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你是我的甜 > 第 3 章

第 3 章

“大二,”洛梨回,“你呢?”“大三。”“那我應該叫你聲學長,”洛梨笑,她望向車站外綿綿不絕的細雨,喃喃道,“也不知這雨什麼時候停,我還要趕回去給姐姐做飯呢。”陸琛揚了揚眉毛,有些驚訝地問:“你冇帶傘?手機裡冇提醒今天下雨嗎?”“我冇有手機……”洛梨的神情有些尷尬,卻依舊禮貌,“冇事兒,等一會下了車,再倒三次車,跑個七八分鐘就能到家了。”洛梨回得坦然,陸琛聽後卻不禁生出幾分心酸,他拉開斜挎著的揹包,...-

在給陸琛打電話前,洛梨曾回想起兩人的過往。

當年,被借雨傘後的第二天,洛梨就跑到金融係去還雨傘。

金融係一共有六個班,洛梨雖不知他具體是哪個班級,但好在陸琛是係裡的風雲人物,隨便找個人問,就找到了他。

洛梨找到陸琛時,陸琛正和一個女生站在班級門口。

女孩穿著高跟鞋,身上揹著名牌包包,明顯精心打扮過,卻哭的梨花帶雨:“陸琛,我那麼喜歡你,你就不能給我個機會嗎?”

不知對方糾纏了多久,陸琛臉上露出疲憊的神態:“抱歉,之前也說過很多次了,我現在不想談戀愛。”

“看在我那麼喜歡你的份上,你就跟我在一起,不好嗎?”女孩的情緒激動,上前拽住陸琛的衣袖便不再撒手,“我不管!你今天如果不答應在一起!我就不走了!”

“發生什麼事了?”

女孩的胡攪蠻纏迅速吸引來吃瓜群眾,有人扒著門縫偷偷觀察,有的甚至大咧咧地站在不遠處竊竊私語。

洛梨第一次見識這種場麵,一時也有些手足無措,她手裡拿著陸琛借她的那把黑傘,站在不遠處,想要上前搭話,又怕捲入紛爭,直到陸琛發現“吃瓜群眾”越聚越多,在人群中掃視了一圈之後,最終把目光定格在洛梨身上。

“……”

洛梨神情一僵,迅速作出解釋:“我,我是來還傘的!”

她右手高舉雨傘,朝陸琛露出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陸琛冇說什麼,隻朝她勾了勾手指,意思是讓她過去。

洛梨立即心領神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尷尬地走到陸琛眼前,將雨傘塞到了他的左手上,發現他的右臂依然被另個女生死死地拽著。

“……”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這種成為全場焦點的場合裡,洛梨隻覺得全身不自在。

“那我先回去啦。”她朝陸琛擺了擺手,便想迅速逃離現場。

陸琛點點頭,神情依然淡定,那女孩站在他身邊,挎著一張臉,拳頭攥得緊緊的,一幅誓不罷休的氣勢。

這又是何苦呢?

洛梨歎了口氣,轉過身時,她無意間掃了眼陸琛的手腕,發現上麵有幾道鮮紅的血印子,大概是剛剛僵持時被那女生撓的。

若是真心喜歡,又哪來如此強的佔有慾?

洛梨向外走了兩步,又突然停下來,轉過身看陸琛,對方依然站在原地,明明深陷窘境,卻可以麵不改色,長身而立,讓她莫名就想起了昨天在雨中對方送自己雨傘的情景。

如果就這樣離開,是不是太不講義氣了?

也不知當時是哪裡來的勇氣,本該離開的洛梨,站在人群熙攘的走廊裡,朝陸琛喊了一嗓:“喂,要不要一起去喝杯咖啡?”

洛梨搖頭輕笑,現在想來,也多虧陸琛當時給她台階下,如果被他拒絕,恐怕當時社死的就是她洛梨自己了。

隻是時過境遷,再次重逢的他們,竟要變成合作的關係了。

“洛梨,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這是時隔多年後的今天,洛梨給陸琛打電話時,陸琛說的第一句話。

洛梨很意外他會這麼說,但冇跟對方過多寒暄,直接進入工作模式:“陸總,我仔細考慮了下,在培訓中心開設繪畫班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現在國外也有很多優秀的唐氏綜合症畫家,作為一個藝術工作者,我認為我也有責任去做他們的引領人。關於繪畫班的培訓方案我已經發到你的郵箱裡了。”

“嗯,不愧是洛畫家,”陸琛的說話聲音很沉穩,也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方案我看了,隻是有幾處地方還不太明白,要不我們找個咖啡廳,當麵說?”

“也可以。”洛梨回。

之前彆的客戶找洛梨定畫,也都會約一個咖啡廳或小酒館,大家坐下來慢慢談要求,很多愉快的合作都是在那裡談攏的,洛梨自然也不會拒絕陸琛的邀約。

兩人約好在市內的一家咖啡廳見麵,但陸琛冇說咖啡館的名字,隻簡單告訴了她一個地址,洛梨冇去過那裡,直接打了個車過去。

到地點下車的時候,洛梨才發現了不對勁。

那家咖啡館的名字,竟跟她大學時經常光顧的那家店名一模一樣。

咖啡館的名字叫Echo,是迴響的意思,洛梨上大學時覺得這名字取得好浪漫,因為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當然,她之所以喜歡那家咖啡館,除了名字的原因之外,還因為那是學校附近最便宜的咖啡店了。

一杯熱美式,隻要四五塊錢,可以開開心心地坐一下午,雖然後來知道,那家店的咖啡都是速溶的,但對於當時拮據的洛梨來說,卻是她學生時代裡最感到愜意的地方。

洛梨當年請陸琛喝咖啡的地點,也是在那裡。

兩人那時還都是青澀的大學生,趕到路邊的Echo咖啡館時,正好是晌午,店麵不大,生意卻很好,洛梨和陸琛在門口排了小十分鐘的隊,最後在靠窗的木桌前坐下。

洛梨大方地把菜單拍在陸琛麵前,笑著說:“隨便點!我今天剛領了家教費。”

陸琛穿著白色襯衫,一條淺藍色牛仔褲,阿迪達斯的最新款白鞋,坐在狹窄熱鬨的咖啡館裡,就像一隻鶴立雞群的高傲白天鵝。

因為桌子矮小的緣故,陸琛的一雙大長腿隻能蜷縮在桌底下,他把膝蓋併攏,小腿儘量分開,才勉強坐下來。

“冇想到你還有這麼‘淑男’的一麵。”洛梨瞅他笑,她以為陸琛會睨他一眼,或是揶揄她幾句,但他隻是環顧下四周後,低頭聚精會神地看菜單。

“我第一次來這。”他淡淡地說。

“真的嗎?”洛梨有些驚訝,“這家店很有人氣,算是學校附近我最喜歡的咖啡館了。”

“兩位想要點什麼?”有兼職生過來點餐。

“我要一杯熱美式,一份奧爾良漢堡,一份甜辣炸雞,炸串什錦。”洛梨點好餐後,給了兼職生一個禮貌的笑,轉過頭問陸琛,“你吃點什麼?”

“一份金槍魚三明治,一杯冰美式,謝謝。”

待兼職生走後,向來淡定的陸琛向洛梨投來驚詫目光,“這裡怎麼還有賣烤冷麪和臭豆腐?”

“有啊,他家臭豆腐很好吃呢,”洛梨瞅他笑,一副曆經各種大場麵的樣子,“隻是今天有你在,我就冇點。”

陸琛微微蹙眉,仍是一副想不通的樣子,“咖啡館竟然賣臭豆腐……”

“這也是這家店受歡迎的原因,中西結合嘛,學生喜歡的食物,這裡都有。”洛梨眨了眨眼睛。

“厲害厲害。”陸琛露出了個無奈的笑,雖然很不理解,但也表示尊重。

餐品上來得很快。

洛梨:“我發現大家都喜歡喝冰美式,但我胃不好,總覺得太涼了。”

“喝習慣就好了,你不覺得熱美式更苦嗎?”

陸琛邊說,便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再次蹙眉:“這是速溶的?”

“不好喝嗎?你要是覺得苦,可以像我一樣加糖。”

洛梨伸手去拿桌邊的小糖罐,用小勺子接連在咖啡裡放了五勺糖,開心地嚐了嚐:“這樣就很好喝了!”

“吃太多糖對皮膚不好。”陸琛挑剔道。

“生活本來就很苦了,若是連這點糖都不能吃,人生還有什麼樂趣?”洛梨不以為意,甚至還往陸琛的杯裡也加了一勺糖,淘氣地回,“冇事的,你皮膚這麼好,吃點糖冇事兒。”

突然被她這麼一誇,陸琛倒顯得有些猝不及防,唇角卻微不可查地輕微翹起,他將視線轉移向彆處,店裡響起m2m的經典歌曲pretty

boy。

洛梨很喜歡這首歌,抬起頭時,正好看到陸琛也在側頭聽歌。

第一次近距離觀察這張英俊側臉,洛梨有一瞬間的怔愣。她聽室友說陸琛是那種千年難遇級彆的帥哥,惹得好多其他大學的校花都過來追他。當時洛梨隻覺得誇張,如今細品,感覺他的確是有這個魅力。

“今天,謝謝你替我解圍。”陸琛突然回過頭,迎上洛梨的目光。

洛梨睫毛微動,眨了眨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還要感謝你送我雨傘呢。冇想到昨天雨下那麼大,如果冇遇到你,我可能要淋成落湯雞了!”

“舉手之勞而已。”陸琛伸手去拿三明治。

“對了,”洛梨似乎想到了什麼,試探性地問,“昨天送你的梨,你有吃嗎?”

“有的,”他點點頭,認真地回她,“很好吃。”

“太好了!”洛梨臉上露出開心的笑,“你要是喜歡吃,我以後多送你幾個。”

“你人還蠻好的,”陸琛抬頭看她,“我身邊的人,贈予我任何東西時,都是希望我用更高的價值來回饋他們的。”

“嗐,幾個梨而已,不需要你回饋我的,”洛梨低下頭,想了想,忍不住說,“倒是你,如果遇到需要利用你,纔會對你好的人時,你不要理會他們,更不要被他們利用。”

陸琛:“可大家不都是這樣的嗎?成年人的世界,互相利用,互相索取。”

“不是這樣的,”洛梨的眼神很堅定,“真正在乎你的人,是捨不得利用你的。對方對你的好,是發自他的本心,而不是他的利益。”

陸琛冇再說什麼,垂下頭,若有所思地吃東西。

他連吃東西都斯斯文文的,一份簡單的三明治,愣是被他吃出了一種英倫風,洛梨隨手拿了個炸串,遞到他麵前:“你嚐嚐這個,可好吃了!”

“謝謝,我不吃油炸食品。”他回得既高傲又禮貌。

好看是好看,但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洛梨在心裡感歎。

“我知道,你覺得這是垃圾食品,但偶爾吃一次不會影響健康的,而且這真的很好吃!”洛梨再次拿炸串誘惑他。

陸琛不信:“有那麼好吃嗎?”

“當然!”洛梨露出一個小虎牙,朝他自信地眨眨眼,“你嚐嚐就知道了。”

“好吧,相信你一回。”陸琛接過她手裡的炸串,試探性地遞到嘴邊。

眉頭由皺起轉為舒緩,一口品嚐過後,陸琛選擇將炸串吃完,還不忘感歎:“Junk

food有屬於自己的魅力。”

洛梨咧嘴笑:“我冇騙你吧。”

她笑得簡單又純粹,眼睛彎成兩條月牙,既冇防備,又毫無保留,甚至多年以後的今天,她都能清楚地記得,在那個開心又愉悅的午後,那個外表疏離又高傲的陸琛,似乎也露出了一個發自內心的笑。

“終究還是不同了。”

眼前這家咖啡廳雖和過去那個店名相同,但明顯高階貴氣了許多。

洛梨剛進門,就有一位超漂亮的女侍者迎上前:“洛小姐您好,陸先生在這邊等您。”對方露出親切的微笑,給洛梨帶路。

咖啡廳很大,給人一種裝飾奢華的感覺,正中間一位外國藝術家在演奏鋼琴,是正兒八經富人纔會來的地方。

不知是不是被包場的緣故,洛梨隻看到陸琛一人坐在偌大的咖啡廳裡,身上是價格不菲的西服套裝,氣定神閒地聽著音樂,卓然優雅地品著咖啡。

終究還是不同了,洛梨在心裡歎了口氣,她迅速將自己調到工作模式,自信大方地邁開步伐,臉上露出招牌般的職業微笑,朝陸琛走了過去。

“陸總,久等了。”她笑靨如花。

聽到聲音,陸琛漫不經心地抬起眼,朝洛梨點了點頭,疏離地淺笑:“洛畫家,請坐。”

-不要體重焦慮。”“那我也不要進烹飪班!”洛花有些不情願,跟洛梨撒嬌道,“阿梨,我想去繪畫班。”“剛剛看了下,好像冇有這個課。”洛梨輕抿嘴唇,開始猶豫把姐姐帶來這裡是否正確,她挽起洛花的胳膊,安撫道,“如果你想學繪畫,還是我教你好了。”“好耶好耶。”洛花拍手叫好。姐倆算是達成了一致,洛花非要學畫畫,可洛梨白天要在畫室裡工作,以後為了照顧姐姐,看來也隻好把洛花帶在身邊了。雖然會辛苦些,但當下的確冇有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