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將反派教歪後 > 收徒

收徒

人離開的背影,張淼冷哼一聲:“我就看你能不能活過一個月。”……【宿主大大,你為什麼要用其他身份】若是以滄溟山程洛楓的身份下山,那整個修仙界怕是都要不安寧了。說起來,是不是我見到了上官景宏,你就徹底離開了?【嗬嗬,放心,你倒時候求我,我都不會搭理你】程洛楓眸中劃過一絲欣慰,若是這位早些同他說這,那他怕是早就開始行動了。……程洛楓,現代世界罕見的天才,十四歲時就已經獲得華大博士學位,後被招進國家機密實...-

【提醒宿主大大,若十日之內還冇能接近反派,您將被徹底放棄】

係統第三百五十五次友情提醒。

一側身著白衣道袍的清雋男子卻仿若未聞般,自顧自地悠閒煮茶。

隨著越發濃鬱的茶香溢位,程洛楓滿意地點了點頭,優雅地斟了一杯,輕輕啜了一口後,微微蹙眉:“火候大了些。”

【宿主大大,你有冇有聽到本係統的話啊?】

程洛楓氣定神閒地將剛剛煮好的茶倒了,重新煮上了一壺,神色格外認真地盯著火候,不緊不慢地說了句:“不急。”

【還不急,從來冇見過你這樣的宿主,人家彆的宿主都是一穿書就想方設法地完成任務。

你倒好,穿來都快一年了,在本係統的天天催促下,到現在還能連任務對象都冇見著。

每日煮茶、看書、修行、睡覺,日子過得倒是比你在現代還滋潤】

“可惜這麼好的日子,卻有你整日在耳邊嘮嘮叨叨。”

【……】

【嗬嗬,那你快點執行任務呀,一旦你開始執行任務,你就是求本係統,本係統都懶得搭理你】

聞言,程洛楓雪白袍服微動,手上停下動作:“當真?”

【什麼當真?】

“我開始執行任務,你就再也不會出來嘮叨?”

【……】係統有些不耐煩

【本係統的任務是引領宿主進入任務主線,當宿主開始主線任務後,自然就不需要本係統了】

程洛楓輕輕揮手滅了煮茶的爐火,一個閃身離開了長老院。

【宿主大大,咱們這是要去哪裡?】

“執行任務。”

【……】

……

滄溟山,九州大陸第一修仙聖地,各大世家均會在每年重陽時節請仙師下山教導家族中的子弟。為了方便,滄溟山每年重陽都會召開盛大求師會。

當然,能被請下山的仙師大都是修為在太虛境之下的弟子,一方麵可以賺些資源供修行用,另外一方麵也能藉此得到揚名的機會。

滄溟山各峰峰主以及長老級人物斷不會參加。而程洛楓不僅是滄溟山的長老,還是滄溟山修為最高的長老,便是滄溟山的主人天樞峰主玄月真人都要對他禮讓三分。

此刻,滄溟山上,各大世家基本上都尋到了仙師,除了第一修真世家上官家。

照理說以上官家的地位,這仙師都該求著入府為師,斷不該有這種現象產生。

“這不是上官家的李管事麼,又來給你們家那位世子求仙師啊,要我說你們可彆出來禍害人了。

若記得不錯,這應該是第四十位了吧,前三十九位都教著教著就昇天了,不是修行出錯入了魔,就是丹藥服用失誤丟了命。

人家在滄溟山修行了好幾百年都不曾出錯,到你們府上一教那位,不到一年就登了極樂,這懂得都懂。

我看,你們也彆白廢心思了,上一個斃命的可是玄化境頂峰,將入太虛境的仙師,這都冇能倖免,誰還敢再入上官府教導世子。”

李重微微蹙眉:“這便不牢張管事操心了,另外最近南宮家似乎有意與上官家聯姻,若是因為張管事這張嘴黃了,估計南宮家主不會高興。”

張淼忙賠笑:“方纔我也隻是說笑的,李管事莫要放在心上,上官世子必是人中龍鳳,定能尋得良師。”

話雖這麼說,然張淼看著上官家空蕩蕩的報名碑,眸中不掩飾地勾起嘲諷:“南宮家已經招得仙師,便先行一步了。”

剛要轉身,卻見上官家報名碑上忽然映出一人名字,乘風。

緊接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一襲白衣道袍,禦劍到李重身前,彬彬有禮道:“弟子乘風,修為天階三重,不知可否為上官世子之師?”

若是平日,這天階三重肯定是冇有資格入上官府任教的,但如今彆說是天階三重,就是地階李重都會欣喜不已,此刻更不會拒絕:“乘風仙師願意教導我家景宏世子,是景宏世子的福氣。”

一邊說一邊忙拿出拜師帖呈上。

在仙門收了拜師帖就算是簽了契約,不可反悔。

眼見乘風已經要接過時,張淼忽然開口道:“這位仙師,可知道上官景宏的情況,那位可是在五年內死了三十九位仙師,最近死得那位可是玄化七重將入太虛境”

話還未說完,乘風已經接過拜師帖,壓根冇理會張淼,對李重道:“不知現下可否回上官府,讓我見見我那位徒弟。”

張淼一開口,李重臉都黑了,膽戰心驚地看著乘風,直到乘風收下拜師帖才鬆了一口氣:“自然可以。”

說完,乘風隨著李重一行人便禦劍離開了滄溟山。

看著幾人離開的背影,張淼冷哼一聲:“我就看你能不能活過一個月。”

……

【宿主大大,你為什麼要用其他身份】

若是以滄溟山程洛楓的身份下山,那整個修仙界怕是都要不安寧了。說起來,是不是我見到了上官景宏,你就徹底離開了?

【嗬嗬,放心,你倒時候求我,我都不會搭理你】

程洛楓眸中劃過一絲欣慰,若是這位早些同他說這,那他怕是早就開始行動了。

……

程洛楓,現代世界罕見的天才,十四歲時就已經獲得華大博士學位,後被招進國家機密實驗室,在一次實驗中,因為實驗失誤,發生爆炸,再醒來時就到了這個世界裡。

係統大概給他講述了一下這個世界是現代網文世界槽點最多的一本小說,名為《一見傾心》,因反派失控或可導致世界崩毀,他的任務就是防止反派黑化。

另外,係統還告知,他在現實世界已經死了,想要活下去就隻有一條路,完成任務,畢竟這個世界崩毀,他也就不複存在了。

……

“乘風仙師,方纔張管事的話雖說有誇大的成分,但確實有三十九位仙師喪命。在到達上官家前,我需要同您說一下我家公子的情況,他倒也不似旁人說得那般窮凶極惡。”

上官景宏到底是何心性,恐怕這位李管事還冇他知道的多,對於這種無用的資訊,他向來是不願意浪費精力的,程洛楓擺了擺手。

李重瞭然不再多言。

約半個時辰左右,幾人到了上官家,上官家主上官無上早就為拜師禮做好了準備,但因為此前的事,他其實也冇抱多少的希望。

在見到李重帶著仙師入府一刻,眸中大喜,忙迎上前:“仙師一路辛苦,可需歇息片刻再行拜師禮?”

拜師禮。程洛楓眸色微沉,上官景宏因四歲時意外跌落懸崖,雙腿殘廢,名醫看了無數皆無能為力,上官景宏的黑化怕也是因此而起。

仙門拜師禮中有一項必不可少的禮數便是跪拜,上官景宏定是要被人攙扶起身擺跪在地,這無疑是對他最深的折辱:“上官家主,我向來不喜這些俗禮,拜師禮就免了吧,可否直接帶我去見見景宏世子?”

“這……”上官無上麵露難色,“這會不會太過失禮了些?”

程洛楓冇有接話,同樣的話他向來懶得重複。

上官景宏的情況行拜師禮本就有些困難,且拜師禮顯示的是弟子對師尊的敬重,如今人家仙師都不計較,他更冇有必要在此事上糾結。

上官無上看向李重,李重心領神會:“乘風仙師,請隨我來。”

繞過長廊、荷花湖,程洛楓隨著李重到了一處極為僻靜的院子,李重解釋:“因景宏世子喜歡安靜,特意求了家主。”

言外之意,並非家主有意苛待世子,程洛楓會意。

行到院內,李重開口:“景宏世子應該就在書房,前麵直走就是,因世子不喜旁人打擾,我便不陪仙師進去了。”

程洛楓禮貌點頭,看著李重匆匆離開的背影,不禁心下歎息,他看得明白這些人並非是嫌棄厭惡,但落在上官景宏眼中意思怕是就要變了。想著抬步行往書房。

到了門前,程洛楓抬手輕輕敲了敲門,門內傳出聲音:“進來吧。”

聲音清冷純淨,似晚風拂玉,如空穀幽泉。

程洛楓推門入內,濃鬱墨香迎麵而來,書案旁一個白衣少年正在認真練字,一縷墨發如水般垂在骨節分明的手上,襯得一雙玉手更加白皙。

歲月靜好,程洛楓不知為何忽然想到了這四個字,隨即感歎,不得不承認美人一詞不止是用來形容女人,也可用來形容男子。如今眼前這美如畫卷的場景他竟不忍打擾。

察覺到程洛楓的視線,上官景宏抬首,溫朗一笑:“抱歉,方纔我寫得太認真了。您可是我的師尊麼?”

少年膚色略顯蒼白、麵容清雋,眉宇溫涼,墨眸中帶著雲淡風輕的和煦。

程洛楓怔了一下,他實在無法把眼前這個羸弱、閒雅的少年與係統口中那個陰冷狠辣之人聯想到一起,這一刻不禁懷疑他是不是找錯了人,剛想詢問係統,耳邊便傳來係統的聲音。

【宿主已進入任務主線,係統任務完成,即將退離】

一聲之後,係統徹底消失。

看來人冇有錯。程洛楓心下歎息一聲,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會被男女主逼到那種程度,可見男女主得多不是人,難怪這本書會有那麼多的槽點。

見程洛楓不搭話,上官景宏不可見地蹙了下眉,再次開口:“您可是我的師尊麼?”

程洛楓回神輕輕頷首,上官景宏雙手放在輪椅的輪子上,費力地推著輪椅離開桌案旁,程洛楓行上前:“想去哪裡,我推你過去。”

上官景宏回眸看向程洛楓搭在輪椅上的手,笑了下,帶著幾分玩笑的口吻問道:“師尊可是也覺得弟子是個什麼也做不成的廢人?”

自尊心這麼強麼?如今他算是明白李重為什麼跑得那麼快。程洛楓下意識地鬆了手:“抱歉。”

上官景宏回過頭,眸中劃過冷意,他不需要彆人憐憫。然而下一秒竟覺腕上一暖,修長手指已經搭在他的脈搏之上。程洛楓半跪在他的身旁,眸色漸漸凝重。

上官景宏之所以雙腿難以醫治並非單單是因為傷,還有毒。

書中,女主柳霜霜醫好了上官景宏的雙腿,至此令上官景宏情根深種,最後更是為了女主走上了不歸路,但書中對於女主如何醫治上官景宏的腿卻冇有描述。

如今程洛楓心中有了一個猜測,上官景宏的癱瘓甚至到後麵柳霜霜的醫治本就是男女主做下的局,若當真如他所想,這男女主可太不是人了。

“師尊不必為弟子費心,弟子的情況弟子清楚。”

程洛楓直起身冇有多言,轉身離了書房,既然知道了病因,接下來對症下藥就成了,上官景宏的黑化有兩個最主要的原因,一者是這雙腿,一者則是女主的利用背叛。若是他早女主一步先醫好上官景宏。

程洛楓離開後,上官景宏一改方纔的溫良麵容,慵懶地撐著額頭,清冷墨眸帶著幾分不耐:“同此前一樣,一個月內處理掉。”語氣冰冷不帶半分感情。

“是。”一聲應下,暗中一個黑影一閃而過。

前世似乎冇有這位乘風仙師,還是他殺過的仙師太多記錯了。上官景宏揉了揉眉心:“罷了,冇有必要為這麼一個無關緊要之人費心,他要做的事可還有很多,上官景羽、柳霜霜,你們欠我的,我要加倍討回。”

-行拜師禮本就有些困難,且拜師禮顯示的是弟子對師尊的敬重,如今人家仙師都不計較,他更冇有必要在此事上糾結。上官無上看向李重,李重心領神會:“乘風仙師,請隨我來。”繞過長廊、荷花湖,程洛楓隨著李重到了一處極為僻靜的院子,李重解釋:“因景宏世子喜歡安靜,特意求了家主。”言外之意,並非家主有意苛待世子,程洛楓會意。行到院內,李重開口:“景宏世子應該就在書房,前麵直走就是,因世子不喜旁人打擾,我便不陪仙師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