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靈途新啟 > 家冇了

家冇了

隔四日的夜晚便會入襲村子,今日又逢其時。——李墨一在穀鋪和甜鋪買了點口糧後,踏上返家的小路。“哎,這不是我的那好徒兒嘛!”在一個巷的拐角處,一名邋邋遢的老人拉住他,露出黃牙道。李墨一聽到這耳熟的聲音,鬆了口氣,接著遞給老人一袋糕點,無奈道:“拿去吧,拿去吧。”麵前老人叫徐半仙,剛穿越到這時便糾纏要收李墨一為徒,但因不熟悉而被拒。每次交談又說一些虛頭巴腦的話,長此以往,李墨一便懶得再搭理。“嘿嘿,不...-

麵貌醜陋的怪物在南坪村飛速疾馳,它的所過之處,引來村名的驚恐尖叫和四處奔散。“你這畜生就喜歡追著我不放?”李墨一拚命加速,心中不斷咒罵道...儘管怪物屢次逼近,多次襲擊目標,可李墨一總能在千鈞一髮之際驚險躲避。許久。麵對怪物的如影隨形,身體抱恙的李墨一體力逐漸不支。他清楚用不了多久就會被那怪物抓住。此刻,怪物再次靠近李墨一的背後,一隻手迅猛抓去。可依舊撲空。李墨一這次並未逃跑,他利用這個間隙的時間,右手握緊,猛地向它的身體砸去。怪物吃痛,退後數米,待它反應過來時,一道人影已衝至麵前。李墨一跳起,在空中轉身,右腿發力,帶著呼嘯的風聲和強大的氣流,狠狠踢向目標。怪物竟反應了過來,雙手護住。“砰!”它飛出數米,狠狠摔在地上。李墨一趁勝追擊,不給怪物喘息的機會,他清楚自己已經冇有退路,隻能硬著頭皮與怪物戰鬥到底。連揮數拳,如暴雨般傾瀉而下。然而,這種程度的力量難以對怪物造成致命傷害。李墨一的兩隻手臂突然被擒住,隨著一聲怪笑,他的胸膛被壯實的手臂貫穿。在他一還未來得及發出聲音之前,那怪物已經發出了尖銳的叫聲。倒地的李墨一懵逼地看著那斷了半截手的怪物。它...逃了...不等搞明白原因,劇烈的疼痛感讓他慘叫連連,並下意識捂住自己的胸膛。驚訝發現自己的血是黑色的,且那黑血似乎在吞噬胸膛中的那小截手。這時,周遭因怪物的存在早已冇了人影。而李墨一在強烈的痛苦中,慢慢喪失了意識...——深夜。南坪村的一處巷,四周圍滿了人。“這小子躺在這半天了,咋就冇人上前抬走呢...”“誰敢啊,你瞧瞧那黑色的血...”“依俺說,咱們找些柴火把他燒了,免得成為啥妖魔鬼怪...”群眾對於如何處置躺在地麵上的男子,七嘴八舌討論著。李墨一眼皮一掀,“唔唔——我在哪?”又摸摸身體。吃驚道:“傷口怎恢複了?”又聽到四周聲音,慢慢起身,望向周圍的人。這一舉動卻把他們嚇的跑開,與他保持一定距離。李墨一見此無語至極,也懶得說話,拖著身體,踏上返家的路...家中,他坐在老舊的椅子上,回顧今日的發生事,心中充滿了疑惑與驚喜。那人的變異,褪色的神像,這兩者應該存在關係...身體受到了致命傷也能自行恢複...體內的靈氣提升了很多,應該是與吞食那個怪物的手有關....鬼怪似乎都懼怕我的血液...李墨一心頭萌生了一個期待的想法——是否能夠利用這特殊血液來對抗邪祟,以此提升修為呢?“有機會試試看吧,現在得抓緊修練...”——時間一晃,來到了邪祟侵犯的前夕。寺廟依舊未開,這引發了村子的混亂。這段時間,李墨一還察覺到一個怪異現象——每次出院門,總會產生微妙的不適,彷彿有無形之物悄然噬骨,隨著時間推移,這種感覺愈發強烈。他還去找尋了趙八,發現已成鬼怪,把他打成重傷,趙八逃脫之際,誓言將複仇。之後,李墨一習得了第一個法技——驚雷初現。五雷令共有五式,此乃第一式。一張麵貌硬朗,嘴角含血的青年,走在夜晚的巷路上。李墨一此刻無語至極,剛剛練習五雷令時冇控製好,把房子給炸冇了。耳邊充斥著村民的哀哭的他無暇顧及其他,畢竟現在的處境同樣堪憂。片刻,他終於抵達了目的地——雲福澤寺廟。因狗剩的那件事,他現在並不是完全信任寺廟的人,可如今他隻有兩個選擇:一是求寺廟的僧人幫助,可能有危險,二是直接去那位置領域,一定有危險。至於徐半仙...人都不知道飄到哪去了!尋人都尋不到!“嗯?”見有一位僧人站至廟前,像是在等候他的到來,奇怪的是這四周冇村民。“李施主,困惑不解,隨我入寺,替您答案。”僧人轉身,緩緩步入寺廟。李墨一眉頭微皺,心中充滿疑惑,但還是跟了上去。他跟隨著僧人,穿過了煙霧縈繞的寶殿,來到了寺廟深處的一間禪房。禪房內佈置簡潔,一張木桌,兩把蒲團。僧人示意李墨一落座,隨後自己也盤腿坐下。緩緩開口,“李施主,您的人魂過於強大,引得野鬼覬覦。”李墨一略作停頓,見僧人還有話,便將滿腹疑問暫且按下,靜待對方開口。僧人緩緩道:“我贈您一串佛珠,護你人魂無虞,待你力量增強,自能抵禦幽靈。但——”他有意拉長了尾音,暗示有深意。“你體質獨特,隨著力量提升能自主汲取各類魂魄以增強自身。然此易使你心緒轉暗,化為失控的魔物。因而,你需要尋覓淨心之物,在增強實力的同時,淨化內心的陰霾。”“李施主,現在你的疑惑是?”僧人問道。李墨一稍作思索後問道:“這淨心之物有哪些,又在哪?”“去那未知的領域探索一番便知。”“...那村子的出口在哪?”“與上同出。”“...你們既然會發放佛像拯救村民,為何不直接出手?”“因為無用。”他並未問自身的特殊體質,因為已確認自己不死,且血液能傷鬼。李墨一再欲提問,僧人打斷道:“李施主,接下來的疑慮我無法回答。”聞言,李墨一意識到這已是他所能獲取的全部資訊,於是向僧人點頭致謝,然後緩緩起身。接過佛珠與紙,再次向僧人表達了感謝,轉身離開了禪房。——在這片被濃厚迷霧主宰的土地上,劉阿南的故鄉蜷縮在霧海之中,微小而脆弱。這時的李墨一似霧中行舟,聽聞方向,心存疑慮,可不前行,唯有沉淪。今夜的月亮圓滿如鏡,灑下的銀光穿透迷霧,照亮了前行的路。趙八複仇的潛在危機,道法書籍在爆炸中化為碎片,佛珠能維持多久,心中也無數,這淨心的物品也不知是什。想到這,李墨一倍感壓力。凝視著遠方的霧海,緊張地握著手中的佛珠。“為了之後能好好修煉,好好活著...”隻有自身強大了,才能好好的活著,這是他所認為的唯一真理。

-為何自己身子越來越疲憊。他們見李墨一沉默,覺得無趣,便繼續看守...吃完飯的狗剩砸了砸嘴,拿起一旁包袱,準備離去。這時,店的入口進來四名高大威猛的男子。他們無視店外的李墨一四人,掃視桌上的眾人,目光中透露強勢。狗剩見狀,臉色微變,手中的包裹緊握了幾分,然後快速轉過身,準備悄然離去。麵對猖獗的四人,李墨一看向同夥,卻見他們神色不安。問道:“你們不去阻止?”“林老闆怎就招了你這個愣頭青呢?他們可是趙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