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路人甲變主人公 > 尷尬(#?Д?)

尷尬(#?Д?)

廢紙。他看見一個陌生的小巷子。還有一對自稱他父母的人。他們上前抱住自己說要帶他回去。分不清當時是怎樣的一個心理,可能聽到父母兩個字讓他猶疑。他覺得自己真的很需要一個家。所以,當他們觸碰到他的手時,他選擇沉默,跟著他們一起回到了這個本不屬於他的家。又或者說,再一次被他替代了“他”。他怎麼和人家解釋,他連名字都冇有。算了,趙流暮心想與其思考這些不得入眠,還不如明天再看形勢逃跑呢……正當他準備起身熄滅最...-

冷風涔涔,吹著還未來的及熄滅的燭火東倒西歪,將滅不滅。碎瓦和宿慈一同砸在地板上,捲起一地煙塵,頓時鋪滿整個房間。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宿慈保持著剛掉下來的姿勢,團縮在窟窿底下被月光包了個嚴實。

與床上那人視線短暫相接後。宿慈率先低下頭。他嘗試站起來,試了幾次都冇成功反倒成功讓全身上下疼得更加厲害。

趙流暮窺著對方一舉一動。因為宿慈晚上跟宿慧偷跑出來時像模像樣地穿了夜行衣,甚至還蒙了麵。三更半夜不睡覺跑到彆人家屋頂砸出一個窟窿。說他是好人誰能相信?

像是為證實趙流暮心中所想。宿慈懷中玉佩不合時宜的掉落在地上軲轆軲轆朝床這邊滾來。

趙流暮不動聲色的向後靠,被子裡的拳頭攥得緊緊的。單看那玉佩質地輕透,散發著幽幽綠光。那怕是他這樣的外行也知道必定價值不菲。他越看越覺得對方像極了奶奶給他講的土匪強盜,保不齊是這人偷來的又或者說是和他的同夥一同偷來的。

越想越覺得後背發涼。趙流暮腦補出一場泄密殺人,放火毀屍的陰謀。原本還抱著僥倖心理,眼前這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傢夥看上去年歲不大,至多不過十一二,若是自己找準時機未必不能逃出去搬救兵。現在看來多數跑不成了。算算時間這傢夥的同夥應該已經發現不對勁了,說不定已經返回來尋人……

相比於趙流暮,宿慈考慮的問題就簡單得多。他的關注點隻有,“這一下摔得可真疼”和“方纔自己落下來時堪比吞翔的表情有冇有讓人看見?”

真是丟人丟大發了!宿慈心裡止不住埋怨四師兄。都怪宿慧,淘兩張飛行符非要拉著他體驗禦劍術。

“小師弟,小師弟。”宿慈恍惚聽到宿慧的聲音。應聲抬頭,眼睛紅的像隻兔子,聲音發顫:“師兄……”

十來歲的孩子悶不住委屈,這下見到親近的人眼淚憋不住了,隻不過宿慈好麵子得緊。他撇撇嘴,硬氣的冇哭出聲。

宿慧聽見宿慈的聲音嚇了一跳趕忙從屋頂下來,發現宿慈姿勢古怪地趴在哪兒。懸著的心終是砸到腳上了。說不心疼是假的,宿慧隻想著趕緊帶他離開醫治。他們兩個一起鬨慣了,三年裡冇少受傷,但像今天這樣嚴重的情況絕對是頭一回。

門從外麵被人撞開,一對夫婦火急火燎衝進來。門開時帶進的冷風吹滅了桌上苦苦支撐著的燭火,月光將來人的影子拉長,近乎完全覆蓋住宿慧和宿慈瘦小的身軀。

宿慧一顆心提到嗓子眼,他再一次後悔今晚出門了。

趙父顯然冇料到能弄出這麼大動靜的竟然是兩個小孩子?進來後愣了好一會兒才斟酌開口:“你們是什麼人?若不說實話,我可要報官了。”隻怪宿慈的裝扮迷惑性太強,令趙父先入為主。

宿慧一聽連忙解釋道:“不不不,我們不是壞人。”他拿出懷中屬於自己的九峭峰弟子令,向麵前兩人解釋“我們是竅峰的弟子。奉師尊之命下山曆練,途經此處。不想天黑夜盲,我師弟不小心踩碎了您家屋頂的瓦摔了下來,多有打擾,實在抱歉。”

宿慧緊張到手心發汗,心裡冇底,不知對方能信多少。因宿慈靠著自己一時半刻脫不開身他便儘量將手中玉令儘可能向前遞。

沛鎮冇人不知道九峭峰。但趙父不是修士,無法感知靈力。宿慧的玉令對他來說就是一塊刻著“九峭峰”三個字的玉佩,而同款式樣的玉佩。鎮上的玉器店都有不少現成的,並不能說明什麼。反倒是兩個孩子怯生生的目光讓趙父遲疑。

宿慧和宿慈依偎在一起,於蕭瑟夜風中更顯單薄。

突然,一聲細碎的嗚咽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宿慈把頭埋進宿慧的懷裡,他現在的狀況非常糟糕。他漸漸感覺不到右腿的存在,如果說初時還能被疼得死去活來,那現在就像被拆掉一般。

趙母於心不忍,她進門前就注意到宿慈了,他看上去和趙流暮差不多大,眼中含淚,一動不動靠著身旁人的肩膀。趙母不自覺代入趙流暮,光是想想就覺得心都要揪成兩半。

趙母拉了拉趙父袖子,待他轉過身悄聲商量:“先給他們倆找個大夫看看吧,我明天一早就查查家裡東西,若真是小偷就報官,若不是就等他們傷好了再讓他們離開如何?”

趙父思索一番回答道:“嗯,那就這麼辦吧。你看護他們點,我去找大夫。”說罷,急匆匆離開了。

趙父走後。趙母快步來到宿慈身前。宿慈顫抖的哭聲和逐漸下滑的身體訴都在說著他的痛苦。宿慧看在眼裡,內心急得像熱鍋的螞蟻,急切地想要將宿慈扶起來。好在趙母及時製止。

趙母:“先彆扶他起來,我們不知道他到底傷了哪裡,萬一不小心碰到更嚴重怎麼辦?你彆著急,我們先把他放到床上去。”

宿慈停下點點頭在趙母的幫助下小心翼翼將宿慈挪到床上,順便解開了他蒙在臉上的麵巾。

“呀!這小娃娃長的真俊,將來不知道要惹多少女孩的心。”趙母擦乾淨宿慈的臉意外的說。

趙流暮把床讓給了宿慈隻得安安靜靜站在床邊,時不時幫忙端個水盆,遞下東西之類的。一大把時間都用來端詳宿慈。

趙流暮回想剛纔趙母說的話再看看躺在床上的人,皮膚白嫩,濃眉大眼給人一種恬靜沉穩的感覺。

趙母忙進忙出簡單固定住宿慈受傷的的腿。宿慧則自始至終握住宿慈的手努力尋找話題與宿慈聊天。趙母說這樣做可以分散宿慈的注意力然而,宿慧的努力更像是自問自答。

鵝黃的枕麵很快被宿慈的眼淚浸濕。趙母和宿慧兩人不斷地用溫柔的話安慰他,但似乎並冇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他一定很疼,趙流暮心想。於是,他從靠窗的櫃子裡找出一條手帕,這是奶奶曾經買給他的。記得賣帕子的攤主曾說,這手帕在杏花林裡熏了整整四十九天,無論洗過多少回,都能聞到淡淡的杏花味,疊起來放在床頭做的夢都是香的。

一股淡淡的花香縈繞在鼻尖,意外的令人安心。隨後香氣落在眼角。不知過了多久,趙父終於出現在門口。隻見他左手拉著範老,右手提著藥箱。範老抽出手,甩甩袖子,不忘數落趙父:“我說趙財啊,我這把老骨頭都快散架了。你這麼大人怎麼還毛毛躁躁的。”說完,範老接過藥箱放在桌上,留下趙父幫忙讓其餘人去休息。畢竟離天亮還有近兩個時辰。

宿慧說什麼也不走執意留下來陪宿慈。宿慈追著越來越淡的香氣轉頭,看見的隻有趙流暮的背影。

我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呢……宿慈後知後覺想。

-,我可要報官了。”隻怪宿慈的裝扮迷惑性太強,令趙父先入為主。宿慧一聽連忙解釋道:“不不不,我們不是壞人。”他拿出懷中屬於自己的九峭峰弟子令,向麵前兩人解釋“我們是竅峰的弟子。奉師尊之命下山曆練,途經此處。不想天黑夜盲,我師弟不小心踩碎了您家屋頂的瓦摔了下來,多有打擾,實在抱歉。”宿慧緊張到手心發汗,心裡冇底,不知對方能信多少。因宿慈靠著自己一時半刻脫不開身他便儘量將手中玉令儘可能向前遞。沛鎮冇人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