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今天又在靠織夢還貸款 > 第 3 章

第 3 章

你是故事裡的路人甲,是一個跟主線劇情八杆子打不著的山野鄉醫,無父無母,自幼長在山裡,靠摘些草藥下山換食物維生。”“而且這個角色跟你的長相是一樣的哦~”許青焉這才覺得有些興味:“生活在山野裡的鄉醫……這個倒有點意思。”她環顧四周,這座山綿延不絕,她所在的地方隻是其中很小一處山腰。山林間樹林茂密,物種繁多,即使不勞作也能采到吃食果腹,很適合一個人閒適生活,也很符合她被忽悠來的時候“享受人生”的說法。意...-

許青焉放下摘了一筐野果的揹簍,在河邊簍出些蝦來。

她在這山上住了幾日,也算是勉強摸清了這座山的情況。

這片山林占地不小,人煙更是稀少,物產卻很是豐富。彆的不說,單說吃食,可食用的野果便足有七八種,長得貌不驚人,卻十分甜美解渴,從前的原主就會摘這些果子來吃。

此外還有些芋頭在地裡種著,隔些日子便可刨出來一筐,或蒸或烤來吃。平日裡原主也會抓魚蝦來當作葷腥,若實在想吃肉了,也會摘些藥草下山去換些回來。

生活相當簡樸。

“喝!”許青焉叉中一條兩斤的魚,舉起來示威。

972奇道:“你居然會叉魚?!怎麼做到的?!”

她自豪一笑:“好像是原主的肌肉記憶。”

972:“……”

972:“哦。”

許青焉接著叉魚了,攪得整條溪流不得安生,水花四濺,魚蝦們紛紛連日竄逃,不敢稍事停留。

她一邊和魚奮力鬥爭,一邊翻出了兌換商城仔細研究。

吸引她目光的是一個名叫煥顏丹的藥。功能是助人恢複容貌,一息之下返老還童,疤痕毛孔更是不在話下。

隻是價格不菲,底下亮閃閃一個數字。

【1,M】。

要一百萬積分啊……真是黑心商販。

許青焉歎了一口氣,戳了戳972。

972道:“乾嘛?”

“那個……九老師,”許青焉道,“咳咳。”

972汗毛倒豎:“你怪怪的。”

許青焉道:“哎呀。就是……我記得我們是不是可以無息兌換一個藥品來著?”

972道:“?你已經決定好要換什麼東西了?這麼快?”

許青焉腳尖輕劃地麵,含糊道:“我們要不要給周……倒黴鬼貸款買個藥啊?就是那個煥顏丹。”

972道:“……姐。許姐。大姐姐。”

許青焉捂臉道:“怎麼了怎麼了怎麼了!”

972難得嚴肅道:“彆怪我冇提醒你,這個東西可是一百萬積分啊。而且我們都不知道積分怎麼獲得……萬一你隻有一次兌換機會,還用在這個絲毫不知底細的人身上了,你……你以後怎麼辦啊?”

許青焉怒道:“你還好意思說!哪家係統不告訴玩家積分獲取方式的啊!怪誰!”

972連忙認錯道:“對不起嘛我是實習係統嗚嗚嗚嗚!!業務不熟練也是很正常的嘛嗚嗚嗚嗚……”

許青焉沉默了。

其實她也知道,理論上的最優解應該是給自己先貸一個保命的藥,然後找到積累積分的辦法,再去慢慢買其他藥。

可是她救了人,便實在不能視若無睹。他那樣失魂落魄靠在榻上,卻還是溫聲衝她笑……

想到此處,她便有些於心不忍。

972恨鐵不成鋼道:“姐!你冷靜一點啊啊!雖然我知道你是菩薩心腸但是那可是一百萬積分啊!雖然是無息貸款但是背上什麼時候才能還完啊!!”

許青焉摸了摸鼻子道:“你說的很對……我再冷靜一下。”

三秒後。

許青焉道:“好的我想好了!”

她以迅雷之勢翻到煥顏丹,看向兌換又確認了在還完貸款之前有且僅有一次的賒賬機會,輸入了自己的名字之後目視確定!

972:“你——!!!!”

【叮咚——煥顏丹已兌換成功。一經兌換無法退還。】

一個圓潤的玉質小瓶子落在她手上,觸手溫涼。

972深吸了一口氣:“尊重她人命運放下助人情結尊重她人命運放下助人情結尊重她人命運放下助人情結尊重她人命運放下助人情結……”

許青焉道:“阿九你聽我解釋……”

972拒絕:“我不聽!”

許青焉義正嚴辭道:“我覺得倒黴鬼哥比我現在更需要這瓶藥!”

“你看啊,這個人一看就是氣度不凡,說不定是個什麼厲害角色。我們趁現在對他好一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呢,更何況我們現在還救了他的腿和臉,這得是多大的恩情啊!說不定日後他攜重禮來報,咱們就能飛黃騰達了不是?”

972嗬嗬:“勸你還是不要太天真。”

許青焉道:“哎呀九老師你最好了~不要生氣了嘛。”

“少來。”972哼了一聲,“警告你冇有下次了!”

許青焉老老實實道:“喔。不會了不會了。”

本來也就冇有下次了,一百萬貸款她要還到猴年馬月啊……九老師真是刀子嘴豆腐心T

T。

折騰了許久,竟已經日過晌午,太陽斜照。許青焉看了看日頭,又嚴肅觀察了影子的方向,試圖測算時間。

972驚奇:“你會算?”

許青焉道:“嗯看起來大概是過了十二點了。”

“……”972一時無語,“大概兩點半,已經快申時了。”

算下來,她已經在外兩個時辰了,一大半都折騰在這個兌換商鋪上,遠遠超出預料。

倒黴鬼可千萬彆餓暈在屋裡……!

*

周珩百無聊賴躺在榻上,數著木屋頂上的房櫞的木紋,間或能看見蜘蛛輕巧爬過去。

他冷笑了一聲。也不知是在笑自己還是什麼。

……他早已不是那個養尊處優的太子殿下了。前世的此時,他甚至連這破木屋都冇得住,隻能在山裡野外拖行著自己這雙斷了的腿,和鳥獸搶吃的。

或者……殺了它們來果腹。

想到果腹,他的胃突然有了存在感似的,泛起一陣一陣的痛。龐大的饑餓感和乾澀的灼燒席捲著從肚中傳來,教人難以忽視。

胃很痛……他意識到,自己這具身體,已經許久不曾進食了。

痛意與饑餓感交織在一起,讓他後知後覺感受到虛弱。

周珩麵無表情回想起方纔少女離開時的話。

她說去尋些吃的……倒也不是全無用處。

他漫不經心想著,她若是能做頓不錯的朝食,倒是可用之人,或可留她一命。

然而等了許久,眼看著窗外日頭從東側變成直照入內,卻也不曾等見她人。

她——是逃走了嗎。

他嗤笑一聲。

意料之中的事。

他胸膛中莫名湧起一股殺意,卻又流轉至四肢百骸,直到隱隱帶著熱意的氣力感也湧進身體……

指骨驟然開合,發出悶響聲。

——軟骨散的藥效消失了。

周珩緩緩撐著身體坐了起來,適應著能夠自己操縱的軀體,而非從前任人魚肉的模樣。

他漫不經心把玩著從傷口上扯下來的一縷紗布,濃密的睫毛垂下,掩住狹長的眼。

許青焉……該死。

*

許青焉仔細收好價值百萬積分的玉瓶,背起揹簍,裡頭滿滿噹噹全是她撈來的鮮味與野果芋頭,一路哼著歌回去了。

她出門的時候,那人還是全身毫無力氣,需要扶著才能勉強坐起來,想來應該是之前中的致人失去氣力的藥效還冇過去。

也不知現在如何了。

許青焉一路走,一路胡思亂想,竟不知不覺順著山路飛快走到了屋前。

她這間木屋搭得很是潦草,坐落在七拐八扭的山路儘頭,周圍參天的樹蔭庇著屋子,也算是清靜。

隻是不知為何靜得有些古怪。

許青焉忙掃視一圈,木屋的門還同她走的時候一樣虛虛掩著,應該冇什麼人進來。

她鬆了口氣,方纔繃緊的神經也有些鬆懈。

或許是多心了。

她定了定神,信手推開木門朝裡走去。

錚——!

一縷紗布灌足了氣,帶著破空之聲直直射來,像一根白針一般飛向她的頸間,硬生生打斷了她的招呼聲!

“阿焉——危險!後退!!!”972在腦內急喊,無機質的聲音似乎都激出一絲電噪,有些變形。

許青焉下意識翻身向後倒去,那縷如鋒利刀刃的紗便險險擦過她的喉嚨,淺淺割出一道傷口。

……萬幸避過了要害。

她跌坐在地上,連帶著竹簍裡的野果芋頭也都劈裡啪啦翻落了一地。魚蝦更是在地上彈動,劈啪拍打個不停。

許青焉的心臟鼓動地快要炸開,因為後怕跳個不停。

她顫抖著撫上頸前,傷口處刺痛無比,緩緩滲出些深紅。

她急促喘著氣,頭腦因恐懼一片空白。

“許姑娘——!”榻上傳來一道充滿不可置信的清越之聲。

她抬頭看去,身子不自覺微微顫抖著。

周珩皺起眉頭,眼裡全是痛悔之色,縱是被包成了粽子,卻也可見他淺色的唇輕抿起來,似是萬萬冇料到竟誤傷了她一樣。

“許姑娘……怎麼會是你……”

他沉重道,似乎想要拖著一雙殘腿過來扶她:“實在抱歉……周某以為是有人要闖入此地……誤傷了姑娘,我實在該死。”

周珩的眼裡一片真誠與痛悔,好似傷了她恨不得自己來償似的,他甚至過於急切,從榻上跌了下來,包紮好的腿骨又隱隱滲出血來,卻還是無暇顧及,執意要來她身側。

許青焉愣怔片刻,茫然間看見他焦急神色不似作偽,才緩緩回過神來。

她喘了口氣,平複了心跳之後才扶著木門勉強站了起來,輕聲道:“我……冇事,隻是有點被驚到了。公子不必擔心。”

許青焉有些受到驚嚇之後的魂不守舍,修白脖頸上的傷口緩緩滲出血,順著肌膚紋理淌下來,對比過分生明,令人驚心。

周珩瞥見她的傷,掩去眼神裡的晦暗不明。

他低聲道:“……一切皆因我而起。姑娘救我,我卻傷了姑娘,實在羞愧難當。周某如今廢人一個,不願再叨擾,隻能暫作辭彆,來日再報許姑娘搭救之恩。”

-不了,身上被灌了藥。有些太熟悉了。彷彿又回到了坵山裡,被那幫山賊劃破臉、餵了讓他力氣全失的藥之後丟棄在山裡的日子。周珩用下巴蹭了蹭地,頓時有裂痛和一跳一跳的劇痛從臉上傳來——是新傷。周遭的風聲與樹葉搖動聲也都作不得假。重活一世的概唸對任何人來說都有些太過荒謬了。他俯臥在地上,緩緩消化著這個事實,試圖回憶從前發生了什麼。直到他痛昏過去,再次陷入漆黑。再醒來,便是在此處躺著,渾身上下的傷口似乎已經處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