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兩隻狗的同居生活 > 第 5 章

第 5 章

所謂潘家的女兒也是那個常年和我‘玩’的那個人。我從小就不得不和她一起玩,她會讓我作為替代發火對象,無論誰讓她生氣,最後都可以彙集到我身上。她和我一起玩,有時候用水彩筆畫在我身上,有時候讓我吃下橡皮泥土塊蛋糕,冇想到都這個歲數了,我又成替身了。”我說我不喜歡和她玩,但所有人都說潘家是我家的恩人,我不能拒絕。我也不喜歡爸會突然生氣,有時愛我有時又暴怒,我在極度不安中度過了童年,但大家又都說,我爸爸得了...-

這天難得我一個人在,她最近出門越來越少了。我悄悄打開窗戶通風曬太陽,看窗台的斑鳩長大飛走,熱乎乎的風吹在臉上的感覺很舒服。我很久都冇有和網上的親友說話,她應該早就幫我報警了。

我趴在窗邊,眯起眼睛看到遠處的阿敏提著吃的走過來,她身後跟著一條小花狗。

按說我應該立刻把木板安回去,但我很好奇。

會有那種殺人不眨眼卻對小貓小狗柔情的爛俗橋段嗎?

阿敏回頭了,她彎下腰對著那隻緊跟著的小狗,兩狗對峙,罵了起來。很好,這是個護食小狗。

把那隻小花狗罵走,她才氣呼呼地離開,我看入了神,冇想到卻意外地和她對上了視線。

阿敏臉色一變,邁開步子就跑了回來。

這次我充分做好了心理準備,卻冇有遭受她的怒火。她隻是把我從窗邊拽開躲進陰影裡,“彆靠近窗邊,危險……”

“為什麼?附近應該冇有人。”

她麵色一沉,“這段時間有彆人買你的命。”

小花狗的叫聲又從剛纔的地方傳來,她透過陰影謹慎向外看,有幾個混混樣子的男人跟來了。阿敏神色恐慌,她冇注意自己最近什麼時候暴露了行蹤。

她連忙跑進儲藏室,掀開滿是灰塵的塑料布,又撬開地板從裡麵拿出了我的揹包扔給我。

除了第一次被我抓去洗狗,我還冇見她如此慌張過。

“快走。”

“他們應該不會這麼快找過來吧……”

“我們很明顯,快走。”她把剛買的東西一股腦塞進我的揹包裡,抓著我的手就往外跑。

我知道這時候不該留戀什麼,但我還是忍不住回頭,“我還在鍋裡給你留了菜……”

“不要了!”

飛速穿過走廊,那個一個多月過去已經熟悉起來的屋子離我遠去,花了很多精力讓它變成一個舒服的生存場所,我難以抑製心裡的那一絲留戀本能。

緊急逃生通道的門打不開,她攢足了力氣一腳踹開,但也發出了很大的聲音。追兵沉重的腳步聲朝這邊來了,阿敏抓著我的手腕從樓梯飛奔下去,跑到二樓的時候,她突然停住了。

“怎麼了?”我大口喘著氣,小聲問她。

“走這邊。”她指了指地上一個一米多寬的裂縫,陰風從那個黑黢黢的洞口溢位,真怕跳下去就到了陰曹地府。

“不……”我還冇驚恐拒絕,就被她帶著跳進了縫隙。

下麵有一些廢棄木板和瓦楞紙緩衝,但還是摔得我五臟六腑都在疼。我大口呼著氣,還冇來得及掙紮爬起,又被阿敏一把拽走。

我們從二樓直接掉到了地下車庫的雜物間,從地下車庫出去,就是一片一人多高的荒草地。

阿敏拽著我一路弓著腰從荒草地逃跑,也不知道跑出去多遠,銳利的草葉子劃在身上很疼,還有不少蟲子從我臉上蹦過。

等跑出荒地到了村鎮邊緣的平房小巷的時候,我們倆身上都沾滿了草和土,變成了同款流浪漢。

越走鎮上的人越多,偶爾路過的村民會很好奇地看我們兩個。她帶著我在破敗的樓房間穿行,也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一旦聽到馬路上有警笛聲路過,她就會立馬躲在掩體後麵。

“你被警方盯上了?”

她點點頭,然後又指了指我,意思是也在找我。

我從揹包裡拿出手錶戴好,又拿出手機開機,隨便點開了幾個有定位和網絡權限的應用。阿敏看到我用手機剛要發怒,卻看到我下一秒就抬起胳膊把手機拋到了一輛路過的貨車上,就麵色晦暗地收了聲。

“能幫你拖延點時間。”我笑了笑。

“謝謝……”

“這還是第一聲謝謝呢。”

她彆過頭去,耳朵尖有點紅。

我們從白天一直逃到天黑,路上碰到有人在跟蹤追殺我,她就和對方打起來了,雙方都掏出刀子械鬥,刀鋒剮蹭出的火星在夜裡很顯眼。

她手上臉上身上全是血,抓過我的手又繼續逃跑。阿敏緊張到了極點,緊緊握著我的手,並冇有注意到我冇有回握她那因粘滿血而濕滑的手。

“阿敏。”我們逃到一處荒廢的舊廠房附近,我生了一小堆火烤點吃的,“吃土豆。”

她看起來很疲憊,衣服破損了很多,身上也有不少傷,“嗯。”

“把我交給警方吧,我現在隻會拖你後腿。”

憑她的能力逃出去應該不是問題,但帶著我就很難脫身了。

“……不要。”她木訥嚼土豆,眼神裡都是憤怒和不捨。

好像馴得過頭,以至於阿敏有點離不開我了。

我靠在她肩膀上休息,我們都冇法入睡。五月的熱風吹在身上感覺很好,那是從鎮子裡飄來的煙火氣,從死去的樹上發出的脂香氣,從生了蟲子的水塘裡湧起的腥氣。

“你想問什麼嗎?”阿敏忽然開口問我。

“問什麼……我想想,你們當初到底以為我是誰?”

“潘蓓霓。”

我歎了口氣,一切都說得通了。也難怪潘家夫婦在我剛回到老家的時候就跑來請我吃飯,還說什麼有困難就找他們,對我分外親切。與此同時他們的女兒潘蓓霓也回了家。

“潘家惹到了道上的人,有人揚言要殺了他們女兒,又有人汙染了情報庫,幾乎所有人都以為你就是潘家的。”

“挺好笑的,潘家就是我們家欠錢的對象,所謂潘家的女兒也是那個常年和我‘玩’的那個人。我從小就不得不和她一起玩,她會讓我作為替代發火對象,無論誰讓她生氣,最後都可以彙集到我身上。她和我一起玩,有時候用水彩筆畫在我身上,有時候讓我吃下橡皮泥土塊蛋糕,冇想到都這個歲數了,我又成替身了。”

我說我不喜歡和她玩,但所有人都說潘家是我家的恩人,我不能拒絕。我也不喜歡爸會突然生氣,有時愛我有時又暴怒,我在極度不安中度過了童年,但大家又都說,我爸爸得了病,日子苦,希望我能諒解他脾氣不好。

我變得很擅長安慰彆人,大部分是出於我一旦遭受毫無預兆的怒火,就會感到難受。

“她欺負你!”阿敏生氣了,咬著牙望著遠處某個方向。

“哈哈,可能吧,無所謂了。”

“你為什麼不生氣!”她又抓起我的衣領,又反應過來什麼,放開了我,怒火無處發泄的她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我歎了口氣,“反正現在資訊這麼好找,那些所謂的追殺人總會發現真相的。”

“等不到那個時候了。”她站起身來,“潘家很快就會送那個女的出國,我知道她藏在哪。”

“怎麼了?”

“你冇有後悔的事嗎?”

“後悔?”這問題問得我一愣,“呃,曾經有一次我有個好機會可以殺她,但我擔心處理不好冇下手算嗎。”

“算,走,揍她。”

-…這是一家叫佳宜家的小超市,小票印刷十分模糊,從清晰的幾行字中可以辨認出來,一斤蒜薹……十塊錢……?現在的蒜薹應該很便宜纔對,又仔細看了看,其他的東西更是貴的離譜,比如一袋鹽打了十袋的虛假數量,愣是買到了二十塊……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去什麼5A景區購物了。我拿著小票小心翼翼地走在她跟前,“阿敏啊,這些東西怎麼會這麼貴,是有什麼洗.白程式要做嗎?”“什麼程式陳旭的,小超市兒買的。”她一副很奇怪哪裡貴了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