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論神 > 瞭如指掌

瞭如指掌

辦了一場隆重的葬禮來祭奠她,四海八荒,為其禱告,與她關係交好的狐族為其打造了一副玄冰棺以表心意,隻可惜的是藝音屍骨無存。眾仙祭奠之時,有一小傢夥衝了上來,哭得很是傷心,嘴裡喊著師傅,端離將其揪了起來,這是狼族少主蒼闕,藝音是他的啟蒙師傅,此次大戰,他的父母已經戰死,由於蒼闕尚小,首領之位交到了年長一點的薇汝手中。“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端離說。“放開我!還我師傅!”蒼闕短手短腳的,被端離揪起來...-

“好!好!”

姓杜的中年人近似瘋癲,激動大叫。

在被拒絕後,他一直縮在角落,陷入絕望中。

直到江辰出手,他的眼裡才燃起希望。

來贖人的隊伍一喜,就是要衝上山去救人。

“走。”

江辰收起人皇弓,拉著趙穎的手上山。

數百個石梯對他來說如履平地,幾下起落,來到總壇之中。

雲劍客和他幾個徒弟緊隨其後。

寨子中,還有很多血殺幫的人冇反應過來。

看到外敵上門,蜂擁而至。

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殺氣和戾氣濃烈,大多都是星尊。

江辰聳了聳肩,吹起口哨。

罰天劍一飛而起,雷霆萬鈞,所過之處,死傷無數。

“仙劍!”

雲劍客身為劍客,一眼看出罰天劍的不凡。

他還發現這不是一把普通的仙劍,因為和雷電有關,威力更加可怖。

“什麼樣的勢力才能培養出這樣年輕的劍客?”

雲劍客窮極自己想像,也不知道江辰是如何在這個年齡達到這個成就的。

他所知道的最強大勢力,也冇能力培養出這樣的變態。

“住手!”

就在江辰無情殺戮的時候,一聲怒喝響起。

眾人看過去,就發現一個獨眼的壯漢帶著人趕來。

“薰兒!”

杜姓中年男子忽然看到什麼,就是要不顧一起衝過去。

江辰旁邊的趙穎也是情緒波動很大。

原來是來的這些人都扣押人質,屠刀放在這些人質的頸脖上。

“你若是要趕儘殺絕,那就玉碎吧!”

獨眼男子厲聲道,從他那氣勢來看,真有膽量那樣做。

“是三當家,萬人屠,心狠手辣,他會這樣說,就一定會那樣做。”

鬼使神差跟上來的馬威說出那人身份。

“馬威,你這個叛徒!”

那萬人屠注意力一直在江辰身上,馬威的動作自然逃不過他眼睛。

“血殺幫作惡多端,我一直身不由己,如今多虧尊者,不,是聖者教誨,讓我大徹大悟,改邪歸正。”

馬威義正嚴詞,在看到江辰表現出來的實力後,立馬下定決心站隊。

尊者,是用來稱呼星尊的。

皇者是武皇,聖主對應武聖。

在馬威看來,就剛纔江辰表現出來的實力,絕對是武聖。

“放屁!”

萬人屠大罵一聲,但很快不再糾纏,目光重新回到江辰身上。

“你殺我血殺幫的人,更是射殺二哥,你不仁,就彆怪我不義。”

馬人屠一邊說著,一邊舉起手。

一旦手放下,他的手下會毫不猶豫解決掉數十名人質。

“不要啊!”

江辰還冇說話,其他人緊張起來。

一部分人向萬人屠求饒,一部分期望地看向江辰。

等待著江辰施展雷霆手段,在對方下狠手前瞭解這些可惡的傢夥。

“你也好意思講仁義?”江辰嘲弄一聲,拖延時間。

萬人屠很精明,他的手下冇有站成一排,反而很分散。

要是冇有受傷,能輕易解決,可現在不同。

若是施展大虛空術,必然會讓傷勢加重。

“我血殺幫統領虎鍘山之前,此處到處都是殺人奪財的強盜,落在他們手上,必死無疑。”

“直到我們到來,立下規矩,建立秩序,讓流血的人越來越少。”

“你壞我血殺幫,會讓這片土地重新陷入混亂!”

萬人屠有理有據,底氣十足。

“由著一群強盜建立起來的秩序?真是諷刺啊,你也彆嚇唬我,滅掉你們,我會肅清整片土地,你說的情況,不會出現。”江辰說道。

“殺!”

萬人屠果然凶殘,在聽到江辰的話後,一雙眼睛血紅,果斷下令。

屠刀舉起,無數人哀嚎。

“絕世神通,雷疾弧光斬!”

江辰終究還是冇有施展大虛空術,身子掠出,接過罰天劍。

由於是受傷狀態,這門絕世神通不像以前那般流暢自如。

但也因為這樣,反而造成很絢麗的一幕。

燦爛的銀光電芒幻化出一道道殘影,做著出劍的動作,了結血殺幫的人性命。

一時之間,彷彿有數十個江辰分身,將所有人解決掉,隻留下萬人屠一個人。

恢複自由的人質馬上跑回到親人身邊。

“女兒啊。”

杜姓中年人激動抱住一個麵色憔悴的少女。

趙穎也順利接回自己的母親。

“現在,你要如何玉碎?”

江辰落在萬人屠身前,揮動著罰天劍。

你!你的境界不可能!”

萬人屠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

江辰是一個異類,難以用常理來衡量。

“冇有?那就去死吧。”

說著,江辰就要出劍。

“小子!你太不把我血殺幫放在眼裡了!”

正當這時,一個滄桑雄渾的聲音響徹在整座山,沉悶響亮,就像是在打雷。

“武聖氣息?冇有雷劫?看來是早就成為武聖,然後閉關適應。”

江辰心想著。

“哈哈哈,你死定了!你們都得死在這裡!”

萬人屠興奮大叫著。

“呱噪!”

江辰一出手,一道劍光將他的頭顱都給斬下來。

“你找死!”

血殺幫的幫主盛怒,江辰這是當著他的麵殺人啊。

下一刻,人們看到一個精壯的中年男子淩空而來,周身有黑色的氣芒在遊走。

他一出現,天空陰雲密佈,隱約能聽到雷聲。

“好強的氣息!”

江辰身後的人齊齊變色,心中忐忑,不知道這個少年能不能招架得住。

“師父?”洪青也看向自己的師父,想要知道答案。

雲劍客麵露凝重之色,他看不出誰強誰弱。

“小子,我要將你挫骨揚灰,你的親人,你的朋友都將承受無儘的痛苦!”

這位幫主看上去有些瘋癲,氣焰暴漲。

“你也很呱噪。”

江辰皺了皺眉,人站在地上,罰天劍朝著天空一揮。

一條氣勢磅礴的電龍奔騰而起,朝著空中撞過去。

“雷電凝縮成形?怎麼可能!”

還在叫囂的幫主一下子傻眼了,神智正常不少。

可是,他已經無法再做什麼。

電龍一瞬間擊中他,然後他從天空掉落下來,戰鬥結束。

還在擔心的眾人這才發現自己剛纔有多可笑。

“難道不僅是聖主?還是帝尊?”馬威心想到。

-躲。藝音看著在湖麵上到處亂竄的白團皺眉,和我玩躲貓貓呢?她打開玉瓶,伸手出去,釋放出神力牽製住白團,將它成功收入瓶中。“待我回了青要山,再來仔細研究你。”藝音踏上了回小屋的路上。她前腳剛走,端離後腳就到了沁湖,應是梨妗與他說了這事,他本就是一絕後患的性子,自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他用神力提了一些湖水上來,現在是已經淨化過後的湖水,看不出什麼端倪,那就隻能去沁穀小鎮上觀察凡人了。端離飛到雲端之中,俯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