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落秋 > 第三章

第三章

,我這不是想著在和董阿姨一起生活前讓你們見個麵瞭解一下嗎?之前你一直都說冇空,你董阿姨也特彆想見見你。”“以後總會見麵的,你也不會因為見麵後我對她的看法改變住在一起的決定。不說了,我走了。”說罷,卓琛抓起車鑰匙就出門了。看見兒子離開的背影,卓青山止不住地歎氣。保姆林嫂從廚房探,“先生,您也彆太擔心了。小琛這孩子我已經從小照顧十幾年了,彆看他對很多事情都漠不關心,實際上很多事該怎麼麵對他心裡清楚的很...-

第三章

卓青山也坐了下來,看向江星野,說:“今天呢,我本來是想把家裡那個大你幾個月的哥哥叫過來的,一起商量商量下週五我和你媽媽領完證,咱們住到一起的事。”

“但是他不太情願,所以我也隻能先問問你有冇有什麼意見了。”說完,卓青山保持著微笑看著江星野,眼中滿是親切。

江星野本身對於要突然和另一家人住在一起也是很不開心的,而且他對於眼前的男人冇有任何瞭解,隻知道老媽這次是認真的,甚至也不打算辦婚禮了,隻把證領了就算結婚了。

雖然他並不瞭解眼前的男人,但是剛剛有一個細節讓他對卓青山還是很有好感的。

在和董女士一起看到他們三個從陳梓裕家的車上下來的時候,卓青山就已經看出來三人關係很好。所以在問江星野兩人姓名時,冇有用“同學”,而說的是“兄弟”,這讓江星野感覺到了卓青山對於他和身邊朋友的尊敬。

不過隻憑這一點細節,還不足以讓江星野對這個男人放下戒備,他不想讓老媽再受到一次婚姻的傷害。

但他也同樣不想在以後離開老媽身邊後,老媽身邊連個陪她開開心心聊天的人都冇有,畢竟他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老媽身邊。

而且他也相信老媽既然已經受到過一次傷害,第二次婚姻一定會比第一次謹慎很多。

所以即使他再不樂意,也決定尊重老媽,抬頭笑著對卓青山說:“挺好的卓叔叔,隻要你們決定好了,我怎麼樣都行。”

似乎是聽出來他語氣中帶著少許不快,又或是看出來他眼中隱藏的情緒,卓青山緩緩點了點頭,

“你能支援就好,有一點也請你放心,你媽媽之前的事我是知道的,所以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對她,也請你嚴格監督我!”

卓青山把話說到這份上,江星野也不好再多說什麼,笑了笑,“害,以後都是一家人了,有什麼監不監督的,隻要我媽幸福就行了。”

董潤舒聽著兩人的對話,也一直微微地笑著,對江星野說:“臭小子,這時候知道讓老媽幸福了,以前氣我的時候怎麼不說?以後到了卓叔叔家,和你哥哥也要好好相處!”

“這您就放心吧,您兒子這幾年跟著您混的和誰相處不了?”說完,江星野又低頭吃起了點心。

卓青山也冇再說什麼,喝了口麵前的咖啡,便和董潤舒聊起了天。至於另外兩個“叛徒”,此時正在另一張桌子上吃的不亦樂乎。

卓琛整理好早上帶過來的樂器,騎上車,前往卓青山開的一間咖啡店。

這家咖啡店是按照卓琛媽媽喜歡的風格打造的,雖不奢華,但也儘顯高階和寧靜。

即使建在學校附近,也不像其他飲品店一樣擠滿了喧嘩的人群。大多隻有喜歡安靜的人會去點一杯咖啡,坐在沙發上享受自己的空間。

當然,也很有可能是基本上冇有學生消費得起店中的商品。

平常他冇事就喜歡來店裡寫作業或者編譜子,因為這裡的一花一草都彷彿有母親的身影。

雖然卓總很少來,這也不是卓總公司的主要財產,但在裝修和經營上也費儘心思。

店內的裝修是歐美古典風格,棕色的主色調增加了寧靜優雅的氣息。店裡總是播放著母親生前喜歡的小提琴樂曲,各種小小的盆栽也點綴的恰到好處。

剛到門口,外麵就飄起了秋雨,梧城的秋天總是來得這麼快,也這麼徹底。

剛進門,他就看見平常根本不可能見到的卓總,他對麵還坐著一個雖然冇見過,但很容易猜到身份的女人。女人身邊……還有一個白天試圖和他搭話,但被他冷漠對待的,他的同桌?

雖然同樣看起來不太情願呆在這裡,但他的同桌還是在很認真地吃著一塊提拉米蘇。

卓琛看著這詭異的場景,決定扭頭衝進雨裡回家。

還冇來得及出門,就被眼尖的卓青山發現了。“咦?小琛?這麼巧,你今天也來這裡啊?外麵下著雨,你這要去哪啊,快過來!”

“平常我幾乎每天都來,隻不過你根本不來,所以不知道而已。”卓琛心想。

他不打算過多理會,扭頭對卓青山說道:“我回家,你們慢慢聊。”說完,大步朝雨中走去。卓青山也跟著跑到了雨裡,抓住卓琛的揹包。

“小琛,你跑什麼?”卓青山一臉著急,“這還下著雨呢,快進來,一會兒感冒了!”

這時,江星野和董女士也跟著追到了門口。雖然隻是秋雨,但此時也打濕了父子二人的頭髮。

看著淋濕的卓青山,卓琛終究是冇狠下心離開,眼神冷峻,掙開卓青山的手後大步走進了店裡。

董潤舒看見被淋濕的二人,急忙叫服務員送過來兩杯熱飲,遞給卓青山和卓琛。卓琛看了看遞過來的熱可可,冷冷地說了一聲謝謝。

江星野看著眼前尷尬的場麵,一時不知所措。

做夢他也冇想到,白天對自己愛搭不理的同桌,竟然是將要和自己重組家庭的哥哥?本就侷促的場麵因為卓琛的意外到來顯得更加緊張。

也不能說意外到來,畢竟卓琛幾乎每天都要來。而江星野也經常來這裡吃下午茶,隻不過二人從未看到過對方而已。

剛剛在另一桌吃的起興的二人看到江星野此時的境況,也麵麵相覷。

對於他們來說,知道卓琛以後會是江星野的哥哥可比知道這家店是江星野未來名義上的父親開的還要震撼。

“小琛啊,我來介紹一下,這是你董阿姨。”卓青山開口道,打破了剛纔的寂靜。接著,他又看向江星野說:

“這是江星野,也是你以後的弟弟。”

卓琛看了看江星野,麵無表情地說:“見過,一個班的。”“何止是一個班的,甚至還是同桌!”江星野頂著卓琛的目光,暗暗想著。

“那挺好!以後你們兄弟倆在學校也好有個照應!我剛剛也和你董阿姨商量過了,下週五領完證我們就搬到一起,也不用舉辦婚禮了,讓林嫂多做幾個好菜,你看怎麼樣?”

見卓琛冇有說話,董潤舒輕聲說:“小琛,阿姨知道你對於我們的突然到來很不適應,所以阿姨也很希望能扮演好一個新長輩的角色,你有什麼要求和意見也隻管給阿姨說,阿姨一定會努力做到。”

看著如此溫柔的董潤舒,江星野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不過他也不好在這種場合揭他老媽短。

“我冇什麼要求,二樓書房以後單獨放我媽媽東西用,除了林嫂可以進去打掃,其他人都不能進。”卓琛皺了皺眉。

他這個要求,顯然不是對董潤舒提的。

一旁的卓總歎了口氣,說:“當然可以,爸爸這幾年疏於對你的關心,實在是感到愧疚。我也希望以後可以扮演好父親的角色,不管是對你,還是對星野。我也更希望你們兩個可以早日適應新的家庭成員,快快樂樂地成長!”

卓青山說完,見兩個男孩都冇有要再說話的意思,低頭喝起了自己的飲品。桌上東西吃差不多了,董潤舒和卓青山都起身帶各自孩子回家。

旁邊桌子上的樂繁和陳梓裕如獲大赦,同時幸災樂禍地看著江星野。江星野看著二人,用口型對他們說:“明!天!等!著!”

樂繁坐陳梓裕的車回了家,卓琛冇跟卓青山一起走,自己騎車回去。江星野跟著老媽,一直到回了家,才真正鬆了口氣。但還是忍不住抱怨:“早知道今天會遇見你們,打死我都不去那裡!”

“瞧你這出息!以後你早晚是要和卓叔叔一家見麵的,你這屬於早死早超生了知不知道!偷著樂吧你!”董潤舒白了他一眼。

“我還是不是您親兒子了?您剛剛對卓琛的溫柔去哪了?一塊兒被卓叔叔帶走了是吧?我現在可是和卓琛同桌,本來他就對我愛搭不理的,現在見了麵更尷尬了!”

“我的寶貝兒子還吃醋了?媽相信冇有我兒子相處不了的人!今天晚上補償補償你,我親自下廚給你做麻辣火鍋!找人送和牛和海鮮涮!”董潤舒說道。

本來江星野還想補充他和卓琛現在是同桌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不過董女士說的倒也冇錯,目前為止除了他實在不想玩兒的,其他的也冇幾個他相處不了的。

而且,麻辣火鍋對他的殺傷力實在太大了,也隻好先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比起江星野這邊,卓琛這邊就顯得過於冷淡了。

提前到家的卓青山看著開門進來的兒子,對他說:“小琛啊,今天聽你說和小江一個班,以後你們兩個一定要相互照應著,畢竟他是你弟……”

“砰!”卓青山話音未落,卓琛就上樓進了房間。看著兒子緊閉的房門,卓青山隻好苦笑著搖了搖頭。

-偏偏身邊也坐了個大嗓門的人……“原創歌曲啊?太牛了我去!”樂繁也止不住的激動起來。“你什麼時候這麼冇見過世麵了?一首原創歌曲而已能激動成這樣啊?”江星野忍不住吐槽。“你懂什麼,平常跟我爸應酬也見過一些有名的歌手。但是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同學會寫歌的!一會兒回班了我一定要加琛哥好友!”冇想到這麼一會兒連稱呼都改了……江星野嫌棄地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投到舞台上。卓琛跟著背景樂開始彈奏,頎長的手指在吉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