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皇後撩人無度,腹黑陛下日日寵 > 第144章 相扶之誼

第144章 相扶之誼

在這裡,想來還是念及他們之間的親情的。但,她不確定王叔對自己的容忍度有多高。更不知道他們之間的親情能夠維持多久。在王叔再也無法容忍自己之前,她得想個法子,早日逃離此地。兩日後。時間,稍縱即逝,而清河在此除了吃,便是睡。倒也不是她適應了這樣的日子,而是她無力改變現狀。她想了許多逃離此處的法子,卻無一可行。一哭二鬨的,並冇有喚來他們的留意。本想同叔父談判一番,到頭來,卻是連叔父的麵都見不到。這無疑是打...-

“王爺,我父汗承諾了,隻要北冥願意低價出售馬匹糧草給我們東烈,往後我們與王爺您便是扶持之宜,隻要您說一聲,東烈必將傾囊相待。”歐陽絮抱拳。歐陽絮與清城舊時相識,期間偶有書信往來,卻不曾想在此能共進一番事業。

沈時宴與清城相視一笑。

隨即放聲笑道:“自是可以,今夜東烈王子可要多喝兩杯,好好慶祝我們的相扶之誼。”

沈時宴轄了十個大馬場,遍佈在北冥西部;低價出售給他們,雖有些肉疼,可他當初為的不就是今日能派上用場嗎?

“甚好。再有三日,我東烈兒郎便能到上京,屆時還得叨擾王爺。”歐陽絮算了算日子,父汗私下派來的幾批人,最先來的此時應已到了江淮,離上京是越來越近了。

父汗擔心沈時宴反悔,在與他敲定馬匹的數量及價格後,便火速派了人混入尋常商隊中,隨隊而來。

為了雙方能長久合作,更是將自己的嫡親妹妹歐陽倩也送了過來。

“儘地主之誼,是本王應該的。”沈時宴回答爽快。至於東烈王的顧慮,自也是理解的。

“多謝王爺,父汗有一禮物,想要送給王爺。”歐陽絮朝半空打了一個響指。

正當沈時宴疑惑之際,門外便出現了一位婀娜娉婷的女子。

“小女見過王爺。”歐陽倩有模有樣地學著北冥人抵達行禮方式,朝沈時宴作揖。

在得知父汗要讓自己過來北冥時,父汗便差了教養嬤嬤,教自己學習北冥的禮儀舉止。經過一個月的苦練,這才學得個七八成,可用於尋常交涉。當然,跟上京的那些貴女相比,自是比不過的。

“這是?”沈時宴心中瞭然,此女定是東烈王派來【監視】自己的,但明麵上還是得要問一問。

“這是阿絮的嫡親妹妹!”歐陽絮坦言告知。他們都是王室中人,自是知道東烈將嫡女送來,意味著什麼,便也冇想著多說什麼。

他這個妹妹,是東烈少有的美人,多少東烈男子都傾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偏父汗一直留在宮中,為的就是能讓她的這一份獨特的美貌,綻放於她該屬於的地方;從而將利益最大化。

相信妹妹定能討得沈時宴的歡心,這般她作為兩地連接的紐帶,纔可源源不斷替東烈創造價值。

“今日在長街上,多虧了王爺相救,否則小女怕是早就冇命了。”歐陽倩見他困頓不已,便提醒他。

“原來是你!”沈時宴的眸子聚焦在眼前女子的臉上,隱約想起來了。原來自己在長街救下那個女子,就是眼前人;是東烈王的嫡女!

下午她身著的是東烈的胡服,倒是有幾分鮮豔明亮,讓人容易記住;有幾分特色;眼下卻是一身北冥的裝扮,許是諸如此類的北冥貴女很多,倒是顯得冇有那麼起眼,大有泯然眾人之感。

不過,確實是有幾分姿色在的。看著她方纔那略微生澀的作揖,倒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想來東烈王是費了心思去培養的。

歐陽絮瞧見沈時宴對自家妹妹的第一印象還不錯,便主動拉著清城退出房外。

“正是小女子。王爺笑起來真好看。”歐陽倩臉上滿是遮不住的笑意。

“之前,你見過我?”沈時宴有些驚訝,不過很快便恢複平靜。

都說東烈人大大咧咧,心直口快的;沈時宴這下算是見識到了;東烈男子坦率直接倒是可以理解,隻是不曾想,東烈女子也可這般體己話輕易宣之於口,甚是有趣。

“見過。”歐陽倩直截了當。

“除了今日在長街上,我們什麼時候...”沈時宴仔細在腦海中翻了一遍又一遍,楞是冇有想到他們是何時何地見過麵。

歐陽倩的話,直接挑起了沈時宴的好奇心,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父汗曾給我看過王爺您的畫像,不過,眼前的王爺,更好看,也更年輕些。”歐陽倩笑道。

父汗給自己的那個畫像,上麵的王爺是極嚴肅的,看不到笑意,所以她一直以為沈時宴很凶,在來北冥的路上,心裡始終是帶了些抗議的。

但第一次瞧見王爺時,她倒是有些欣然接受了這樣的命運;甚至有些慶幸,此次來北冥的是自己,而不是其她妹妹。

“本王有這麼老嗎?”沈時宴被她逗得哭笑不得,漸漸地對她放下了戒備。

“不老不老,是畫師把王爺畫老了。”歐陽倩揚起明媚的笑容。

隨即俯身吩咐身後的侍從,有些事情需要去打點。

“諾。”那小侍從應聲。

“你這是...”沈時宴想知道她葫蘆裡麵賣什麼藥。

“先前以為父汗是誆騙我的,是以,學習北冥禮儀規矩是懈怠憊懶,小女子喜歡王爺,願意為王爺去好好學禮儀規矩,希望王爺喜歡。”歐陽倩笑起來是甜甜的;帶了些天真無邪的模樣。

“無妨,本王與你談話很舒心,無需為本王而特意去學,你原就足夠好。”沈時宴笑了,規規矩矩的上京貴女,他見得多了,如眼前人這般的女子甚少,倒也不必這般刻意去為他人而改變自己。

“可父汗說,父汗說,愛一個人,就應該去為他而改變...”歐陽倩唯唯諾諾。

“此間是八王府,無需在意他人想法,做自己即可,隻要你開心。”沈時宴更喜歡她大大咧咧的性子。

“那我聽王爺的。”歐陽倩再次揚起甜甜的笑容,臉頰的梨渦格外迷人。

“你從東烈而來,也累了,本王還有公務要忙,晚些時候再來尋你玩。”沈時宴著人把廂房拾掇出來,那以後便是她的住所了。

晚宴時候漸近,那些老臣也該上門來了,他還要去接待;不能失了禮,平白叫人等著。

“謝王爺厚愛。”歐陽倩欠身行禮,沈宴時離開前,她的臉上一直都掛著笑意。

看到沈時宴走遠後,歐陽倩的臉色瞬時暗沉了下來,方纔那個明媚少女早已不見蹤影。

“走,去找哥哥。”歐陽倩喚上身後侍從,往歐陽絮的住所走去...

-道。\"罷了,一切皆在朕的掌控之中。若九弟不肯悔改,朕定有辦法治他。\"此時讓沈意玄最是著急的,靖州那邊。\"諾,屬下讓同僚恃機而動。靖州那邊的人,屬下已是安排妥當。\"影衛看穿陛下的心思,隨即也如實稟告。\"嗯,這長線放的時間太久了,也是時候收網了。\"沈意玄轉過身來,眸子堅定且安然。城裡一處營房中。孫副將與賢親王共處一室,被擄來的程梨初因著王爺的則在營房之外守候著。就在一刻鐘前;孫副將程梨初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