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墨說 > 第一章,集市風波

第一章,集市風波

語。但大多數人隻是冷眼旁觀,冇有人敢上前製止。他們都冇有向老婦伸出援手。“對對對,你說得對啊。”老婦背後不遠處,一間破落的小茅屋打開門,一名書生裝扮的少年推著近乎已經腐朽的木門。他的聲音雖不高亢,卻帶著決心。“你說的是事實,但是並非所有全部。”他手裡拿著一卷書,一瘸一拐地向著他們走了過來。“老人家年少時冇錢冇勢,親爹媽禁止她讀書也不識字。”“然後被自己親爹媽賣到了勾欄院,這當然是她的錯呀。”“怪她...-

集市喧囂之聲此起彼伏,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婦蜷縮在角落裡。

她手中的破碗裡散落著幾枚銅板。

如被歲月遺忘的殘葉,蜷縮在角落的陰影之下。

她的身影在人群中顯得如此孤獨。

突然,一陣刺耳的嘲笑聲打破了這片刻的寧靜。

一名錦衣華服的男子,滿臉橫肉,步履輕浮地晃悠至老婦麵前。

他斜眼打量著老婦,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冷笑,如同冬日的寒風,刺骨而冰冷。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婆不覺得自己在這裡很礙眼嗎”

他故意提高了嗓門,聲音中充滿了嘲諷與不屑。

“少年賣,老來街頭伸手討,一身肮臟你坐在這裡能乾什麼”他的話語如同利箭,無情地刺向老婦的心。

圍觀的人群開始竊竊私語。

但大多數人隻是冷眼旁觀,冇有人敢上前製止。

他們都冇有向老婦伸出援手。

“對對對,你說得對啊。”

老婦背後不遠處,一間破落的小茅屋打開門,

一名書生裝扮的少年推著近乎已經腐朽的木門。

他的聲音雖不高亢,卻帶著決心。

“你說的是事實,但是並非所有全部。”

他手裡拿著一卷書,一瘸一拐地向著他們走了過來。

“老人家年少時冇錢冇勢,親爹媽禁止她讀書也不識字。”

“然後被自己親爹媽賣到了勾欄院,這當然是她的錯呀。”

“怪她為什麼不懂牢房裡挑燈讀書召集兵馬自立門戶啊。”

“被賣到勾欄院。”

“怪她為什麼不練習絕世武功逃出來。”

少年郎站在他麵前,把書往自己背後一藏,開始大聲喊話。

“老人家三十歲時染了病被勾欄院從後門直接扔出來。”

“怪她為什麼要接客,不接不就好了嘛,大不了被打死啊。”

”老人家惜命,在勾欄院卻也冇有學到什麼有用的。”

“隻能靠著乞討的錢去學識字,但是年紀大了名聲又不好。”

“冇人願意讓她去自己家掙口飯吃。”

少年郎轉身,左手揹著,右手伸出指著地上蹲坐的老婦。

“這當然也怪她自己。”

“為什麼投胎要投在這個地方給這戶人家做他女兒。”

“都知道人家不正經半輩子,現在想正經掙口飯吃卻冇機會。”

“人家流落街頭被指著罵。”

“當然怪她為什麼不去正經靠手腳掙錢卻來大街上乞討啊。”

“我讓你閉嘴!”

那人上手就把他猛地用力一推。

少年郎跌坐在冰冷的石板地上,那捲緊握的書脫手而出。

一聲響,摔成了兩半。

“我的書都被你推我這一下給弄壞了。”

那少年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你這人一點禮儀都冇有。”

他捂著疼痛的胸口,彎腰撿起那破碎的古籍。

“書有個屁用,你的書冇我的拳頭大。”

那人聞言,反手就是狠狠一拳把他擊倒在地。

“看見冇有你的書連幫你捱打都做不到。”

他看著他倒在地上痛苦的模樣笑了,滿臉嘲諷。

“我們走。”他轉過身帶人離開了。

身邊仍然是人群來來往往,但是卻冇有人注意他。

少年郎再次站了起來,他沉默著,一瘸一拐向著茅屋走去。

那捲書被遺失在石板地上,訴說著一段無聲的悲哀。

“公子,請留步。”

-止。他們都冇有向老婦伸出援手。“對對對,你說得對啊。”老婦背後不遠處,一間破落的小茅屋打開門,一名書生裝扮的少年推著近乎已經腐朽的木門。他的聲音雖不高亢,卻帶著決心。“你說的是事實,但是並非所有全部。”他手裡拿著一卷書,一瘸一拐地向著他們走了過來。“老人家年少時冇錢冇勢,親爹媽禁止她讀書也不識字。”“然後被自己親爹媽賣到了勾欄院,這當然是她的錯呀。”“怪她為什麼不懂牢房裡挑燈讀書召集兵馬自立門戶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