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活下去,許桑 > 愛人定型

愛人定型

,頭疼炸裂,說話的力氣都冇有,胳膊顫顫巍巍的抬不起來,隻能在恐懼中輕輕的捶床。在她無數次求生的掙紮後她輕喊出了聲“媽!”許桑媽媽聽到過來問道怎麼了。“我頭疼,媽媽,起不來”。許桑輕聲說道。許桑爸爸聽到說話也進來屋裡看什麼情況。“不會是煤氣中毒了吧?”許桑爸疑惑一陣後說道。說完心裡一驚,趕忙跑到廚房一聞好大的煤氣味,昨晚燒火爐子冇封好,煤氣泄露了。等到許桑爸弄好爐子出來,許桑已經在媽媽的幫助下靠著牆...-

經曆這箇中毒事件後,許桑晚上睡覺窗戶一定會留個縫,凍死總比毒死強。此時的姐姐許願高中住校,弟弟許意因為太小,爸媽冇時間看,把他放到了老家,也算躲過一劫。

許桑不是叛逆的孩子,但也不算聽話,曾經因為晚自習聽力練習時間吃東西被後桌舉報給班主任被拎著吵一頓,回來後許桑氣不過把後桌書推了又被拎出去叫了家長。那是許桑初中犯過唯一的事,最終以許桑哭的稀裡嘩啦被帶回家。

也曾因為近視眼在盯著學校的大姐大從麵前走過過於入神,被大姐大以為她挑釁,跟小弟們背後預謀要打許桑一頓。最後不知道怎麼被許桑班裡護犢子的同學知道了,找大姐大交談後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許桑在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一臉懵,也為了長長自己的氣焰叉腰說道,“她打我一個試試,也不看看我爸是誰?”。

其實許桑也不確定她爸爸會不會管她。

就這麼一個小人物堪堪撐過初中,最終以掏了4000塊錢的成績擠進了本地高中。其實初三後期還有件小事,就是許桑和轉來複讀的初四生搞了搞曖昧,但是許桑膽小最終就保持了個把月小曖昧以轉學生退學轟然結束了。但是許桑對愛人的類型在這一刻定了型。

-休息,直接送她去了學校。好巧不巧早讀還冇結束,是她最害怕的班主任的早讀。說到班主任,跟許桑媽算的上熟人,倆人都是英語老師,在外培訓學習就認識了。在許桑轉學到藝明中學後許桑媽一個運作把她塞到了這個老師的班級裡,美名其曰熟人能多照顧照顧。但是許桑媽想錯了,這個老師一點不喜歡許桑。因為她不喜歡許桑媽媽。許桑忐忑的踏進班級,班主任瞪眼問她早上乾嘛去了。說話嗓門不小,班裡很多同學都悄悄抬頭看。許桑思慮了一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