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柳絮小說 > 解脫未必是遺憾無刪減最新章節列表

解脫未必是遺憾無刪減

解脫未必是遺憾無刪減

作  者:檀俞地走

類  別:其他

狀  態:連載

動  作: 開始閱讀 加入書架 直達底部

最後更新:2024-04-03 23:51:54

最新更新: 時間流逝

自那天起許諾煙便一天天成長起來,與辰府中的辰暝淵淪為基絆,辰暝淵天天找許諾煙玩,中間好幾次被辰亦瑞罵,拿他冇有辦法。許諾煙她十二歲時,許諾煙以長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她168左右,兩雙葡萄似的大眼睛,潔白如玉的肌膚,還有一個小巧鼻,後來就冇有看見他了。而那辰府中的辰暝淵是紈絝子弟,隻學武不學才,還調皮。為此把辰亦瑞氣的不輕,最終冇有辦法讓他去了,陛下高興的賞賜名次叫陽武將軍,把瑞武士兵給了他,那年他十六,中間的種種事情全都是許諾煙聽許皋說的。在這些年就辰亦瑞和容昂來陳府中看許諾煙了跟許皋他們倆夫妻嘮嗑,許諾煙也漸漸地對玩伴的他記憶模糊了。這些年爹爹還是對孃親這般疼愛冇有變化,有時候許諾煙會天真地問許皋“爹爹,你為什麼會一直對孃親儲存不變的心態呢?”許皋隻是摸摸頭說“閨女啊,你還小待到你有一個心愛之人,真正想愛他的時候你就感受到了那感覺是長久的”,許諾煙高高興興地回到房中,換了一套淡藍色的衣裳,絲綢邊邊的紗恰到好處,像小花妖一樣,在腰間佩了長劍,就興匆匆地出府了。,辰暝淵的隊伍以駛入城中,許諾煙在街道上逛來逛去,她看見了陳東叔家的酥肉餅便兩眼放光買了倆個吃了起來,剩下的打包帶回去給母親吃去。正沉浸在酥肉餅的快樂中“啪!噠”一聲,許諾煙手中香噴噴、滿滿都是酥肉的餅掉在地上,許諾煙憤怒地抬眼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身穿夜行服的中年男子,他正跌跌撞撞地跑著,然後就聽見後麵不遠處有一位大娘說“小賊!還我荷包!”許諾煙聽到二話不說追上前去,因為她從小被爹爹訓練過一段時間她也很樂意,所以一下子反應過來,在再後尾的辰暝淵也聽到這個聲音,立馬顛了一下馬,然後下馬,朝近道跑過去了。許諾煙在後麵追著喊道“小賊!還我酥肉餅!”不遠處前麵就是死衚衕了,小賊不得不減速下來,聽見是女子的聲音就信誓旦旦的停下來了,許諾煙看見他停下來便也停下來,賊笑著說“哈哈哈哈美人就隻有你一個人啊要不要考慮當我夫人哈哈哈”許諾煙笑了“你能打的過我在說吧”說著拔出腰間的長劍,賊也拔出短劍,賊往前一劃許諾煙用長劍一擋,用右腿一踢,那賊翻了。剛想跑卻被許諾煙眼疾手快地拿長劍抵住脖子,賊連忙求饒說“女俠!我給我,給我!”說著連忙在腰間的荷包拿給了她,賊在後麵摸索著什麼,許諾煙還沉浸在爽樂中說“你自己去衙門吧,以後做個好人”“姑娘,小心!”一道少年音響起。那賊飛快地往許諾煙身上撒迷煙,“做夢!”賊邪惡地說。許諾煙反應快速地彆過頭後退了幾步唔住鼻腔。那賊往後跑了過去,被辰暝淵一腳踢翻在地上,吃痛起來。隨後跟在後麵一位隨從跑上前壓著。辰暝淵轉頭對許諾煙說“姑娘,你冇有事吧”許諾煙搖搖頭跟他那一雙桃花眼對視一眼說“冇事”,辰暝淵看著她有些吃迷。隨後走到賊麵前說“算你走運!冇有讓你陪我酥肉餅的錢!”氣呼呼地走掉了。辰暝淵聽見酥肉餅著幾個字猛的回過頭,他心裡也有一些猜想。。
相關: 星河盪漾  昭華亂  戲骨  高達seed之恰好遇見你  過去  垂死病中驚坐起  謝邀,舊神也是我小弟[無限]  你這人設不太對啊  雲海浮沉  他的靈寵為何如此不聽話 

簡介:

自那天起許諾煙便一天天成長起來,與辰府中的辰暝淵淪為基絆,辰暝淵天天找許諾煙玩,中間好幾次被辰亦瑞罵,拿他冇有辦法。許諾煙她十二歲時,許諾煙以長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她168左右,兩雙葡萄似的大眼睛,潔白如玉的肌膚,還有一個小巧鼻,後來就冇有看見他了。而那辰府中的辰暝淵是紈絝子弟,隻學武不學才,還調皮。為此把辰亦瑞氣的不輕,最終冇有辦法讓他去了,陛下高興的賞賜名次叫陽武將軍,把瑞武士兵給了他,那年他十六,中間的種種事情全都是許諾煙聽許皋說的。在這些年就辰亦瑞和容昂來陳府中看許諾煙了跟許皋他們倆夫妻嘮嗑,許諾煙也漸漸地對玩伴的他記憶模糊了。這些年爹爹還是對孃親這般疼愛冇有變化,有時候許諾煙會天真地問許皋“爹爹,你為什麼會一直對孃親儲存不變的心態呢?”許皋隻是摸摸頭說“閨女啊,你還小待到你有一個心愛之人,真正想愛他的時候你就感受到了那感覺是長久的”,許諾煙高高興興地回到房中,換了一套淡藍色的衣裳,絲綢邊邊的紗恰到好處,像小花妖一樣,在腰間佩了長劍,就興匆匆地出府了。,辰暝淵的隊伍以駛入城中,許諾煙在街道上逛來逛去,她看見了陳東叔家的酥肉餅便兩眼放光買了倆個吃了起來,剩下的打包帶回去給母親吃去。正沉浸在酥肉餅的快樂中“啪!噠”一聲,許諾煙手中香噴噴、滿滿都是酥肉的餅掉在地上,許諾煙憤怒地抬眼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身穿夜行服的中年男子,他正跌跌撞撞地跑著,然後就聽見後麵不遠處有一位大娘說“小賊!還我荷包!”許諾煙聽到二話不說追上前去,因為她從小被爹爹訓練過一段時間她也很樂意,所以一下子反應過來,在再後尾的辰暝淵也聽到這個聲音,立馬顛了一下馬,然後下馬,朝近道跑過去了。許諾煙在後麵追著喊道“小賊!還我酥肉餅!”不遠處前麵就是死衚衕了,小賊不得不減速下來,聽見是女子的聲音就信誓旦旦的停下來了,許諾煙看見他停下來便也停下來,賊笑著說“哈哈哈哈美人就隻有你一個人啊要不要考慮當我夫人哈哈哈”許諾煙笑了“你能打的過我在說吧”說著拔出腰間的長劍,賊也拔出短劍,賊往前一劃許諾煙用長劍一擋,用右腿一踢,那賊翻了。剛想跑卻被許諾煙眼疾手快地拿長劍抵住脖子,賊連忙求饒說“女俠!我給我,給我!”說著連忙在腰間的荷包拿給了她,賊在後麵摸索著什麼,許諾煙還沉浸在爽樂中說“你自己去衙門吧,以後做個好人”“姑娘,小心!”一道少年音響起。那賊飛快地往許諾煙身上撒迷煙,“做夢!”賊邪惡地說。許諾煙反應快速地彆過頭後退了幾步唔住鼻腔。那賊往後跑了過去,被辰暝淵一腳踢翻在地上,吃痛起來。隨後跟在後麵一位隨從跑上前壓著。辰暝淵轉頭對許諾煙說“姑娘,你冇有事吧”許諾煙搖搖頭跟他那一雙桃花眼對視一眼說“冇事”,辰暝淵看著她有些吃迷。隨後走到賊麵前說“算你走運!冇有讓你陪我酥肉餅的錢!”氣呼呼地走掉了。辰暝淵聽見酥肉餅著幾個字猛的回過頭,他心裡也有一些猜想。。

《解脫未必是遺憾無刪減》最新章節

《解脫未必是遺憾無刪減》正文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