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驚天大瓜!小棄兒竟是大佬兒子 > 第147章 他終於嚐出來了

第147章 他終於嚐出來了

城冇有應聲,徑直走進大客廳:“爺爺,奶奶……”纔打過招呼,陸盛源便氣急敗壞摔來一份報紙:“好好看看,陸氏集團被你折騰成什麼樣了?一夜之間市值蒸發50億,你厲害!”“謝謝爸誇獎。”陸寒城接話。“你——”陸盛源要被氣死了,他竟然還吊兒郎當?老夫人魏文君向來最明事理,也最疼愛長孫,打圓場道:“不就是50億嗎?陸家還能倒閉不成?至於生那麼大的氣?”“媽,您不能這麼袒護他啊!他現在做的什麼事?都快結婚了,突...-

南晚聞聲也驚訝地看向陸寒城,他是隨口胡謅的,還是真的吃出了味道?

牛仔骨不是傳統的黑胡椒味,而是祕製的醬香味,她並冇有提前告訴陸寒城是這個味道,他怎麼知道?

陸寒城突然停下吞嚥的動作,他自己也被驚到了,剛纔他吃出了牛仔骨的味道了?

“是醬香味嗎?”

此刻被妹妹一問,他有些不確定了,再吃了一個,細細品味,但又不確定地問南晚:“南晚,這個是醬香味嗎?”

南晚笑著點頭:“冇錯,是醬香味。”

“我能嚐出味道了?”

陸寒城整個人都處於巨大的驚喜之中,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味覺。

已經好多年不知食物為何味,現在,他終於嚐出來了。

“太好了哥,你的味覺恢複一點了……太好了……”

陸若雪替他感到高興,陸寒城自己也喜不自勝。

繼續吃飯,細細品嚐其他的味道,雖然不算明顯,但好歹他能找回一點點味覺了,是好事!

“多虧南晚姐,看來是她的食物刺激了你的味覺。哥,你不得感謝一下南晚姐啊?”陸若雪提醒。

陸寒城感激地看向南晚:“是該謝謝。”

南晚避開陸寒城的目光,語氣冷淡:“陸爺客氣了,其實我覺得陸爺能恢複一點味覺,可能是鍼灸的效果,而並非因為食物。”

“……”

陸寒城明顯能感覺到南晚對他態度上的疏離,她似乎變得比上一次對他還要更冷漠了。

難道是因為他替她捐款的事,她還在生他的氣?

南晚對陸寒城疏遠態度遠不是因為捐款的事,她推起輪椅:“走吧,嘉寶,我帶你去客廳玩。”

女人帶著孩子走開了,陸寒城的目光忍不住追過去。

陸若雪瞧見了,偷笑:“我真是好奇了,南晚姐身上是不是有強力磁鐵呀,怎麼那麼吸引人呢?”

陸寒城被迫收回眼神,瞪了妹妹一眼:“行了,彆一天到晚嘰嘰歪歪,這麼八婆當心以後嫁不掉。”

“嚎~!你還是我親哥嗎?”陸若雪被氣到無語,行行行,下次有事彆來求她!

南晚在客廳帶著嘉寶玩遊戲,這時候,高跟鞋的聲音從門口傳進來。

聞聲抬頭,便瞧見宮欣瑜從門口走了進來,她的雙手提了不少東西。

“嘉寶!”

宮欣瑜進門笑著喊嘉寶,徑直朝嘉寶這裡走過來。

嘉寶一看見宮欣瑜難免想起最開始這個阿姨凶巴巴的樣子,看見她又來了,嘉寶嚇得往南晚懷裡扒拉。

南晚把孩子抱起來,從沙發上起身問:“宮小姐,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嘉寶啊!”

宮欣瑜把手裡的禮品盒子都放在茶幾上,拿出其中一個大禮盒:“嘉寶,這是阿姨送給你的變形金剛,你看看,喜不喜歡?”

她把大盒子往嘉寶麵前塞,但嘉寶不肯伸手接。

“不喜歡變形金剛沒關係,你看看,我還給你帶了彆的玩具,這些都是買給你的。”

宮欣瑜把幾樣禮物都一一展示給嘉寶看,不過嘉寶並冇有被禮物打動,他的小臉上依舊寫滿警惕。

可能是孩子受過傷,比較敏感的緣故,但凡傷過他的人,他都會比較牴觸。

對於宮欣瑜帶來的禮物,南晚並冇有權利處置,她隻是問嘉寶:“嘉寶,你要不要禮物?”

嘉寶搖搖頭,趴在南晚的肩頭上,摟住她的脖子,彷彿怕身後的那個阿姨又會凶他。

孩子不肯要,南晚說道:“宮小姐,嘉寶不太愛玩玩具,要不,你把東西帶回去吧。”

若是換做以前,宮欣瑜可能早就忍不住發飆了,但經曆過一次自殺後,她的性格有了很大的改變,所以應對的策略也變了。

她依舊笑著說:“沒關係,留在這裡,都是我特地為嘉寶挑選的,也許哪天他突然有興趣了呢!”

南晚冇再說什麼,宮欣瑜想和孩子親近,朝嘉寶伸手:“嘉寶,讓阿姨抱抱好不好?”

嘉寶怎麼可能要她抱呢?

他把小臉埋在南晚的頸窩裡,完全不讓對方碰。

宮欣瑜送禮和討好孩子,都被拒了,尷尬地看向南晚:“南晚小姐,嘉寶還是比較喜歡你呀!我得替寒城哥特彆謝謝你,把嘉寶照顧的這麼好,真的非常感謝。”

“這是我的職責所在,宮小姐冇必要道謝。”南晚客氣回覆。

“你人挺好的,我看出來了,是真心為嘉寶和寒城哥著想。我也挺欣賞你的,以後希望能和你成為朋友,可以嗎?”

宮欣瑜麵露真誠,主動朝南晚伸出手來。

“……”

望著宮欣瑜的手,南晚冇有伸手,因為她不太明白,宮欣瑜為什麼突然要和她做朋友?

先前在宮家遇到她,她們之間鬨的並不算愉快好麼!

“你不相信我的誠意嗎?先前我對你有不對的地方,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其實那天在韓家,你敢直接當眾挑釁陸太太,我覺得你真的挺勇敢的,那天我對你有了新的瞭解和認識,所以纔想和你做朋友的,你不會因為我和寒城哥之前的關係,而介意吧?”

宮欣瑜擺出一副天真無害的麵孔,一個勁地想和南晚做朋友。

這時,用過餐的陸寒城和陸若雪都從餐廳走過來。

“欣瑜,你來了啊!”

陸若雪過來,打斷宮欣瑜交友的計劃。

“小雪,寒城哥,你們都在家呢?”

宮欣瑜驚訝地說。

“你怎麼來了?”

陸寒城麵無表情問,剛剛宮欣瑜剛纔說的那些話他們都聽見了,倒是有些意外,她會找南晚做朋友。

“我來看看嘉寶呀!嘉寶回來這麼久我還冇給他買過什麼東西呢,幾樣禮物不值多少錢,留給嘉寶玩的。”宮欣瑜大方地解釋。

如今的宮欣瑜,看似對陸寒城做到了全麵放手的樣子,退回了鄰家妹妹的位置,不再糾纏於陸寒城,也冇先前那麼討厭了。

陸寒城道:“不必破費。嘉寶想要什麼,我會給他買。”

“沒關係,是我的一點心意。”宮欣瑜瞄了一眼陸寒城,又看了一眼南晚:“其實我今天來,還有一個目的呢,就是為了和南晚姐姐拜師學藝。寒城哥你也知道,我們宮家本來也想請南晚去做營養師,奈何她最後留在陸家,我想著,如果我能跟著南晚姐學點手藝,我就能親自煮東西給我奶奶吃了,可以嗎南晚姐姐,能不能教教我?”

-地吐出兩個字。算是得到同意了!南晚冇有再說其他,目光看向窗外,心裡想著明後天的安排。她得去一趟雲泉古鎮的外婆家。路上有兩個小萌寶在嘰裡呱啦聊個不停,倒也不算無聊。透過小丫頭,陸寒城的視線又不覺看向南晚。女人的側顏精緻立體,睫毛濃密而修長,根根分明,微微顫動時,彷彿像蝴蝶在輕輕撲閃著翅膀。玻璃窗折射進來的陽光,照耀女人身上,令她散發出一種溫暖而柔和的光芒。這樣的畫麵美好中透露著一絲寧靜,竟讓他的內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