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家是否是你的港灣 > 1

1

出血死了,爸爸抱著媽媽的屍體跪在地上痛哭,男人悲慟得整個人不停抽搐,在我的哇哇大哭聲中顯得那麼沉重。八歲的姐姐茫然無措地站在一邊,她還太小,小到不能理解死亡是什麼概念。她又足夠大,大到已經能感受到媽媽躺在病床上麵色慘白一動不動,而爸爸痛苦得快要昏過去了。我無知五覺地大哭,這個屋子在上演一出滑稽的悲劇秀。“你是你媽的命換來的,你要記住這一點,記住。”爸爸總是很冷漠,把我丟給保姆後就不管,整日整夜醉生...-

我生下來媽媽產後大出血死了,爸爸抱著媽媽的屍體跪在地上痛哭,男人悲慟得整個人不停抽搐,在我的哇哇大哭聲中顯得那麼沉重。

八歲的姐姐茫然無措地站在一邊,她還太小,小到不能理解死亡是什麼概念。

她又足夠大,大到已經能感受到媽媽躺在病床上麵色慘白一動不動,而爸爸痛苦得快要昏過去了。我無知五覺地大哭,這個屋子在上演一出滑稽的悲劇秀。

“你是你媽的命換來的,你要記住這一點,記住。”爸爸總是很冷漠,把我丟給保姆後就不管,整日整夜醉生夢死喝得醉醺醺回家。他瘦削得凹陷進去的臉依舊俊朗,卻不再像照片上的那樣陽光。

儘管爸爸恨我,卻依舊疼愛姐姐,麵對姐姐的時候如沐春風,下一秒看見我的臉又猶如看到臟東西一般將臉扭過去,厲聲嗬斥我。

我的童年就是在這樣一個扭曲的環境下度過的,我總是在想,為什麼偏偏是我,我的出生難道是個錯誤嗎?

為什麼不是姐姐!幼童有天生的無知的殘忍,我想媽媽為什麼不在姐姐出生的時刻就死掉,為什麼把我生下來卻把我留在憎恨的漩渦裡!

小小的我心中的仇恨日益增長,姐姐陽光到刺眼的笑容,堪稱溫馨的父女相處,我躲在房間裡偷聽他們和諧的對話。我就是這個家陰暗的下水道裡的老鼠,見不到一絲陽光也不會有人來救我。

但是姐姐…姐姐好像真的在努力愛我啊。爸爸不總是回家,家裡大多時候隻有我、姐姐和保姆。保姆看出爸爸對我的厭惡,所以對我也並不好,經常叫我做她本應該做的工作,不高興了就隨意打罵我。爸爸看見了也置之不理,隻有姐姐,大我八歲的姐姐會站出來阻止保姆。

姐姐會趁爸爸不在的時候偷偷給我上藥,給我帶偷藏起來的零食,會講童話故事哄我睡。

隻有姐姐,是這個家裡唯一對我好的。

我恨她,又愛著她。

獨一無二的姐姐,我的小尋。我在愛恨交織的矛盾中長大。

2

上了高中之後,我的境遇變得比以前好多了,原先的保姆因為家裡的事,新來的是個溫柔似水的阿姨。因為有了她,連爸爸在家都不會凶我了。

我很喜歡秦阿姨,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在陌生人身上感受到善意。每次我一回家,她會詢問我在學校怎麼樣?過得開不開心,有冇有什麼新鮮事?她就像我的媽媽。

“秦阿姨,好像媽媽一樣…”我躺在女人柔軟的大腿上,埋在她肚子上悶悶地說。我感受到她略顯粗糙的手放在我頭頂輕柔地撫摸,我體會到了到被珍視的感覺。除了姐姐以外,我第一次感到所謂幸福的意義。

“你知道的,我從小就冇有媽媽,爸爸不喜歡我,你可以當我媽媽嗎?”說出口的一瞬間我又後悔,慌張坐起來解釋道,“我是說,我把你當做媽媽那樣尊重…不是…”

越說越混亂,我閉上了嘴無助地看著她。她的臉上依舊是那樣和煦安撫的微笑,“沒關係,我理解你,沒關係的,相離。”

我不安地笑了笑,內心卻暗藏苦澀。相離,離彆。爸爸給我取名字,他要我永遠記住那一天,記住我的罪孽。

3

姐姐讀大學時就不住家裡了,偶爾放假回來也待得很短。她和秦阿姨的關係不溫不和,但在我麵前,姐姐會說秦阿姨的壞話。姐姐總是覺得秦阿姨不是表麵看上去的那麼單純。

一個喪夫無子的三十幾歲女人,很容易博得同情的背景,但姐姐總是懷疑她不安好心,甚至覺得她想要取代媽媽的位置。

“不管怎麼說,爸爸這些年雖然疏於保養但底子還在那裡,看上去還是英俊的,而且爸爸也算是事業有成。阿離,你不要太過相信她了。”

姐姐的表情從冇有那麼嚴肅過,好像秦阿姨是什麼龐大可怕的敵人,要來摧毀我們的家。

“可是姐姐,秦阿姨對我真的很好,連帶著爸爸都對我比以前溫和了…我覺得她不會對爸爸有意思的。”

我撲過去抱住姐姐,像小時候一樣蜷縮在她溫暖的懷抱裡。

姐姐是我的安定劑,永遠都是,我疲憊地閉上了眼,思考這些複雜的事總是讓我很累。

姐姐不知道我根本不關心秦阿姨的過去,她隻要對我好就行了,隻要姐姐也還在我身邊就好了。姐姐總以為我現在和爸爸的關係緩和了,總以為我會想通會理解爸爸的喪妻之痛。姐姐總把所有事情都想得太單純了,覺得一切都可以被原諒,一切都可以被理解。

姐姐,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被原諒的,就像有些人是不可以被遺忘的。

4

“秦阿姨!我今天值日會晚點回來哦!你先吃飯吧不用等我啦!”

冇等她回答我就背起書包跑出了門,跑著跑著就變為慢走,不複剛纔的笑容,表情陰沉沉的。我討厭學校,這件事姐姐不知道秦阿姨也不知道。

我在學校過得不好,從小學就是,我這種冇媽媽的單親家庭的孩子最容易被小團體欺負。何況我生得小個,小時候營養不夠麵黃肌瘦,輕輕一推就倒在地上不起。周圍哈哈大笑的嘲笑聲從小學一直伴隨到初中,直到上了高中纔開始好轉。但我依舊冇有朋友,在學校獨來獨往,班上的同學也都把我當隱形人,老師也不待見我。

我就像是一艘漂泊在汪洋大海裡的孤零零的小船,一陣海浪就能把我掀翻,一點風吹草動就能讓我驚恐。

即使是最愛的姐姐,也幫不了我。姐姐在學校裡是最受歡迎的女孩,畢業工作了也是值得信賴的大人。而我,費勁長大已經耗費全部的氣力,再冇有彆的力氣去變得優秀。我想我會一直是姐姐背後的影子,黑暗的、不惹人注意的。

值日完趕回家的時間比我想象的還要晚,天空已經完全暗下去了。我快步走在路上,想著回去晚了秦阿姨會不會擔心。

我是那樣地信任她,心裡已經把她當成我從未有過的媽媽。

走到門前,門內的歡聲笑語讓我止住了腳步。男人爽朗的笑聲和熟悉的秦阿姨的聲音,我放在門把手上的手幾乎顫抖了起來。

是爸爸的聲音!臉上的血色頓時褪去得一乾二淨,我蒼白得就像一具冇有生氣的屍體。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進門的,從大門到臥室短短的路變得如此漫長,好像走了我前半生那麼長。我冇看他們一眼,不顧秦阿姨擔憂的問詢、爸爸嚴厲的嗬斥,如同遊魂一樣回到了我唯一的安全之地。

-厭惡,所以對我也並不好,經常叫我做她本應該做的工作,不高興了就隨意打罵我。爸爸看見了也置之不理,隻有姐姐,大我八歲的姐姐會站出來阻止保姆。姐姐會趁爸爸不在的時候偷偷給我上藥,給我帶偷藏起來的零食,會講童話故事哄我睡。隻有姐姐,是這個家裡唯一對我好的。我恨她,又愛著她。獨一無二的姐姐,我的小尋。我在愛恨交織的矛盾中長大。2上了高中之後,我的境遇變得比以前好多了,原先的保姆因為家裡的事,新來的是個溫柔...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