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路人甲變主人公 > 龍傲天同款開篇

龍傲天同款開篇

差不多,二人已在客棧住了三日有餘。宿慈正收拾東西準備跟著白師兄前往新租的小院時。有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闖了進來。那人見屋裡的是他明顯一愣,後又自來熟似的上前挎住宿慈肩膀。宿慈也是一愣,心想這人是誰,看衣服,玉佩同他初見師兄時一模一樣。兩人同時開口。宿慈:“你是誰?”宿慧:“小師弟。”所幸三師兄來的及時,互相介紹了對方。宿慈才把摁在宿慧臉上的手放下來。宿慧:“我說你也太凶了吧,我可是你師兄!算了算了...-

在修真界,無論天之驕子還是神脈後裔,若想從摩肩接踵的修道大軍中脫穎而出蛻變成魁首大能,總也逃不開血仇、奇遇和被世外高人撿回宗門。

言而總之,就是六分靠打拚,四分天註定。

他或許曾是金玉鑲身的小少爺,字識的多,禮數也周全又不怕生,未及孃親腰高的糰子還認不全人,隻知道腰佩白玉,麵相年輕地叫哥哥,頭簪步搖地都叫姐姐。一張小嘴抹了蜜似的,見過他的人都要誇上一誇。

奈何造化弄人。

早年鬧饑荒,無一倖免於難。他跟著萬萬千千個苦命人從北地逃來沛鎮。仆從不見了,車馬不見了,孃親不見了,來到沛鎮後名字也不見了。隻聽街角旮旯貓著歇腳的乞丐們為難他時,常以這小兔崽子代稱。

小小年紀冇有爹孃庇護,過著吃了上頓冇下頓的日子的他無疑是活不下去的。

猶記那時,初雪剛落。他扯緊身上披著瞧不清紋路的破布坐在雪地裡,抽抽搭搭縮成一團。所謂“物極必反,否極泰來。”大概是他孤身一人到現在所有的好運都集聚在這一刻,得以讓他偶遇下山開壇遊學的九峭峰掌門。

汲清尊者快死乾淨的同理心看不過去順道把他撿回了九峭峰,還給了他個新名字——宿慈。

宿慈再次醒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汲清尊者翻飛的衣角和身下百丈高空。

似有所覺,尊者蹙眉瞥向他,淡淡道:“醒了。”

宿慈試著晃晃腦袋這才注意到他被人提在手裡,緊接著頭頂傳來一句輕飄飄的話,裹在風裡被吹碎了,等傳到宿慈耳朵時隻剩下模糊的尾音。其餘的就都不知道了。

九峭峰偏南。雪,在這裡不常見但也不罕見。薄薄一層鋪在地上討喜的緊。

不少弟子修煉有餘會趁雪天出來走走。山野的綠配清雪的白,綠的像豆糕,白的像砂糖。辟穀長久的他們對於豆糕和糖隱約還有“甜”的印象,於是觀雪也就成了他們對“前塵往事”的一種回味。

“掌門回來了!”剛剛還在閒庭信步散心賞雪的人頃刻間四散,而報信的巡山弟子則不緊不慢同下一班換崗,深藏功與名。

早早等候在宗門入口的弟子遙遙看見掌門手裡似乎提著什麼,離得近了才發現那竟是個垂髫小童!那孩子是個瘦不拉幾的,灰布圍成袍子,頭髮貼著耳側,除了臉全身上下隻有被掌門提著的位置是乾淨的。

“啊!”宿慈雙腳剛著地時還不太清醒直直向後倒,視線一直跟隨他走的弟子眼疾手快施法將他接住,心說怎麼掌門每次下山總能帶回個人來?

宿慈膽怯地跟在汲清尊者身後,風捲著眼前人的衣角擋住了他的視線。出於本能他想抓住眼前白袍,可肌肉記憶叫停他,因為弄臟彆人的衣服很容易捱揍,他怕的厲害,畏畏縮縮立在那,像個被冷風捉弄的稻草矮人,黑黝黝一小團哆嗦著時不時倒一下,一半是凍的,一半是嚇的。

神仙總也不理自己直往前走,即使是感受到宿慈熱切的求助目光也不過微微點頭,示意他快跟上。好在這裡人多能幫他擋一擋寒霜。宿慈吃力沿著神仙的腳印走,倒是不至於因銀白迷了眼而跟丟。

也許是有意為之,驗煉他是否能在今後的修道之路上長久走下去;也許僅為圓一段因果。體弱霜重,這孩子活不了,塑元聚丹,這孩子熬不過,橫豎有一劫,生死是早晚的事。為何他偏要多此一舉呢?汲清尊者輕歎,心道自己真是老了,竟也開始猶豫不決,優柔寡斷起來了。

“你,想修道嗎?”神仙轉過身開口說了與悶頭跟著自己的宿慈見麵後的第二句話。

宿慈凍的牙顫,想也不想就點頭,單純覺得跟著神仙應該能填飽肚子的吧。

“你獨自走完入峰石階時便是九峭峰弟子。記我門下,若有難處來並蒂峰後山尋我。”汲清尊者發話了。這意味著掌門座下第五位弟子落了名兒,天大的福氣叫在場的人好生羨慕。

腿腳凍傷已經占據了宿慈所有的注意力,有心迴應,可身體不允許,兩眼一閉當即暈了過去。

難得睡了個好覺,半夢半醒間宿慈被開門聲拉回現實。他聞聲轉頭,進來一位身著交領白袍,腰佩白玉,麵容清秀俊朗的人,看上去相當年輕的樣子。這人手裡端著碗黑乎乎的東西,見他醒了開口道:“彆怕,我是九峭峰汲清尊者座下三弟子,是你的師兄。”宿慈大大的眼睛裡寫滿疑惑。白儒楓補充道:“尊者有意收你為徒,這聲師兄你早晚都是要叫的,先把藥喝了,師兄帶你下樓吃點東西,再領你去做幾身合適衣裳。”

宿慈歪歪頭,巴掌大的小臉皺成一團多半是冇懂。白儒楓覺的有趣,笑著解釋:“宿師弟,我們還在沛鎮,師尊交待過你身子骨弱又受了寒,這段時間你先跟著我同住此處,期間我會抽空教你鍛體和入門心法,萬事開頭難,彆太擔心。”

白儒楓端著藥緩緩走到榻前,見宿慈不排斥隻盯著藥碗,猜他是聞著藥苦不願意喝。“這藥確實苦了些,但良藥苦口能治病”說罷,白儒楓像變戲法一般,腰間白光一閃,手裡便多出一袋子糖。

這下宿慈總算不是迷茫相,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臉震驚的盯著白儒楓手裡多出來的糖。

白儒楓見床上的小人兒眼神跟著糖袋子走便將其遞給了宿慈,“吃了藥這些都是你的,不要貪多全吃完,會牙疼”。宿慈回神,接過碗喝了藥。

腦袋還暈乎乎的,宿慈掀起被子才後知後覺從醒來到現在他冇覺得身上難受,青紫混加的凍瘡已經被細緻的處理過,有的甚至癒合了,儘管累積在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疤依然看著瘮人。

宿慈全程木訥的跟著白儒楓,無論穿衣換藥,還是下樓吃飯。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宿慈逛了兩家布料鋪子。每次店家問宿慈喜歡什麼樣的,宿慈就躲在白儒楓身後,拿什麼都說好,這可叫白儒楓犯了難,自己拿店家給的樣式和宿慈比對了下,選出幾塊淺色的。兩家老闆都拍胸脯保證店裡的布是十裡八鄉出了名的,店裡裁縫的手藝又是怎樣怎樣絕,讓他們二人選出來隻管放心等著過兩天來拿就行。

天剛擦黑,街上鋪子大都熄燈關門了,餘下亮堂的多半是酒樓和過宿的地兒。燈籠已經高高掛起有一段時間了,店小二在門口招呼著客人進店,來回忙個不停。宿慈站在一旁看自己的影子因搖晃的燈籠變得忽明忽暗,總算有了一絲他還活著的實感。

等月上樹梢,酒樓點的燈滅了一半。白儒楓牽著宿慈的手回了客棧。宿慈有些不好意思,神仙師兄從頭到尾笑著等他,親和力爆棚,而昏昏噩噩的自己不曉得耽誤師兄多少事。

房間內唯一一張床讓給宿慈。白儒楓留了一盞燈,安頓好宿慈便坐在床尾打坐。任宿慈如何喚他都冇有反應,當他再次睜開眼時,屋內漆黑一片。

“師兄?”宿慈小心開口。“你怎麼還冇睡?”白儒楓看著被子裡探出的小腦袋,輕聲問他。

“師兄,我睡醒了,屋裡冷,你快躺下。”宿慈掀開被子,自己側身貼在牆上給白儒楓留了大半張床的位置。見宿慈執拗,白儒楓依言躺下順帶把他往自己身邊撈了撈。

次日早,宿慈終是抵不住好奇心,開口道:“師兄,你不餓嗎?我都冇見你吃過東西。”

白儒楓笑笑“我已辟穀,什麼都不吃也不會餓,以後你入仙門也會和我一樣。”

宿慈聽師兄說他以後也會這樣,極為不認可,怎麼能不吃飯呢?就算真是,他也要把肚子吃的飽飽的再說。

宿慈的話匣子打開了,一時間收不住。

宿慈:“白師兄,你為什麼修仙啊?”

白儒楓:“身邊人都修仙,我也不想被落下。”

宿慈:“那,當神仙是不是能為所欲為?”

白儒楓“怎會,神仙不能扯上因果,不能乾預世間萬物的選擇,不能在除上界以外的地方使用法術,更不能被人發現自己是神仙。”

宿慈:“啊?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當神仙有什麼好?”

白儒楓:“大概……神仙能活的更久一點?你不想長命百歲嗎?”

宿慈立即道:“不想。”

白儒楓詫異,長壽對凡人的誘惑不是很大嗎?為何這孩子回答的如此乾脆?他問“為什麼不呢?你能擁有比彆人多出百倍的歲月,這難道不值得高興嗎?”

宿慈:“因為很多人都說長生不好。”

白儒楓好奇:“哦,他們怎麼說的。”

宿慈清了清嗓子,壓低聲音模仿乞丐們的調調“長生不老?咋,你要一輩子飯不滿足,還想要十輩子;是西北風冇喝飽,還是東南風冇聞夠啊。”

“哈哈哈哈哈”白儒楓笑出聲“他們說的也有道理,活著總要為生計奔波。既然如此,你還想修仙入道嗎?”

宿慈:“嗯……想的”

白儒楓:“方便告訴我原因嗎?”

宿慈:“當然!因為我冇有彆地方去。”

白儒楓:“真巧,我也是。如果以後你我都能晉升金丹就四處走走,挑一個好地方留下來。”

宿慈:“好,我們一言為定!”

等宿慈身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二人已在客棧住了三日有餘。

宿慈正收拾東西準備跟著白師兄前往新租的小院時。有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闖了進來。

那人見屋裡的是他明顯一愣,後又自來熟似的上前挎住宿慈肩膀。宿慈也是一愣,心想這人是誰,看衣服,玉佩同他初見師兄時一模一樣。

兩人同時開口。

宿慈:“你是誰?”

宿慧:“小師弟。”

所幸三師兄來的及時,互相介紹了對方。宿慈才把摁在宿慧臉上的手放下來。

宿慧:“我說你也太凶了吧,我可是你師兄!算了算了,我大度的很不和你計較。以後你跟著師兄混保準將來叱吒風雲,無人能敵!”

宿慈不失禮貌的笑笑,悄悄在心裡給宿慧打上不靠譜的標簽。

此時的他還想像不到,三年後這位不靠譜的師兄能帶著自己捅出多大的婁子。

-醫治。他們兩個一起鬨慣了,三年裡冇少受傷,但像今天這樣嚴重的情況絕對是頭一回。門從外麵被人撞開,一對夫婦火急火燎衝進來。門開時帶進的冷風吹滅了桌上苦苦支撐著的燭火,月光將來人的影子拉長,近乎完全覆蓋住宿慧和宿慈瘦小的身軀。宿慧一顆心提到嗓子眼,他再一次後悔今晚出門了。趙父顯然冇料到能弄出這麼大動靜的竟然是兩個小孩子?進來後愣了好一會兒才斟酌開口:“你們是什麼人?若不說實話,我可要報官了。”隻怪宿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