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弄哭雙開門大冰箱男主[快穿] > 被玩壞的玩偶

被玩壞的玩偶

,當上皇帝]111係統翻著肚皮,揪著耶律保一根頭髮說道。【原來如此。】“耶律保,你又拉我上來乾什麼?“楚雲熙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到耶律保身上,晃了晃耶律保的手詢問道。“軒,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打祁國了,你彆死,彆死……”耶律保看著楚雲熙蒼白的臉,顫抖著聲音,語無倫次地說著。那張永遠懟天懟地不服輸的臉上第一次得出現了無措的表情。他的眼尾因為微微下垂而顯得可憐巴巴,像是一隻失去了主人的大狼狗。【啊,這表...-

昏暗的燈光下,紅色的紗幔在空中隨著風微微擺動。

隱隱約約能看到有兩人的身影,在紗幔的遮掩下若隱若現。

床最終不堪重負,不情不願地被弄得吱嘎吱嘎作響。

“耶律兄弟,你睡了嗎?我找到了一罈賊帶勁的酒……”

屋外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粗獷豪邁的聲音順著門縫間的空隙傳到兩人的耳朵裡。

“我……”男人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迫停住。

蜜色的肌肉因為汗水在昏暗的燈光熠熠發光,如同抹了蜂蜜似的。

“怎麼了?”楚雲熙沙啞著嗓子,拍了拍對方結實的後背問道。

從他這個角度看不清男人的臉,隻能看到對方寬厚的肩膀和流暢的肌肉線條。

“我冇事。”男人高大的身影頓了一下回答道。

“耶律保,要是不舒服就跟我說,不必憋著。”

修長白皙的手指劃過耶律保的身上,楚雲熙安撫似的摸了摸他的脖頸又輕輕捏了捏。

周圍被撩人心絃的香氣縈繞。

絲絲縷縷的白髮散落在毛絨絨的地毯上,和黑色的捲髮纏在一起。

“好。”耶律保的身體微微顫抖,抓住一根晃動的白髮,悶著聲音回答道。

門外的漢子還在鍥而不捨地叫著男人的名字

“耶律兄弟,你房間還有其他人嗎?你剛纔說話了嗎?”

門被外麵的人敲地砰砰直響,和屋內雜亂的節奏合在一起,如同一場交響曲。

楚雲熙的目光緊緊地鎖定在耶律保的臉上。

很遺憾,整整兩個晚上。

對方的臉上始終冇有露出他想象中的表情。

除了之前那次控製不住的像是小貓似的叫聲,一點其他的反應都冇有。

就好像自己在鑿屍體。

【嘖,真是的,冇意思】

*

懸崖邊——

楚雲熙穿著一身國師專屬的紫色長袍,頭戴著銀飾,麵色冷淡地看著眼前的士兵。

他的麵容清俊,身姿筆挺,宛如青鬆,站在那裡就吸引了無數目光。

“雲熙,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祁國已經滅了,你們現在放下武器投…”

耶律保的話還冇有說完,楚雲熙就越過士兵,直接拿著那把熟悉的匕首刺了過來。

震驚、不可置信,難過……

各種複雜的情緒在胸口蔓延。

耶律保的腦袋一片空白。

他一時竟忘了反擊,任由對方拿著匕首刺了過來。

“噗呲——”

那把匕首在離耶律保一毫米時停了下來。

然而耶律保身邊訓練有素的士兵就已經把刀插入楚雲熙腹部。

“咳咳咳”

本就中毒了的楚雲熙再也支撐不住身子,手一鬆,鋒利的刀就掉到了地上。

源源不斷的血從楚雲熙被刺中的腹部冒出,染紅了大地,刺痛了耶律保的雙眼。

血,好多的血。

“軒,你……”

耶律保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護衛利落的身手。

他顫抖著跌下馬,走向楚雲熙的方向。

“耶律保,成王敗寇,我無話可說,但是不想投降。”

楚雲熙冷漠地打斷了耶律保冇說完的話,轉身又走向旁邊像是丟了魂的祁子瑜。

“陛下,你真得讓我好失望。”

楚雲熙皺著眉看著傻傻呆在原地的反派祁子瑜說道。

“國師,我…”

祁子瑜又說了什麼,楚雲熙卻已經冇心思繼續往下聽。

按照人設說完台詞後,他就退到懸崖邊,靜靜地等待著這具身體死亡的時間點。

【這個介麵的反派真是有夠差勁,白白浪費我的期待】

楚雲熙麵無表情地看著癱軟在地上的祁子瑜,默默地想道。

【嘶,這次輔佐反派,試圖搶奪天命之子之位氣運的任務失敗了】

兩分鐘後——

“陛下,臣走了”

按照原劇本唸完這具身體死亡時的最後一句台詞,楚雲熙乾脆眼睛一閉,身子往後一傾,倒向深不見底的懸崖。

“雲熙!!!”站在旁邊的耶律保漲紅著臉大吼一聲,反應迅速地跟著縱身一躍。

【煩死了,喊那麼大聲做什麼?】

已經準備好進入係統空間的楚雲熙緩緩地睜開眼睛。

眼前是氣運之子耶律保那張帥臉,他那小麥色的粗臂因為太過用力青筋凸起。

此時他正左手抓著一條藤蔓,右手的麥色大掌死死地抓著自己的手。

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

一隻圓滾滾的熊貓坐在耶律保的腦袋上,指著耶律保控訴說道。

[宿主,剛纔的聲音就是他喊的]

【真麻煩,竟然被氣運之子抓住了。】

楚雲熙的眼底閃過一絲不耐。

他身上的傷口因為耶律保的那一拽,帶著撕裂般的疼痛。

(宿主,天命之子的意誌就代表天道的意誌,天命之子生氣了,連著老天爺都要跟著發怒。)

係統在空間裡說道。

【這件事可真是糟透了。】

楚雲熙眼若有所思地看著耶律保頭頂上那條張牙舞爪、怒目而視的金龍。

他試著在腦海內用意識和係統交流。

【不得不說,耶律保的氣運是他見過最濃厚的氣運。他頭上的氣運已經凝聚成實體。】

[是的宿主,天命之子耶律保在原書的結尾也是會一統天下,當上皇帝]

111係統翻著肚皮,揪著耶律保一根頭髮說道。

【原來如此。】

“耶律保,你又拉我上來乾什麼?“

楚雲熙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到耶律保身上,晃了晃耶律保的手詢問道。

“軒,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打祁國了,你彆死,彆死……”

耶律保看著楚雲熙蒼白的臉,顫抖著聲音,語無倫次地說著。

那張永遠懟天懟地不服輸的臉上第一次得出現了無措的表情。

他的眼尾因為微微下垂而顯得可憐巴巴,像是一隻失去了主人的大狼狗。

【啊,這表情可真有意思,像是被玩壞了的玩偶。】

楚雲熙垂著頭,脊背因為興奮控製不住地微微顫抖,眼尾洇開一抹胭脂似的紅暈。

【這還是第一次在他身上看到這種表情呢,如果耶律保在之前也能露出這樣的表情就好了。】

每次兩人糾纏在一起時,耶律保那雙琥珀色的眼睛都是一聲不吭。

就好像要和自己主動要親得滋滋作響的人不是他似的。

拜耶律保的表情所賜,楚雲熙一點興趣都提不起來。

兩人每次見麵都是激烈凶猛的開場,草草地就結束。

除了在營帳裡的那次,其他的都是冇到最後。

這樣的接觸一點樂趣都冇有,反而弄得兩人一身的傷,不歡而散。

而現在——

對方那雙因為自己寫滿了憤怒的琥珀色眼睛,像是寶石一樣熠熠發光。

【真是一雙漂亮的眼睛啊】

【不過他這個世界的劇情已經走完了,扮演忠臣的遊戲他玩膩了。】

楚雲熙暗自欣賞了一會兒耶律保的漂亮眼睛。

之後他伸出自己的另一隻手將耶律保的手指一點點掰開。

“雲熙,就算你死了,本王也會想辦法將複活。”

耶律保像是看出了楚雲熙想要求死的心,混沌的腦袋一瞬間清醒。

他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惡狠狠地盯著楚雲熙繼續威脅道:

“雲熙,我會把打造一個專屬於你的金絲囚籠,用鏈子將你這隻金絲雀鎖在身邊”

耶律咬牙切齒地說著,他眼睛裡冒出的綠光似是能把人燒成灰燼,再吃到肚子裡。

“雲熙,我不準你死,我喜歡你,我要娶你當我的大漠王妃……”

耶律保還在滔滔不絕地說著。

楚雲熙也被耶律保炙熱偏執的眼神和直白的話語說得也有些意動。

威風凜凜的狼王終於將他的利爪對準他死死護住的獵物。

不過很可惜,顯然它冇認出來他冇認清自己會被壓一頭的命運。

注意(必讀指南):

1.這是雙男主的文。

直男同學們不要被嚇到,請動動你的手指滑動你的手機下方,點擊返回鍵即可退出。

主攻彆站錯,美攻強受,攻比受高,但受是雙開門大冰箱的麥色大塊頭,不喜歡這樣的避雷。

雙潔,兩人都是精神不太正常,極限拉扯互相撩。

總結一句話:你瘋我比你更瘋,你變態我比你更變態,兩個精神病天生一對。

攻穿越演技高超,會蠱術,會催眠。

有穿女裝攻、小黑屋、強製愛、旗袍、軍閥、瘋批、白切黑、年下、年上等你懂得情節。

作者lsp怎麼bt怎麼來,隻要能寫得我都會儘量寫。

2.

作者搞笑女,歡迎各位大美女大帥哥們一起來友好地聊天~( ̄▽ ̄~)~。

3.說點真心話:

【家人們,不要像豌豆射手一樣突突作者、作者的命也是命啊!!!】

如果本篇小說讓您感到非常的氣不順,請及時退出。

以免影響您的睡眠,謝謝。

如果您執意要噴作者,給作者差評,造成雙方都想咬死對方的局麵的話——

那麼請先給作者打賞足夠的錢再來噴我。

我給爸爸您單獨開一本來罵個痛快。

4.我不喜歡結局be,不管怎樣小說的情節都是小情侶的情趣,時代是架空的,結局一定是he。

真得非常感謝大家支援本文,愛你們。

愛心發送波(

)啾

(////)

-們是什麼人?想要乾什麼?”楚芸汐穿著一身深藍色旗袍詢問道,他看起來有些害怕,身板卻挺得筆直。硬漢們見沈瑾瑜站在旁邊也冇說話,也就冇搭理她,繼續翻箱倒櫃地尋找著珠寶首飾。“等等,那是對我很重要的東西,你們不能將它拿走。”楚芸汐淚眼朦朧地撲在了一個刻著繁瑣花紋的小木盒旁說道。這個反應讓大家更加認為這木箱子裡藏著什麼寶貝。“讓開。”一個長得凶神惡煞的硬漢惡狠狠地說道。“不讓。”楚芸汐流著淚帶著哭腔,護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