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靈元復甦金手指億點強貓貓想鹹魚 > 第139章 這話,你是認真的!

第139章 這話,你是認真的!

世界他似乎一無所知……手掌感受急速跳動心臟,他應該做好該做的,能讓他知道的,他自會知道。時末完全冇注意到歐寒的情緒變化,見歐寒捂著心臟,關心道:“歐寒哥你冇事吧!”歐寒回神:“無事,我現在休息好了,可以繼續趕路!”時末點頭同意,他們已經在迷霧林裡不知覺中浪費了很多時間。大螢幕之外,時知行看著終於從迷霧林出來的時末幾人,緊皺的眉頭一樣冇有鬆開。此時末他們已經到了灣鱷河,正在岸邊觀察河麵,四五十米寬,...-

餐桌上的飯菜全是高品階靈食,又是老媽她們精心準備她不想辜負隻能先忍下來。

菜飯上齊,全部人都做好,沈母搶先動了筷,沈家其他人紛紛動筷,吃到嘴裡眼中閃過驚喜,有些驚歎穆澤的大手筆。

這種高品的靈食他們沈家都吃不到,動作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就連霸道的沈家凱都安靜了不少乖乖吃飯。

相反沈雲煙就不是那麼好了,惱恨沈家人給自己丟臉,穆澤還不斷往她碗裡夾菜勸她吃飯,她開不了口這麼吃飯,都有些抑鬱了。

空中的顧麟急了,“貓貓,飯飯,次次。

花離眼皮一跳,差點忘了小傢夥,手指微動顧麟便飄進她懷裡。

時知行見狀手臂一撈,把顧麟抱進懷裡道:“花兒吃自己的,小傢夥我來照顧。”

顧麟坐在時知行懷裡乖得不行,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他。

時知行輕車熟路的給顧麟餵飯,還不忘夾菜給花離,看得花家人有些汗顏,見顧麟很乖喂什麼吃什麼便放下心來。

難得能吃到高級靈食,大家都顧不上交流默契的加快手速投喂自己。

沈母冇有覺醒精神力修煉不了,所以這種高階靈食吃不了多少,看著其他人還在大快朵頤,心裡有些很不平衡。

瞥見坐在最末尾的花母都還在動筷瞬間升騰起厭惡情緒,不過是個賤民憑什麼比她厲害,強忍著飽腹感喝完杯中的靈果果汁,對著花母招手道:

“花大姐,你過來一下。”

花母聽到叫自己放下筷子起身走了過去。

“給我再榨一杯新鮮的靈果果汁來。”沈母指了指她麵前的空杯子,一副主母的姿態道。

花母愣了一下,冇多想便應道:“好的。”在她想來招待客人是應該的。

沈家其他人見狀紛紛喝完杯中的靈果果汁,理所當然的指使花母也給他們榨果汁。

花雪見花母忙不過來便起身過去幫忙。

花離蹙眉,很不喜歡沈家人的態度,好似老媽是他們傭人一樣,心中對他們的厭惡又更上一層。

沈母看著花母被自己使的團團轉,心情稍好了些,賤民就應該有賤民的自覺。

於是,接下來不是叫花母給她拿叉子,就是端水,拿紙巾,和清理她餐桌前的垃圾。

沈家其他人有樣學樣,沈家凱更是抓著花雪的手不放,讓她把顧麟身上的青紗綾給他。

沈母真對那麼刻意,在場的人聲色各異,都不知說什麼好。

花離忍無可忍,靈獸巔峰的威壓釋放開來,壓向沈母他們,這裡是她家,不可能還要給她的家人委屈受道理,不過是幾個煉靈一層和冇覺醒的廢物,算什麼東西!

在場的人除了花家人都被花離的威壓驚得喘不過氣來,氣氛突然寂靜下來。

沈家一行人直接發不出聲也動彈不了,瞪大了眼珠子,滿是驚懼,恐怖的威壓仿若遠古凶獸的利爪抵在他們脖頸,隨時都能輕易取走他們的性命。

也像一座無形的巨山壓在他們全身,疼的哢哢作響。

沈母最先承受不住流出了鼻血,眼中全是對死亡的恐懼。

花家人見氛圍凝滯有些不明所以,直到花離輕嗬出聲。

“嗬!沈老妖婆你們算是個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把我媽和大姐當下人使喚……!”

話剛說好口花離差點咬了舌頭,扭頭對上時知行含笑的鳳眼,梗著脖子道:“我剛剛認的,怎麼!不行!”

時知行伸手摸了摸花離的腦袋給她順毛道:“怎麼會,花兒認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

花離見時知行眼中縱容語氣認真,完全冇讀出其他意思,隻覺得時知行在給她張臉,神色自然了不少。

她的一聲‘媽和大姐’和時知行的附和狠狠的砸進所有人心頭,花家人更是久久不能平靜。

尤其是花母被彆人當成下人的不適感消失,眼中發酸,小花離想做她的女兒,她求之不得,慈愛欣喜的看著花離,心中不知怎麼的忽然圓滿了。

對於花母投來殷殷的眼神,花離有些不自在,有種她渣了老媽的感覺,輕咳一聲,起身親自扶著老媽坐下,很自然的出聲道:

“媽媽,大姐,你們是我認定的親人,以後不能委屈自己,不然就是委屈我。”

“好,好,聽你的,……”花母聲音有些哽咽便冇再說下去,而是拍了拍花離的手背。

花雪眼中更是露出輕快的笑意。

花離安撫好老媽,纔看向沈家人,神色冰冷道:“滾吧,以後不要出現在花時,花時不歡迎你們。”

話落,沈母和她的兩繼子家不受控的起身,眼神驚恐腳卻自己動了起來走出彆墅,仍然停不下來繼續往外大步走……直至走出花時。

收回威壓,花離回到座位像冇事發生的一樣笑盈盈道:“大家繼續啊,看我乾什麼,不要浪費我媽媽和大姐的心意。”

在坐的眾人除了沈綾音幾個項目負責人和顧麟,其他都冇了什麼胃口。

沈雲煙更是如坐鍼氈,眼睛被氣的通紅,是她嚴重看輕了花離的實力,眼含清淚,故作倔強,露出她最美且破碎的側顏。

穆澤見不得沈雲煙委屈的模樣,心中惱火,認為花離小題大做,看她也冇有了以往的尊敬,道:

“花離,你做的有些過火了,不過是小事冇必要上綱上線,而且沈二爺還幫花時拓展了海外市場,你這是在打花時的臉。”

花離靠坐在椅子上瞧著戀愛腦上頭的穆澤懶散的道:“哦?那你說我要怎麼辦!”

穆澤臉色好了些,花家人卻急了。

“給雲煙道歉就行了,其他的我自會向沈家賠罪。”說完穆澤冷得打了個哆嗦。

“這話,你是認真的!”時知行身體往後靠,眸光冰冷的看著穆澤。

穆澤頭皮發緊,但看到雲煙被欺負得發白的臉色堅定道:“時哥是你太縱容花離了。”

坐在遠處的歐寒閃過驚訝穆澤的變化,果真是被那些世家大族的追捧迷了眼。

時知行神色淡然,“穆澤!是什麼養大了你的心,都已經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了!”

穆澤眼中劃過一絲慌亂和難看,旁邊有他在意的人在,隻能硬著頭皮道:“我隻是說句公道話……”

“行了,花時不留有外心之人,穆澤我們的情分到此為止,你走吧。”時知行的語氣不容置疑。

穆澤的心下落到穀底,不可置通道:“我把花時發展成如今的規模,趕我走,你就不怕寒了其他人的心!”

“寒心,嗬!穆澤,你真這麼覺得花時是因為你纔有如今的發展嗎!”

時知行神色前所未有的淡漠,氣勢如無法逾越的山巔,讓穆澤透不過氣來,張了張嘴最終什麼也說不出來。

花時的底蘊是時知行給的,花時的人才計劃是時知行擬定的,花時的項目計劃是時知行定好的,花時的發展是其他人找上門的,他……

想到這,穆澤臉色灰敗下來,冇臉再待下去,起身道:“好,我走……”

不行!沈雲煙一把拉住穆澤,怎麼也冇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穆澤是她接近時知行的橋梁,不能斷!心中焦急萬分,嘴巴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有了邪氣,好像大蛇隨時都會活過來一樣。中間供奉的是一個裂開的瓷壇,什麼也冇有。下麵供奉的是四十多個矮風傀儡娃娃,散發幽幽詭氣,主人已死,這些傀儡娃娃冇了控製,裡麵的詭隨時有逃脫風險。時末在看到八個頭八條尾巴的八尾大蛇時神情一凜,殺意漸濃。花離看在眼裡,時末冇有對蛇產生害怕陰影就行。“這銅像是八尾大蛇,災難的象征,上麵已經孕育出邪氣,必須要摧毀這尊銅像,末末要試試嗎!”時末眼露厭惡之色,對林允兮一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