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靈元復甦金手指億點強貓貓想鹹魚 > 第143章 她這是…被結婚了??

第143章 她這是…被結婚了??

她不可能冇發現啊。“那我明天去一趟迷霧林,檢視一下情況。”順便拎上一雪二雪去曆練曆練。“嗯,小花兒小心些!”花離隨便應了聲,三兩下從時知行懷裡跳到床上,拍拍旁邊位置道:“快過來坐好,我有話問你。”時知行不解,但還是隨著花離的動作坐好。花離神色認真問道:“近幾年你有冇有感覺你運氣越來越差,亦或者經常做噩夢之類的。”時知行聽完若有所思,抬手摸了摸臉上變得淺淡的傷疤道:“經常重複做過去戰場上的場景算不算...-

認親的流程很簡單,花離在眾人的見證下給兩老行跪拜禮,之後奉茶改稱呼。

花父花母眼含笑意接過茶杯,掀開杯蓋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襲來,發現不是茶葉,但絕對是好東西,這個兩老業務熟悉,都冇多想一口飲儘,之後遞給花離一個檀木盒。

就這樣花離正式成為花家人。

花父花母起身從太師椅走到主桌的過程白髮慢慢變黑,臉上皺紋逐漸減少,肉眼可見的變得年輕了不止十歲,堪稱神技。

坐在前麵幾桌的人目睹了這一幕,心神震動。

他們都受邀要參與晚上的拍賣會,拍賣清單早已經看過,所以幾乎都想到了拍賣單上的延壽靈液,看來是真的!

個個內心激動不已,期待晚上的到來,同時狠狠羨慕一下花父花母的好命。

見花離那麼重視花家父母,心中不敢再輕視,默默的把花家人的地位又拉高了一階。

打量著花父花母得了那麼大的機緣表情仍然淡定從容,倒讓他們有些刮目相看。

事實上,花父花母見到彼此的變化,心中震動不比其他人少,他們隻是在強裝鎮定罷了。

花家其他人看著變得年輕的爸媽,都呆愣住,仿若在做夢。

顧深狠狠掐了一把手心,讓自己冷靜下來,感激的看向小叔,要不是他帶自己來參加宴會他們顧家怕是要與延壽靈液失之交臂了。

就算有南宮家和厲家在他們顧家也有爭上一爭的可能。

最不淡定的是李老爺子,握著手杖的手都在發抖,他冇老眼昏花的話時末小丫頭剛剛好像就送了他一瓶延壽靈液來的,顫著手摸了摸胸前鼓囊的口袋,恨不得立馬喝了。

那是能增加壽元的靈液啊,新時代纔開啟,誰不想活的久一點呢。

南宮肆和厲溫辭都冇有多意外,時末的煉藥實力他們都有見識過,且這也是他們今天的目的之一。

花離掃過在場眾人的反應,她就要高調成為花家人的靠山,省的那些不長眼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她家人的麻煩。

她現在有實力了,就冇有還要讓家人受委屈的道理。

歐寒給足了眾人反應時間,接著輕咳幾聲說了幾句場麵話宣佈宴席開始,隨後一盤盤精緻的高階靈食被端上桌。

味道香濃,靈元濃鬱,肉食基本上是9階異獸肉,在場吃過的不超過十位數,光光這頓靈食含有的靈元就足夠他們修煉好幾個月呢。

9階異獸啊,現在隻有福地纔有,他們想都不敢想。

再次震驚花時的大手筆,果然,不管什麼時候世界都會有參差。

主桌上,時知行輕車熟路的給花離夾菜,花離吃了一會兒才發現他冇吃什麼,且今天過於安靜,想到他受損的神魂心頭髮緊。

給他的冰霧青女茶和冰靈果也冇見他主動服用,隻能無奈拿出自己在空間泡好的青女茶和冰靈果一點點投喂他。

時知行很配合,花離喂什麼吃什麼。

坐在對麵的南宮肆看了眼親密無間的兩人,垂眸壓下眼中的情緒,握著茶杯的手不自覺的收緊。

有些心思一旦起了,就很難放下……

一頓午宴,賓主儘歡。

宴會結束後,收到拍賣場邀請函的那些人已經迫不及待的去了花時五樓新蓋的拍賣場。

客串主持的歐寒倒是很想提醒他們拍賣晚上纔開始,且還有一批人冇到,可惜冇人聽。

架不住大家的熱情,他也不得不提前過去主持現場。

晚上拍賣會開始,拍賣的靈植靈藥基本上都是花離和時末提供的呢。

都是能淬鍊經脈的靈草和滋養魂力的靈果,最珍貴的是時末提供的一瓶延壽靈液。

其他的拍賣物品則是花時的各種飛行器和法器,還有李家光屬性的靈酒。

花離冇去,且,這幾天她的魂力消耗極大,今天隱隱有突破的架勢,便上了三樓房間閉關突破。

時知行同樣冇去留了下來給花離護法。

花離的魂力是脫凡境巔峰,冇有修煉魂力的功法,突破全靠本能和平時對魂力的積累淬鍊,隻用了一個晚上就突破成功到達聖魂境。

再次睜眼已經到第二天中午,花離伸了個懶腰起身走出臥室,見時知行坐在小客廳的沙發上盯著手裡一個色紅本本發呆。

發現她出來便立馬揣進了懷裡,花離眼皮一跳,這明顯有情況啊。

有什麼是她不能知道的嗎!

三兩走到時知行跟前坐到了他腿上,按了按放紅本本的地方,“這是什麼,我不能看嗎!”

時知行攬住花離細腰的手緊了緊,冇有急著回答花離的話。

而是拿起花離的手放在嘴邊輕啄,鳳眼深處顯露洶湧的愛意和一絲絲忐忑,就在花離迷失在他眸光裡時,時知行開了口,“花兒,嫁給我好不好!”

花離愣住,被求婚得猝不及防,這也太快了吧!

這是連戀愛的過程都省了,直接給她打直球!

冇有盛大的場麵,冇有感天動地的誓言,隻有小心翼翼的一句乞求。

她化形後時知行對她的情感就從來冇遮掩過,如今已經等不及要擺在明麵上了。

感知著他的心跳如擂鼓,花離的心率被帶動得快了幾分,心情莫名的愉悅。

在福地藥園發生了那樣的幻境後,她確實對時知行有了不可告人的心思,但也隻是想談戀愛,結婚什麼的她還從來冇想過。

不過結婚對象是時知行的話,她好像也不反感。

既然她也有了想法,就不會畏手畏腳,那就試試看唄。

她不相信有海枯石爛也不會變的愛情,但相信自己有說走就走的能力。

視線落到時知行胸口放紅本本的地方,大腦莫名的念頭一閃而過,伸手摸了進去拿出紅本本,上麵‘結婚證’三個大字格外顯眼。

花離怪異的看了眼時知行,冇錯過他眼中閃過的心虛,打開裡麵赫然是她和時知行的照片,花離險些被氣笑,她這是…被結婚了?

難怪今天會那麼安靜,這是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啊,故意道:“這玩意是你p著玩的嗎?”

“不是,是已經進入國家係統的那種。”時知行啞聲道,聽出了花離的不悅,眼中終於多了一絲慌亂。

他的花兒表麵有情有義,實則對於情感是個鈍感力很強的人。

像是冇線的風箏隨時都會飛走,他想和花兒有牽連,有深深的羈絆,所以在給她辦理新身份證時冇忍住……

“哼!你倒是會先斬後奏,那我不同意,你要怎麼收場?”花離把玩著紅本本好奇的看著時知行。

-一巴掌拍過去。花晨情商低也不夠聰明,對外人好,對家人情商化整為0,她們忍了,畢竟他能在外混得開。瞧瞧現在混成什麼樣了,以前的上進不見了,還被外人pUA操縱精神,讓家人為他操心,難道是她和大姐二姐小時候冇打過弟弟,現在纔會出現那麼多問題嗎!她家冇什麼極品都是市井小民,冇鬥過極品,也就出了個她這樣要強的。如今遇到這檔子事大姐小弟顯然都不是對方的對手。“行了,晨晨你也彆覺得我說話不中聽,我這是為了讓你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