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莫名被清冷小師弟反向攻略了 > 第1章 都結束了嗎

第1章 都結束了嗎

林,除了自己,四下無人。細碎的陽光灑下,地上落滿了斑駁交雜的葉子的投影,隱隱綽綽。穹蕪秘境數年纔會開啟一次,秘境中靈氣濃鬱,對修煉和突破都大有益處,且秘境中還有數不清的珍貴資源,稀有靈植、奇珍異獸,修仙者們都為之趨之若鶩,希望從中有所收穫。“心平能愈三千疾,凡是拈花自在笑”,林邈從來都是知足常樂的類型。工作時,她儘職儘責,一滴汗水一份收穫;生活上,她不求奢華,隻要每日家常小菜,一家人便也其樂融融;...-

清晨,

鏡湖周圍薄霧茫茫,似籠罩了一層細紗,輕盈而細膩。

“來啊,快來啊,來快活啊……”朦朧之中,隻聽得餘音嫋嫋,勾人心魂。

細細辨認,似有一道纖瘦的身影,

起、轉、開、合,輕步曼舞,搖曳生姿,出塵如仙。

修仙秘境之中往往靈氣充沛,是外界修煉速度的幾倍,天材地寶、奇珍異獸更是數不勝數。

若是氣運好,還能遇到隕落的大能所留下的機緣,靈丹妙藥、神兵利刃、武術秘籍……

此次鏡湖秘境開啟突然,又由於路途遙遠,各路修士雖都躍躍欲試,卻因囊中羞澀望而卻步,隻有消費得起钜額靈石開啟傳送陣的世家大族或是有飛行器的各大門派才能安排弟子前來曆練。

朱仕一行五人,正是這修仙界第一大宗門崑梧宗的弟子。

崑梧宗將此次秘境之行設為門派大比,派百名弟子前來曆練,每五人為一隊,

根據隊伍所獲之物排名。

奪得魁首的五人皆可獲得洗髓丸,食之一顆即可洗筋伐髓,提升一小個境界,隊伍表現優異者更是能成為門派長老衡仁仙君的入門弟子。

作為五人小組的領隊,朱仕自是奔著那第一名去的。然而此行並不順利,眾人進入秘境便被隨意分配至這密林之中。

密林中妖獸眾多,一些低階妖獸尚能輕易對付,然而他們又偶遇了幾個高階妖獸,好不容易拚儘全力,曆經了四日,麵前的最後一隻猲狙終於轟然倒地。

朱仕手起刀落,剖出了猲狙的妖丹。他將妖丹扔進中的袋子,晃了一晃,說:“隻是這些內丹,怕是也值不了多少積分。”

“師兄,此秘境叫鏡湖,不如我們去秘境中心的鏡湖看看,說不準會有什麼了不得的珍寶。”

朱仕點了點頭:“不錯,我也正有此打算。”

“啊!”旁邊的一個弟子驚撥出聲,他捂著脖子,似是有些慌亂。

朱仕臉上有些許怒氣:“黃良,你這大驚小怪的,是要作甚?”

那個叫黃良的弟子,將手從脖子上拿開,隻見他手掌中有一隻蜜蜂模樣的蟲子,隻不過這隻蟲,身形比普通的蜜蜂還要大上三倍,蜂腰部有個像鬼頭的黑色圖案。

旁邊的兩人一陣譏笑。

“黃良,不就是隻蟲,瞧把你嚇得。”

“黃師弟這是被妖獸嚇破了膽了,如今怕是還冇緩過來呢!”

蜜蜂撲騰了下翅膀,尾針朝著手中的皮膚刺去,黃良用力甩了甩手,蟲子落在了地上。他緊接著便是一腳,蟲子便腦漿迸裂,身體模糊成一團。

手中一陣刺痛傳來,黃良看了一下手,隻見掌心逐漸發黑,且黑色蔓延,朝著手腕、手臂的方向滲去。

“不好,這難道是……”朱仕拔起劍,就朝著黃良的手臂刺去。

銀光乍閃,另一隻劍迎上,擋住了朱仕這一擊。

朱仕怒目圓睜,他劍尖轉向地上蟲子的屍體:“肖琰,你可知這是什麼?”

“鬼頭蜂。”少年冷冷開口,說完,他轉向黃良,用靈力將其手臂的經脈封閉住。

周圍的人皆是一驚:“鬼頭蜂?”

鬼頭蜂因著蜂腰部有個酷似鬼頭的圖案而得名。它們有一定的領域意識,一旦發現周圍有陌生氣息,便會群起而攻之,且鬼頭蜂蜂針劇毒無比,若是被蟄,輕則疼痛劇烈,重則丟了性命。

少年對著黃良,再次開口:“再封住自身的靈力。”

黃良點了點頭,照他的話,將靈力全都封鎖在靈府之中。

朱仕握緊了手中的劍,再次對準黃良,說:“若是將這手臂砍斷,製止了毒素的擴張,尚能使用靈力,不耽誤此次秘境的曆練。若是封了靈力,現下你便是如廢人一個。”

玄衣男子身材修長,墨發高高束起,他臉龐消瘦而棱角分明,劍眉英挺,一雙狹長的瑞鳳眼,眼有眼光流而不動。

他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神情漠然,愈發顯得冷傲孤清。

他緩緩開口:“中毒不深,這手臂,出了秘境,還有救。”

朱仕看向黃良,似是在等待他的答覆。

黃良怯怯懦懦地說:“朱,朱師兄,我不想冇了手臂。”

朱仕手中的劍收入劍鞘之中,冷笑一聲:“如此,肖師弟,這累贅便由你來照應。莫不要拖累了我們。”

耳邊傳來“嗡嗡嗡”的聲音,且愈發清晰,眾人一看,隻見密密麻麻的蜂群來襲,他們逐一亮出自己的本命武器,一時間,刀光劍影、火光四濺,無數的蜂屍伴著火花從空中墜落,像極了炸開的煙火,華美而絢麗。

蜂群絲毫冇有退卻,像是被惹怒,攻勢更加猛烈。它們分成幾群,各自鎖定了目標,猶如漫天的飛雪,紛紛揚揚,無休無止。

不過一會兒,它們又“排兵佈陣”,轉換了隊形,形成了一道黑色的洪流,鋪天蓋地,似是要形成包圍圈將五人圍困其中,無路可逃。

見包圍圈越縮越小,朱仕扔出一個法器火琉球,球體直飛而去,在接觸到蜂群的那一刹那,倏地爆炸開來,瞬間撕開了一道裂口。

朱仕帶著兩人率先衝出陣。“快走”口中撥出一聲,玄衣少年一隻手不停揮劍斬斷圍堵,另一隻手拽緊黃良的肩膀,將他帶了出去。

不知過了多時,鬼頭蜂群仍緊緊跟著,似是不知疲倦。前方煙波縹緲,眾人也顧不得那麼多,一路長驅直入。

像是感應到什麼可怕的東西,原本還窮追不捨的鬼頭蜂群在這薄霧前紛紛停下,漸漸四散而去。

“呸,果真是晦氣!”

朱仕滿眼輕蔑,目光之所及是那身玄衣叫做肖琰的男子。

“遇到鬼頭蜂這種難纏的,確實夠倒黴的。”

“就是,就是,經此折騰,我們怕是落後於人了。”

“來啊,來啊……”一陣女聲打破喧囂,聲音嬌柔婉約,嫵媚多情,如潺潺細水,沁人心扉。

“莫不是時來運轉,苦儘甘來?”

朱仕心想著,雙手作揖,跨步上前,“我等乃崑梧宗門下弟子,誤入仙子住所,擾了仙子清淨,還請恕罪。想必仙子知曉秘境寶物之所在,若是能提點我等一二,必定感激不儘。”

“來啊,來啊……”

眾人循著聲音走去,模糊的身影越來越近,隻見她笑靨如花,儘顯嫵媚,頭下卻是蛇身,渾身覆蓋著鱗片,呈現深褐色的光澤,背後還有一對鳥翅,瑰麗無比。

“這是……”朱仕不禁一驚,身體不由得後退幾步。

“化蛇。”肖琰驀然開口,語氣依舊清冷。

“化蛇,此處怎會有這等凶獸!”

“化蛇貫會蠱惑人心,大家可要小心了”

“哈哈哈哈,各位郎君何必如此戒備。”

化蛇搖曳身姿,儘顯千嬌百媚,婀娜輕盈,“與我在此良辰美景嬉戲玩樂,豈不快哉!”

人群中,幾支飛針射出,化蛇竟是未傷分毫,她怒目開口,“我如此好言相勸,爾等竟妄想傷我!”

一時間妖氣沖天,化蛇麵容逐漸扭曲,雙眼猩紅,血盆大口張開露出鋒銳的獠牙。朱仕隻覺得腦中變得混沌,似有一種力量牽引著身體向前,他驅動全身靈力,勉強抵禦住了蠱惑。再看看身邊之人,黃良和另一人已眼眸殷紅得妖異,明顯已失了神智。

朱仕一邊禦氣,一邊懷揣著心思:“我是築基中期,也隻勉強抵禦住迷惑,若是真真動起手,絕不是這化蛇的對手。”

他麵朝旁邊之人使了個眼色,“白齊,張舒被迷惑心智,你先行照顧。”

又轉身對玄衣少年說道:“肖琰,你去吸引那妖獸的注意,我來擊其要害,你我二人合力,定能將其剷除。”

肖琰薄唇輕啟“好。”他用手劈在黃良頸部,黃良便瞬間失去了意識。將他輕置在地上,肖琰挽起劍躍身上前。

身後突如其來一道寒光,肖琰一個側身,又是一掌襲來,他躲閃不及,被震退了數十米。

就是這須臾露出的破綻,化蛇蛇尾纏來,腰肢被緊緊纏住,粗壯的蛇身還不斷將其包裹,肖琰絲毫動彈不得。

“肖師弟,你身份低賤,如今能為師兄獻出性命,倒也是死得其所。”說罷,隻見得白齊扶著一人和朱仕,自這薄霧中飛出,不見了蹤影。

“哈哈哈哈”,蛇信來回在肖琰的皮膚輕舐,“小郎君,你師兄皆棄你而去,地上的那個卻也不能幫你。看在你如此美貌的份兒上,不如就留下與我雙宿雙棲,做對快活的璧人。”

臉上的黏膩直令人作嘔,肖琰白皙的臉膛愈發陰沉,他眼神冷厲,透著難以抑製的怒氣,說道:“做夢!”

袖中的短刀滑落,肖琰運轉靈力,猛地朝著蛇身刺去,蛇鱗片上濺起一連串火花,鱗片堅硬無比,隻破得一個小口。

疼痛還讓化蛇驚撥出聲,不禁解開捆縛,“我殺了你!”

她瞋目切齒,喉中發出陣陣嘶鳴,似嬰兒的啼哭,似野獸在鳴吒……

突然,湖底傳來陣陣的震動,一時間湖水開始翻湧,像是被無形的力量所驅使,巨浪一個接一個地湧向天空,它們猶如狂暴的野馬,所向披靡,勢不可擋。

肖琰麵無懼色,他高舉著劍,身形不斷變幻,

彷彿一道流光,不停地從巨浪的縫隙中穿越而過。

一隻“巨網”鋪天蓋地襲來,肖琰將劍揮出,劍氣如虹,生生將其撕裂。化蛇疾飛而來,長而尖銳的獠牙已近在咫尺,利劍橫出,劍身堪堪抵住了那血盆大口。

它那鞭子般的身體突然彈起,蛇尾朝著肖琰的肩膀刺去,速度極快,肖琰躲避不及,隻見得朵朵紅梅在空中綻開,靜靜飄落。

肖琰攥緊蛇尾,生生把它從身體中拽出,一滴滴冷汗從額間冒出,劇烈的疼痛感讓他更加警醒清晰,他縱身一躍,站立於蛇身之上。

化蛇被徹底激怒,身上的鱗片墨光瑩瑩,它不停地揮動翅膀,身體劇烈扭動,想要把人甩下,然而身上之人神情自若,巋然不動。

化蛇一躍而下,墜入湖中,一陣強力的衝擊襲來,

肖琰隻覺得喉嚨被緊緊扼住,窒息感如風馳雲卷,在黑暗中逐漸蔓延。

“哈哈,到此為止了。”不停下墜,化蛇麵目變得更加猙獰可怖。肖琰嘴角露出一絲哂笑,一股黑色霧氣將其籠罩,妖氣混著靈氣氣勢磅礴,

洶湧迸出。

“你竟身懷妖力?”化蛇眼中閃出不安,身體也不由得顫抖,她劇烈掙紮,“不要,住手,住手……”

肖琰的劍在黑暗中閃爍著冷冽的光芒,他猛地朝蛇頭刺去……

再次睜眼,肖琰才發現自己躺在地上,眼前是一片寧靜而淡雅的藍,耳邊鳥語清脆悠揚,“秘境坍塌了麼?”傷口處鮮血還在不斷溢位,肖琰感到身體也開始變得沉重……

“琰兒,快看,爹爹給你做的木劍,可還喜歡?”

“琰兒,快來吃蛋羹,多吃蛋羹,就能和你爹爹一樣,聰明伶俐、英武不凡啦!”

意識逐漸模糊,彷彿生命力也在一點點流逝。

“都結束了嗎?”肖琰閉上眼,沉沉地睡去……

-口說話,聲音軟糯且拖長了尾調,恰似銀鈴般的動聽:“這87號,我剛剛看了,雖然丹藥起效慢了些,但卻是將毒素清除得乾淨又徹底。”“你瞧瞧19號的這碗裡,怎麼就不乾淨,不徹底了。”女修不依不饒:“這19號解毒的過程著實霸道了些。”見爭執不下,眾人要齊齊拜向白髮的老翁。隻見他淺笑了下,說:“我問你們,若是中毒之人,會有何症狀?”年輕的男修搶著答道:“這,確是不太好說的。若是一些輕淺的毒,噁心、嘔吐、腹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