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剪刀神的懲罰 > 第 4 章

第 4 章

性。”鄭多閔解釋到。“不過我之前還真冇感覺出來女生的存在感其實這麼大嗎!”“領校服的時候,”羽安補充,“路上遇到很多打招呼的女生。”“啊,因為你是和明嘉一起的嘛。”楊元貞突然換上一副平靜的表情仰天,“明嘉人真的太好了。”“女生能倒垃圾真是多虧了明嘉。”鄭多閔突然也跟著感慨。“明嘉人確實很好。”吳淙淙也小聲重複。“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跟神經一樣。”林晚書大笑著替她們解釋,“羽安你之前的學校倒垃...-

杜根看一眼氣定神閒乾活的林清屏,隻能安慰媳婦兒,“別說了,看瓶子怎麽做我們就怎麽做吧。”

顧有蓮還能說什麽?

林清屏都在認認真真旁若無人地乾活呢……

一個下午過去。

林清屏三人在車間裏整整乾了一下午活不曾休息,而其他工人,完全把車間當成了棋牌室,玩玩樂樂一下午,還留下一地瓜子殼,下班鈴一下,就走人了。

付科長走到林清屏麵前,很是歉意,“真的不好意思,小林同誌,現在可以下班了,食堂裏可以吃飯。”

他這個下午倒是想幫忙的,但他也不會啊!

“冇事啊!”林清屏笑著說,“創業哪有難的?我說了交給我就行!”

創業的難,她上輩子遇到的比這可大多了。

“對了,付科長,麻煩你一個事。”林清屏拿出隨身的紙筆。

“你說!隻要我能辦到的,我絕不含糊!”付科長現在恨不得替林清屏鞍前馬後。

林清屏被他逗笑了,“不至於了,就是剛剛鬨得最凶的那幾個領頭的,他們在廠裏都有些什麽關係,你幫我寫一下。”

“好!”這個也太容易了!付科長刷刷兩下就寫好了。

林清屏看了他畫的關係圖之後,大致心裏就有數了。

廠裏對他們還是比較客氣的,雖然是臨時工,也給他們安排在單身宿舍住,發食堂的餐票。

林清屏他們三個拿著餐票吃完飯,就回宿捨去休息。

第一天來,旅途勞累,再加上乾了一下午活,著實挺累的,林清屏洗洗後睡了,直把顧有蓮急得心裏火燒火燒的,又不敢問林清屏,在自己房間裏和杜根長籲短歎的。

第二天一大早,林清屏還是早早去了車間,在車間裏和顧有蓮一起認認真真裁剪縫紉,但杜根不見了。

而其他人,還是在車間裏開了一整天的茶話會。

第三天,依然如此。

杜根還是不在。

忙了一天的林清屏和顧有蓮去食堂吃飯的時候,身邊經過的人冇有一個不在嘲笑她們的。

“我還以為什麽本事呢?原來是自己當老黃牛啊!”

“哈哈哈!幾千件衣服!我看她們乾到什麽時候!”

“鄉下來的玩意兒靠著臉蛋把付科長哄得團團轉,還當我們也是吃素的!”

“就是!什麽東西!也敢來指揮我們!趁早回鄉下去吧!”

“呸!”

幾個女人還朝著林清屏所站的地方吐了好幾口口水。

林清屏隻當冇看見,繼續排在隊伍裏等著打飯。

終於排到她們了,林清屏剛把飯盒遞出去,旁邊忽然擠過來好幾個人,吼著嚷著“讓讓,讓讓,打飯了!”,把她和顧有蓮擠開了。

林清屏默默退後了幾步,讓他們先打。

然而,這幾個人走了之後,林清屏再度遞飯盒的時候,又擠過來一批人,再度把林清屏擠開。

顧有蓮就忍無可忍了,雙手一叉腰,“你們是什麽意思?”

“什麽意思?”車間裏鬨得最凶的那個男人嬉皮笑臉地回頭,“打飯啊!什麽意思?冇看見嗎?”

這個人,林清屏已經知道他名字了,叫馮得寶。

林清屏想拉著顧有蓮別吵,但顧有蓮已經氣得上頭了,“打飯急端飯,插什麽隊啊?我們已經排了好久了!大家都排隊,你們憑什麽不排隊?”

“憑什麽?”馮得寶一副嘲笑的麵孔,“就憑你們是鄉巴佬!就憑你們是臨時工!你們就不配在我們前麵吃飯!乖乖到最後等去吧!”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顧有蓮氣得大罵!

“聽說鄉下人一個月都不洗澡的,是不是好臭啊?”

“啊!臭死了臭死了!一身豬屎味!真的臭死了!”

“你們……你們太過分了!”顧有蓮已經要哭了,如果換作她平時的脾氣,她就撒潑打滾揪頭髮抓人,跟人撕打起來了,但是,她現在不敢,她承認,她是農村人,她也怕在城裏這些工人麵前丟臉,主要是怕給林清屏丟臉,更怕壞林清屏的事。

她回頭一看,想得到林清屏的按時,接下來該怎麽辦。

然而,一回頭,卻發現林清屏不在身後了。

“怎麽?找幫手嗎?那個鄉下妞知道自己臭,已經跑了吧!”

“哈哈哈!是啊,回去洗澡去了嗎?”

“可惜啊!洗一百遍也洗不掉豬屎味!”

“你們……”顧有蓮退縮了,這個飯,她不吃了,她承認,她心虛,她自卑,這些城裏人,她不敢得罪。

然而,她剛想轉身跑,就聞到一股惡臭傳來,眼前一花,冇看清楚怎麽回事,那幾個嘲笑她的男人就開始哇哇大叫。

定睛一看,原來,馮得寶滿頭滿臉都被潑了潲水。

其他幾個附和的男的身上也濺了不少。

再一看,竟然是林清屏不知從哪拎了一桶潲水來,手裏還拿著個瓢,已經潑了一瓢出去了,此刻站在潲水桶旁邊,冷著臉,威風凜凜。

那幾個男人被噁心得要命,尤其馮得寶,張口就要罵,結果,一張嘴,臉上的潲水流進了嘴裏,他當場就開始嘔吐。

“你個賤女人……嘔……老子嘔……弄死你嘔……我tm……嘔……”

一個“媽”字冇罵完,林清屏一瓢潲水照著他嘴潑過去,直接餵了他一大碗潲水湯。

頓時,周圍打飯的、圍觀的,都自覺後退,在能看見熱鬨的範圍內,能離他們多遠就離他們多遠。

馮得寶已經說不出話來了,蹲在地上嘔個不停。

林清屏拎著潲水瓢,宛如戰神,“臭嗎?是豬屎臭?還是潲水臭?”

馮得寶已經冇法說話了,他那幾個跟班一聽,這是衝著他們嘲笑她身上有豬屎味來的啊!

嚇得趕緊擺手的擺手,搖頭的搖頭,“不臭不臭,真的不臭!”

林清屏冷笑,“是嗎?那就再嚐嚐味道!”

她舀起一瓢潲水準備再潑,那些人快哭了,“不是不是,我們說錯了,臭!臭!”

有一個人,想從後麵偷襲,把林清屏的潲水桶和瓢搶走,結果被林清屏發現,反手就是一潑,瓢裏那瓢潲水將他從頭澆到了腳。

-商量合作合同。葉司潤那天問她,天天跟一群高中生對接有冇有感覺自己也重返青春了。於銘想起在外聯處沈老師說以後大部分都是企生對接的那次,歎口氣說自己高二的時候哪這麼膽大。自從沈老師介紹岱穎淳給她,拉的群裡的雖然看著有幾個職位挺高的老師,但是這麼久了她們一句話都冇說過,整個協商過程見到的成年人隻有法務部那幾個全天西服焊身上的,而且屁股後頭還總是按輪算跟著幾個高中生。“小方前幾天還問我能不能去你們組,說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