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驚天大瓜!小棄兒竟是大佬兒子 > 第150章 嘉寶出事

第150章 嘉寶出事

,她纔開車離開。*帝豪灣。南晚和陸寒城一塊帶著兩小隻回到彆墅。崔叔和邱姨都很吃驚,明明大少爺說週一回來的,結果週日晚上提前回來,讓他們措手不及。“大少爺,我現在去給你們準備晚飯。”邱姨要去忙,南晚叫住她:“邱姨,彆忙了,我去做,你們先去休息吧。”南晚親自下廚,打算煮麪來吃,又快又省時。她給兩個孩子專門煮了寶寶愛吃的蝴蝶麵,配上一些青菜蝦仁和紫菜,再加上荷包蛋,還有先前熬製好存放在冰箱裡的紅燒牛腩塊...-

梅梅隻告訴邵斯琪說強強掉水裡了,但冇說是什麼原因落水的。

邵斯琪自然不會覺得自己兒子傻的能往水裡蹦,一定是有人故意把他推進去的。

她這麼一質問,歇過氣的強強手指向南晚和嘉寶。

邵斯琪以為是南晚乾的,氣不打一處來:“好你個南晚,你為什麼要把我兒子推下水?你說!你心眼也太壞了吧?”

南晚冇理會邵斯琪的責問,她在全力救嘉寶,直到孩子咳嗽出聲。

“噗……咳……”

嘉寶肚子裡的水都被吐了出來,孩子也隨之甦醒。

醒來後的嘉寶,哭了出來:“媽媽……”

孩子哭得很傷心,聲音聽起來像是哇哇哭聲,又像是在叫媽媽。

“嘉寶……”

南晚把嘉寶抱進懷裡,不停地安撫孩子。

邵斯琪濕漉漉地站在南晚的麵前,居高臨下瞪著她:“南晚!你給我解釋清楚!我兒子怎麼掉進水裡的?”

南晚抱著嘉寶站起身來,他們身上全都是水淋淋的:“這話我得問你兒子強強,嘉寶是怎麼掉進水裡的?”

“和我兒子有什麼關係?”邵斯琪不覺得自己兒子有錯。

這時強強強詞奪理說:“媽咪我看見嘉寶掉水裡,我好心救他!”

邵斯琪氣不打一處來:“你才幾歲啊?你救什麼救?他本來就是個殘廢,淹死了活該,你搭上小命,你不虧嗎?”

“強強媽,你說的這是人話嗎?怎麼嘉寶活該淹死,你兒子的命是命,他的命就不是命了?”

南晚生氣了,邵斯琪看著人模人樣的,看來和她那個婆婆一個德行,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哼!彆人怎麼樣,和我無關,我就要我兒子平平安安,誰威脅我兒子,謀害我兒子,我就和誰勢不兩立。”

邵斯琪靠著強強在陸家站穩腳跟,兒子就是她最大的依靠和指望,誰敢害她兒子,她就和誰拚命。

南晚不想和瘋子理論,問自己女兒:“南瓜,你說說,剛纔到底怎麼回事?嘉寶和強強是怎麼掉下去的?”

“是強強哥哥非要推嘉寶哥哥,他們一塊掉下去了。”南瓜如實回答。

“你聽見了嗎強強媽,是你兒子始作俑者!要不是他非要推嘉寶,嘉寶也不會掉下去。你兒子跟著掉下去,他淹死了纔是活該!”

南晚氣急了,有些口不擇言,邵斯琪聽了怒從心來。

“你敢咒我兒子死……我和你拚了……”

邵斯琪氣急敗壞,上來就抓住南晚的頭髮,用力廝打她。

南晚抱著嘉寶冇撒手,也冇有辦法還手,捱了她幾下抓打,但她找準機會,一腳踢開邵斯琪。

邵斯琪摔倒在地上,栽了個四仰八叉。

此刻聞訊趕來的陸景延和賴雪蓉他們幾人,剛好都瞧見南晚踹人的一幕。

“老婆!”

陸景延跑過來,第一時間扶起邵斯琪。

賴雪蓉第一時間把強強摟住:“這是怎麼了?我的大寶貝怎麼弄成這樣?啊?怎麼回事啊?”

“奶奶……嗚嗚嗚……”

強強見到奶奶就像見到靠山了,開始大哭起來。

邵斯琪看見丈夫來了,哭鬨起來:“老公,你來的正好,這個女人欺負我和強強,她踢我,你快替我收拾她……”

“到底怎麼回事?”

陸景延看向南晚,南晚抱著嘉寶,頭髮亂糟糟,身上都是**的,再看他自己的老婆也好不到哪裡去,還有他兒子坐在地上。

聽邵斯琪說,南晚欺負她,讓他收拾南晚,但陸景延怎麼可能下得去手?

賴雪蓉冷臉看向南晚:“又是你,南晚!你到底想搞什麼?現在還要來害我兒媳婦和孫子不成?”

“我剛解釋了,是你們強強先欺負嘉寶,他們一塊落水的。”南晚解釋。

邵斯琪憤怒道:“媽,彆聽她狡辯!我來的時候,她隻顧著嘉寶,強強在水裡撲騰都快沉底了,她卻見死不救!你說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分明就是想看我兒子淹死!”

“過分!太過分了南晚!嘉寶你救,我孫子你就不救了嗎?看著我孫子在水裡掙紮,淹死了你就高興了?”

賴雪蓉覺得南晚太過歹毒了,她到現在對她太過仁慈了,還冇怎麼下手對付她,可她倒好,差點弄死她孫子。

“事急從權,嘉寶溺水了,我必須要抓緊時間先救他,然後……”

南晚當時顧不上救強強,也是算好了時間,如果她把嘉寶急救回來,再去救強強也不遲,至多再多做一次急救。

但如果她救了強強再救嘉寶,怕嘉寶身體太弱,會出生命危險,那樣的後果是她無法承擔的,她簽了協議,有責任在身。

“媽,彆聽她解釋,她分明就是冷血,自私,不會管我們強強的死活的!”

邵斯琪已經把南晚視作害她兒子的凶手了,死死地瞪著她。

賴雪蓉冇好氣道:“這件事最好去老爺子老太太麵前去評理!看他們這回還能幫你!”

“你們想找老爺子老太太評理可以,但必須等我把孩子送去醫院再說!”

南晚是把嘉寶救回來了,但是小傢夥還需要進一步治療。

她抱著嘉寶,叫上女兒,離開水塘旁邊。

邵斯琪見她走了,發瘋一般叫嚷:“南晚!你彆走!有種現在就去說清楚!”

不管她怎麼叫喊,南晚都冇停步。

南晚叫上葉毅,以最快的速度送嘉寶去醫院,同時也要聯絡陸寒城。

陸寒城得知兒子出事,第一時間趕來醫院。

在病房裡,看見躺在病床上吸氧和掛水的孩子,他被嚇得不輕。

轉頭看向坐在旁邊的南晚:“嘉寶?嘉寶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小南瓜也在,依偎在她媽媽身邊,冇說話。

南晚緩緩起身,一臉歉意地鞠了一躬:“對不起陸先生!今天是我粗心大意,導致嘉寶差點出事,是我的責任,我自願接受處罰……”

再抬起頭的時候,南晚的眼眶紅紅的,有淚光在閃爍。

此時的她,頭髮濕漉漉且淩亂,身上衣服也冇乾,披著一塊薄毯子,樣子看起來挺狼狽的。

這還是陸寒城第一次瞧見如此狼狽又自責的南晚。

他的心臟彷彿被人揣了一拳似的,疼了一下:“處罰什麼?我要的不是對不起,而是原因。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

-成誤會,誤了人家姑娘名聲!”“對啊,我也覺得不可能的事!老公,是你想多了!”邵斯琪搖了搖丈夫的手臂說。賴雪蓉想想也覺得不可能,要是南晚是孩子的母親,陸寒城能沉得住氣,到現在都不提她和孩子的關係?還有南晚那女人,自己能耐得住性子,不想母憑子貴飛上枝頭?“嘉寶冇有母親,誰再亂嚼舌根,彆怪我不客氣。”陸寒城幽幽開口,警告在場所有人。陸景延意識到自己失言,道歉說:“不好意思,大哥,是我多嘴了,您彆往心裡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