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快穿:宿主她心如磐石 > 第162章 閒日

第162章 閒日

到宿主你頭上了。][你可要大秀一番,打得他們落花流水。是不——][????][你怎麼就投降,讓她們綁了你。]277腦海裡已經描繪出兩者展開激烈的對決,然後年則舞劍如風,快如閃電,打趴了這群綁匪的場景。結果連身側的劍都冇要拔,直接被綁匪捆了起來。這幾年下來,年則早就習慣277這個“單細胞生物”了。[綁匪一看就是為了錢財,有備而來。她們人多勢眾,明顯占據了優勢。我何不順水推舟,看看她們老巢。]277內...-

高大的校門上鑲著金色的校徽,校旗迎風飄揚著。

華青高中。

春日的陽光透過校園裡的柳樹叢,投下斑駁的影子。

與此同時,一輛輛名車整齊地排列在停車場上,閃耀著金屬的光澤,讓人目不暇接。

週末的操場上,一年級的學生們聚集在一起,歡聲笑語此起彼伏。

突然一陣轟鳴聲,一輛紫色的跑車流暢地停在了眾人麵前。

剛纔還在交頭接耳的人們都停下交談了,目光齊聚在這輛車上。

“她來了。”隨著這句話的落下,鐘嵐優雅地從車中走出。

她的出現彷彿為這個春天增添了一抹彆樣的色彩。

同學們紛紛圍攏過來,想混個臉熟。當然能直接和她交談,而在她身後緊跟著下車的三位夥伴——東方祈、時玫和尚之禕。

她們四個自從入學,就是學校裡赫赫有名的人氣王。

[就是想寫點女F4和平民雜草男]

這座學校,是金錢與地位的象征。她們四個的家世又是這金字塔的頂尖。這四人走到哪裡都是萬眾矚目的焦點,無數少女少男都為之瘋狂。

當然,這裡有一個人是例外,他就是林文禮,綽號貧民窟男孩。

因為他成績優異,是全區第一名。華青高中為了避免他被對家搶走,直接提出學費全免,全額獎學金補助(前提是每一學年期末考試都是第一),先下手為強,把他招來了。

[他的名字我原本打算敷衍點弄疊詞的,但實在不好聽。]

林文禮家境貧寒,和父親相依為命。他之前根本冇想進入這個貴族高中。貴族高中這個概念離他太遙遠了,根本不在他認知範圍內。

奈何華青高中給的實在太多了,想補貼家用的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它。

但事情還是超出了了他的預想。

原本以為這裡的學生隻是家境優渥而已,林文禮很快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有多麼天真。

這裡實施的是精英教育。這群特權階級的學生日常可不是學學習,考考試。這些隻占很小的比例。且不說他們的教學是全英文授課,他們每天都有專門的興趣課程,如帆船、馬術等等。social

party也開的很頻繁。

從未接觸過這一切的林文禮在這裡格格不入,他什麼都不會,他隻會以前那樣按部就班的學習。他也在這裡也感受到了人生中最多的惡意的目光和嘲笑。

冇有朋友,學習跟不上的他依舊不氣餒,努力著,適應著。他堅信隻要付出足夠的努力,總有一天能夠適應這裡的生活。儘管貧窮是他的原罪,讓他無法擺脫困境,但他從未向命運低頭。

總會有些男生看他不順眼,認為他拉低了學校的檔次,便屢屢給他下絆腳石,看他出洋相。

開學第二週的一場衝突讓林文禮陷入了更深的困境。

他公然頂撞了鐘嵐,指責她自大冇禮貌、目中無人。鐘嵐豈能容忍一個貧民在她麵前如此囂張?她自然要讓林文禮好看。

結果相處著相處著,鐘嵐逐漸覺得他這個男人有點意思,吸引到她了。於是會時不時會挑逗他,開點玩笑。

這一切自然引起了鐘嵐後援會會長劉洛的注意。男生們向來心眼多,劉洛又暗戀鐘嵐已久,見林文禮老是不要臉的湊在鐘嵐身邊,不禁男疾男戶,帶著他的男生小團體暗地裡欺淩林文禮,如把他關在男廁所,組隊時孤立他,進門時潑水等等惡作劇都使了出來。

然而,林文禮並冇有因此而屈服。他雜草屬性點滿,深知自己的價值不在於他人的評價和眼光,而在於自己的努力和堅持。

隨著時間的推移,某一天,鐘嵐突然走到了林文禮的麵前,眼神中充滿了好奇和探究。

“你為什麼總是忍耐?”她問道。

林文禮抬頭看了她一眼,輕輕地笑了。

“因為我知道,隻有通過忍耐,我才能變得更強。”他回答道。

鐘嵐開始重新審視這個貧民窟男孩。她發現,他雖然貧窮,但他的內心卻比任何人都要強大。

為了給少男留點自尊心,她難得大發慈悲,要求今日活動班級統一租車,大家一同前往目的地——閒日研究所。

“鐘,我是真搞不懂你,就為了那個不識好歹的下等人,竟然讓我們坐這種車去。”時玫摘下墨鏡,很是嫌棄地說,“之禕,這種車你能忍受?”

即便學校租的是保時捷,但她覺得租車這個行為就很low,竟然讓她坐不知道幾手的車子。

尚之褘無所謂道:“這有什麼的。你要是真受不了,就自己開車吧。”

東方祈不讚同道:“她最好彆這麼乾。”

時玫一臉不信:“為什麼?”

彆以為她不知道,東方祈私下還關照過林文禮這個下等人。

東方祈和煦道:“閒日研究所是出了名的監管嚴格。我們租的車都提前報備了,你的車可冇有。”

“你大概率會被攔在門口不給進去。”

“嗬嗬。”時玫露出一個很屑的笑容,“小小一個企業還敢攔我,是不想混了嗎?”

“我勸你彆顯得比我還狂,整的跟個校園屑人一樣。”鐘嵐看了眼手錶,“惹惱年姨,你就等著完蛋吧。”

尚之褘問:“年姨是誰?”

她印象中鐘家的親戚也冇有姓年的。

鐘嵐歪頭,“你們不知道嗎?”

尚之褘:“不知道。”

時玫:“不知道。”

東方祈:“不知道。”

她摸了摸下巴介紹,“年姨,她叫年則,是閒日集團ceo,我們今天要去的就是她公司的總部。”

“不應該啊,我爺爺生日那天,我還和她打招呼了。你們冇看到嗎?”

記憶良好的東方祈解釋:“阿玫她當時嫌裡麵悶,非拉著我們去外麵待了會。”

鐘嵐點了點頭,“反正今天就安分點吧。”本來這次參觀就是她爺爺托了關係的,萬一再整出幺蛾子,後果得他們家承擔。不是說承擔不起,是冇價值。

時玫好奇:“你還冇說惹到她會咋樣?”

她纔不信會有多大的事。

這個閒日集團雖然近年來異軍突起,勢頭很猛,但說到底隻是股新勢力。他們這群這種從祖宗輩就是富貴人家的,怎麼也是瞧不上眼的。

“我姑姑你們總該知道了吧。”

“昂。”另外三人點頭。

“她倆是好朋友。而且我姑姑處於下方。”

這句話宛如一顆炸彈轟的她們三反應不過來。

尚之禕不可置通道:“你姑姑....還能被彆人壓製住?”

東方祈若有所思,有些肯定道:“所以當年那件事,一直冇留名的主人公是這位ceo?”

知情人鐘嵐:“冇錯。”

時玫倒吸一口涼氣,人也不倔了,“好吧,我還是勉為其難坐這個車吧。”

突然旁邊一陣騷動,原來是林文禮就穿了校服來。

華青高中日常是要求穿校服的,但是今天是私人活動,這群富家子弟自然都是大牌私服,哪有穿校服的。

鐘嵐也很惱怒。她明明之前給他挑了件衣服,讓他今天穿,結果還是穿校服。這是在給她下馬威嗎?

林文禮直奔鐘嵐而來,“這個還你。”

他把鐘嵐給他買的名牌衣服遞迴去。

時玫不慣著他:“賤民就是賤民,不入流的東西。”

一向不參與鐘嵐和林文禮愛恨糾葛的尚之褘也覺得不妥。

他林文禮現在已經被默認為是鐘嵐的人了,結果穿的如此寒酸,丟臉的不止他,還有他的所有者鐘嵐。

東方祈倒是冇有像她們一樣,而是耐心詢問:“林同學,這個衣服是不合身嗎?”

並不是。

林文禮咬了咬唇,這件衣服很好,好到他這輩子穿的衣服加起來都冇這件衣服貴。

但是他現在和鐘嵐隻是同學關係,他冇有理由接受這件衣服。不是他的東西不能要,這是他爸爸一直告誡他的。所以他今日特地歸還。

“我——”

“好了,彆說了。”鐘嵐生氣的打斷。

她給什麼,這個傢夥都不要。一兩次算情\/趣,次數多了,就真的讓人生厭了。更遑論,她親眼見過林文禮接受過彆人的好意。

自己對他那麼好,卻不給自己一個好臉色。哈啊,彆人給個小恩小惠,就喜笑顏開。

不識好歹的男人。

她死死抓住林文禮的胳膊,口無遮攔高聲道,“自尊也是要看場合的,下賤胚子的東西。既然你這麼有骨氣,那你以後就看著你的骨氣過吧。”

說畢,她就粗暴地甩下人,頭也不回的上車了。

時玫幸災樂禍的吹了聲口哨,和尚之禕跟上去。

老好人東方祈露出她的招牌笑容,溫柔中藏著點疏離,“阿嵐她隻是太生氣了,你也彆往心裡去。這個衣服,是我們逛街時,阿嵐特意選給你的。她買自己衣服時都冇有這麼用心過。”

“阿嵐生日快到了,如果你真覺得過意不去,可以送她件生日禮物。”

題外話:

我原本打算開一本新書,依舊是寫年則的故事,其實就是下個世界,已經囤了幾章。但是今天app把我的新書下架了,就是說不能延續這本內容。總結下,就是我抄我自己,也被平台認為就是抄。然後囤的稿子也被鎖了,有的我冇備份,我現在也在申訴。但基本上這稿子我也不能用在這本書了。

因為這本數據不好,但我又想繼續寫年則的故事,所以想重來一本,重新開始。但是這麼一搞,我就真的蠻。。。無語的。

隨他吧,感覺實在冇意思,我已經不想搞了。

囤的稿有**章,大概率不會再寫,有實在想看斷頭飯的,我可以建個qq群發。

qun:,我好像評論一直在被吞。)

-青冥捂住年則的嘴,“你還有的活呢,彆說這麼不吉利的話。”她是第一個這麼相信他的人。從前遇到的病患因為他男人的身份,不論女男,都多多少少不怎麼相信他,執意讓奶奶為她們治病。日子長了,他也懶得爭辯。277樂嗬,[嘿嘿,都這樣了,還在意你的身體。小白花就是貼心。]“那你同意了嗎?”年則順勢牢牢握住他的胳膊。“我...我冇什麼問題。但我還需要和我奶奶商量。”年則點了點頭,“那今天先送你回去吧,不然你奶奶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