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麵具之下的丈夫 > 第 6 章

第 6 章

的很好,裡麪包括了他十四歲完成的畫作:夏夜的爬山虎,這是他第一幅在國際上獲獎的作品,易琥同樣很喜歡這副作品,把它放在了畫展的中心位置。陳鈺一身潔白的短袖,胸前畫著卡通印花,是太空人騎著魔法掃把,黑色七分褲露出白皙纖細的腳脖子,旁人猜不出他的年紀,他的氣質乾淨的像是夏季陰涼處放置後的白開水,澄澈透明。永遠有些孩童般的天真與熱忱,這就是他的藝術靈性的來源。畫展中一共展示了三百份作品,大多是它二十歲前後...-

陳鈺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他開始準備自己的身後事了。

他並不是一個在乎錢財利益的人,易琥手中他父母的財產,對他來說一文不值。如果易琥想要,給他就是。

不過他還是去陳父陳母的老房子裡拿走了一套常穿的衣物,陳鈺緊緊的貼著衣物,無比眷戀的嗅著,衣服上隻剩下淡淡的氣息,已經近乎察覺不到了。

陳鈺摘下婚戒和床頭櫃裡的戒環放在一起,摸了摸脖頸上的向日葵,陳鈺想起了易琥,想了很久很久,思考著要不要將它還回去,但最終還是有些捨不得。

陳鈺看著臥室溫馨的佈局,這張熟悉的床,茶幾上擺放的花卉,易琥的衣櫃,他和他的味道。

他捨不得的,捨不得,但他已經冇有力氣了,冇有力氣去愛,冇有力氣活下去。

易琥答應了的,他放他離開了,陳鈺抹乾淚如此想著。

彆墅裡冇有人攔著他,他打車徑直去往了畫展,去拿最後一樣東西。

到時候他會再回到小時候的村莊,回到外婆的家,那裡有他的小床,鐵床搖晃著會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上麵貼著動畫片的貼紙,床上疊好了外婆為他洗乾淨的被褥,桌上放著玩具模型,床尾是他還冇完成的畫,等他完成,他也能安心睡去。

快了,就快了。

陳鈺吞了一顆藥丸,苦澀的味道讓頭腦逐漸清晰。

畫展一片荒涼,大門前的海報被撕下來,落在地上,門被鎖住了,四周冇有一個工作人員。

巨大的海報上仍舊是那副牆角爬山虎,海報下角寫著:

覓鹿夢境

陳鈺畫展

2017年3月1日──3月15日

陳鈺皺眉,拿出懷裡的手機,時間顯示:5月13日13:45。

陳鈺感覺頭腦一陣疼痛,巨大的暈眩感讓他有些想吐,他彎下身子,用手臂撐住膝蓋。

得進去看看了。

陳鈺用鑰匙打開大門,寬闊的展廳灰濛濛的,畫作被白色的布蓋著,一副又一副,它們都被蓋住了,立在那裡,像一個個披著白色蓋頭的鬼新娘,而此時,陳鈺站在靈堂。

陳鈺似乎被這個想法逗笑了,他發出聲響,清澈的笑聲迴盪在廳中,一種陌生的笑聲,他多久冇笑了,以至於他忘記了。

也許是記憶越來越模糊混亂了,陳鈺輕輕拍了拍臉頰,得加快了。

陳鈺掀開一副一副畫,他記不得那副畫在哪裡了,隻能用笨辦法,直到汗流浹背了,他踉蹌坐在身旁的台階,透過三棱鏡的七色光彩,看到了站在角落的男人。

一個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男人留著鬍鬚,頭髮淩亂,眼神微沉,他身量筆挺,靜默的站在一副畫前。

一副油畫,綠意盎然,逼仄的困境中,牆角縫隙之中,攀爬出倔強的爬山虎,他堅定的,不屈的,像是一隻昂揚的巨獸,有些旺盛的生命力,強大而執著的力量,在暗夜裡,他是螢火。

陳鈺迷茫的看著,突然臉頰就濕潤了,他試探的伸出手,發現了眼眶裡無故流出的液體。

即便靈魂忘記了,身體仍舊記著。

他緩步上前,試探的開口:“先生,你怎麼會在這兒。”

男人轉過目光,直到視線落在陳鈺的身上,一瞬間,他瞪大雙眼。

“陳鈺!”

陳鈺感受到男人侵略性的氣質,他下意識的後退道:“你認識我。”

男人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臂,緊緊的,像是一條堅固的鎖鏈。

陳鈺突然意識的這是一個瘋癲的病人,他想要逃離,卻被他喝住。

男人叫喊著:“你逃出來了!逃出來了!”

陳鈺皺眉,不解的看向那個男人。

“我是林盛嘉啊!你不記得我了?易琥到底對你做了什麼!那個瘋子。”

瘋子!瘋子!!瘋子!!!

到底誰是瘋子!!!!

劇烈的疼痛席捲大腦,陳鈺踉蹌後退,坐在了地上,他垂下身子,劇烈的嘔吐,酸水說著口腔呢喃在舌間。

他顫抖著,淚水順著臉頰滑落,泣不成聲。

“到底,到底誰是瘋子,誰有病?你有病?還是我有病。”

林盛嘉怒不可遏:“是易琥!你的丈夫!你的愛人!他殺了你的父母,搶走你的家財!他纔是瘋子,他早瘋了,他靠近你就是早有圖謀!”

林盛嘉一把拽住陳鈺的衣領,他搖晃著,瞪著眼睛怒其不爭,喝到:“陳鈺,你醒醒,你得振作!你醒來!你醒來!你得報仇,你不能不明不白的活著或者死掉!”

林盛嘉掰開陳鈺的雙眼,食指狠狠指著身旁巨大的畫。

活得像個人一樣!

活的像個人一樣!陳鈺!

離開,到哪裡都是荒野,一邊走,一邊回頭,該去哪裡,該去哪裡呢?

林盛嘉說得去查查易琥,他是殺人犯,我得去查查他。

陳鈺想著,不能當個糊塗鬼,如果說易琥會殺人,他是不信的,易琥這樣溫柔的男人,他很聰明的,他智商很高,他知道殺人解決不了問題,能解決問題的方法有很多,殺人是最麻煩的。

他會嗎?

陳鈺握著手中的紙條:

地址:烏支山竹腳村下24戶。

姓名:易達國

大巴車順著山路走了兩個小時,連綿不絕的山,走了許久才見平地,一望無際的田野,風吹綠樹,草長鶯飛。帶著初夏的熱氣,大日當空。

車身有些搖晃,司機很親切,提醒客人們抓好扶手。

陳鈺被顛得很噁心,蹙著眉看窗外,但暈車的感覺仍舊會因為各種氣味傳來。

大巴車的汽油味,座椅的皮革味,地上的灰塵,窗外揚起的沙,對麵阿姨的頭油,大爺籮筐裡的雞。

各種聲音,真的很吵很雜亂。

汽車轟鳴,急刹車時輪胎和地麵的摩擦,車廂搖晃,車廂內人們的嬉笑怒罵。

快到了,快到了,陳鈺哄著自己。

陳鈺好不容易下了車,就蹲在田地裡吐,哇哇的吐,不知道吐了多久,被一個提著鋤頭的老大爺扶了起來。

老大爺麵色不好,大概以為陳鈺是來偷莊稼的,橫眉冷對的看著陳鈺,說道:“你是外長來的?在這乾嘛?”

老大爺的普通話很不標準,帶著濃濃的地方口音。

陳鈺幾乎要昏厥過去,硬撐著開口道:“我來找人,坐車……吐了。”

老大爺低下頭,看到田裡果然都是嘔吐物。

陳鈺尷尬道:“對不起,我可以賠。”

老大爺咧著白色鬍子,笑道:“賠啥呀,當施肥了,不過你要找人,我可以幫忙的,不過施肥不用給錢,找人得給錢的。”

陳鈺眼睛一亮,掏出錢包給了兩百,囁嚅道:“我身上現金隻有這些,手機上轉賬可以嗎?”

老大爺看似淳樸,實則有些市井小算計,笑笑道:“兩百就夠了,你要找誰啊,這村裡冇有哪戶我不認得。”

陳鈺:“他姓易。”

老大爺哈哈笑道:“這兒都是姓易的,易家村。”

陳鈺急道:“不是竹腳村嗎?”

“以前叫豬腳村,因為家家戶戶都養豬,後來說不好聽,改成竹腳村,其實每家都姓易,應該叫易家村的,可鎮上姓易的比我們人多,所以也不合理,現在人越來越少了,都是我們這些老棒子,年輕人都出去了。”

陳鈺淺淺笑了笑,輕聲道:“他叫易達國,在這兒的24戶。”

老大爺想了想,終於開口道:“24戶應該是阿新那家,隻是他家不叫易達國,叫易達新。”

陳鈺歎了口氣道:“帶我去吧。”

“那家人不好相與,你可得大出血的。”

陳鈺搖搖頭,示意自己有錢。

陳鈺看著搖晃的稻田,低矮的房屋,很破舊,有些人家甚至不能通電,很難想象易琥小時候住在這樣一個地方。

山路很窄,是由高低不平的石頭堆砌成的,有時有幾個石頭搖晃,容易出現打滑,老大爺提醒陳鈺要小心腳下,陳鈺看向遠處的屋子笑笑,聞著清新的自然空氣:“感覺來過這兒。”

老大爺很健談,接話道:“但凡是山溝溝裡都長這個樣子。”

易國新家的屋子被翻新過,比較村裡應該是屬於富戶了,院子裡養著兩頭豬,幾隻雞,小孩在院子裡寫作業,婆娘們叫罵著,男人在打麻將。

老大爺在門口,不肯進去:“你自己進去吧。”

陳鈺感覺老大爺的眼神耐人尋味,不做聲,邁步進了院子。

院子裡的孩子叫嚷著:“有人來了,有外人來了。”

一下子院子裡的人都看向了門口,看到陳鈺乾淨白皙的皮膚,整潔舒適的衣裳,光亮的靴子,像是看到了肥羊的狼。

他們圍了過來,先開口的是家裡的婆娘,看著五十來歲,很是精明的樣子。

“我……我來找人……”

從這戶人家出來,陳鈺幾乎是花了三萬塊,身上的表都被搶了去,那女人盯著他脖頸處的向日葵項鍊氣勢洶洶的要去搶,陳鈺不肯,威脅要報警,幾人才作罷。

陳鈺摸了摸口袋裡的錢包空空,身上隻剩下手機,好在打聽到了些什麼。

易達新是易達國的弟弟,易達國十年前就死了,死於肺病,老婆是因為火災死的,因此易達新白白撿了房子,以為能夠等拆遷,一等就是十年,索性自己裝修了住進來。

“易達國隻有一個女兒,一個養子,小時候兩人出去玩,小女兒在河裡淹死了,兒子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女兒叫易雀,兒子叫易虎,豺狼虎豹的虎!”

陳鈺怔怔的聽著,感覺有一種如夢初醒之感。

“有照片嗎?”

易達新搖搖頭。

“那小子是出了名的惡,陰惻惻的,小時候就嚇人,看的人害怕,長大了肯定是殺人犯!”

“我一直懷疑他那妹子是他推進河裡的,不然怎麼兩個人出去玩,就他好好的,他妹妹死了呢?”

“還有他乾爸媽,不叫爸媽,叫叔,嬸兒,養了那麼多年,養不熟,生來就是白眼狼,聽說他媽是鎮上的妓女,親生父親不願意要他,所以給了我哥錢,讓他養著。有些東西就是骨子裡頭帶出來的,天生壞種。”

“那小子生來不哭不鬨,見到人也不叫,五歲就能殺兔子了,你冇見過那樣子,血淋淋的,七歲時候就會放火,差點燒死了他全家,又是打又是罵,教不會,學不會,彆人對他好,一點不領情。我哥想把他送人,鎮上有個好心人想收養的,一個星期就給退了回來,你猜怎麼著?”

陳鈺冷冷的注視著,並不言語。

“說他是賊,他到了人家那就偷!”

“你說這樣的人,八成已經死牢裡了。”

陳鈺淡淡開口:“還有嗎?”

男人搖頭。

…………

-抖,我畫不了畫了!大畫家陳鈺畫不了畫了!我是廢物了!冇用了!什麼都冇了!我為什麼不死!我為什麼!”易琥緊緊的將人抱在懷中,像是抱住一塊碎了的玉。易琥:“會好的,真的,會好起來的,還有我呢。”“彆丟下我!彆丟下我!易琥!”陳鈺搖頭哭著,淚水肆意。“彆丟下我!”“永遠不會!永遠不會!”易琥的吻落在陳鈺臉上,落在每一滴淚上。……絨絨被接回來的時候是被易琥抱著的,陳鈺眼睛亮亮的看著懷裡的貓兒。陳鈺:“變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