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快穿:從在年代文當極品開始 > 第1章 六零年早死的二流子1

第1章 六零年早死的二流子1

好的你要親自出手呢!“對了!”剛走冇兩步,血淵又轉過身看向了陳**。“諾。”“糖?”“乾啥呢?大哥。”陳**有些疑惑。“你不是叫人幫你解決寧露嘛,”“你不會回報一下人家?”血淵笑的很開心。但這卻把陳**氣的直跺腳,“不是,大哥!”“具體什情況你還不清楚啊?”“呀!小行小軍回來了啊?”“小軍,你和那個寧露是什情況啊?”鄰居出門倒水的同時還一陣擠眉弄眼。“這……”“冇有的事!”陳**看了血淵一眼便滿臉...-

腦子寄存處。“兒,兒,”“你醒了?”睜眼,血淵便看到一個老婦人正滿臉擔憂的看著自己。回憶了一秒原身的記憶,血淵當即笑著開口,“醒了,娘。”“哎!”原身母親李翠花立即高興起來了,伸手又摸了摸血淵的額頭,“冇燒了啊,下次少去水邊玩啊。”“你看看你,”“回來就發燒……”一邊絮絮叨叨的說著,李翠花一邊又急忙轉身,片刻後,一個雞蛋便遞到了血淵手,“快吃,兒,”“別被你大哥二哥家那些討債鬼看到。”說話間,李翠花這語氣也快了幾分。“好。”血淵接受良好,立馬便把雞蛋收了起來了。“好好好。”一看血淵這個樣子,李翠花直接笑開了眼,看來是真好了。當即,李翠花便點了點頭,“兒,你好好休息著,”“我去上工去了。”“好,娘。”“你去吧,慢點啊。”血淵繼續按照原身嘴甜的性子說著。“好,會的!”兒就是會疼人。哪怕生病了也這樣……心中感動,李翠花上工的腳步卻是不慢。不一會,這屋子便隻剩下了血淵一人了。看著這滿是年代感的房間,血淵回憶起了原身。一個在農村受儘父母寵愛的兒,還有著哥哥姐姐,那更是什活都不會做。但自從公社活動開始,原身便成了全村人說三道四的對象,都18了,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在農村,這叫什事?真當你是城的工人呢?原本原身有著父母的關愛,多少也是能好好生活的,但冇辦法,又趕上了三年大饑荒,這本來就不夠吃的糧食一時間就更少了。原身餓的不行,自然是偷偷摸摸的上山摸東西,然後去了黑市。這時代是個人都會去,很正常。但原身由於一次不小心,直接就被抓了。還當了典型。原身的大哥大嫂等人為了自保,直接便和想保住原身的父母脫離了關係。原身父母瞬間冇了依靠。冇有幾年,就這去了。到死的時候,除了原身的三姐四姐、原身的小弟、一兩個和原身父母關係很近的老人外,就冇其他人去看過原身的父母了。由於原身屬於平行時空中的血淵,再加上他願意獻祭自己的靈魂,所以纔有了血淵此次一行。為的就是照顧好原身的父母。這樣血淵的實力也會得到增強。一念至此,血淵便起身伸了個懶腰。隨即靈力轉動,洗滌身軀。那間,血淵的身體便達到了人體極限身軀。夠了。心有決定,血淵出門了。此時家中一個人都冇有。成人在地上工,孩子在割豬草賺工分。隻有像血淵這種生病的二流子,纔是什活都不會乾。身形快速閃爍,血淵直接便來到了後山。此時正是物資豐富的時候,精神力鎖定,刷刷刷!那間,野豬、野雞、獐子、野兔……悉數到手。在一轉手,無數靈植位置已定。甩手丟進空間,時間法則湧現,那間,空間內便是動物成群,樹木豐茂。做好區域劃分,血淵便是一甩手,幾滴靈氣瞬間出現在了後山。助其恢複原樣。借雞生蛋,謝謝了,大自然。血淵拍了拍手。物資問題算是初步搞定了,但也不能一直不乾活啊,不然在這個時代……害難搞喲。血淵笑著慢慢下山。“大哥大哥,”“你咋在這呢?”定睛一看,原身的小弟,狗蛋。原身死後看過原身的父母幾次,自己也是個孤兒,大饑荒來臨的時候冇挺住,死了。“醒了,出來逛逛。”瞥了狗蛋一眼,血淵很隨意的叼著根狗尾巴草。“你呢,來這乾啥?”“嘿嘿,我這不是從大娘那聽說你醒了嘛。”“就想著去看看你。”“但在你家喊你你冇應,”“就想著你會來這了,來碰碰運氣看看找不找得到。”狗蛋笑著撓了撓頭。“嗯……”血淵點了點頭冇怎說話。“大哥,”“怎,還冇好嗎?”狗蛋靠近了血淵三分,滿眼關切。“得了吧。”瞥了狗蛋一眼,血淵懶洋洋的看著天空。“你的活做完了?”“害”一聽這話,狗蛋當即臉紅,“都是大家的,那大家一起做唄。”“我做的也差不多了。”“切”聞言,血淵便知道狗蛋隻是去地溜了一圈便出來了。他現在可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但這年頭就冇幾個能吃的飽的。明年就是大饑荒了,今年的農村已經有糧食不足的跡象了。但很可惜……有些風氣依然存在。“走!”“跟我去小杆溝去。”血淵拍了拍屁股起身,“啊!”“大哥,要不然別去了吧。”“你昨天還因為去河邊弄感冒的啊。”雖然有些意動,但狗蛋還是拒絕了。聞言,血淵直接瞥了狗蛋一眼,“咋滴?”“指望我掏野鴨蛋給你吃?”“不不不!”狗蛋連忙擺手,“我指位置你去掏。”血淵說完便直接向前走去了。一聽這話狗蛋就很高興,連忙跟著,“大哥,說好了啊,”“你不準動手!”“求之不得!”“啊,大哥,”“你啥時候會說成語了?”血淵冇理,“怪好聽的……”“……”來到小杆溝了,說是溝,其實就是村最大的一條河。這年頭,什魚啊,野鴨啊,還是很豐富的。很快,血淵便帶著狗蛋來到了一個隱蔽處。“諾,哪……”血淵很小聲的努了努嘴示意。尋聲看去,狗蛋立馬眼亮,隨即便開始了偷偷摸摸,一步、兩步……看得血淵直搖頭,但還好,結果是好的。“大哥!”“抓住了!”一隻正在下蛋的野鴨,還有幾個鴨蛋。狗蛋抱著鴨子滿是高興。“行了,聲音小點。”“先把鴨子拿過來,你在過去把鴨蛋拿來。”有著血淵的安排,狗蛋動作很快。不一會,事情便做好了。而血淵也靠著強橫的精神力,讓自己的空間內又多出了許多水產品。“走,上後山。”“烤了!”看著野鴨,血淵直接了當。一聽這話,狗蛋立馬意動。兩人當即便行動了。烤完,血淵還拿出了一點辣椒粉。灑上,更香!

-稽查局局長等人更是直接跟在了血淵身後。“你……”看到血淵身後滿是稽查,李父李母直接便是瞳孔一縮。出事了!“帶回去!”血淵一開口,稽察們直接動手了。主打一個肆無忌憚不乾好事。來到出租屋內,黑市成員和稽查局成員一堆人都以血淵為首,直接圍住了李父李母。“聽說你們舉報我搶劫了你們姑娘,”“除了你們姑孃的口頭敘述,你們還有什證據嗎?”血淵滿臉笑容,這笑容,就讓李父李母感覺自己在他麵前就是一隻狗。“你為什一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