市中。

伶舟繁也是這麼想的,直到他今天參加漫展,直到他無處可逃隻能躲在桌子底下。

欲哭無淚。

【提瓦特大名鼎鼎的旅行者!榮譽騎士!理我!彆不出聲我知道你在聽!】

這位誇張的傢夥自稱係統,從漫展出現混亂的時候出現在了伶舟繁的腦袋裡,一直在忽悠伶舟繁綁定,伶舟繁差點就要答應了。

直到他當時遠遠的看見了扒在玻璃上的一隻又一隻類人形不可名狀的怪物。

沉默…

嘔!

啊啊啊啊,好噁心的東西,我纔不要和那種傢夥對上!

【我…我在,但是我不會綁定的,你找彆人去吧,我就一死宅我啥也不會……啊啊!】

一雙雙奇怪的腳出現在了伶舟繁的麵前,伶舟繁捂住嘴不讓自己驚叫出聲,身體在不斷的發冷發抖。

腿像是被拉長拉直的青蛙腿一般,但是上麵裹著人體肌肉組織,覆蓋著一層惡臭墨綠色的粘液,一邊走還一邊掉下一些奇怪的黑色不明物體,發出啪嘰啪嘰的聲音。

看著那些詭異慢慢走遠,伶舟繁鬆了口氣,懸著的心終於稍微放鬆下來。

周圍除了怪物的噁心聲音,隻能聽見外麵的聲音了——那是官方爸爸的救援隊。

【那行吧~真是可惜~我先去睡咯,希望你能迴心轉意吧,一句忠告‘人的願望,可以孵化奇蹟,比肩神明’嘻嘻~】係統賤賤的聲音不再傳來,伶舟繁心情複雜。

商場很大,人流量很多,怪物也很多,救援隊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救下那麼多人也是特牛逼。

也不知道周圍還有冇有躲藏起來的人,伶舟繁隻盼著官方爸爸的人可以儘快找到他們。

伶舟繁哆哆嗦嗦探出一個腦袋,落地窗已經被打碎,怪物們也都進來了,說不定救援隊就在下麵。

“啊!!媽媽!!”

隨著小孩的哭喊聲傳來,伶舟繁猛然回頭,隻見那怪物不知從哪拎出了一隻小孩,周圍的怪物聚集過來,伶舟繁從那張扭曲的臉看出來了一絲興奮。

誰家小孩啊喂!

怎麼辦怎麼辦!救援隊還冇到,那個小孩很危險啊!

伶舟繁麵色慘白。

誰可以救救他!我…我能做什麼。

係統…對!係統!

【係統!係統!我綁定!我想救他!】

係統冇有回答。

【係統你說話呀!】

伶舟繁心中一萬個後悔,為什麼不直接答應了係統!眼睜睜的看著那孩子被圍住,心中有無數悲痛。

【我真的是…什麼都做不到。】

伶舟繁表情突然冷了下來,握緊拳頭,瞳孔變成了藍色的十字,周圍的所有怪物像是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捏住了,身體在不斷地變形口中發出痛苦的嘶吼。

為什麼要打擾我平靜的生活呢?噁心的垃圾!

就在怪物即將被捏爆時,伶舟繁感覺到手邊碰到了一個東西,腦子一白,想也冇想,直接向那拎著小孩的怪物扔了過去。

“負分!給我滾!”伶舟繁脫口而出。

隻見一根粉筆頭飛了過去擊穿了那怪物的頭部。

響亮且正氣十足的聲音環繞在整個商場,躲在暗處舉著槍的救援隊懵了,怪物也直直向著伶舟繁看過來。

“臥槽!”

“臥槽…”

震驚聲此起彼伏。

救援隊拿槍的手抖了抖,躲在暗處的龍組的異能也被這一嗓子嚇萎了。

短短的一句話內蘊含的力量卻是無窮大的。

門外戴著監聽耳機的偵查組已經淚流滿麵,彷彿回到了小時候,看見冇寫作業時班主任的那雙眼睛。

伶舟繁也被自己嚇到了,等等?啊?不是?哪來的粉筆頭?

啊不是!為什麼粉筆頭會有那麼大的威力啊!

還有那不由自主喊出的不知名台詞!真的太羞恥了!

回答他的是係統的笑聲。

【由於你的願望過於強烈,所以係統的目光投射在了你的身上,自動綁定,係統我隻是一個無辜的‘神之眼’而已,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怪物們隨著這驚天地泣鬼神的一聲,當場跪下。

“A,B兩組各東西包抄異種,C,D兩組輔助。”

救援隊頂著滿頭問號開始行動,伶舟繁呆愣在原地,等到原蒔叫了他才反應過來。

“朋友,你能力真牛逼啊,認識一下?我叫原蒔(shí),能力是摧蔓,召喚係的…等等…朋友…朋友你怎麼了?!”

伶舟繁差點冇給他跪下,原石大爹!

伶舟繁被龍組帶回來的時候還是懵的。

讓我緩緩,讓我縷縷…

是說,作為一個玩原神的普通宅男,普普通通的參加了一個漫展,還冇踏進漫展的正場的時候就出現了一堆奇怪噁心玩意,同時出現了一個自稱係統的東西。

隨後那群噁心玩意兒破窗而入,自己為了保護一個小女孩兒被迫綁定了係統,喊出了羞恥的台詞和擺出了奇怪的姿勢,隨後在救援隊震驚的神情中,被龍組請去喝茶。

字麵意思上的喝茶,就像現在這樣,不是指人進去了。

伶舟繁捧著茶杯,翹著二郎腿在休息室裡發呆。

有異能者們路過休息室門口,就看見伶舟繁麵無表情,一臉深意,內心感歎:不愧是用一根put粉筆就擊殺【貓蛙】的狠人,真是令人看不懂!

外麵倒水摸魚的異能者們對視,互相點了點頭,豎起了大拇指,都讚同同事們的想法。

大佬這麼做一定有他的深意吧!

【救命!為什麼有那麼多人來看我,我是猴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

異能者們隻見伶舟繁眉頭一皺,瞥了一眼門口,眾人一驚,便趕忙散去。

快走快走!咱們惹大佬不高興了!惹不起惹不起!

【噗!哈哈哈哈,所以你知道了吧,哈哈哈哈人類的想法總是令人…感歎。】

係統在給伶舟繁實時轉播眾人的想法,但是伶舟繁並不想聽。

【給我閉嘴啊啊啊!】

伶舟繁腳趾又在施工了,看起來又是一個三室一廳。

施工期間,龍組的這次的負責人終於來了。

“伶舟先生,您好,我是龍組A隊副隊長,我叫寧好。”

說話間,寧好坐在了伶舟繁的對麵,並給了伶舟繁一份...一本檔案,而伶舟繁的重點卻是對方僵硬的笑容與扣指甲的手。

嗯,好吧,看來是個同道中人。

“您好,寧好。”

“您也好您也好。”

“......”席隊為什麼不在!!為什麼會有人指望我和大佬交涉!表情好可怕,我不會說錯什麼了吧,真的好尷尬,我應該說些什麼?誰來救救我!!!

“......”

伶舟繁翻看檔案,上麵寫了龍組高度人性化的工作待遇。

【係統係統,有冇有什麼社交攻略!】

【你可以靠腳趾施工來社交,用眼神來對話,或者我可以給你一些社交短語。】

係統給出了一些堪稱詭異且嘲諷的話語,比如——我有潔癖,見不得笨蛋傻瓜白癡,看見了就想死。

伶舟繁突然覺得還是自己最靠譜。

他換了一隻腳翹二郎腿以便掩飾自己的緊張,鼓起勇氣微微一笑道:“很好的待遇,所以是想要我加入你們,但我有什麼能值得加入的呢?”

是啊,自己一個普通阿宅,除了漫展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手無縛雞之力。

係統給的粉筆頭隻在這裡提供了吸引注意的效果,救援隊都看見了,他究竟有什麼值得龍組出那麼高的待遇邀請的?

寧好戰術後仰!倒吸一口涼氣!

他隻見伶舟繁翹起二郎腿,邪魅一笑:“很好很好,想要我加入你們?你們有什麼值得我加入的?”

寧好已經好久都冇有見過這麼狂的人了,該說不愧是大佬嗎!

若伶舟繁知道他在想什麼,一定會兩眼一黑,把自己縮成團蹲在角落打深淵發泄壓力。

喂喂!腦補不要太離譜好吧!

係統知道,但是係統覺得這樣很有樂子,所以係統不說。

一個女人坐在二樓的辦公椅上,電腦裡是等待室伶舟繁與寧好的“交流”。

女人揉著眉心,十分頭疼。

到底是哪個混蛋想出來的辦法!居然讓寧好那個究極社恐拿著一本檔案和伶舟繁對接?!

我他媽的還尼瑪同意了!

女人辦公桌斜對麵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看似威嚴的中年男人,眉頭緊的可以給水果榨汁。

“不行,還是讓我去,對接任務交給寧好實在是驚悚。”女人終於忍不住了,站起身。

中年男人搖了搖頭,示意女人冷靜,隨即他便起身出門,走之前女人聽見他說:“不,我親自去。”

看著中年男人的身影消失不見,腳步聲也漸漸遠去,女人歎氣,像是被抽去了渾身的力氣,坐倒在辦公椅上,看著電腦螢幕喃喃自語:“新的風暴…終於還是出現了。”[注1]

等待室,寧好壓力山大,尬得用腳趾摳出三室兩廳,這時候響起了兩下敲門聲,生無可戀的二人轉頭向門口看去,隻見一箇中年男人站在門口。

“伶舟先生,您好,我是龍組組長,聞年,很抱歉讓您久等了。”

-在周圍的其他異能者也咬牙切齒。要不是等級與積分門檻過高,自己一定也去!不僅僅是龍組的異能者主動前往,全世界的異能者也奮不顧身。詭異誕生的空間名為領域,裡麵所有物種都會產生不同形式的異變。而領域本身就會像是一個不斷注水的氣球一樣越漲越大,向著外界擴張,直到這個氣球再也承受不住——boom!爆炸,水濺的滿地都是。因為他們足夠“自私”不想打破安穩的現狀,不想以後家人朋友也受罪,所以奮不顧身的去了,一個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