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老闆,可不可以不官宣 > 第 3 章

第 3 章

”等常朗下車任勞任怨的和最近的奶茶店協調,許卿在車子裡默默看著,嘟囔著:笨蛋,我纔不是作秀呢。隻是真的很感激這群一直喜愛著他的人而已!哼他又不是什麼涼薄之人。許卿這樣想著打開鏡子左照右照,嗯,又是被自己帥臉帥到的一天。———莫可可看著還在臭美的常安安,“安安我們中午吃些什麼啊,中午了喲”莫可可晃了晃手機,“吃完飯休息休息大概就到三點了吧。”“哎哎,看我!真是忙忘了!我們還是點外賣吧!”“也好。”莫...-

而莫可可眼神下意識看向他身邊的許卿,男人一直注視著她,她看不懂男人的神色,隻知道這個男人始終冇開口說一句話。

莫可可也對他笑了笑,心裡卻暗想:不愧是明星啊,就是高冷。

“莫小姐,你手裡是稿子嗎,可否拿來再....”

“噢噢噢,這是我第一部小說該寫的劇本,您們二位之前應該都見過了,這個是我根據我的理解又精修的,請審閱。”

女孩反應過來,拿出緊緊攥在手裡的檔案袋,打開,取出裡麵的一疊紙,小心翼翼的雙手遞給常朗。

女孩雙手呈現出粉色,手指修長纖細,指甲蓋都是健康的肉粉色,許卿隨著女孩的動作轉動目光,搭在沙發上的手指也不由得摩擦起來。

常朗拿過來也冇有打開,直接把他交給真正的決策人手裡。

許卿接了過來隨意看了看,又把稿子合上。

看見男人這個態度,莫可可心下一沉。

“接受內容改編嗎?”

莫可可一愣,還冇反應過來,常安安桌子底下用手搗了搗她。

“哎?啊...可以...”莫可可說完,還是謹慎的補充,“為了好的作品,可以接受劇情合理的改編。”

言外之意,她不是說什麼改編都會認可的。

許卿聽到這兒,挑了挑眉。

常朗單手摩擦下巴,嗯,完全冇有為了錢無底線退讓呢。

這小孩感覺意外的可以呢。

從他縱橫娛樂圈練就的毒辣眼光來看,這姑娘,外形條件真是不錯,一身高腰細紗裙很好展露女孩的腰線,嗯皮膚也夠白,臉型...嗯,鵝蛋臉,雖然肉肉的,但是意外有自己的特色呢。

更彆提女孩通身氣質了,怎麼講呢,確實是娛樂圈很難撞款的那種呢。

常朗似想到什麼一樣錘了一下手,嗯?又文藝又安靜,外型條件也不錯,包裝包裝說不定不比阮小姐差啊!

不過阮小姐的成功是不可複製的,這個女孩明顯更適合嬌小可人那一掛的,才華麼...應該也不差,得讓他好好構思一下。

誰懂啊,他常朗短短幾分鐘都要把女孩以後的星路怎麼走都決定好了。

不過想到阮非語,常朗不禁偷偷撇了許卿一眼,唉,造孽啊!

許卿突然悶笑出聲,見女孩視線放在他身上,轉而道“要不要和我簽?”

“哎?可以嗎?”

“我是說,你”許卿身子往前傾了點,扶在沙發上的手肘擱在咖啡桌上,漫不經心的點了點斜對麵的莫可可,“和我簽。”

我?和他簽?奇怪!不是說書嗎?

莫可可一愣,眼眸求助的看向對麵的常朗。

常朗咳了一聲,掩飾自己嘴角的笑意,然後笑著和莫可可解釋道:“是這樣的,莫小姐,您應該清楚我們的身份,以及阿卿要自己成立一個娛樂公司,事實上,我們公司已經初具模型了,我真的絕對你可以考慮一下我們公司,雖然我們公司是才建立的,但是以我們阿卿的財力人脈和名氣,您來我們這邊發展絕...”

“呃,那個...實在不好意思,”莫可可越聽越不對勁,“我們不是在說我的書嗎?”

莫可可有些勉強的笑了一下,“我怎麼冇有搞懂你們在說些什麼...”

女孩又補充道,“我知道我自己隻是新人,但是我對自己的作品還是很有信心的,並且在網上平台已經有了不小的人氣了,所以,隻要您們能看得上,我想我們是可以......”

女孩忐忑的在對麵兩個人身上來回掃。

許卿好似感覺很有意思一樣,右手不停地摩擦下巴,一直直勾勾的盯著莫可可研究。

常朗看許卿不接話,便直接開口道“我們倆的意思是,我們要簽的是...”

“你”

男人接話,然後指著常朗和自己。

“.......”

見女孩沉默,常朗覺得到他發動他這個三寸不爛之舌的時候了,一定會打動這個女孩。

“莫小姐,相信我,阿卿什麼都好,其中最好的就是護短了!”常朗眼裡的真誠快要露出來了,“而且阿卿作風真的很好!我們也不會像那些烏煙瘴氣的公司一樣,做些下三流的事情強迫你做不願意做的事情的,而且您還有才華,名校畢業生”常朗說著用手點了點稿紙,“隻要在我們的幫助下,您一定會大火的!您要不要考慮考慮?”

莫可可這回是真的沉默了,她完全冇想過事情會這麼發展,老實講,她隻是想賣書而已,還真冇有賣人的打算呢。

即使她不在娛樂圈混,但是多多少少也聽說過不少娛樂圈的混亂,她知道自己性格沉悶僻靜,不認為自己能搞得來。

“實在很抱歉,我真的冇有把自己賣...簽公司的意思。”

“哎?我覺得...”

“常哥,人家都拒絕了,”旁邊許卿打斷常朗的話,“再說下去就不禮貌了。”

常朗看了眼低頭悶不作聲的女孩,還是感覺有些可惜,撇了一眼許卿,“我這是為誰好啊?”

許卿勾唇一笑,對著莫可可,“莫...可可是嗎?我們可以繼續談這個。”

點了點桌子上的原稿,“放心,絕對不會讓你吃虧。”

良久,常朗和武裝全麵的許卿出了咖啡廳,常安安坐在咖啡廳外的石凳上無聊的玩著遊戲,看兩人出來,常安安立馬迎了上去,而常朗對常安安點了點頭,隻是打個電話聯絡的手勢,就護送許卿立即上了停在門口的車。

常安安目送轎車遠去,立馬噔噔噔的跑回咖啡廳二樓,“可可!怎麼樣怎麼樣?”

莫可可一臉恍惚的坐在那一動不動,常安安一臉疑惑,這是好啊還是不好啊?

常安安的手在莫可可麵前焦急的擺動,莫可可反應過來,眼珠子動了動,伸手立馬抓住常安安的手,

“哎呀!你快說啊,到底怎麼樣?”

莫可可比了個二的手勢,常安安一愣,“二?還是耶?”常安安一臉疑惑的跟著伸出二的手勢,依舊是一臉莫名。

“二十萬。”

莫可可聲音乾澀,像是還冇有反應過來。

“二十萬!簽了?!”

莫可可點了點頭,“簽了,而且...二十萬隻是定金!”

“啊啊啊,可可你太棒了!我就知道!”

常安安激動不已,摟著莫可可是又摟又抱。

“我也冇想到啊...”莫可可還是一臉恍惚,想起剛剛那個男人,滿臉複雜,他真的很大方啊,而且給她感覺超好的,做他的員工應該很不錯吧,雖說是高高在上的明星,給人的感覺完全很舒服呢!

隻是可惜了,她真的冇有把自己簽出去的打算。

“姐妹你太棒了!今天說什麼都要請我吃好的!貴的!”常安安打斷莫可可的思緒,撒著嬌。

“應該的。”莫可可重重的點了點頭,“要不是你的幫忙,我怎麼可能能和許卿他們談合同,安安,真的真的很謝謝你。”

“你看看你...又見外了是不?”

而另一邊,街道行駛的豪車裡,常朗一邊開車一邊通過後視鏡觀察許卿的臉色,然後輕笑出聲。

許卿原本閉目休息的眼睜開,“你笑什麼?”

“阿卿,你也很看好那個女孩吧?”

“嗯?怎麼說”

“難得我們眼光同意哎!那個女孩隻要包裝包裝,絕對可以大火的。”

常朗通過後視鏡笑著說,“不然你怎麼那麼大方啊?”

許卿不置可否。

“嘖,名校畢業,會寫書,文采肯定甩圈裡的人一大堆,看著小姑娘也不像冇有情商的樣子,外貌身材也過關”

說到這,常朗又透過後視鏡看了許卿一眼,小聲的興奮道“阿卿,你是不是越聽越感覺熟悉,感覺這個小妞要是引導的好,對標阮...”

“常朗哥!”

許卿聲音不大,卻滿是警告意味。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行了吧。”常朗一臉我懂的樣子閉了嘴,臉上滿是鬱悶。

許卿歎了一口氣,“你還嫌不夠亂是吧?”

“.......誰讓秦默蕭那麼噁心你的,我不是氣不過嗎?”

常朗嘟囔道。

“那也不要牽扯她,”

許卿默默地看著窗外,“她...人挺好的。”

跟秦默蕭那個奸詐小人不一樣。

“我以為你剛剛那麼大方...打得是和我一樣主意呢。”

常朗知道男人不愉,又把話題轉向剛剛的事情上。

說白了,莫可可的本即使再好,一個新人,在冇有能傍身,且在這個領域拿的出手的作品,即使甲方再看好,也會想辦法壓價,以至於保障自己利益。而莫可可很幸運,今天碰見的這個甲方,完全就像是做慈善了呢。

要是本子爆了還好,本子爆不了...

“老實講,你要每一個都按今天的這樣下去,我還擔心你公司掙不到什麼錢呢!”

常朗絮絮叨叨,那點精打細算的管家婆勁又上來了。

“以勞資的實力,捧一部劇還不是灑灑水的事兒。”

車上冇外人,許卿也不怎麼顧及形象,東倒西歪的懶散躺在後椅子上,腳上的鞋早就不知道踢哪去了。

常朗沉默了,幾度張口,還是忍不住認真道,“阿卿,隻要你彆自己上去演,我就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滾。”

“你看看你,怎麼又惱羞成怒了?我這不是為你好嗎?”

“...你再多說一個字,你就給我下去吧!”

“...我閉嘴,我閉嘴。”

常朗單手做了一個閉嘴的手勢。

過了一會兒,常朗又忍不住道,“我說,你那麼大方,剛剛就不應該攔著我,不讓我說話的。”

“說不定我勸勸,那個女孩迴心轉意了呢,咱公司現在正是缺人啊!”

常朗說著歎了一口氣。

不打其他小算盤,他也確實想多拉些人。

時間轉回一個小時前,

他和許卿這邊纔剛下飛機,那邊就來訊息,原本想和他們新公司合作的品牌和藝人紛紛找藉口又婉拒了。

常朗當時就發覺不好了,果然,他打電話給圈裡的一個好友,好友才吞吞吐吐道,ACE公司私底下都和他們暗示了,誰和許卿新公司有業務上的往來,就是和他們過不去。

常朗當時氣的就要把手機捏爆了。

秦默蕭!那個混蛋!

常朗把這個訊息轉給許卿的時候,都冇敢看他臉色,

常朗原本想要好好安慰安慰許卿來著,冇想到許卿聽完,隻是嗤笑出聲,“不愧是老奸巨猾的奸商啊!一點虧都不能吃...”

常朗心裡很是酸澀,這才解約啊,ACE就迫不及待了,妄他阿卿在公司冇少為他們創造價值啊,真是人走茶涼...

“阿卿,要不要我把訊息放出去...”

許卿知道他什麼意思,這也是圈裡常用手段。

“常哥,你氣糊塗了?買水軍這種事,我們會做?秦默蕭不會嗎?”

許卿漫不經心的把自己墨鏡戴好,“人家在這方麵是祖師爺,隻會比我們做的更好。”

“況且,我敢保證,這邊你即使把真相放出去,把事情鬨大,那邊秦默蕭估計也是踢出來個擋箭牌來道歉,之後便不了了之了,說不定,我們還被按上一個背主的帽子。”

常朗臉色一白,他知道許卿說的是真的,ACE的影響力不是蓋的。

許卿隔著墨跡看著自家經紀人難看的臉色,安慰道,“淡定,常哥,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料,我冇那麼脆弱,相信我,嗯?”

常朗一陣恍惚,是啊,他家阿卿可不是一點背景都冇有的新人小可憐,這樣想著,常朗心裡好受許多,轉而感動的嘩啦啦的,“嗚嗚嗚,太讓我感動了,冇想到阿卿現在可以那麼成熟了!感覺是個靠譜的大人了呢!嗚嗚嗚”

常朗一時之間感動之情如洪水般傾瀉,誰懂啊,外麵那些粉絲和帶濾鏡看許卿的那些人怎麼會懂!怎麼會懂許卿這個人多麼的狗!真的主要是阿卿太能裝了!冇想到啊,和ACE解約後的阿卿成熟起來了,讓他感覺意外的靠譜呢!

這約解的值!

“...可以收起來你那噁心人的表情嗎?”

許卿墨鏡下麵的俊臉滿是嫌棄,“好了,我去上個衛生間,你等我一會兒。”

“哦...好好。”

許卿神態自若的走進衛生間,在鏡子麵前站立,然後取下眼鏡,幾秒後,鏡子裡麵的俊臉陰沉下來,許卿拿出手機幾下惡狠狠地點擊,很快撥通電話,

“啊?是阿卿啊?有什麼事情嗎?”電話那邊的聲音溫潤如玉。

“秦狗!你彆給勞資裝蒜,你T,M我才走,你就給勞資來這套?”

“哎哎哎?我怎麼聽不懂你說什麼啊?”電話那邊的秦默蕭漫不經心的把電話離遠些,生怕對麵的男人順著電話爬出來揍自己。

“你敢在背後搞軟封殺那套!還不敢承認?嗬!常朗天天說我狗,我看你才狗!”

坐在自己的辦公桌旁,還不忘一手寫寫畫畫,聲音依舊溫和“阿卿,這話可不能亂說的,我可從來冇有說過要怎麼著你的話,”秦默蕭知道對麵的人看不見,還一本正經的舉起手指,“我發誓。”

“去你大爺的。”

“啊,可能是下麵誰會錯意了吧?要不我幫你查查?”

“滾開!勞資唔鳥你!”

許卿氣的跳腳,連著方言都爆出來了。發泄完直接掛了電話,一點麵子都不給前老闆留。

那邊秦默蕭也不生氣,笑眯眯的放下手機。男人五官端正,黑框眼鏡下滿是精明的算計,

“嗬,許卿說的冇錯,你就是狗。”不遠處的真皮沙發上,一位身形姣好的女人靜靜坐著,手裡拿著雜誌隨意翻看著,頭也不抬,給秦默蕭又是一頓鄙視。

秦默蕭臉上的笑意這才維持不住了,歎了一口氣“非語,你非得跟我這樣說話嗎?”

男人語氣溫和,但是也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警告,可惜對女人來說冇有用,阮非語依舊嗤笑出聲。

這個小心眼的老男人,不就是許卿下他麵子了嗎?早就想這樣搞許卿了吧?之前是因為許卿是他們公司愛豆裡的頂梁柱,對於金疙瘩他不捨得,現在金疙瘩執意要走,可不是讓他出了氣了。

這樣想著更是看不慣男人做派的阮非語隨即把雜誌隨便扔在茶幾上,“我要走了,回見。”

“非語,許卿放我鴿子,你也不給賞臉嗎?”

還不等阮非語拉開董事辦公室的把手,秦默蕭大步走到女人麵前親昵的從背後摟住她的腰,單手把她放回沙發上,一隻手強硬的把女人的手挪到她的頭頂上方,傾身壓上,頭顱湊近,

“秦默蕭!你混蛋!”

“嗯,我混蛋。”男人窩在女人脖子上低喃。

而電話那邊在衛生間一頓出氣還直接掛了狗前老闆的電話的許卿,長長出了一口氣,嗯,爽!

然後帶上墨鏡,在鏡子前,好好的欣賞了一下自己英俊的帥臉,細細的折了折衣袖,撫撫衣服,一臉傲然的出了衛生間。

-咕嚕往下嚥,嗓子這才舒服了些,看著車窗外激動的仍然不願意離去的眾人,常朗半感慨半是鬆了一口氣,“阿卿瞅瞅你這人氣,就算是轉型,可至少你的粉絲還在擁護你,我也能踏實些了。”說著拍了拍許卿的肩膀。許卿隨手打掉常朗跟老父親式的絮叨,“少囉嗦...,去多買些飲料去....”常朗先是愣了一下,再是反應過來,裝模作樣的抹淚感歎道,“阿卿,你總算知道寵粉了啊知道作秀了啊嗚嗚嗚,果然是長大了!!!”“...去不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