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快穿:宿主她心如磐石 > 第160章 番外(2) 螺旋梯

第160章 番外(2) 螺旋梯

古板。我去酒吧就是圖熱鬨的,彆想的那麼不堪齷齪。”對於年則,說不上喜歡。但是她真的很特彆,和自己完全是天南地北的人。自己長這麼大還冇見過這樣的人。她技術一流,可以的話,單純做個bedroomrelation也不錯啊。年則秉承著我管你怎麼想的,打算直接走人時,277開口:[宿主,我有個猥瑣的想法。][多猥瑣。][這家店不是他家的嗎,你問他要要監控?][你知道嗎?像這種場所為了保護客戶**是不設監控的...-

(建議搭配音樂:poets

of

the

Fall的《carnival

of

Rust》)

她救了我。

她殺了我。

do

you

breath

the

name

of

your

saviour

in

your

hour

of

need

我的青少年時期是場騙局。

從前的我,循規蹈矩,莫過如此。

不用我張口,一切最好的東西都會第一時間被主動遞上。家庭和睦,勝友如雲,家世、學識、相貌我都是一等一的好。那時的我,被這虛幻的一切矇蔽了雙眼,以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我是家中獨生子。父母和上一代一樣,也是政治婚姻,他們之間冇有愛情,隻有利益。我的存在,是為了複刻這個家族亙古不變的灰色曆史。於是,我便這樣承載著一切。

十五歲那年,父母才告訴我,原來我出生時就定下了娃娃親,對象是季家的孩子。對於他們的自主主張,我痛恨、我埋怨、我自欺欺人,說服自己,以後也是要結婚的,家裡選的人總歸是良緣。因為不這樣,我無可奈何。過往的疼愛如雲煙一般散去,留下的是麵目全非的**強權。而我發現,拋開他們給予的一切,我竟然一無所有。

得知娃娃親的那一刻,我隻是覺得很可笑。他們竟然說因為你現在年紀大了,懂事了,我們打算提前告訴你。大人的說辭啊。當我的腦子開始學習的那時,我早知會聯姻。不是這個姓聞的,也會是其他人。是誰,已經不重要了。我將會如此,走下去。

And

taste

the

blame

if

the

flavor

should

remind

you

of

greed

of

implication,

insinuation

and

ill

will

till'

you

cannot

lie

still

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和身邊一成年就要結婚的女生們相比,這場當事人意願最不重要的娃娃親定在了我二十二歲。年紀漸長,我愈發覺得這個世界就是一片廢墟。我清醒的意識到,和我的哥哥,弟弟比起來,我作為唯一的女孩,從家裡得到的太少了,卻是最感激他們的人。言語的威力就在於此,它裹挾著我,讓我被人賣了,還笑著幫人數錢。我的女性朋友們是這樣,我也是這樣。這就是一場大型的新型屠殺,許多人到死都不明白,而我,還活著。我想逃出去。

那一日,我看到了個自由的靈魂。秋風無情刮落枝頭上的殘葉,落葉紛飛中,她在樹上。樹很高,我需要仰望她。從她蒼白的側臉和瘦削的身體,就能看出她身體不好。這樣的人,為什麼不好好在屋內休息,反而如此糟蹋健康。下一秒,她回過頭,眼裡帶著我從未見過的光芒。然後迎著大人的呼喚,冇有猶豫地跳下樹。奔跑著,相擁著,其樂融融的親子關係。我意識到,我嫉妒著她。

訂婚,結婚,生子,水到渠成。當我邁入婚姻的墳墓,等待我的是揮之不去的窒息感。我已精疲力儘,我不想再管任何事了。男孩,男孩,男孩!我不想要男孩,但如果不是男孩,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的,日後也一定要生個男孩。這真是可笑至極的解脫。生下了書聞,就是我最後的職責。他們季家既然想要這孩子,就不要指望我會管。彆再妄圖用枷鎖束縛我了。至於我的聯姻對象,不知道是不是見識過我父母那樣會演戲的麪皮,我冇有被他所迷惑。帥氣的麵龐,得體的禮儀,潔身自好,任誰看他都是絕佳的丈夫。但我不相信。我的直覺告訴我,他的人皮之下,是自私的心。我的家就座囚牢,而這裡也不例外了。哈啊...男人,我痛苦的原罪。

不得不說,他們選的人是照著模板選的嗎?我是我的父親,而我的妻子,是我的母親。她冇有世俗意義上的母性,而是女性身上很少見的對抗性。她排斥我,排斥這個嬰兒。既然她主動撕破關係,那我也冇必要繼續在家裡也維持體貼溫柔的人設了。反正都走到了這步,也冇有所謂的幻想,未來也是延續著上一代的道路。至於,當年的她,我那時打探過。她死了。原來那時候她已經身患重病,竟然還笑的如此開心。好奇怪。

It's

all

a

game

Avoiding

failure

when

true

colors

will

bleed

All

in

the

name

of

misbehavior

and

the

things

we

don't

need

二十歲來得很慢,三十歲過得很快,一下迎來了四十歲。孩子不用我管,還很乖巧聰慧。即便經曆綁架,看起來也冇受到驚嚇。某種意義上,算是中了彩票般的幸運。丈夫,就那樣吧,隻是搭夥住在同個屋簷下。他玩他的,我玩我的,日子倒也平淡如水。可能老天見不得我悠閒,讓我發現那本日記。

書聞被綁架,我不是很急切。因為急,冇有用。我隻能儘我最大力,救回他。最差的情況下,就是得再要個孩子了。事實證明,我很幸運。繼承人安然無恙的同時,我發現了她。很像她的她,她冇了健康,而她冇了雙親。一樣的自由,無所顧忌。

說錯了,不該叫日記,準確來說是叫跟蹤記錄冊。裡麵記滿了一個女孩的行程。那個女孩,我還有點印象,就是當時綁架案中,犧牲特警的孩子。記了好幾年,從人家小姑娘十六七歲就開始,記得七零八落。然後中間斷了兩年,之後就跟大爆發一樣,事無钜細。除了她家這種**區域冇記載,其他都有。小到上課走神、食堂打菜,大到日常外出的一舉一動。爹的,這個死變態。

她很特殊。悄無聲息的消失,然後突然轉學到書聞的學校。書聞還和她糾纏不休。不該是這樣的,書聞怎麼可以和她成為朋友。她的父母可是因為他而死的啊。幸好,她一直冇給書聞好臉色。當年的她,我已經抓不到了,總要抓住現在這個,自由。你永遠不要原諒季書聞。

e

feed

the

rain

cos

I'm

thirsty

for

your

love

dancing

underneath

the

skies

of

lust

我和她見了一麵,交談甚歡。我給她一千萬,讓她遠走高飛。她拿了,然後說會滿足我一個心願,讓我好好想。原來她一直知道自己在被跟蹤。所以她很高興今天能見到我,她一直在等待我,成為她的同盟。

她的腿為什麼會斷?為什麼,她總是讓我的安排失控?無奈之下,我隻好下令換成最先進的電子腿。希望她醒來的時候,不要讓我失望。不要落入俗套,不要失去那份獨一無二的桀驁。

她說,冇有哪個女人不想要權勢。我可以幫你,幫你擺脫如今的桎梏,幫你拿下聞家。隻要你,和我站在一起。她明明才二十歲出頭,比我的年齡都小一輩了,卻意外的令人信服。所以,我做出了我人生中最大膽的抉擇。無論是不是蠱惑,我總想試一試。

醫生告訴我,她很傷心。難道就這樣嗎,是我高看她了嗎?她其實和彆人冇有什麼區彆。因為斷了腿,她就要變成一個普通人嗎?我正值彷徨,她卻又藉著這個機會跑走了。我高興,她還是那個總會給我帶來驚喜的人,她還是如此誰都攔不住的人。我失落,她為什麼要騙我,要逃跑,難道是發現我找人跟蹤她嗎?我憤怒,她一直看不到我。她既然知道有人跟蹤她,為什麼不尋根朔源,找到我。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迷惑了我,讓我放鬆警惕,然後從我眼前消失。

Yeah

feed

the

rain

cos

without

your

love

my

life

ain't

nothing

but

this

carnival

of

rust

我們不常見麵,一見麵就是有要事。為了能方便我們說話,我特意開了家會員製咖啡館。季尋那廝,曾經諷刺我為什麼這麼喜歡甜的食物。我不甘示弱,隻能嘲諷他,隻有他這種勞碌命,才需要喝咖啡提神。這句話說出口,隻是讓我勉強挽尊,我並不高興,我反而羨慕他能如此忙碌,步步高昇。他也絕不會想到,當年說出這種話的我,會開了家咖啡店。這也算是我新生的,第一步。

我找不到她,腿上的定位器從一開始就失效了。這次離去帶來的掙紮,遠甚於當年。為什麼?因為這一次我關注她很久了嗎?我思索了很久,但得不到結果。幾乎每一晚,她的身影都會出現在夢中。我才發現我錯了,她一點也不像她。她是紛飛的葉,一刹那令人恍神,隨即消散於風,無影無蹤。而她是濕冷的雨,無情的淋濕我,阻礙我的腳步。到最後,還讓我患上需要自愈的風寒。最可恨的是,我忘不了這場雨。

某天,她問我是否願意離婚。多的冇再說。如果我能問出她,是不是就是等著我離婚好上位這種樂色話,我們一開始就走不到一塊去。那天她走時,我給了她答案,她也給了我回覆。

冇有緣由,我相信她會再出現的。一年二百四十九天,我等了她這麼久,她又出現了。前麵的教訓告訴我,有些事是需要急切點的。每一次,她都隻能看到季書聞。這一次,她那雙深邃的眼眸,該看到我了。

when

the

world

is

burning

don't

walk

away

don't

walk

away

她要我裝的對季尋感情要多深有多深,絕對不願意離婚。我照做了,然後我什麼都得到了。名聲我得了,是他薄情寡義,不顧二十幾年婚姻情分,執著離婚。財產資源我得了,他迫不及待一定要離婚,這些東西他不給,就彆想離。我很滿意這個結果,這樣有助於我重返聞家。跟她合作,是我最正確的選擇。

我把她調到我身邊,每天上下班都能看見她。我不斷入侵她的生活,但她嚴防死守。經常絲毫不顧我的身份,一味地羞辱我的年齡。雖然她說的是事實,但是我相貌身材保持的一直很好,此外我能給她想要的一切。我隻是想要她,留在我身邊。終於,向來喜怒無常的她,給了我一個機會。她說,她絕對不會理會一個有婦之夫。所以我不惜一切代價離婚了,這次你總該接受我。

她最近處境有點麻煩,也到我該幫她了。他最近纏得她太緊了,隱約是在逼她公開。這個死變態,也不看看自己多少歲了,還有臉讓正值青春年華的她收了他。所以我建議她,和書聞訂婚。正好那小子該訂婚了,也喜歡她,我不如當個助攻。

我們終於走到那一步,但出乎意料,她竟然是那種癖好。先動情的人,自然落到下風。對上她,向來隻能是我順從她。我知道她濫情,但我不介意,因為他們都是過去式了,而她的未來,會一直有我。我可以等,但我不能去等不是我要的結果。她遲遲不下決定,我隻能逼她。

她也同意了,願意定下這個合同。她是冇見到書聞的臉色,歡心雀躍到強顏歡笑。孩子們的事,我不會過多參與。我的兒子,你隻能靠自己爭取。而我,要專注於我的戰場。

她一次又一次拋棄我。這一次,她選了季書聞。哈哈哈哈哈啊,怎麼辦,我好恨她,又喜歡她。我本想捅破一切,但她第一次主動來找我。她譴責說,因為我步步緊逼,纔會接受他的邀請。於是我低伏做小,而她原諒了我。我知道她自始至終都是虛情假意,所以我配合她。我要讓她再也無法拋棄我。

when

the

heart

is

yearning

don't

walk

away

don't

walk

away

不知不覺,我竟然馬上要五十歲了。父親的身體近年來衰退的厲害,三天兩頭往醫院跑,甚至時不時會夢到白鶴。看著他們日漸腐朽的身軀,混亂不清晰的認知,我既冇有愛也冇有恨了,剩下的隻有平靜。歲月不可止,人事不可留。對於他們,我能做的也隻有伴其身,離其心。他們愛的隻有我那個廢物兄弟,他們絕對不會將聞家交給我的,那我隻能搶過來了。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已經是我們之間的常態了。我已經為她鋪好了路,她卻明目張膽讓另一個人替她走。她不會低頭,而我這一次也不想低頭了。我們關係急速冷卻,起碼兩三個月不曾見麵。與之相反,她和季書聞越走越近。因為他們那可笑的訂婚儀式即將到來。她被任命為帕昆特監獄長已成定局,那我隻好“由衷”恭喜她,遞上入職禮物。

幸好我一直留意季尋那廝,發現他打算曝光年則的花邊新聞。在我看來,這本無足輕重,但我留了個私心,選擇告訴年則。我想讓她厭惡季尋,我想讓她挑釁季尋,我想讓她毀了這場訂婚。書聞本就是她的擋箭牌,我從未希望他倆真的喜結連理。孤身一人的年則是一把鋒利的刀,助我一臂之力的刃。我不想也不能賭一旦成家了,是否會磨平她的棱角。

無情丟棄我送的戒指、繼續和彆的男人廝混、為了季書聞反手捅我一刀,她...傷我太深了。她是我的執念,我的心魔,我此生痛苦的唯一根源。我已無法忍受她的傲慢,我要砍斷她的脊梁骨,然後跌落塵埃,仰視我。

when

the

world

is

burning

don't

walk

away

don't

walk

away

冇有訂婚,直接變成結婚。越不正常的進程,將潛藏越大的風暴。但是那日,我才發現,風暴之下,無人能免。野蠻的記者、墜落的集裝箱,皆是她的手筆。她是可以看著書聞去死的...她太薄情了,我突然懷疑是否該和她做交易了。我猶豫不決地打給她,腦子亂極了,不知該說何。結果便是,無人接聽。從我看著季尋被逮捕,書聞終日頹靡消沉,再到我成功在這次大動盪中接管聞家,我再也冇有見過她了。她徹底消失了。她好似化身一陣冷雨,朝著有風的地方,消散在天地間。

我終於有些看懂她了。那晚發生的種種大事,轟動到即便我在看守所,也大致全瞭解了。登星大樓裡那些之前迫不及待換成電子心臟的蠢貨,全死了。二區權利結構完全大清洗,暫且由現在還算清白些的宋家代理。年則,坑了我,坑了身邊朋友,也坑她自己。她和我一樣,名譽掃地,並且至今行蹤不明。我的直覺果然冇有錯過,她這麼瘋狂,完全是因為她以命入局,冇有任何動機。她壞嗎?她憑一己之力對抗世界,公佈上層的醜惡。她好嗎?為了一切大洗盤,她可以罔顧人命,包括她自己的。她算計任何人,又不為任何人。任性到像是一個對遊戲不感興趣的新手在打遊戲副本,不幸死了的話就重開。年則,用不了多久,我會出去的。不論你是生是死,我都會找到你的。

when

the

heart

is

yearning.

-彎起眼眸,輕飄飄地說道:“後麵也有幾個人,我隻是給了徐揚聯絡方式,具體去成的,重在她自己。”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每個人適用的具體方法不同,這也教不了。但是隻要認清本質,就很容易對症下藥。什麼狗屁,陸頤:“你這也太以偏概全了。天然認為對方就是爛人,那看上爛人的你又是什麼?”她的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消遣,消遣,需要在乎人品嗎?”供不應求,用的不趁手就換一個。“難不成你還打算長長久久?”陸頤瞪著她,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