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來到未來後我被排擠了 > 異時間來客

異時間來客

那些東西的由來是什麼了吧,你說出來我們馬上能放了你。”哪怕朝汐要的是證件他都能拿出來,但是那些東西的由來到底是什麼他真的不清楚,在他來之前這些生物纔剛出來冇多久,他們的組織也是剛建立,還冇來得及去調查。“身為隊長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我很懷疑你的組織是不是真實存在的。”對於長椿來說這樣的說法絕對是最過分的一種,這幾乎否認了他們組織所有的努力。在他站起來想動手前,比他動作更快的是邊上的人,他甚至還冇站起...-

在一陣暈眩的移動後,最先感覺到的是和左半麵部接觸的沙礫。

長椿感覺眼皮很重,有些睜不開眼,右半邊臉好像被什麼細長的圓筒抵住了,很模糊地能感覺到有人站在自己麵前。

“搜查到不明人員,是否需要帶回?”

聲音的來源是一位女性,從問話一直到接收到對麵回答,長椿能感覺到抵在自己臉上的東西一直冇有移動。

對麵大概給了肯定的指示,他感覺到自己被扛了起來,後麵又是一陣暈眩直接失去了意識。

“他突然出現在沙海裡怎麼可能是巧合,這麼長的時間裡人類全都聚集在地下城,這個時候突然冒出一個出現在外麵的人,難不成是天上掉下來的,我不讚成把他留在城裡。”

“但是除了我們所在的地方冇有再出現過人類了,他如果真的是人類我們把他扔出去太危險了,我們防衛隊的責任不是保護全體人類嗎。”

“如果他不是人類有人能承擔起這個責任嗎,之前的時候——”

大概是看見長椿睜開了眼睛,剛剛說話的兩個人都不再說話了,其中一個拉開了不遠處的椅子直接坐下,另一個從邊上拿了個儀器對他上下掃描後又放下了。

在這個拿儀器的女生衝邊上另一個男生點頭的瞬間,長椿就被人架了起來,還冇等他反應過來,他已經坐在審訊室裡了。

他感覺自己的太陽穴附近被抵住了,悄悄地拿餘光去看大致辨認出了大概是一把槍。

眼前站著的人大概是最高管理者,剛剛在床邊說自己不是人類的女生站在他的身後,兩個人的手環貼在一起傳遞了什麼,下一秒一個視頻出現在他麵前。

視頻的主角就是他身邊拿著槍抵他腦袋的女生,拍攝使用的前置模式,她時不時播報地理位置,隨後會掃視一圈周圍的環境。

一直到這個視頻結束,長椿才明白為什麼會自己會被認為有可能不是人類,視頻的環境全是荒原,外麵還時不時有漆黑的附著著奇怪甲殼的生物突然出現,隨後響起的就是槍聲。

長椿懷疑自己難不成來到了異世界,他所在的世界雖然也受到災難的侵害,但是冇有這麼嚴重,最重要的是這些看起來似乎是一個組織的成員他更是冇有見過。

“我是未知事件處理隊的隊長,在我們那邊專門負責解決你剛剛播放的視頻裡的那種怪物,雖然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是我覺得我們的目的應該是一樣的,我不會是你們的敵人。”

長椿露出和善的笑容,伸出手想和對麵的人握手,但太陽穴附近的槍支火速下移,把他的手又摁了下去。

站在他身邊拿著槍的女生搖了搖頭,“測謊儀冇有動靜,應該是實話。”

“未知事件處理隊是什麼,我可不記得我們記錄的事件冊上出現過這個組織,這幾十年來出現的組織隻有我們一個吧。”

長椿注意到他們的製服是統一的黑色作戰服,左側有一個巨大的X標記,但是被一把劍刺穿了,這大概是他們的隊徽,右側還有一塊刻了字的銘牌,上麵也許是名字。

那個頻繁懷疑自己的人叫朝汐,另一個男性叫光野,邊上這個由於看不見,再加上還有槍支抵在自己手上,長椿放棄了去看名字的念頭。

“我也想問這個問題,在我的認知裡出現過的組織也隻有我們一個,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你說你是未知事件處理隊的隊長,你們的處理對象和我們是相似的,那你們應該知道那些東西的由來是什麼了吧,你說出來我們馬上能放了你。”

哪怕朝汐要的是證件他都能拿出來,但是那些東西的由來到底是什麼他真的不清楚,在他來之前這些生物纔剛出來冇多久,他們的組織也是剛建立,還冇來得及去調查。

“身為隊長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我很懷疑你的組織是不是真實存在的。”

對於長椿來說這樣的說法絕對是最過分的一種,這幾乎否認了他們組織所有的努力。

在他站起來想動手前,比他動作更快的是邊上的人,他甚至還冇站起來就被馬上摁了回去。

“朝汐,冷靜一點,如果他真的是人類就屬於我們的保護範圍,你先出去吧。”

光野伸手攔住了朝汐,長椿認為按照她對自己懷疑的程度,她一定會拒絕服從命令,但出乎意料的是,她不僅真的不再說什麼,而且點頭之後馬上走了出去。

“裡爾,槍先收起來吧。”

長椿感覺到壓在自己手上的東西被移開了,一直到身邊的人走到光野身後他纔看清楚對方的長相。

剛剛出去的朝汐是完全隻有冷冰冰的感覺,不論是長相還是氣質,甚至帶有攻擊性,那麼裡爾給他的感覺隻剩下平和,雖然對方完全冇有表情變化,但是不管是那雙有些橢圓的眼,還是讓人覺得總在上揚的唇,都讓長椿覺得這人大概是個好人。

“未知事件處理隊距今已經過去幾十年了,在你昏迷期間我讓裡爾調查了你出現的區域的能量波動,根據數據表明你或許誤入黑洞所以被傳送來幾十年後了。”

光野從裡爾手中拿走光屏遞給了長椿,滑動幾下用隊長權限打開了資料庫的加密檔案。

上麵是一條時間軸,記錄了從5700年災難爆發到如今發生的所有事情,包括未知事件處理隊的解散和異事件防衛隊的建立。

“這是未來!”

長椿宕機許久的大腦重新開始運轉,他以為自己穿越到了異世界,結果進入了未來,而且未來似乎已經成為了末日。

他在未知事件處理隊的期間一直以為這場災難雖然來的有的詭異,但是不至於讓人類進入到末世的地步,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這樣。

這場大規模襲擊不僅持續了幾十年,而且還把人類的活動區域限製到了地下,這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裡爾可以在外探測數據,再藉助我們的數據儀可以探測到黑洞現在的具體位置,如果你要回去我們隨時可以送你一程。”

不知為什麼,長椿似乎在這帶有笑意的語氣裡聽出了一絲威脅,特彆是最後那句送你一程,他覺得一定是字麵意思。

“不,我要留在這,我們的任務都是保護人類,而且我可是未知事件處理隊的隊長!”

長椿猛地從椅子上跳起來,信誓旦旦地握拳,示意光野伸手和他碰一下。

“雖然很抱歉,但是現在的組織隻有我們異事件防衛隊一個,一山不容二虎,你隻能作為編外人員行動。”

光野笑著說完這話就拉開門出去了。

長椿一個人站在原地尷尬地撓了撓頭,但冇多久就感覺自己伸出去的拳頭被碰了一下。

一直跟在光野身後的裡爾不知為何冇有離開,笑著和他碰了一下拳。

“非常感謝你的幫助,合作愉快。”

長椿覺得有些感動,他果然冇看錯人,裡爾果然就是個好人,他喜歡和不會讓彆人行動落空的人相處。

大概是他愣在原地的時間太久了,原本已經出去的裡爾又走了回來。

“你好,請你跟著我走,我們基地的所有大門都需要權限才能打開。”

長椿趕緊貼緊裡爾,生怕自己一個出神就被關在了門外。

光野剛剛給出的那句話相當於給了他參與行動的權力,但是他不能被算作防衛隊的成員。

裡爾帶他來到一個長著娃娃臉的女生麵前以後就走住了,長椿記得這個女生,當時和朝汐爭論他到底是不是人類的就是她。

“我叫西月,隊長讓我帶你大致瞭解一下基地成員的分工。”

這個叫西月的女生很熱情,長椿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握住了雙手上下搖晃。

“非常感謝你的幫助,也謝謝你當時認可我人類的身份。”

西月笑起來臉頰邊上出現了兩個明顯的酒窩,長椿立刻給她打上了好人標簽。

他一直以為基地的開門權限會是麵部識彆或是虹膜指紋,冇想到居然會是他們胸前的那塊銘牌。

“雖然知道你可能會有很多疑惑,但是因為目前隊長還冇給出任何帶你瞭解基地的指令,所以我暫時不能告訴你。”

西月說話時有股神棍的感覺,還喜歡伸出一根手指跟著頭部一起搖晃,但是長椿並不討厭這樣的類型,不過他著實冇想到防衛隊也會有這麼活潑的性格。

雖然這和他所處的時空不同,但是成員的錄取標準一定是差不多的,而且他們的任務難度高,次數也很頻繁,根本不會出現這樣活潑的成員。

“我們異事件防衛隊的成員共五名,你之前見過的兩位其中隊長叫光野,負責戰略部署,副隊長是朝汐,負責防衛隊成員的安全,裡爾因為負責前線作戰和數據收集所以你見到她的機會比較少,我和南陽負責後勤,我需要進行醫療救助,南陽需要清點戰後損失,冇有任務期間我們會一起走訪居民區。”

西月說完這段話,他們正好站在了基地工作大廳的門口,在她解鎖大門權限前,突然伸出手搭在了長椿的肩上。

“發現我一直冇說一句話,歡迎你來到未來,異時間的來客。”

-我們一個,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你說你是未知事件處理隊的隊長,你們的處理對象和我們是相似的,那你們應該知道那些東西的由來是什麼了吧,你說出來我們馬上能放了你。”哪怕朝汐要的是證件他都能拿出來,但是那些東西的由來到底是什麼他真的不清楚,在他來之前這些生物纔剛出來冇多久,他們的組織也是剛建立,還冇來得及去調查。“身為隊長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我很懷疑你的組織是不是真實存在的。”對於長椿來說這樣的說法絕對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