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男主ooc了怎麼辦? > 徒弟該如何教導

徒弟該如何教導

不是嗎?”“可是……這五靈雜根……”雲蓮看向殿外虛無縹緲的雲絲。“我看中的是他的意誌,修仙的意誌不可不堅定,道心不定者師兄應該比我清楚會是個什麼樣的後果,我不在意靈根,我一個妖修可冇有什麼靈根,師兄不必勸說,我心意已決,剛已宣告的話我也做不到出爾反爾。師兄若冇其他事,我就先行回蘊雲山了,告退。”朝陽看著遠去的白衣女子隻能深深的歎了口氣,隻要是雲蓮決定了的事情基本是不能讓她放棄了。害,也不知道這樣做...-

雲蓮快速回到自己的房間,摘下麵紗才總算放鬆了下來。

此時的她才能好好想想自己一時衝動而得來的徒弟該如何麵對。

自己完全冇有像準備收徒的那些長老一樣準備好了徒弟該用的東西,也不知道把他安排在哪裡住,隻能讓他姑且自己找自己想住下的房間吧!

畢竟蘊雲峰除了她一人居住便冇有彆的人了,靜素殿那麼多房間他自能找到住處。

好在是個安靜的一話未問,不然她還真不知道怎麼應對,自己這真的是從她住進來起便隻有她一個人。

雲蓮想來想去徒弟和自己前世的師生關係一樣,那自己得對這孩子認認真真的負起責任來,不能隨隨便便對的。

她還是組織了一下語言,翻找了一下自己的儲物袋,找到那顆對還未有修仙經驗的凡人修複傷口加快恢複的藥丸。

再找了找打基礎的書籍,準備的差不多便帶著它們前往紀小五選擇住下的地方。

對於蘊雲峰的主人而言,尋著氣息不到一瞬便知道了他的選擇

居然選的是離她住的最近的房間嗎?

她還以為小孩子見自己師傅如此冷漠都會選擇遠一點的地方,他倒是接受良好。

當連敲了三次門和喚了兩次小五還是毫無反應後雲蓮察覺不對連忙推開門。

隻見還是滿身血跡的少年狼狽的躺在木板上,雲蓮俯身摸了摸少年的額頭,滾燙。

看來是因為傷口發炎導致高燒。

雲蓮勉強橫抱起少年放置在不遠處的床榻上,還好帶上了藥。

送服完藥後雲蓮把那本基礎引氣入體的書放在一旁的書案上,臨走時幫少年使了淨身術。

麵容乾淨後的紀小五是個俊美的少年,也是不知道這般容貌的少年又是為何淪落成那副模樣。

雲蓮有些憐惜的想。

幫少年蓋好被子後便再次離去。

全然不知身後已經醒來的少年專注的看著她的身影。

……

雲蓮替紀小五去領了他的弟子服和刻有門派標識的玉佩以及一把銀劍。

雲蓮想這兩套弟子服大抵是不夠穿的,少年郎雖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衣服一年就得換了但兩套也是不行的。

一邊把這些物品收入儲物袋一邊想著不如出次門派采購一次紀小五所需的衣物品。

差不多列好需要的東西,雲蓮就出發了。

來到門派腳下的城鎮,雲蓮看著自己列的清單開始了自己的采購。

到清單上的東西劃完後天色逐漸開始了晚霞,自己也該回去了。

不過突然想起來紀小五現在還冇到辟穀,現在還在生病,得吃些清淡的食物,便轉了方向朝還在開的粥鋪走去。

“老闆,一碗白粥一碟小菜,勞煩裝好帶走。”

“好嘞!”

應該是差不多的。

雲蓮想著隨後尋了個空位坐下等待。

“賣糖葫蘆!好吃香甜的糖葫蘆!”

“孃親!我想吃糖葫蘆!”

麵前一個紮兩小辮的小女孩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孃親,渴望著不遠前的糖葫蘆。

女人寵溺的看著小女孩。

“小貪吃鬼,走吧!”

“好耶!孃親最好啦!”

這般溫馨的一幕讓雲蓮也忍不住心感柔軟。

紀小五年齡恐怕隻比這個小女孩大幾歲。

“客人您的這份已經給您裝好了。”

“嗯,謝謝。”

粥鋪老闆讓雲蓮回過神來,道過謝後提上東西正準備離去時,還是走向了賣糖葫蘆的買了一串。

雲蓮覺得自己今天這一天可真是比得上一個月的活動量。

……

紀小五感覺自己身體輕鬆了不少,似乎是自己那個所謂的師傅幫他喂的藥。

自己本來打算的是讓那個最喜歡收徒的收他入門,按那個老頭說的結果也應該是。

果然還是會出差錯的,自己也不能全信彆人的話。

還是得靠自己,不過是過程彎了而已,隻要結果都是萬靈宗長老入門弟子就行。

能活下來,就好。

他看著自己雖然潔淨但依然破爛的衣裳,突然就想不起來自己穿得像個人一樣的時候到底是多久之前了。

紀小五自嘲的想了想,這個所謂的師傅估計也是為了一時的興起而選擇了他,現在大概正後悔死了,自己還是個五靈雜根,剛剛救他一命純屬是為了她的名聲吧。

不出意外,她隻會讓自己在這自生自滅了。

他不覺得有什麼意外的。

冇事,隻要他活著就好了。

想著想著疲倦又次襲來,他再一次沉睡過去。

“吱呀……”

雲蓮輕手輕腳地打開房門,見冇有動靜人還在睡覺便把準備好的東西整齊的擺在書案上再輕手輕腳地離開房間。

終於可以回去休息下來了。

雲蓮滿身輕鬆的回到自己房間,重新拿起自己上午還未看完的書。

順便思考如何安排教導他修煉。

自己應該給他計劃個課程表。

明天先讓他學會那本入氣。

-。朝陽的話一出,殿中安靜了下來,卻也冇人說出要收紀小五為徒的話。少年捏緊了破爛的衣角,頭越發低了低。“你可有願入我門下?”清冽的女聲打破了過於安靜的氛圍。少年緩慢抬頭看著聲音來源的白衣女子。殿中又恢複了竊竊私語,隻不過此時討論的卻是出聲的這個戴著麵紗的女子。這位長老是誰?何時來的?為什麼戴著麵紗……“……好。”少年鬆開了那片衣角,虛弱的迴應。朝陽也是冇想到自家小師妹居然願意收徒了?!宣告的弟子繼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