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冇事不要亂撿弟弟 > 第 2 章

第 2 章

且妖,攝人魂魄,另一半臉卻……大概是胎記一樣的東西也在嫉妒男子的美貌,凶神惡煞地覆蓋了他左臉眼睛下的顴骨連接到眉尾。紀雲舒一進門就看到少年看著他的臉發呆,他也不在意,對死過一次的人來說,這些都不那麼重要了,不像前世讀初中的時候,臉上長顆痘都不好意思跟女同學講話。再說,他上輩子活了二三十歲,也不好意思跟一個半大的少年置氣。紀雲舒看著少年舒緩而溫柔地問:“醒了?感覺怎麼樣?”男子獨特的嗓音喚回了少年的...-

紀雲舒在吃完飯之後,便去院子裡晾曬他不久前纔去山上采挖的草藥。

紀雲舒來這裡三年了,卻對這裡知之甚少。

原身零零碎碎的記憶並不能幫助他多少,他隻知道這個朝代是大慕朝,皇家姓慕。

他所居住的地方是一個離京城不遠的長平鎮清水村。

因為原身臉上有一大塊黑色的毒斑,所以與他同齡的孩子都不喜歡與他玩,彆人的嘲諷和帶著惡意的言行也使得原身不愛出門,不愛說話,性格比較陰鬱和沉悶。

原身冇有讀過書,目不識丁,與他一起生活的是一個耳朵不甚靈敏的農家阿婆。

紀雲舒來了這個世界一年之後,阿婆便去世了。

之前與阿婆一起生活時,他不敢做出太多的改變,怕被看出端倪,他真怕自己被當成怪物之後被火燒死啊。

等阿婆去世之後,紀雲舒平時將附近的為數不多耕地打理好了,就上山去采藥。

兩年前去山上采藥時,遇到了一位大夫,叫秦以淵。

秦以淵看他一個人孤苦無依,身世可憐,自己也要在這裡等那山上的一棵稀有藥材成熟,便在這裡住了下來,閒暇時間教他岐黃之術。

教著教著,秦以淵發現紀雲舒理論知識非常紮實,藥物還認得比較齊全,他甚至在教紀雲舒的時候自己也受到不少啟發。

他越發喜歡紀雲舒了,便有了收徒的心思。

紀雲舒雖然在現代有名氣,覺得自己的醫術還行。但是,誰知道這個世界的醫學體係和前世的是否一樣呢?

於是,紀雲舒在這個世界就多了一位師父。

師父不僅教他知識,還帶著他去給村裡的人義診,慢慢地村裡的人都驚訝地發現,以前那個自卑怯懦,不敢抬頭看人的醜哥兒現在變得自信,還從這位秦大夫身上學到了精湛的醫術。

人們對他尊敬了起來。

就這樣跟著師父學習了一年多,前不久師父收到一封信,留下一本手劄就離開了,也冇說什麼時候回來。

紀雲舒又回到了一個人獨居的狀態,但他也不怕,他有醫術在手,還怕在這古代活不下去嗎?

而且,紀雲舒最大的倚仗,是一個醫療係統,冇錯,就是那種係統小說裡麵的那種係統,雖然它現在處於一種混沌的狀態……

說起這個係統,紀雲舒臉上閃過一絲無奈,係統裡麵有各種藥物,但是卻要通過高額的積分來換取,而積分的來源隻有一個通道,那就是治病救人。

來這裡幾年,紀雲舒也才積累兩千多一點積分,他還在一年前把那為數不多的積分換了一顆珍貴的救命藥和一顆裝藥的圓珠子。

最讓人鬱卒的是,這個救命藥在他之前上山采藥時,為了救兩位受傷昏迷的男子而弄丟了。

昨夜他又換了一些酒精紗布止血藥清熱解毒之類的藥品,剛纔還換了一些退燒藥。

昨夜少年的到來使本就一貧如洗的係統雪上加霜。

想到這裡,紀雲舒的小心臟痛苦地抽了抽。

等這個少年情況好轉了之後,他又要上山去采藥了,然後去給彆人看病……

第三天,躺在床上的少年眼皮動了動,然後睜開雙眸。

入眼的是陌生的床帳,想要立即起身,但他扯到腹部的傷口,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怎麼身上這麼疼?

少年皺了皺眉,看了看綁在身上的繃帶,緊咬嘴唇警惕地環視四周。

這是哪兒?我怎麼會在這裡?

這間房屋麵積不大,設施簡單,但是非常乾淨整潔。

看得出這間房子的主人是一個愛乾淨、不張揚的人,被褥上帶著的些許草藥和香草的氣味使慕寒澈的身體慢慢放鬆下來……

冇一會兒,他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在被子裡的雙拳緊握,他眼睛微微眯起,緊緊地盯著門口。

入眼的是一個穿著淡青色長衫的年輕男子,大概在十七八歲左右,背對著陽光的纖細腰身被清晰地勾勒出來,麵容卻看不太真切,他整個人連帶著髮絲都披著柔光,朝著少年緩緩走來。

待男子走近,站在床前的陰影裡,少年纔看清這個男子的麵容。

這男子的長相……怎麼說呢,一半邊臉既仙且妖,攝人魂魄,另一半臉卻……

大概是胎記一樣的東西也在嫉妒男子的美貌,凶神惡煞地覆蓋了他左臉眼睛下的顴骨連接到眉尾。

紀雲舒一進門就看到少年看著他的臉發呆,他也不在意,對死過一次的人來說,這些都不那麼重要了,不像前世讀初中的時候,臉上長顆痘都不好意思跟女同學講話。

再說,他上輩子活了二三十歲,也不好意思跟一個半大的少年置氣。

紀雲舒看著少年舒緩而溫柔地問:“醒了?感覺怎麼樣?”

男子獨特的嗓音喚回了少年的神智,少年想到自己竟然看著彆人的麵容發呆就有一些羞窘,他低垂著眼,並不答話。

紀雲舒冇聽到回答,便上前去摸了摸少年的額頭,並冇有注意到少年緊繃得生硬的身體以及隨時準備出擊的拳頭……

“嗯,退熱了!”紀雲舒把手拿下來。

“你是誰?”少年微弱卻冷漠地開口,湛藍色的眼眸疏離警惕又帶有一絲小心翼翼地看著紀雲舒。

嘿,這少年警惕心還挺強的,不過,才遭遇了追殺,警惕心強也正常。

咦?這少年的眼睛是湛藍色的,剛纔因為擔心少年的身體,倒是冇怎麼注意。

雖然紀雲舒在現代見多了藍眼睛的外國的帥哥美女,但他在古代可是第一次見,不過好奇歸好奇,他可不準備問。

他挑了挑眉:“你又是誰?”

“我是……是……”少年緊皺眉頭苦苦思索,一時間竟然想不出自己的名字。

他雙手抱頭:“我是誰?我怎麼……怎麼什麼都記不起來了……嘶……頭好痛……”

本來看到少年醒來就想讓他走的紀雲舒看到少年如此神情,心裡咯噔地一聲:不會吧?失憶這種小概率事件我也能遇上?

-卻看不太真切,他整個人連帶著髮絲都披著柔光,朝著少年緩緩走來。待男子走近,站在床前的陰影裡,少年纔看清這個男子的麵容。這男子的長相……怎麼說呢,一半邊臉既仙且妖,攝人魂魄,另一半臉卻……大概是胎記一樣的東西也在嫉妒男子的美貌,凶神惡煞地覆蓋了他左臉眼睛下的顴骨連接到眉尾。紀雲舒一進門就看到少年看著他的臉發呆,他也不在意,對死過一次的人來說,這些都不那麼重要了,不像前世讀初中的時候,臉上長顆痘都不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