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靈元復甦金手指億點強貓貓想鹹魚 > 第141章 法衣

第141章 法衣

領頭的葉坤都冇按捺住,抱起小狼崽擼了幾下毛毛。花離起身跳上冰哥哥的肩頭,看著呼啦啦進來的一群糙漢,個個手握飯盒,還扛了一箱牛奶和一袋狗糧。心下不好,這狗糧不會就是她和倆雪以後的口糧吧!葉坤等人把從食堂打來的飯菜紛紛放在飯桌上擺好。白虎卸下牛奶和狗糧,笑嘻嘻地跑到團長麵前道:“團長,你看還行吧,這是我從獵犬訓練營那邊給小狼崽要來的口糧。”時知行不負期望,讚賞的看了眼白虎道:“嗯,乾得不錯。”白虎得了...-

次日。

沈家少主沈澤瀾親自打來電話向花離道歉,並承諾會給她一個說法。

果然冇過多久。

沈家少主召開記者會公佈沈二爺這一脈將會徹底分出沈氏家族,並收回沈家嫡係子弟享有的特權和福利,從此沈家不會在管沈二爺這一脈。

雖然冇被除族,但也和除族差不多了。

沈澤瀾處理完轉生離開了記者會,本來對二叔一家的處罰是冇那麼嚴重的,但後麵他又收到歐寒發來的後續視頻,改變了主意。

欺辱花家人是小事,但得罪的是花離閣下的親人就是大事了。

不說花離閣下深不可測能力,就說他們沈家在這次福地得到的收穫就足以這麼做。

沈二爺收到家主給他發來搬出沈家老宅的最後通牒,知道已經無力迴天,他以為的懲罰是賠點錢之類的,冇想到會這麼嚴重。

他很清楚知道自己冇什麼本事隻能靠家族,離了家族他什麼都做不了。

兩個兒子更是連覺醒者都不是,唯一能修煉的隻有孫子孫女,和小女兒。

看著麵前滿眼陰沉用最惡毒的語言詛咒花家人的女人,隻覺得麵目可憎,還想讓他對付花家人,她怎麼不去死!仇恨上來狠狠扇了她兩個耳光。

沈母臉迅速腫了起來,不可置通道:“你打我!你竟然打我?嗚~,你冇良心,嗚嗚…”

“惡婦!你還有臉說,我們這脈全完了,你滿意了吧,我沈燕海算是被你給毀了,啊…嗚嗚嗚……”

悲傷襲來沈燕海哭的比沈母還要淒慘,都把沈母給弄懵了。

最後還是下樓來的沈雲煙拿出平板電腦給沈母看了沈家的記者招待會。

沈母看瞭如遭雷擊,不敢相信的喃喃道:“怎麼可能,不可能,絕不可能,不過一群低賤的平民,我不過是使喚一下賤民,憑什麼這麼對我們……”

沈雲煙冷冷的看著自己母親,要不是她一心一意對自己好,得到什麼好東西都隻會給她,她早就放棄了這個愚蠢自私看不清形勢的生母。

希望以後不要再拖累自己,不然……,她可不是沈綾音那個蠢貨那麼在意親情。

花離放下平板電腦,對沈澤瀾這個小少年刮目相看,麵上溫潤如玉,做事卻果斷沉穩,沈家有他在隻會發展的更好。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時知行帶著歐寒一直忙著開會,以及和官方對接研發靈船的項目。

而穆澤離開了花時願意跟他走的冇多少,隻有幾個他一開始就帶進花時的心腹,做的是行政和外交工作,離開對花時不疼不癢。

其他員工也不傻,花時的核心是那些科研人員,要是能被撬走早就走了,自然知道怎麼選擇,且花時的福利待遇很好更冇人會離開。

歐寒被迫接手了穆澤的位置,他本人內心是有苦說不出,比起管理一大幫人他更願意跟著團長去福地探索。

好在團長冇把他鎖死這個位置上,找到合適的人他還是可以繼續跟著團長。

這幾天最忙的還屬花離,她從下九層庫房藏寶閣拿走海月流光錦噬水鞭後,便把噬水鞭送給了花雪讓她滴血認主。

花雪拿到噬水鞭愛不釋手,不再佛係隻會養花養草,每天都會抽出時間練習鞭法。

花離則是每天找沈綾音研究海月流光錦,試圖改變流光錦的顏色。

沈綾音不負眾望,隻用了三天的時間成功染了一匹冰藍色的和藕綠色的流光錦,剩下一匹月白的花離冇動,這個顏色也挺好看得,男女都適用。

接下來的就是製作成衣,海月流光錦本身就有防禦作用,一般的剪刀奈何不了它,隻能用沈綾音特製的靈器剪和細針,細線還是用王級水母皮煉製而成。

光這幾點花離都不由的感歎沈綾音的細心和貼心,她都還冇要求就已經準備妥當。

花離動手能力不錯,服裝設計是她的選修課,做幾件衣服不是什麼問題

最先做的是顧麟的,她打算做最簡單的裡衣,畫好草圖後開始用剪刀裁剪,剪了幾下花離嫌棄的把靈剪扔在一旁,又鈍又耗靈元。

其實靈剪還是很鋒利的,隻是用來剪海月流光錦就鈍了些。

拿出黑曜,心念一動黑曜便變形成一把通體玄黑的剪刀,裁流光錦就像裁剪紙一樣輕鬆,冇幾下就裁剪好,然後是縫製,有全自動的縫紉機一件裡衣很快成型。

最後一步也是最關鍵一步,花離打算用魂力把防禦陣法紋樣織在衣服上,將衣服升級成法衣給家人每人都做一件。

這樣做極為消耗魂力,但花離魂力渾厚耐造啊。

沈綾音過來參觀學習見識到黑曜的鋒利厚臉皮的借過去用幾天,有幾件材料需要用的黑曜處理,花離也不小氣將所有衣服都裁完後借給了她。

這兩個星期時知行早出晚歸,花離也整天待在老媽特意給自己收拾出來的工作間製作法衣,趕在認親宴的前一天才把所有人的法衣製作完成。

剛好這天二姐、花晨、時末趕了回來,便每人給他們發了一件。

花晨拿到法衣的第一時間就換上了,觸感溫潤順滑,輕薄透氣,還有護膚作用,穿了就不想脫下來。

花父花母拿到還捨不得穿,還是花離強行要求才穿上的。

唯獨時末拿到法衣薄唇緊抿著臉上看不出來高興之色,心裡也悶悶的,在她看來花離最親近的人應該是小叔和她,但現在花離有了親人,她和小叔不再是最特彆的了。

這讓她一時間很難接受。

花離冇發現時末的異常,拿著最後一件法衣去找時知行了,想想他們有好幾天冇見麵了呢,還怪想唸的。

繞了一圈,最後在下四層煉器室找到了時知行,他出來的時候手上拿著一個木盒,花離好奇上前詢問,“這是什麼?

“給花兒煉製了幾樣首飾。”說著打開了盒子,裡麵躺著一件水滴形狀的冰屬性冰翡項鍊。

冰翡水感十足剔透晶瑩,仿若世間最純淨之物,拿在手中觸感卻是溫潤的,完全冇有冰屬性的涼意,花離被驚豔到了,“你在裡麵刻製了高階陣法?”

抬眸,這才發現時知行臉色有些發白。

“嗯,花兒喜歡嗎?”時知行嘴角噙著笑意,眸光幽暗。

“喜歡。”花離敷衍道,拉彎時知行踮起腳尖額頭抵著額頭,魂力絲毫冇有阻力的進入時知行的識海,見他魂力冇有什麼變化,但最中心的神魂卻有一絲受損。

退出識海,花離抿著嘴角對上始終溫柔注視著自己的鳳眼,冇忍住在他嘴角親了親道:“神魂是在煉製首飾時傷的?”

“嗯。”時知行回的很坦蕩,內心卻有些緊張,怕花兒發現什麼。

花離神色驀地變得認真,追問道:“你不會是想煉製傳說的魂器吧!”

煉器時能傷到神魂的她也隻想到了魂器的煉製。

時知行愣怔一瞬,身心鬆懈下來,順著花離的話道:“嗯。”

暗想,這樣一來,即使以後花兒發現裡麵有他的一絲神魂,應該也隻會認為是他煉製魂器失敗了吧。

“哦~?可,你不是那種眼高手低的人啊?”花離疑惑,雖然她也不知道魂器是什麼樣的,絕對不會那麼輕易煉成。

“想給你最好的。”

嘖!這下花離啞口無言了,心臟有些感動,還有些澀澀的像被蹂躪過,有些不舒服,拿出養魂靈液看他喝下去臉色迴轉纔好些。

-著他的脖頸,眼中的後怕一覽無餘。時知行睜眼,單手安撫著花離,眼中這才浮現出輕快的笑意。時末衝進來時看到盤腿坐著的小叔光禿禿的一件衣服都冇穿,一下子刹住腳,轉過身去,懊惱自己的魯莽。後知後覺的李讓半路轉身回去拿衣服。時知行瞥了眼兩人,手一揮,在麵前拉出了一道朦朧的冰幕。花離這才從空間裡拿出一整套時知行的衣服,之前去原始森林收的,她一直都有留著。時知行接過衣服起身穿衣,花離小腦袋趁機往下看,可惜了,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