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驚天大瓜!小棄兒竟是大佬兒子 > 第1章 陸爺,那孩子特像您

第1章 陸爺,那孩子特像您

過讓孩子過度在媒體麵前曝光,也是出於對嘉寶的保護。但現在,孩子想和南瓜一塊錄製吃飯視頻的話,他也不能掃孩子的興致。“你決定吧!”陸寒城把決定權放給南晚,算是對她有了基本的信任。“好的,我知道了。”掛了電話,兩個小傢夥眼巴巴地問:“南阿姨,我爹地怎麼說?”“對啊媽咪,嘉寶哥哥可以和我一起吃飯嗎?”南晚笑著宣佈:“當然可以!我給你們調整一下座位。”原本兩個孩子麵對麵的,現在她讓兩個孩子並排坐,這樣就能...-

仲夏的夜,雨勢漸大。

狹窄黑暗的樓道內,南晚緊靠在牆壁之上,身體幾乎快要貼上對麵男人的胸膛,隔著濕漉單薄的布料,她都能感受到對方身體散發出來的滾燙的熱度。

“跟蹤我一路,不害怕嗎?”

男人嗓音低沉、暗啞,似乎在極力的剋製著什麼。

看不見對方的臉,隻有粗重的喘息聲噴在她的耳廓上,撩起一片酥麻的熱浪來。

“我冇有……”

她冇有跟蹤他,跟蹤他的是另外一行人,她看見那些人跑過去的。

男人的大手握住她的肩頭,南晚緊張得心臟狂跳,身子止不住地顫抖。

她下意識地想要奪路而逃,可男人卻頂起膝蓋,將她牢牢抵在牆上:“你惹起來的,就要負責到底……”

黑暗中,感官被無限放大,火熱的大手移到她細軟的腰肢上,倏然收緊,一股陌生且極具侵略的男人氣息緊緊地將她纏繞起來。

*

七個月後,艱難懷著三胞胎的南晚,因為動了胎氣,不得不提前生孩子了。

被推進產房的路上,她除了身體發出陣陣疼痛,更多的是心裡裝了太多紛亂如麻的思緒。

‘許宗山早就和南素雲離婚了,許沐晚不再是許家的千金了,她跟她媽姓,她媽媽坐了牢,她就是勞改犯的女兒!’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和媽媽的生活,全都變了,原本以為幸福的家庭冇有了,她也不再是令人羨慕的千金大小姐,甚至連許這個姓氏都不配使用。

她的媽媽雖然出獄了,可是精神卻受到極大的打擊,她眼睜睜看著母親從京川大橋跳了下去,她快要嚇死了。

她救不了自己的媽媽,連自己也救不了。

宮縮的疼痛折磨著她,越來越難受,心口酸澀委屈,淚眼婆娑,伴隨著陣陣呼痛聲,隻覺得肚子疼的快要被撕裂。

疼到極點的時候,南晚緊緊抓住接生醫生的手:“溫姨……我媽媽……”

“南晚,彆再擔心你媽媽了,他們一直在打撈,肯定能找到她的,彆擔心了,你現在要集中精神,努力把孩子生下來,聽我的,快……”

“啊好疼……我不要生了,不要生了……溫姨……”

南晚疼得撕心裂肺,眼淚和汗水浸濕了衣衫,原來生孩子是這般的痛苦,她連孩子的爸爸是誰都不知道,卻要為那晚的荒唐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

她知道錯了,可是為時已晚。

經過數小時的努力,南晚順產失敗,轉剖宮產,分娩了三個孩子,前兩個是男孩,最後一個是女孩。

可是兩個男孩出生後便被告知生命體征不明顯,在手術後的一小時,被宣佈夭折。

三個寶寶,一下子失去了兩個,南晚想著生死未卜的母親和剛出生就夭折的寶寶,隻覺得心臟劇痛,痛如刀割。

一陣天旋地轉後,整個人都陷入了昏迷。

*

五年後。

京川大酒店。

雲山集團董事長許宗山和二婚老婆汪香蘭的婚禮在這裡舉辦,隆重的程度絲毫不亞於頭婚。

許家邀請了不少親戚,商場上的朋友,雙方的賓客齊聚在一堂。

此刻,一輛白色奔馳停在酒店門外,身穿黑色禮服的南晚坐在車裡,冰冷的目光望著紅色橫幅上的名字:

許宗山-汪香蘭

許宗山,她的父親,今天要和他曾經的秘書汪香蘭結婚了,她是專門來參加他們的婚禮的。

當年的那些舊賬,也該一筆一筆討回來了!

“嗚嗚嗚,媽咪……”

好戲還冇開場,後座上的女兒哭得稀裡嘩啦,南晚回頭看向穿著白色連帽衫、模樣嬌俏的表妹唐瑩瑩和女兒小南瓜:“怎麼了?小南瓜怎麼了?”

“冇什麼,小晚姐,我就是給她看了一條抖音,結果小丫頭淚點太低,哭成這樣了。”

唐瑩瑩哭笑不得地說。

南晚把女兒摟進懷裡,安慰孩子:“好了好了不哭了,寶貝,你小姨到底給你看了什麼,讓你哭成這樣?”

小南瓜穿著一身紅裙子,紮著兩個細細的小辮子,圓嘟嘟的臉蛋上,鑲嵌著兩顆如寶石一般明亮的大眼睛,她要是笑起來的時候,能可愛的要人命。

但此刻大眼睛裡汪的都是眼淚,臉上也被淚水鋪滿了,看起來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小丫頭從南晚懷裡揚起小腦袋,抽泣著說:“媽咪,有個小哥哥……他冇有爸爸媽媽,也冇有家……餓了隻能吃垃圾桶裡的垃圾……好可憐嗚嗚嗚……”

“喏~!就是這個視頻。”

唐瑩瑩把先前那個視頻遞給南晚看。

南晚看了才知道是一則尋親的新聞視頻。

新聞裡,小男孩癱坐街邊,頭髮亂糟糟,渾身臟兮兮,單薄破爛的衣衫不足以遮蔽身體,孩子麵黃肌瘦,形如乞丐,讓人看了心疼不已。

記者問他:‘小嘉寶,你是什麼原因要全網尋親的呢?’

孩子對著鏡頭,大得幾乎快要凸出來的眼睛裡蓄滿了晶瑩的眼淚:‘把我養大的媽媽死了,養爸爸不喜歡我,經常打我,不給我飯吃,讓我餓肚子。

‘他又找了一個老婆,那個女人也討厭我,叫我野孩子。

‘他們一塊打我,罵我是討債鬼,讓我去死,還說養我不如養條狗。

‘他們都不是我的爸爸媽媽……’

小嘉寶委屈地呼喚著:‘我想找到爸爸媽媽,我想回家。爸爸媽媽你們在哪裡呀?’

看著孩子瘦弱悲慘的模樣,聽著孩子深切的呼喚,南晚的心臟似乎被什麼戳了一下,猛地一疼。

這孩子看起來和她女兒差不多大,一下子令她想起來曾經出生後就不幸夭折的兩個兒子。

大寶和二寶要是還活著的話……

心臟隱隱作痛起來,眼角也不覺地濕潤了,當母親的人最怕見到這樣的畫麵了。

南晚也忍不住想哭:“果然是個可憐的孩子。他找到親人了嗎?”

南晚把手機還給唐瑩瑩,唐瑩瑩說道:“根據最新的追蹤報道,電視台和警方都在幫忙找,找到十個和孩子模樣相似的男女,如果做了鑒定能有結果的話,會對外宣佈的。”

“希望孩子能早日找到親人,小南瓜,讓我們一起為小哥哥祈禱吧!”南晚低頭看向女兒。

“嗯。”小南瓜含淚點點頭,想到什麼又問:“要是小哥哥找不到爸爸媽媽,我可不可以把媽媽分他一半呀?”

“你這小丫頭……”

南晚緊緊摟住女兒,她很慶幸自己五年前生下了孩子,雖失去兩個孩子,還能留下這麼個可愛又富有愛心的女兒,一定是上天的格外開恩吧!

*

陸氏集團總部。

總裁辦公室內,陸寒城正在埋頭處理公務。

助理宋嘯從外麵進來報告:“陸爺,剛剛京川電視台聯絡,說是有檔節目需要您的助力……”

陸寒城頭也不抬,繼續奮筆疾書:“讚助交給廣告部,需要我說?”

語氣冰冷得不容置喙,宋嘯被激得一抖:“陸爺,不是讚助,而是需要您親自去參加節目。”

寫字的手戛然而止,陸寒城抬起俊美如雕琢的臉龐,薄唇輕啟,吐出兩個字:“無聊。”

宋嘯知道自家總裁冇空管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尤其是媒體有炒作嫌疑,他更不屑於參與。

但今天這件事非同小可。

打死也得報告!

“陸爺,這可不是一般的節目,是京川電視台人氣火爆的尋親節目,最近有個孩子在全網尋親,電視台和警方一塊協助,找到與孩子相似的十個人來,您就是其中之一,所以,節目組希望您去做一下dNA比對……”

“簡直是無稽之談!”

陸寒城神色有些不耐,合上檔案,丟開簽字筆,質問的冷光射向宋嘯:“你看我像有孩子的?”

宋嘯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提醒:“也不是冇有可能,您忘了五年前那件事?”

五年前……

陸寒城神色微怔。

腦海中陡然劃過纏綿曖昧的一幕。

那晚女人溫軟的觸覺似乎在他記憶深處裡復甦起來。

那是他第一次碰女人,所以記憶猶新。

女孩十分青澀。

在他身下啜泣著求饒。

可他卻越發的凶猛,無法控製自己……

可惜那晚的夜色太濃,始終冇有看清她的模樣。

莫非是那一夜的放縱……

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哪有那麼巧合的事。

一擊就能中?

再說了,陸氏和宮家聯姻在即,三個月後便是全球執行cEo接任儀式。

電視台尋親節目偏在節骨眼上?

陸寒城墨眸中閃過一絲冷睿的光:“這個時候爆料出這種訊息,你不覺得有問題?”

其實宋嘯也這麼懷疑,怕是有人幕後搗鬼,故意針對他們總裁。

此時若是爆料出私生子醜聞來,定會對他們總裁造成極大的負麵影響,甚至波及陸氏集團的股市穩定。

想要對付他們總裁的人多了去,不乏有人惡意為之,光是陸家那幫人就很難纏。

“去查,是誰在幕後操控這個全網尋親的活動?”

陸寒城冷靜下令。

“是!”

宋嘯領命。

可想起那個可憐的孩子,他還是忍不住多嘴一句:“陸爺,但那個孩子有點神奇,他長得真的特彆像您,不信您自己看一眼。”

接過宋嘯遞過來的手機,陸寒城終於看見孩子的照片。

第一眼就令他瞳孔地震。

孩子的小臉雖然瘦削,但依舊可以看出來,和他的五官極為相似。

再長些肉,必然活像縮小版的他!

“怎麼可能……”

陸寒城驚愕萬分。

他懷疑自己都未必能生出這麼像自己的孩子。

看來某些人為了扳倒他,當真是花了不少心思。

“陸爺,那個孩子……您要不要去看看?”

宋嘯冒著被炒魷魚的風險問。

“備車!”

陸寒城雙眸微眯,冷意襲人。

他倒要看看,是從哪找來的特型小演員,敢來碰他的瓷?

-”鄭彩雲嚴厲地教育自己的女兒。“媽,我不想回去,那又不是我的家。孟叔隻是我繼父,他不是我親爸!”蘇七月知道他們叫她回去的主要目的,是因為孟啟明的公司效益不太好,想幫蘇七月安排一門親事,以此來緩解公司的困境。他們想利用她,她怎麼可能那麼傻?“說的什麼話?怎麼不是你家了?你從小在那裡長大,你孟叔對你和小安那麼好,你怎麼能說出這樣冇良心的話來?”鄭彩雲認為女兒就是白眼狼,孟家白養她這麼大。可她哪裡知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