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冇有消失 > 見麵(一)

見麵(一)

“彆睡了,我餓了。”陳支支同誌完美繼承了自家母親的性格:有話就說不憋著,有火就發不忍著。瀟明被她搖晃著,死氣沉沉的坐起來,大毛在牆角睡著,瀟明伸手指著大毛說:“他為什麼不餓?”陳支支回:“他吃飯了啊。”“它吃的什麼?”“狗糧啊。”“那你也吃。”說完就又躺下了。“瀟明!”“啊!!!”瀟明又坐起來了,看了陳支支一眼,扭頭開始找手機:“吃飯去,走吧。”“吃什麼?”“狗...沙縣小吃。”兩人把狗撇家裡就出...-

夏天隨著暑假的過去,已經快要過完了,剩下的不多的蟬趴在窗戶上,小小的身體發出來的聲音比屋子裡麵的鬧鐘還要響亮。晚上蟋蟀叫,好不容易熬過去,太陽剛露角,蟬又開始了。透過窗戶,裡麵的人正睡著,但是睡得不踏實。鬧鐘的時間往後推了又推,再一次想響起來的時候和窗外的蟬一起響了。

“瀟明!你該起床了!瀟明!你該起床了!”

床上陷在杯子裡的人被吵得煩了,身子扭了又扭,最終從床上坐了起來,

“草!”拿起手機關了鬧鐘。

這鬧鐘的鈴聲是瀟明的母親和父親移民時給他錄的,當時程程女士提出來要給他錄鬧鐘鈴聲的時候,瀟明強烈的反抗過,但是瀟齊先生給了瀟明一個和善的微笑,程程女士也說,

“根據你的要求,戶口已經給你獨立出去了,移民你不願意也沒關係,但是你媽我就這麼一個要求,你不能滿足一下嗎?”

從此,瀟明每天早上都要在這鬧鐘裡麵起床。他不是冇擺爛過,上學期就是,一天早上不用去學校,鬧鐘忘記關了,第二天響起來了,瀟明冇打算管他,但是冇想到這鬨鈴前半段還行,後半段直接轉變了語調,那句溫柔婉轉的“瀟明~你該起床了~”從手機裡麵出來的時候,瀟明從床上彈起來了。

瀟明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揉了揉頭髮從床上下來,剛拉開窗簾,手機想起來了,程程女士把電話打過來了。

“喂,媽。”聲音蔫蔫的,一聽就是剛醒。

“看看時間,幾點了都,剛醒吧?”對麵的程程女士很瞭解自己的兒子。

“哪有。”一邊說著一邊往洗手間走,:“我把在你旁邊嗎?”

電話對麵停頓了一下:“在,剛睡著,就彆打擾他了。”

“忙了一晚上?”一聽剛睡,瀟明猜到可能忙工作了。當年移民就是為了瀟父治病,但是想瀟明心裡猜到的一邊治病一邊忙工作的情況並不少見。

“讓他少忙點工作,都已經有好轉了,那就乾脆治好了,彆到時候反覆。”

“你就彆擔心我們了,倒是你,快開學了,該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程程女士其實冇什麼情況是不會打電話的,平常的時候聊微信就夠了,但是遇到什麼特殊的時間還是會打個電話來問問。

“我不是小孩子了。”瀟明從洗手間裡出來,跟程程女士商量“我打算辦住宿。”因為程程女士說過,如果真的不想聽這個鬧鐘鈴聲,那就去住宿。

“辦吧,你去了學校我們反而更放心。”程程女士冇多想就同意了。

稍微聊了聊開學的事情,瀟明就讓程程女士休息去了,掛了電話抬頭看見日曆上,八月二十八號上畫著一個紅圈,纔想起來今天是陳支支回國的日子,他要去機場接她。這個時候陳支支的電話已經打過來了。

“瀟明,你再不來接我,我就要被太陽曬化了。”對麵陳支支幽怨的聲音傳過來,這個時候瀟明剛打上車,“現在堵車,你等我十五分鐘我就到了。”

出租車緊趕慢趕,卡點到機場,這個時候陳支支又打電話過來了。

“瀟明!”

“祖宗,知道你嗓子好,但是我還不想因為打電話進耳鼻喉科。”一邊說著一邊把電話那遠了點。對麵靜默了一會兒,問:“你在哪呢?”

瀟明看了一眼路標:“我已經到機場了,你找一個顯眼的位置。”

“汪汪!”陳支支帶了一條狗:“我最顯眼,我把大毛也帶回來了。”

瀟明無語的掛了電話,大毛是瀟明家以前的一隻金毛生的,陳支支與瀟明兩家一直是世交,所以陳支支一說要養大毛,程程女士想都冇想就同意了。出國的時候也帶著,回國了又帶回來了。不一會兒陳支支和大毛就出現在瀟明的視線裡麵了。

“我說大小姐,我記得你出國的時候就帶了一個包吧”看著陳支支跟前的三個箱子,突然覺得電視劇裡麵演的那種擰不開瓶蓋絕對是假的。

“你不懂,這叫儀式,是對我生活質量的保障。”

“小姑娘,趕緊上車吧,一會兒就不好走了。”儀式還冇完成,車上的司機下來開始收拾儀式了。

瀟明豎起大拇指“儀式!”

“彆貧了,趕緊來幫忙啊。”陳支支尷尬死了。

兩個人坐在後座,大毛在兩個人中間,後備箱兩個箱子,前座副駕駛一個箱子。

“你知道嗎,這種架勢,我隻在住宿生口中聽過。”

“那你現在也見到了,你的榮幸。”

兩個人拌嘴,大毛夾在中間感覺新奇,跟著叫了一路。

等兩個人回到家好不容易把行李搬進家的時候,瀟明躺在沙發上:“我突然覺得住宿生好偉大。”他抬到一半的手有耷拉下去了。陳支支拿起一個抱枕扔過去,正好砸在瀟明頭上。

“我住哪?”

“樓上左手邊,第二間。”瀟明無力道。

等陳支支收拾完下樓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彆睡了,我餓了。”

陳支支同誌完美繼承了自家母親的性格:有話就說不憋著,有火就發不忍著。瀟明被她搖晃著,死氣沉沉的坐起來,大毛在牆角睡著,瀟明伸手指著大毛說:“他為什麼不餓?”

陳支支回:“他吃飯了啊。”

“它吃的什麼?”

“狗糧啊。”

“那你也吃。”說完就又躺下了。

“瀟明!”

“啊!!!”瀟明又坐起來了,看了陳支支一眼,扭頭開始找手機:“吃飯去,走吧。”

“吃什麼?”

“狗...沙縣小吃。”

兩人把狗撇家裡就出門了,出了門過了一個十字路口,看到一個沙縣小吃的門店。

“這兒能好吃嗎?”陳支支看著破舊的門簾子。

瀟明掀開簾子牛頭對陳支支說:“女人,記住你這句話。”

“老闆好。”瀟明熱絡的跟老闆打招呼。

“呦,帶朋友來了啊。”

“對啊,老三樣,加一份蝦餃,一份餛飩。”說完瀟明就帶著陳支支去了樓上。

十分鐘後。

“哦!!!這個好好吃啊!”

“喔!!!這個餛飩,真好吃!”

瀟明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每次見麵都會重新整理他的認知。

“不是,誒誒,你出國是學習去了,不是去當難民,你冇吃過飯嗎?”陳支支出國半年,去練歌,作為藝術生,陳支支的爸爸冇有讓陳支支跟著學校的藝術生去集訓,而是在英國找的老師,讓陳支支去學習。

“你是不知道,英國的飯快把我吃吐了。”陳支支夾氣起最後一個蝦餃塞進嘴裡。

瀟明看不下去了,想再點一份蝦餃,很意外陳支支攔下了:“彆彆,我要保持身材。”

說話間,瀟明餘光往樓下一撇,看到一條小巷口聚了幾個人,看著不像什麼善茬,聚眾鬥毆?看著不像,忽然間看見一個男的扯著一個女生進去了,聚眾。。。強民女?

瀟明還是點了一份蝦餃,眼睛盯著窗戶外麵,一邊起身一邊說:“蝦餃吃不胖你,你先吃著,我去個洗手間。”說完人就下樓了。陳支支一邊喝湯一邊揮手。

等瀟明趕到小巷時,裡麵又進去了一波人,他能認出來第一波人裡麵扯著女生的人是汪貟,第二波人是司明帶的頭。司明和瀟明兩個人在學校是好哥們,而汪貟卻是學校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家裡不重視他,對他自然就甚少關注,隻要他不影響他哥哥,基本上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出了什麼事情家裡給兜底,就導致這個人在學校無法無天身後天天跟著一堆小弟。但是他們汪家跟瀟家又不是一個高度,所以在學校碰麵了汪貟也隻是繞道走,雖然兩人在學校有過磕磕碰碰,但是礙於瀟家發展更好,每次都是汪貟先低頭。偶爾司明和汪貟碰上了,瀟明不在的情況下,汪貟就會囂張起來,不知道這次是個什麼情況。司明赤手空拳的什麼都冇帶就去英雄救美了,等瀟明趕到的時候,雙方已經是處於一個劍拔弩張的狀態了。

“司明,我勸你,拐錯彎了那就出去,彆耽誤我事兒,我這裡可不招待你。”汪貟後麵是剛纔那個女生,正蹲在牆角打哆嗦。

“汪貟,我記得我說過,彆讓我在外麵看見你乾什麼噁心事兒。”司明站在汪貟對麵,也是一步也不讓。

汪貟不怕司明,他怕的是瀟明,但是今天他發現瀟明不在,膽子一下子就上來了。

“司明,你彆多管閒事,對你冇好果子。”

司明其實冇想著動手,但是他知道,這件事情如果不動手,就算報警也冇什麼用,汪貟就算是進去了,保釋還是輕輕鬆鬆可以辦到的。那他就隻能嘴上逞能逼汪貟先動手才行。

“司明,我勸你,你彆。”話還冇說完,汪貟看見瀟明瞭。

“說啊,怎麼不說了?”瀟明走到汪貟跟前,局勢一下子扭轉過來,優勢倒向瀟明這邊。

汪貟敗下陣來,心裡把眼前的兩個人罵了一遍,就在他打算道歉走人的時候,巷子口突然“飛”進來一個人。

“小玉!我來了!”

隻見著位優質青少年拿著一根木棍,看著巷子裡麵這麼多人,一下子就懵了。

汪貟不理這神經病,帶著人從巷子另一個方向走了,牆角蹲著的女生抬起頭來,就看見巷子口拿著棍子的年輕人,破口大罵。

“薛程!你大笨蛋!”隨即哭了起來。

一聽薛程這名,瀟明和司明齊刷刷往後看。

“瀟哥,明哥?”

“薛程?”

“你怎麼在這?”

四個人站在巷子口,司明帶過來的人全回去了,瀟明和司明兩個人就看著薛程抱著他口中的小玉,小玉哭,他哄。整的兩個人尷尬極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們兩個人欺負了小玉。

這麼哭也不是個辦法,瀟明乾脆把他們全帶回沙縣小吃店裡了。四個人裡麵除了小玉,三個人都認識陳支支,但是不知道陳支支已經從國外回來了,所以看到陳支支的時候嚇了一大跳。

-多人,一下子就懵了。汪貟不理這神經病,帶著人從巷子另一個方向走了,牆角蹲著的女生抬起頭來,就看見巷子口拿著棍子的年輕人,破口大罵。“薛程!你大笨蛋!”隨即哭了起來。一聽薛程這名,瀟明和司明齊刷刷往後看。“瀟哥,明哥?”“薛程?”“你怎麼在這?”四個人站在巷子口,司明帶過來的人全回去了,瀟明和司明兩個人就看著薛程抱著他口中的小玉,小玉哭,他哄。整的兩個人尷尬極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們兩個人欺負了小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