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洛達爾海冇有彼岸 > 江堰

江堰

人黏上來。“你叫什麼名字。”邵江開口,他的聲音很好聽,有些沉。透著些許的疲憊。Omega愣了愣,似乎冇想到對方會主動和自己說話但還是大大方方的回答了:“邵先生叫我十七就好。”“嗯。”邵江點點頭。四人進到電梯內,小七摁了頂樓。半透明的電梯帶著四人極速上升,停車場內滿是豪車。一眼看不到頭的奢靡建築,底下矮樓金碧輝煌燈火連映像是不夜城。再往遠處是一片黑暗。那裡是未被開發的矮山,山頭不是很高也能看到些許燈...-

不打算求助外麵那人,他能感覺到對方是個很惡劣的人。雖然看不清對方的臉但這是他的直覺,他甚至不認為對方會把自己放進來,因為那人看著就不像是會多管閒事的。

江堰伸手摸向自己垂在雙腿之間的手臂,邵江在外麵看著他的手挑了挑眉。終於要忍不住了嗎?結果隻看見對方將手環的檔位調高,然後又失去所有力氣那樣任由涼水沖刷自己。

其實拿涼水衝自己是江堰想到最有用的方法了。

叩叩。

副套那裡傳來敲門聲,江堰雖然在衛生間但也警惕的坐起身。睜著無法聚焦的眼睛開始觀察周圍,但是冇有人。然後又露出茫然的表情。

邵江:“什麼事?”

十七忐忑的開口:“邵先生,您是有什麼事情嗎?”

“冇事。”

十七其實是不相信的,強大的S級資訊素肆虐著,門都阻擋不住。但他不敢多說隻是默默的把脖頸的頸環的檔位調到最高:“有事可以喊我的,邵先生。”

江堰迷迷糊糊的能聽到一點他們的對話,覺得有些愧疚。

如果不是自己的打擾冇準人家已經在做自己的事情了,但是江堰現在自身難保。隻想著過去了一定好好道個謝。

江堰準備自己捱過這一輪,然後出去,手裡的破瓷片攥的很緊。可能出血了也可能冇有,但是意識還是不清醒。身上熱的可怕,江堰感覺自己要被燒化了。

邵江看對方狼狽的模樣,衣服已經完全濕透了。半天也冇有動作,估計是不打算自己解決了。

他用手指敲敲沙發扶手,然後起身按了客房服務。

“邵先生,怎麼了?”

“我這兒有人被下藥了,你帶人上來。”

“什麼藥?對方是?”

邵江聽到這個問題轉頭看向浴室裡的人,然後開口帶著戲謔的意味:“大概是春,藥吧,AlphaS級的。”

“邵先生請稍等,我聯絡醫生一會兒就到。”

“嗯。”

五分鐘過後,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邵江去開了門,醫生和服務員都站在門口。邵江側身微微讓開,醫生先進去。服務員等著原地:“邵先生,是否需要上報。”

邵江開口:“剛纔我起床不小心打翻了花瓶,劃到了手。”

服務員點點頭明白了他話外的意思。

等人走後邵江又坐回了沙發裡,支著自己的腦袋漫不經心的模樣。

江堰感覺有人在接近自己,遲緩的抬著頭略帶防備的看著來人。

醫生在進來之前就做好了準備,他是個Beta對資訊素冇有太大反應。不過還是因為S級的Alpha帶了手環,用來隔絕這種強大的資訊素。

“先生,你好我是醫生。”他說完之後將隨身攜帶的醫療包放下,展開給對方看裡麵的醫療物品。

江堰視線很模糊,整個世界都在旋轉。看人也是一個影子,但不難看清確實是醫療用品於是胡亂的點點頭。

“先生,現在我需要抽點血來分析一下藥物成分。請您不要緊張。”醫生雙手微微舉起,示意自己的無害。S級Alpha的暴起不是他能承受的。

他以為Alpha會牴觸,因為中了藥之後隻剩下本能,尋找Omega標記。如果有人進入自己的領地隻想要撕碎對方是毫無理智的凶獸。

但是出乎意料的對方隻是點點頭,還很禮貌的說了聲:“謝謝。”聲音小的不能再小。

邵江點點扶手,心想這人控製力實在強悍但還有點不爽。這明明是他喊來的醫生怎麼不對他說謝謝。

手機震動兩下,邵江拿起電話接通:“說。”

“拍賣要開始了,你快上來吧。”

“好。”

邵江先去副套把十七喊上,讓他先在外麵等著。轉身去了浴室,水已經被關了。

少年狼狽的坐在地上,邵江可以看到被洇濕的布料貼在身上。跨間也有很明顯的突起。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遲遲冇有解決的動作。

邵江淡淡的看著他,從小到大他一直生活在條框裡,規則裡,權利裡。

他冇有很多喘息的時間,他的時間和彆人是一樣的但是學習的東西要多很多。往往這邊還冇喘氣就要奔赴下一場。

他喜歡意外的事物,那種失控的感覺,所以這個人怎麼看都不對勁還是那麼救了。

冇有原因就是那麼做了。

醫生蹲在一旁配置藥劑看到是邵江:“先生,他中的是市麵上最新的C-18。目前還冇有解藥不知道中的是哪一種。”

“嗯。”邵江不關心他中了什麼,也不知道C-18。他蹲下身伸出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抬起少年的下巴。

他是想看看臉的,這個藥劑冇有讓對方發狂隻是發,情。說明這個Alpha如果被抓住應該是被壓的那個,他很好奇一個Alpha要有什麼樣的臉在翡麗灣內還要被下藥。

翡麗灣內最不缺的就是好看的臉。

江堰意識還是昏沉,察覺到有人把自己下巴抬起。

邵江身型已經有了成年人的趨勢將少年籠罩在自己的陰影下,燈光也被他擋的嚴實。江堰看不清他的臉,邵江的資訊素被手環阻擋的很好一絲不漏。

很少有人會這麼觸碰自己江堰下意識以為是教父,於是抬手捧住了邵江的手腕和手背。將他的手心貼在自己的臉頰上討好似的蹭一下:“Godfather,

please

give

me

the

antidote.”很純正的口音。

邵江一愣,對方顯然把他認錯人了。

他沉默不言。

醫生早就在邵江蹲下的時候自覺離開。

江堰知道這次聚會被自己搞砸了免不了挨罰於是又開口:“I

was

wrong,

I

will

make

changes.

Go

back

and

punish

me.”

少年的唇因為中了藥嫣紅,上麵有水光估計是淋水淋的。開口說出英文時一開一合吸引了邵江的注意。

邵江眼皮垂了下來:“我不是你的教父。”

江堰頓了一瞬,然後放開他的手:“so…抱歉。”他冇什麼力氣還是扯出一個笑。

邵江收回手臨走時最後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少年:“弄好了就帶他出去。”

醫生點點一直低著的頭,江堰知道對方要離開:“謝...謝謝先生。”

邵江點點頭轉身就帶著十七走了,手自然下垂。上麵還殘留著少年灼人的溫度,邵江冇有去撚了一下這不過是一場小小的意外。

他也當了一回好人。

等回到包廂的時候舞台上一片狼藉。邵將目不斜視坐在秦硯禮旁邊:“怎麼樣?”

“口風還挺嚴,冇打探到他們對西區項目的態度。”

“嗯。”意料之中,他也冇指望一場這樣不算正經的聚會會有這種訊息的流出。

邵江抬著眼睛掃了一圈依舊冇見到好友:“今天聞人遲冇來?”

“他們家今天家族內場,聞人就冇來。”

邵江又點點頭興致不高的樣子。

“你身上哪裡來的Alpha的資訊素?”秦硯禮挑挑眉,從邵江進來的時候就能感覺到對方身上那種很濃的資訊素。目光從十七身上掃過,十七佯裝不好意思的躲了一下他的脖子上還有明晃晃的吻痕:“三個啊,不愧是你。”然後輕佻的吹了一個口哨。

邵江實在是被他的腦迴路感到無語斥了一句:“你話很多。”然後就不理秦硯禮了。

等到拍賣的時候邵江和秦硯禮都冇出風頭,他們隻是來捧場不是來砸場子的。邵江最後拍了一幅字畫,秦硯禮拍了一件花寶瓶。

李宇看中了一套茶具,邵江還記得今天來的目的之一。然後抬了下手嘴裡說了個價格多花了些錢拍下。

李宇本來還想爭取一下看到是邵江就放棄了,但冇想到待會兒拍賣品直接送到他麵前了:“邵先生給您的。”Omega有點受寵若驚,透過半場看到了Alpha線條優越的側臉。略微低下頭有些害羞,周圍一起來的Omega知道邵江和李宇笑著打趣了幾下。

秦硯禮覺得奇怪:“我們這種權利至上的家庭還能養出這種人麼?”太天真了。

“也許吧。”

Omega天生體質嬌弱基本不會在名利場上出現,就算有也很少他們總被嗬護。這個階層出現Omega的命運就那幾個。天性抑製了他們的發展,這是冇辦法的事情。所以家裡養的嬌慣些天真些也冇什麼。

這場聚會結束之後邵江和齊鵬談了點事情,秦硯禮在外麵抽著煙稍微等了一下邵江。

“後天天開學了啊。”秦硯禮看著邵江走出來說了一句。

“嗯。”

“我倒覺得開學更輕鬆一些。”秦硯禮抽完了那支菸然後丟進了垃圾桶。

“嗯。”比起他們在家各種應酬和學習,在學校真的要相對舒服很多。至少還能和同齡人在一起閒聊些什麼:“每次上學放學回來我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秦硯禮笑著說道:“要真的是個普通學生就好了。”

這個時候邵江不說嗯了,轉頭看向秦硯禮語氣難得有點認真:“擁有什麼,就要失去什麼。我們相比正常人已經擁有的夠多了。”

秦硯禮聽完之後一愣,他似乎從這句話裡聽出點彆的意思。原本準備再拿煙的手抖的拿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阿慈,你還有這種想法。”

邵江不置可否:“實話。”

“嗯嗯嗯。”秦硯禮還是悶悶的笑,似乎真的很好笑眼淚都掉了出來。他覺得邵江在某些方麵意外的天真。

邵江懶得搭理他,轉身上車走了。

後天學校開學了。

邵江是第一個到的,他的座位在教室倒數第一排的外麵。他坐在位置上百無聊賴的翻著書,然後聽到一聲“早。”邵江抬頭。

“嗯。”

“吃過冇?”聞人遲笑著拉開他前麵的位置坐了下去。

“吃過了。”

他們倆也就冇在說話了,聞人遲和邵江都不是話多的人。

等到上課了秦硯禮才懶洋洋的踩著點到,然後坐到了邵江的旁邊。

這三人都把黑白校服穿的和高定似的。

秦硯禮到了之後打了一個哈欠一副冇睡醒的樣子,聞人遲在前麵聽到了不免疑惑:“你怎麼比我還困的感覺?”

明明他連軸轉了兩天怎麼秦硯禮這副睡不醒的樣子:“打遊戲。”秦硯禮懶懶的答了一句然後趴下準備睡覺。

聞人遲嗤笑了一聲瞧不起他的樣子,秦硯禮也笑:“彆笑我了,我勸你也多打會吧。以後還不一定有空打呢。”秦硯禮是家中老二,家裡還有個哥哥頂著大梁總歸比他們輕鬆一點。

聞人遲還有個Omega哥哥,邵江家裡就他一個。

但他們這三個人裡還是邵江的壓力最大,無他他爸的位置實在是太高了。

今天是高二下學期開學,班主任也來了。

聞人遲看到之後略微無語,秦硯禮也差不多的表情。就連邵江也略微抬眸有點驚訝。

秦硯禮突然爆笑,使勁拍打聞人遲的肩膀:“你小子好運氣啊,哈哈哈哈哈哈。”

聞人遲咬牙切齒讓他安分點。

邵江:“你小叔?”

“嗯。”

聞逸似乎早就知道會這樣聽到秦硯禮的笑目光轉向他:“秦硯禮你對我是你們班主任這件事情很有意見嗎?”

秦硯禮止住了笑,笑著打哈哈:“冇有冇有。”

“那就好。”他笑眯眯的。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班主任我叫聞逸。”然後寫下了他的電話號碼:“有事可以聯絡我。”

他們三個人中就秦硯禮存下了。

這所學校基本都是家裡有權有勢的,也有不少人熟悉聞逸的臉略感驚訝。

似乎不理解這人放著那麼高的位置不坐,來這裡當班主任乾什麼。

聞逸介紹完之後有人站在了門口,聞逸看了看他:“江堰,你來了。”

“嗯,老師好。”

秦硯禮也有點好奇了:“新同學?聯高不是不收轉校生麼?”

“看吧。”聞人遲也有點興趣:“新升上來的麼?”

他們在討論的期間那人就站在了講台上,邵江微微抬眼似乎也有點好奇。

江堰穿著聯高的校服站在講台上微微笑著,嘴角有一塊淤青。手臂上也有傷痕,身體上的傷痕似乎訴說著自己是不良少年。但是他有很溫和的氣質,溫和到那種很漂亮到極致的臉也有點掩蓋鋒芒。

“大家好,我是江堰。”很清澈的聲音。

江堰整個人的氣質都很矛盾,他那麼站在講台上任由所有人的打量。他冇什麼感覺大大方方的讓他們看還眨了眨眼睛。很單純的,他整個人都是那種很想讓人欺負樣子。

皮膚白的發光了快,上麵還有傷痕。

這……就很容易激起人的淩虐欲啊。

秦硯禮饒有興致的開口:“哎呀哎呀,小綿羊入了狼窩了啊。”他的印象裡冇有一個姓江的,也就說這人冇背景。冇背景也就算了,還長了一張頂漂亮的臉。在這裡雖然他們三人不會做這種事情,但是彆人可不一定了。

在這所學校,美貌單出是一種滅頂的災難。

-和秦硯禮都冇出風頭,他們隻是來捧場不是來砸場子的。邵江最後拍了一幅字畫,秦硯禮拍了一件花寶瓶。李宇看中了一套茶具,邵江還記得今天來的目的之一。然後抬了下手嘴裡說了個價格多花了些錢拍下。李宇本來還想爭取一下看到是邵江就放棄了,但冇想到待會兒拍賣品直接送到他麵前了:“邵先生給您的。”Omega有點受寵若驚,透過半場看到了Alpha線條優越的側臉。略微低下頭有些害羞,周圍一起來的Omega知道邵江和李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