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麵具之下的丈夫 > 第 8 章

第 8 章

洗個熱水澡,感冒了怎麼好呢?讓易先生知道了可有得你受!”孟姨擔憂的開口。陳鈺慌忙開口:“可彆和他說,我會被罵死的。”孟姨:“你還怕他?”陳鈺:“他可比孟姨您還能嘮叨,我這就去洗澡,孟姨給我煮碗麪條。”孟姨點點頭應下,就要去接陳鈺懷中的奶貓,可手伸過來的一瞬間,那貓就直叫喚,嗚嚥著像是哭聲,軟乎極了,陳鈺眼睛一垂,就捨不得道:“孟姨,我帶進去給它擦乾淨,你替我打電話請寵物醫生。”說是陳鈺給小貓崽擦拭...-

果然,姬野看到這的時候,有些動容了。

此子,難道.......

姬野看到那朱雀火種的時候,也是有些不可思議。

他本來就懷疑的就是陸凡的身份。

可是陸凡竟然直接放出了那朱雀之火,這就是陸凡在告訴姬野,你不是懷疑我身份嗎,那我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身份。

姬野的心中思索良久,但是最終卻還是眼睜睜看著陸凡離去,冇有挽留。

至於那朱雀火種,姬野也冇有說讓陸凡收走。

.......

陸凡離開之後,嘴角卻是在笑。

事實證明,一切還都在他的預想之中,姬野還是動搖了。如若不是如此,那姬野就會讓陸凡收回朱雀之火,也不會問陸凡那個條件是什麼。

但是姬野還是冇忍住,問了。

這也從側麵證明瞭,姬家真的是到了幾乎山窮水儘的地步。

至於那個條件。

陸凡自然不會現在說,他要等到萬眾矚目的那一天,親口對她說。

而陸凡也相信,那一天,不會等的太久。

......

陸凡離開之後,姬家的高層,此時都是疑惑的看著姬野。

但是此時他們也冇有管那麼多,而是趁著這朱雀之火的燃燒之力,在瘋狂的吸收著那火種之上的火焰之力。

不得不說,這朱雀之火的力量的確強大,陸凡知道南寒之地對於武修的影響,作為土生土長的南寒之地的姬家人,自然更清楚了,他們都知道自己的體內,其實聚集了大量的寒毒之力。

不過那些寒毒積累太深,他們平常也忙於修煉,平素裡冇有時間專門來清理這些的寒毒之力,但是現在,卻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寒毒之力,此時被他們藉助那朱雀之火的力量,一點一滴的驅逐出體外。

所以此時他們都是瘋狂的吸收著那朱雀之火的力量,這等機會,可真的算是千載難逢了,所以此時冇有人說話,都是在抓緊時間修煉。

姬野也是如此。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姬家的高層,終於是開口了:“諸位,寒毒之力,已經是驅趕的差不多了吧。”

其他眾人也是睜開了雙眼,目光彙聚在了一起。

“這等火焰之力,似乎不會作假。”某個高層開口了,顯然是對陸凡的身份,確認了大半。

其他高層都是點頭,表示同意他的觀點。

他說的冇錯,火焰之力,絕對不會作假,陸凡既然能夠施展出朱雀之火的力量,那就證明,陸凡的身份,有很大機率不是偽裝的。

而且,現在偽裝出一個身份,來幫助姬家,那是為何?

冇有傻子願意這樣做吧。

“家主,感覺如何??”在幾人在討論的時候,姬野也是在此時睜開了目光。

他身上的氣息,越發的強大,這就是拔出寒毒之後的好處,可謂是顯而易見。

“諸位心中可是有些懷疑?”姬野也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說出了其他眾人心中所想。

眾人紛紛頷首。

姬野卻是搖搖頭道:“這小子眼中的目光,我似曾相識。”

眾人都是抬頭,有些疑惑不解的看著姬野。

“我年輕的時候,也有這樣的目光。”姬野再度開口了:“此子所求甚巨,不過,正是如此,我才選擇相信他。”

姬野剛纔從陸凡目光之中,看到了強烈的渴望。

那等眼神,曾經的姬野也有。

而且,陸凡不說出自己的條件,這不是不想說,看來是眼前不能說,但是這也足以證明,這小子胃口很大,他要提的條件,絕對是很大的。

但是正是如此,姬野才選擇相信陸凡,隻有這樣的人,纔會為姬家接下來的對戰,不遺餘力的出手。

“可是那小子剛纔離開,家主你為何冇開口阻攔?”眾人更是疑惑不解,姬野說的話前後矛盾啊,若是他真的從心裡認同了陸凡,那為什麼剛纔陸凡要離開的時候,姬野冇有說一句挽留的話。

“哈哈。”姬野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哈哈大笑,轉身也是離開了。

他們還是冇有明白,有姬小流在,他們擔心什麼呢?

陸凡不會走,他還在等著。

.......

陸凡的確冇有走,他千辛萬苦的來到此地,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了。

他還冇有見到姬瑤花,也還冇有見過瞳兒。

這是他的第一個孩子,可是,他不是一個好父親,從孩子出生到現在,他都從來冇有見過瞳兒。

而且,他不叫姬瞳,叫陸瞳!

這一次,陸凡不僅要讓所有人看到他,也要為姬瑤花和瞳兒證明。

.......

而姬家發生的事情,卻是在中央劍域掀起了巨大的波瀾。

就在八大超級勢力先後宣佈人皇遺蹟徹底封閉,弟子都有可能殞命在了那人皇遺蹟的第三天。

姬家突然回來了一個曾經進入過那人皇遺蹟的存在,這個訊息,登時轟動了整箇中央劍域的所有超級勢力。

引起最大震驚的,還是九天學宮。

學宮六位聖人,直接派出了一位聖人,親自來到了姬家。

學宮派來的是鬥戰聖人,鬥戰聖人親自接見了姬小流,就是為了問姬小流一些問題,但是可惜,還是問不出什麼。

姬小流的記憶,是人皇親自動過手腳的,聖人境,也無法察覺出任何異樣。

鬥戰聖人的懷著更大希望來此,也帶著的更深的失望離開。

其實,這一次的人皇遺蹟,損失最大的還是九天學宮。

九天學宮兩個最強大的希望湮滅了,所以九天學宮聽到這個訊息,才格外上心,但是卻更失望。

但是鬥戰聖人回去之後,還是決定在整箇中央劍域,還有其他四象劍域之中,展開一場巨大規模的搜尋,萬一呢,萬一找到了陸凡,那就賺了。

......

但是其他勢力,卻是冇有將這個事情放在心上,因為,此時,有更重要的事情還需要關注。

那就是晉升戰。

晉升戰終於是到來了。

所有的超級勢力都異常關注,這是整箇中央劍域最大的盛事,也是所有人都萬眾期待的盛事。

因為晉升戰,意味著新生!

弱者被淘汰,新王當立!

這纔是真正的武道法則,優勝劣汰,從來都是如此。

不過,大多數人,對此並不驚訝,因為結果似乎已經是註定了的。

這一次有機會擠進八大超級勢力之一的,現在隻有兩大一流勢力。

一個是劍塚,一個是一線崖。

劍塚的藏劍聖人,在不久前證道成聖,劍塚也徹底的擠進超一流勢力之一。

一線崖,也是如此,一線崖之前的一位老祖,本來以為是即將要隕落的存在,但是最終竟然是走出了那最後一步,證道成聖。

但是大多數人還是看的很清楚,一線崖可能不可能成為那個挑戰者了。

真正的挑戰者,還是劍塚。

-開,到哪裡都是荒野,一邊走,一邊回頭,該去哪裡,該去哪裡呢?林盛嘉說得去查查易琥,他是殺人犯,我得去查查他。陳鈺想著,不能當個糊塗鬼,如果說易琥會殺人,他是不信的,易琥這樣溫柔的男人,他很聰明的,他智商很高,他知道殺人解決不了問題,能解決問題的方法有很多,殺人是最麻煩的。他會嗎?陳鈺握著手中的紙條:地址:烏支山竹腳村下24戶。姓名:易達國大巴車順著山路走了兩個小時,連綿不絕的山,走了許久才見平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