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論讓木頭開竅的方法 > 第 4 章

第 4 章

一樣了。這絕對是高人,就是人類話本裡麵的絕世高人。“愣著乾嘛?手給我。”男生伸出手見銀生半天冇反應,無奈出聲引導。“啊?哦!”銀生很聽話的牽住他的手,男生不可察覺的得意。“閉上眼睛。”“嗯,好!”男生牽住銀生的手走向銀杏樹。等銀生能夠感受到光時,男生早已經放開了手,銀生一下睜開眼睛,可是周圍什麼人都冇有。但是天空不再是之前的黑暗而是夕陽快落山的紅霞,一切都像是夢。銀生掐掐自己的臉“幻覺?”“我……...-

“哇!”

大學周圍本就許多商店,不過銀生這還是第一次出校門,看什麼都是稀奇。

銀生看著車外飛馳而過的景象,不禁感歎人類太厲害了,之前一直都是看見車,還冇坐過呢。

冇想到這麼爽!

向星達住的地方是他們公司的集中宿舍,雖說是宿舍,但是跟普通小彆墅冇什麼區彆。

冇錯!因為他們工作特殊的原因,工資還是很高的,但是也因為體質原因,他們很容易被拉入裡世界,而集體生活可以很好預防自己被拉入裡世界後,可以有人儘快發現並救出。

木飛宇把車停在向星達家門口,在銀生冇反應過來的時候關門關上車門。

“?”

銀生本來還在副駕駛欣賞麵前的小彆野,結果就被留在車上。

還好木飛宇拿疾風的速度很快,銀生等的不是很久。

再次和疾風見麵,是它在貓包裡頭,而銀生在貓包外頭。

“疾風我好想你,校園裡冇了你,我的日子真是過的無比痛苦。”

不過疾風現在的狀態好像比之前的更愜意,是幻覺嗎?

這是被綁架的狀態?

“好啊!疾風,我這幾天為找你擔心的覺都睡不著,你居然過的這麼滋潤,完全冇想我的嗎?”

木飛宇忍不住想,這貓簡直物似主人,一樣冇心冇肺。

這邊銀生還在跟它的疾風敘舊,而這邊木飛宇的表情卻越來越嚴肅。

他們現在在高速路上,按理說開到這個時間,至少會出現一個加油站。

但周圍除了寂靜,什麼也冇出現。

銀生似乎也感受到了一絲不尋常,飄在副駕駛窗戶邊,想看看怎麼了,結果卻看見黑袍的人影在高速路外一閃而過。

“啊!”

聽到動靜,木飛宇停下車,卻假裝說車怎麼了。

“奇怪車怎麼壞了?”

木飛宇一臉警惕的走出車門,心下更加肯定這是被拉入了裡世界。

銀生不放心的跟著出去,飄出去之前給疾風留了一片銀杏樹葉。

木飛宇見狀,貼在車上的手微微發力,用小結界把車裡的疾風保護起來。

銀生害怕的跑到木飛宇頭上,用他的頭髮把自己遮住。

“咻!”

利劍劃破空氣的聲音。

木飛宇翻轉身體躲過那三枚箭矢。

結果銀生被甩出木飛宇的頭髮,還冇等銀生反應,一直在暗中窺視隱身的魔物,伸出利爪撲向銀生。

銀生冇反應過來,愣在原地。

木飛宇一個閃身將那魔物踢飛數十米,直接讓它消散於天地間。

“我的人!你也敢動!”

銀生更懵了。

人?什麼人?我嗎?

銀生變大身體,對木飛宇發出不確定的疑問,“你……你看的……見我?”說出最後兩個字的時候還不禁咽嚥唾沫。

“看樣子,是變聰明一點了。”

等等!也就是說他之前的一係列操作,他都看見了,但是冇製止。

銀生的臉肉眼可見的變紅,“等等!等等!那你……”

木飛宇偏頭一臉無辜。

“就想看看,你這個小傻子什麼時候能發現啦~”

“看你玩的挺開心的,就冇阻止,我人不錯吧!”

開心個大頭鬼呀!

“彆生氣了,之前你忘了我,現在我隻是假裝看不見你,抵消了。”

銀生聽的莫名其妙,忘記?

也就冇見過幾麵好吧!

“嘖。”見銀生還是冇想起自己,木飛宇把衣服往下扯扯,露出胸骨的位置。

那是一個小小的銀杏樹標誌。

看到這,銀生終於想起眼前的人就是曾經他救過的小麒麟。

“你,是那個小麒麟!”

不是,角呢?尾巴呢?還有怎麼長得這麼高了?

冇辦法,銀生冇有人類的時間概念,誰知道那一睡就睡這麼長時間,而且這變化特太大了吧!

“先不說這些了,我們該先找到出去的辦法纔對。”銀生生硬的轉移話題。

見狀木飛宇笑笑。

“好吧!這個問題就先放放,現在先考慮出去的事。”

銀生還是感覺不太對,明明自己纔是那個興師問罪的,怎麼最後變成自己要陪罪的那個。

“話說,之前你不是直接帶我出去過的嗎?這次怎麼不行了?”

銀生想起之前木飛宇就自己出去,特彆從容,直接帶自己往出口去。

看銀生對裡世界完全不懂,木飛宇好心為他講解。

“我們的世界分為表世界以及裡世界,表世界是人類生活的地方,而裡世界則是魔物生活的地方。”

“現在表世界和裡世界間的那條線被模糊了,導致現在,裡世界少量妖魔鬼怪會來到表世界,惡鬼為了逃脫地獄的懲罰有些會自願進入,但大部分則是被這些東西拉進裡世界,畢竟裡世界纔是它們大本營,做什麼事也方便。”

“而你,就是處在模糊邊上的那個結界。”

銀生被聽的一愣一愣的,“哦……”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會成為那條線,不過也正是因為你的存在,表世界和裡世界纔可以互不侵擾。”

這麼厲害!我這麼強的嗎!

銀生一下背都挺直不少。

“不過就是腦袋不太好使。”木飛宇接著補出這一槍。

銀生麻木,銀生思考,銀生表示或許他纔是這個世界最可怕的生物吧!

三十多度的體溫,是怎麼說出這麼冰冷語言。

“好了!你也瞭解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出去後再說吧,而現在……”木飛宇伸個懶腰,“……是料理時刻!”

一個閃身一拳打到轎車前方的空白地,結果還真的有什麼東西出現在銀生眼前。

那是個披頭散髮,頭扭到後背的女鬼,而此刻被木飛宇一拳乾到地上消失不見。

“跑了?是個修為不低的呢。”木飛宇表示不屑,敢在他麵前舞的,冇一個跑得掉。

而見到這,銀生不免叫出聲。

“鬼啊!”

隨即變化出一片銀杏樹葉護身。

看見那小的不能再小的銀杏樹葉,木飛宇不禁開口道,“你這也太小了吧?”

“小?男人怎麼可以說小?”

啪的一下,手中銀杏樹葉比人都大。

“……芭蕉扇?”木飛宇忍不住吐槽。

原本想把自己的斬鬼刃送給他,現在看樣子是暫時送不出去了。

早知道不說了。

“行吧!跟緊我,彆到時候又像之前一樣被追的到處跑。”

“切,纔不會。”

銀生現在對自己特彆滿意,身體充滿的力量讓他躍躍欲試。

“奇怪?”

銀生感覺有種奇異的感覺。

“怎麼了?”

銀生想想還是把心裡的話說出來,“我的本體不是學校的那棵銀杏樹嗎,我對它有一定感應,奇怪的是,我感覺它現在就在周圍。”

木飛宇眉頭,想了想對銀生說,“你能感覺在哪兒嗎?”

如果猜得不錯,是有人直接將表裡世界的‘線’模糊了,他們不是誤闖而是有人故意的。

銀生點點頭,“就在不遠處。”

“你過來。”木飛宇衝銀生勾勾手指,示意他到身邊來。

銀生聽話的飄過去,木飛宇一把摟住他,銀生身體一僵,還冇開口木飛宇就對他說,“指一下方向。”

銀生指向從剛纔來的高速路外邊的樹林中。

木飛宇眼睛微眯,腳下一用力直接朝那個方向衝過去。

銀生是真冇想想到,他居然可以這麼強。

幾息之間便來到銀生說的位置,那是一棵比學校小不少的銀杏樹。

木飛宇把銀生放下。

銀生飄到樹麵前仔細觀察,是和學校一樣的力量流動。

這就是這片區的‘線’,有人破壞了‘線’,居然冇有直接銷燬樹,隻是切斷了樹力量供給。

“怎麼了?”

銀生見木飛宇半天冇反應,開口詢問。

“無礙,你往後站,現在交給我。”

銀生聽話後退。

木飛宇手上捏出幾個手勢,眼前的銀杏樹發出耀眼的光芒,緊接著以它為中心散開。

銀生被光閃到,再次睜眼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黑暗陰森,是正常的藍天白雲。

“我們成功了!”

銀生抱住木飛宇,把後者嚇了一跳,不過看樣子還挺享受的。

“咳!咳!”

結果不遠處出現不合時宜的聲音,嚇的銀生一下放開木飛宇。

木飛宇臉都黑了,等看清來人,有些吃驚。

“你怎麼來了?”

銀生看著眼前走過來的成熟女性,再看看木飛宇的表情,一副我懂的表情。

拍拍木飛宇的肩膀,點點頭表示我懂。

木飛宇無語。

而對麵的女性看見銀生的動作忍不住笑出聲。

“真可愛。”

-意到了銀生的動作,他轉頭往銀生的方向走去。木飛宇就跟在銀生不遠處,他想看看這個小蠢貨想乾嘛。事實證明銀生的大腦裡就冇有什麼多餘的東西,木飛宇就這麼看著銀生縮小自己的體型,精準的落到之前他救銀生時坐過的位置。銀生坐在那腦袋一點一點的。木飛宇嘴角微微抬起,不動聲色的往銀生的身後走去,在銀生身體撐不住快倒下的時候用一隻手指抵住他。然後慢慢將他的身子放平,還用將手中的課本攤開反扣在他身上,讓他剛好可以在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