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老師,那是我的咖啡 > 第一章

第一章

一件黑色的薄夾克外套,一條樣式簡單的運動衛褲,人看起來很年輕,。這位醫生的個子挺高,身形挺拔,夾克外套他穿得帥氣有型。“不用了,我明天輪休不用喝咖啡,我應該也拿錯了你的,請問你是姓林嗎?”林儀棠有點尷尬,一種偷拿東西還被正主抓包的感覺。冇想到對方還挺好相處的。“是的。”“那我也錯喝了你的咖啡,就當我們交換喝咖啡了吧。”夏路陽看著麵前紮著丸子頭的姑娘,有點緊張臉都紅紅的,時不時還抿一下唇。林儀棠還想...-

“你好,028,謝謝!”林儀棠掃了一下取餐碼,有些著急地對店員說。

“好的,已經打包好了在前邊桌子上。”

林儀棠略掃了桌上打包好的咖啡和壓在下麵的訂單,一邊接起電話一邊拎走桌上的紙袋。

“喂,宋老師您先讓兩個孩子在辦公室等我,我馬上就到!辛苦您了,您先去吃早飯吧。”

林儀棠出門時,一手拎著咖啡,一手在接聽電話,兩隻手都不得空,側著身子用肩膀去頂門。這時門外一個身影將門拉開,她看了看將門拉開的人,朝那人點點頭,用口型說了個謝謝。

那人等她出了門之後進了咖啡店,店員看見那人進來,朝他笑笑,“夏醫生,早上好啊!”

“早上好,020謝謝。”夏路陽微微一笑。

“不客氣!已經打包好在那邊桌上了。”

桌上隻剩一杯咖啡,夏路陽提走紙袋,走出咖啡店。

此時店裡無人,員工也都能稍微放鬆一下,兩人便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起天來。

“你覺不覺得夏醫生很帥?”

“嗯嗯嗯!覺得!覺得!”店員瘋狂點頭。

“是吧,是吧!個子又高,,五官又立體,穿衣品味又不low,感覺還特彆好相處,他每次來拿咖啡都是很客氣禮貌!”

“哈哈哈哈哈,我覺得他笑起來很帥。”

“帥就要個微信!”

“得了得了,我家成哥會殺了我的......”

“嘖,冇用的東西。”

“你有用?你單身還不敢要。”

“......”

......

林儀棠和夏路陽兩個身影走在同一條道路上,林儀棠急匆匆邁著步子一邊朝前走一邊打著電話,夏路陽在後一手插在兜裡,一手拿著咖啡大步走著。

在這條路的儘頭,一個朝左拐走進學校,一個朝右拐走進醫院

林儀棠是晏江市實驗中學初一三班的班主任,夏路陽是晏江市人民醫院呼吸科的醫生。

今天的天氣特彆好,太陽很早就出門上班了,照得人暖暖的。校門口的那棵大樹被風吹得輕輕搖曳,看著路上的年輕人相遇。

等到林儀棠氣喘籲籲地走到辦公室,兩個學生正站在她的桌前,兩人像是賭氣般扭著頭不看對方。

剛剛宿管老師已經提前和林儀棠打過招呼,兩人在吃飯排隊的時候發生口角,你不讓我,我不讓你,幾乎是要打起來。

林儀棠放下手裡的東西,坐在辦公椅上看著兩個學生。

“怎麼啦?和我講講你們怎麼會站在這裡吧?”

其中一個學生氣沖沖地講述著剛剛發生的事情,“老師,他說我肯定又要吃兩碗粉,吃得多......”這個學生是個淚失禁體質,剛講冇兩句大顆大顆的眼淚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另一名學生臉氣得紅撲撲的,也不甘示弱:“老師!我又冇說錯!他吃兩碗,我排在他後麵要等好久,你不知道我們那個隊伍的阿姨下粉特彆慢!”

“我吃兩...兩碗怎麼..了?我吃你家大..米了?”

“你說怎麼了?你吃了我還吃不吃?”

“你...你不吃拉倒!”

“我......”紅撲撲還想說些什麼,被林儀棠叫停。

“停!都先聽我說好不好?”

林儀棠耐心地勸解著兩個學生,給哭花了滿臉的那個學生擦了鼻涕擦了眼淚。

“好啦,好啦,不哭啦,等會眼睛哭腫了,我上課你可就看不見我在黑板上寫的什麼咯......”

哄好了一個再繼續哄另一個。

她又告訴紅撲撲,尊重每一位同學,“他吃兩碗也冇什麼不對呀,你們現在就是在長身體,是要多吃一點,你不能因為自己餓了就怪彆的同學點兩份影響了你。下次咱們爭取排到隊伍前麵......”

兩個學生一大早上就吵架,本來是都急著吃飯,結果倒是兩人都冇吃上飯。

“吵架吵餓了吧,看來下次還是不要吵架了。”

林儀棠把自己的饅頭一人分了一半,兩個學生吃著樂嗬樂嗬地和好了。

“對不起!我再也不說你吃的多了!”

“我原諒你了。”

“好了

同學之間就是要互相關愛,吵架就會傷害對方,也會傷害我哦,你們吵架我特彆傷心。”

“對不起林老師!”

“我也原諒你們了,快回教室吧,就要上課了。”

等兩個學生走出辦公室,林儀棠長呼一口氣,剛剛分了他們一個饅頭,現在自己還剩一個饅頭,她把咖啡拿出來,眼睛看著手機通知群裡的訊息。

咬下一口饅頭喝一口咖啡順一順。

冰涼的咖啡液喝進口中頓時唇舌麻木,緊接著整個大腦迅速感知焦苦味立馬傳遞給全身每一處的細胞。

太苦了!林儀棠差點從椅子上彈起來。

她趕緊檢視標簽,是不是自己冇放糖。

“020,夏先生,冰美式不加糖......”林儀棠艱難地嚥下口中的苦澀饅頭,“完了

拿錯袋子了!”

馬上就到上課的時間了,林儀棠來不及懊惱,隻是不信邪地又嗦了一口咖啡。

yue—

算了算了。

林儀棠囫圇吞了饅頭拿起書走向教室。

此時夏路陽看著自己拿出來的那杯加了奶油頂的巧克力咖啡,和杯上那個logo美女大眼瞪小眼。

齁甜—

“不應該啊,怎麼會拿錯呢?028,林女士?”

另一位醫生走進辦公室,看著望著咖啡發呆的夏路陽。

“喲,夏醫生終於不喝冰美式了,你這口味轉變挺大啊,一下從冰美式變到奶油頂了?”

“哪跟哪啊?早上在咖啡店拿錯了。”

“不至於吧,夏醫生也有出錯的一天嗎?”

“人在一個方麵太優秀的話或許另一個方麵就要扣點分。”夏路陽開玩笑說道。

“哈哈哈哈,那這杯拿錯的咖啡夏醫生試試,或許可以彌補你在另一個方麵的扣的分。和這位......”同事湊過來看杯子上貼的標簽,“和這位林小姐互補咯。”

夏路陽笑笑,拆開吸管插進杯子裡,嘗試性喝了一口。

絲滑香濃的巧克力味在口腔中蔓延開來。

夏路陽轉頭看向同事,砸吧砸吧嘴,“這麼甜,還能有提神的效果嗎?”

“難道在你看來隻有苦澀才能提神醒腦的效果嗎?難怪你找不到女朋友。”

“?”

這有?任何相關性嗎?

——

林儀棠的這一天充實無比,現在11月份。她帶的班的孩子們才進入初中2個月,嶄新的學習環境,學習內容讓學生們多多少少有些不適應。

晏江市實驗中學是一所全封閉寄宿製學校。現在的小孩一個個都是家裡的寶貝,在家裡什麼事情都不用做,現在寄宿需要自己照顧自己,雖然學校設施條件都還不錯,洗衣機空調,熱水24供應,寢室每一層都有宿管老師管理照顧。但是對於剛進初中的學生來說還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學校對於學生的寢室內務管理比較嚴格,每天宿管老師都會對每個寢室的內務進行評定,做得不好的地方就會上報然後扣除班級評分。

11月的天氣已經開始冷了起來,學生一開始進校都是學校統一發的空調被,加上開學軍訓,對疊被子進行統一培訓教育,學生們一個個都疊得還不錯,基本上能疊成標準豆腐塊。一模一樣的被子床單總體看上去也算是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

但是現在學生們都換上了家裡帶來的厚被子,花花綠綠五顏六色,各式各樣的都有。被子如果厚一點硬一點,又是放在小床上的不會很大,學生們疊起來還真有點困難。

林儀棠班上男生的宿管老師是個五十多歲的有點胖的阿姨,阿姨操著一口晏江口音極濃的普通話和林儀棠吐槽。

“哎喲,林老師呀。那不是我說嘞,你們班上那些個小男生哦,那個被子疊得,哦喲喲,我說得不好聽一點真的是和一坨坨大牛屎一樣嘞。你這真得好好嗦嗦哦,我好幾次都冇扣你們班級的評分嘞,再這樣彆的寢室都有進步,你們班那幾個寢室醜得太過分我也不好搞特殊的嘞。”

林儀棠朝她笑了笑,討宿管老師喜歡的同時又幫著自己學生說話,“嗯嗯,張姨,謝謝您哦!我肯定會好好說他們的,下次肯定再也不會這樣了,個個都會疊得規規矩矩!豆腐塊一樣!”

“那要得嘞,就要這樣嘞。”

“會的會的!但是孩子們年紀都還小嘛,要教他們也要慢慢來,肯定會讓您看到他們的進步的!還要麻煩您幫我多多看管一下這些皮猴,下次還給您帶小醬菜!”

宿管老師被哄得高高興興地走了,林儀棠看完宿舍衛生回到辦公室準備批閱作業。

初一語文年級組長走進來找到她的身影,走過來,“小林老師,11月的月考試卷麻煩您出一下哦。”

林儀棠聞言抬頭,“噢噢,好的。”

組長遞過來一個U盤,“曆年的試題這個U盤裡都有,可以作為一個參考哦。”

“好的,謝謝組長。”林儀棠接過U盤,點點頭。

年級組長很滿意林儀棠,她雖然年輕,但是為人處世都還比較老道,有時候話也不用講太明白,一點既透。

她的工作能力也很強,分給她的班不是入校成績裡靠前的。就這兩個月的成績來看,初一三班的成績也能排到年級十五個班裡前五的位置。學生行為評定也很不錯,每週班級評分都在前三的位置。學生個個有禮貌,講文明。

從來也是交代給她辦的事情冇有推脫,事事完成得很好,甚至有時候超乎年級組長的意料。

看著林儀棠將U盤裡的內容導到自己的電腦裡麵,年級組長滿意地點點頭。

“組長,導好了,謝謝您!”林儀棠將U盤拔出來遞給她。

“哎喲,不用謝的,你這孩子。”組長笑著接過U盤,要轉身走又回過頭來,“誒,小林老師,你......”

看著組長欲言又止的樣子,林儀棠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組長您想問什麼?”

組長悄咪咪地湊近了一點,“你有冇有男朋友啊?”

她溫柔關切的目光看得林儀棠一愣,還以為是什麼事情要安排給她做,冇想到是問她的情感問題,“啊,我,我冇有男朋友哈哈哈。”

組長看起來很失落的樣子,又忍不住問,“不應該啊,你這麼漂亮,這麼優秀,怎麼會冇有男朋友呢?”

組長說完上下打量著林儀棠,她皮膚又白又透亮,簡單一件白毛衣和一條牛仔褲,看起來簡約又休閒。她長得漂亮,很溫柔冇有攻擊性的長相,看起來很有親和力很好相處的樣子,一開始還覺得她在學生麵前會冇有威懾力,後來發現小姑娘在工作上是一絲不苟,管理起學生來頗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這不是等組長給我介紹嘛,嘿嘿。”林儀棠朝她擠擠眼。

“你這丫頭,我家要是兒子,你能給我做兒媳婦我真得樂飛天!可惜我女兒已經結婚了。”組長組長遺憾地搖著頭走了。

林儀棠開始瀏覽剛剛導入進來的檔案,突然停下手中的動作。

——什麼叫可惜我女兒已經結婚了?

難道組長接受度這麼高嗎?

林儀棠神遊天外,又搖搖頭,開始做自己的事情。

“叮——”手機訊息的提示音和下課鈴聲同時響起,林儀棠放下手中的活轉轉脖子,伸了個懶腰。

摸到桌上的手機,點開來看是什麼訊息。

看完之後皺了皺眉,歎了口氣泄了力往椅背上靠去。

與她搭班的英語老師正好下了課走進來,看見她愁眉苦臉的樣子,一邊摘下戴在頭上的擴音器一邊問她,“咋啦,怎麼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林儀棠坐正身體,癟著嘴說,“我租的那個房子本來好好的,房東說她兒子下個月要回國了,房子要騰出來給他住,讓我搬走。”

“啊?她讓你在什麼時候搬走啊?”

“就這一週內,她要好好翻新一下好迎接她兒子回來。”

“不是吧!一週之內搬走,有冇有搞錯啊?時間這麼趕,今天才週一,你這幾天哪有時間去看房子啊?”

“唉,冇辦法咯,等會下班我去中介那裡看看,說不定一下就能看到好的呢。”

“你這房東真不厚道!”同事也是個年輕姑娘,替她憤憤地說。

林儀棠輕笑,“但是她給我退了三倍押金。”

“什麼!!!一個月押金多少?”

“哼哼,兩千。”

“我的天!你這房東可真會辦事。”同事立馬轉變口風改為誇讚。“但是你不是本地人嗎?怎麼不住家裡啊?”

“我爸媽都住河東,我要是每天河東河西來回跑那通勤時間也太長了,地鐵還要換乘。”

——

下班之後,林儀棠在學校簡單吃了點晚飯,出了食堂天都已經黑了,臨近冬天的夜晚變得漫長。

回到辦公室穿上衣服,背好包準備去中介公司看看。

中介公司和咖啡店在同一條街,經過咖啡店的時候,林儀棠推門進去。

“你好,請問喝點什麼,這邊可以掃碼點單。”

“你好,我早上在這裡點了咖啡,但是我不小心拿錯彆人的了。我的是028,拿成了020,一位夏先生的。不知道能不能查詢一下訂單,我可以給那位先生補一杯。”

店員聽完一邊思考一邊說:“夏先生...早上...”

店員突然一拍掌,“是不是一杯冰美式!”

林儀棠點點頭,“是的。”

“那我知道了,夏醫生基本每天早上都會點一杯冰美式,肯定是他哈哈哈。”

“那我可以預定幫這位夏先生點一杯嗎?”

店員看向門外,突然像是發現什麼了。從櫃檯裡麵走出來,朝門外走過去,“我看見夏醫生了!”

這麼巧嗎?林儀棠跟著走過去。

店員推開門朝門外揮手,“夏醫生!夏醫生!這裡有位小姐找你!”

林儀棠看見一個穿黑色外套的人回頭,朝他們這裡走過來。

啊?

怎麼?

這就還能正好遇到?

咖啡師你的眼睛也太尖了吧!!!

啊啊啊啊啊!!!

這我要說啥啊!!!

“夏醫生!這位小姐說她早上拿錯了您的咖啡。”

“真的不好意思!我幫您點一杯您明天早上過來拿好嗎?”林儀棠說完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穿了一件黑色的薄夾克外套,一條樣式簡單的運動衛褲,人看起來很年輕,。這位醫生的個子挺高,身形挺拔,夾克外套他穿得帥氣有型。

“不用了,我明天輪休不用喝咖啡,我應該也拿錯了你的,請問你是姓林嗎?”

林儀棠有點尷尬,一種偷拿東西還被正主抓包的感覺。冇想到對方還挺好相處的。

“是的。”

“那我也錯喝了你的咖啡,就當我們交換喝咖啡了吧。”夏路陽看著麵前紮著丸子頭的姑娘,有點緊張臉都紅紅的,時不時還抿一下唇。

林儀棠還想說什麼,張了張口又冇說出來。

“那我加您一個微信吧?”她拿出手機來。

夏路陽還冇反應過來,對方的好友驗證碼已經遞到眼前了。於是他也拿出手機來掃碼。

林儀棠看著他正在掃碼,心裡一百個小人在呐喊。

‘人家都已經說不用了,莫名奇妙加人家微信乾什麼啊!!!’

‘加了之後我要說啥啊!!!’

‘我在乾什麼啊!!!’

‘還租什麼房子,我住扣出來的城堡算了!!!’

但是她麵上還是保持著鎮定,艱難地嚥下口水,在咖啡師殷切關愛的目光中點進通訊裡那個小1,然後點擊同意。

“那,那我先走了,真的不好意思。”林儀棠朝兩位尬笑一下,攥緊了包帶快速離開。

身後的夏路陽忍不住笑了一下。幸好他冇有笑出聲,不然林儀棠會想要開疾跑。

林儀棠走出一段距離仍覺得麵上火熱,尤其是快走幾步,冷風又一吹,對比尤為明顯。

她抬手摸了摸臉頰,又撥出一口氣,停在中介公司門前,朝裡看了看,裡麵一水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看見她往裡麵看,立馬熱情地迎出來。

“你好小姐,是想租房子還是買房子嗎?”一個腦袋頂上染了一小撮藍毛的年輕人樂嗬地朝她說。

“嗯,我想租房子......”林儀棠的需求還冇講完,藍毛已經拉開他們店的門。

“來!您裡邊請!”

“啊,哦哦,好......”

林儀棠走進去,裡麵每一個人都向她行注目禮。

“你好!歡迎光臨!”一聲整齊熱烈地招呼,喊得林儀棠不知所措,一時間不知道是站著好還是坐著好。

藍毛端著用一次性水杯倒了一杯水放在小桌上,示意她坐下。

“姐!你叫我毛毛就好。”

“嗯...毛,毛毛你好......”

“姐,咱們想租個啥樣的房子啊?”

“有冇有離實驗中學比較近一點的房子,不用太大。”

“姐,您是陪讀嗎?孩子在實驗中學上學嗎?”

“不是不是,我是想離上班近一點。”

我看上去像是孩子已經上初中的年紀了嗎......

“嗨,我就說呢,您看上去這麼年輕,實在不像是有孩子的年紀。”

另一個年輕女生端了兩個果盤過來,一個裡麵放了點橘子,一個裡麵放了點糖果什麼的小零食。

聽著他們兩的聊天,眉毛一皺,示意毛毛讓開。

“不好意思啊,他是新來的,不太會講話,您彆往心裡去。您是老師吧,在實驗中學上班,想要離學校近一點,你一個人住不用太大是嗎?”

“對的。”

“那您這邊考慮合租嗎?”

“我還是想一個人住。”

“嗯嗯,好的。那我......”

這個女生思路清晰,將林儀棠的需求迅速瞭解清楚,然後立馬加上她的微信,給她展示了幾套附近的房子,一張又一張的圖片劃過。

“您看,這個離實驗中學很近......”

“這個呢冇有剛剛那個近,但是就在地鐵口,很方便,也是剛裝修好的......”

“這個在......”

兩人一番討論,pass掉幾個老舊的,幾個距離稍微有點遠的,當場就選定了還不錯的幾套兩室一廳的房子預備看房。

“您有時間就聯絡我們,我們隨時都可以的!”年輕女生說。

一開始林儀棠還擔心冇有時間看房子會很麻煩,冇想到居然這麼順利,心中鬆了一口氣。

“好的,真是麻煩你們了!”

“您太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林儀棠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也快九點半了,冇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感覺還冇過多久。

外麵不少店麵這個時候就已經準備關門了,一盞又一盞的燈滅下去。她站起身來,“那我就明天再來看房子吧,今天也不早了。”

“好嘞,您隨時聯絡我們就好!”女生起身替她去開門,外麵的冷風灌進來。

下雨了。

“喲,下雨了,這天是要越來越冷了。”女生說著,又走到櫃檯拿了一把傘遞給林儀棠。

“您先用著,淋了雨感冒了就不好了。”

“謝謝。”林儀棠接過傘朝她道謝。

雨下得還挺大,劈裡啪啦地打在傘麵上,但是莫名其妙讓林儀棠有一種安心。人行道上的路燈瑩瑩亮著,照著她回家的路,那個最多還能住七天的小家。

林儀棠在工作上,麵對學生能夠坦然自若,但是一旦脫離工作,與彆人打交道她就有點慌張,有時候甚至緊張得不知道說什麼。

今天能夠很順利地看好幾個房子,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為剛剛那個年輕女生,她講話讓林儀棠很放鬆,不會有什麼不自在的感覺,她的接話補充著林儀棠想說或者想問出來的話。

她回想著今天發生的這些事。

怎麼麵對彆人就不知道怎麼說話呢?

但是對學生我也不這樣啊。

真的不能所有人都成為我的學生嗎?

-好意思啊,他是新來的,不太會講話,您彆往心裡去。您是老師吧,在實驗中學上班,想要離學校近一點,你一個人住不用太大是嗎?”“對的。”“那您這邊考慮合租嗎?”“我還是想一個人住。”“嗯嗯,好的。那我......”這個女生思路清晰,將林儀棠的需求迅速瞭解清楚,然後立馬加上她的微信,給她展示了幾套附近的房子,一張又一張的圖片劃過。“您看,這個離實驗中學很近......”“這個呢冇有剛剛那個近,但是就在地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